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西游記》目錄



第九十四回 四僧宴樂御花園 一怪空懷情欲喜

話表孫行者三人,隨著宣召官至午門外,黃門官即時傳奏宣進。他三個齊齊站
定,更不下拜。國王問道:“那三位是圣僧駙馬之高徒?姓甚名誰?何方居住?因甚事
出家?取何經卷?”行者即近前,意欲上殿。旁有護駕的喝道:“不要走!有甚話,
立下奏來。”行者笑道:“我們出家人,得一步就進一步。”隨后八戒、沙僧亦俱近
前。長老恐他村魯驚駕,便起身叫道:“徒弟啊,陛下問你來因,你即奏上。”行者
見他那師父在旁侍立,忍不住大叫一聲道:“陛下輕人重己!既招我師為駙馬,如何
教他侍立?世間稱女夫謂之‘貴人’,豈有貴人不坐之理!”國王聽說,大驚失色。
欲退殿,恐失了觀瞻。只得硬著膽,教近侍的取繡墩來,請唐僧坐了。行者才奏道:
  “老孫祖居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。父天母地,石裂吾生。曾拜至人,
學成大道。復轉仙鄉,嘯聚在洞天福地。下海降龍,登山擒獸。消死名,上生籍,
官拜齊天大圣。玩賞瓊樓,喜游寶閣。會天仙,日日歌歡;居圣境,朝朝快樂。只
因亂卻蟠桃宴,大反天宮,被佛擒伏,困壓在五行山下,饑餐鐵彈,渴飲銅汁,五
百年未嘗茶飯。幸我師出東土,拜西方,觀音教令脫天災,離大難,皈正在瑜伽門
下。舊諱悟空,稱名行者。”
  國王聞得這般名重,慌得下了龍床,走將來,以御手挽定長老道:“駙馬,也
是朕之天緣,得遇你這仙姻仙眷。”三藏滿口謝恩,請國王登位。復問:“那位是第
二高徒?”八戒掬嘴揚威道:
  “老豬先世為人,貪歡愛懶。一生混沌,亂性迷心。未識天高地厚,難明海闊
山遙。正在幽閑之際,忽然遇一真人。半句話,解開業網;兩三言,劈破災門。當
時省悟,立地投師,謹修二八之工夫,敬煉三三之前后。行滿飛升,得超天府。荷
蒙玉帝厚恩,官賜天蓬元帥,管押河兵,逍遙漢闕。只因蟠桃酒醉,戲弄嫦娥,謫
官銜,遭貶臨凡;錯投胎,托生豬像。住福陵山,造惡無邊。遇觀音,指明善道。
皈依佛教,保護唐僧。徑往西天,拜求妙典。法諱悟能,稱為八戒。”
國王聽言,膽戰心驚,不敢觀覷。這呆子越弄精神,搖著頭,掬著嘴,撐起耳朵“呵
呵”大笑。三藏又怕驚駕,即叱道:“八戒收斂!”方才叉手拱立,假扭斯文。又問:
“第三位高徒,因甚皈依?”沙和尚合掌道:
  “老沙原系凡夫,因怕輪回訪道。云游海角,浪蕩天涯。常得衣缽隨身,每煉
心神在舍。因此虔誠,得逢仙侶。養就孩兒,配緣姹女。工滿三千,合和四相。超
天界,拜玄穹,官授卷簾大將,侍御鳳輦龍車。也為蟠桃會上,失手打破玻璃盞,
貶在流沙河,改頭換面,造孽傷生。幸喜菩薩遠游東土,勸我皈依,等候唐朝佛子,
往西天求經果正。從立自新,復修大覺。指河為姓,法諱悟凈,稱名沙僧。”
  國王見說,多驚多喜。喜的是女兒招了活佛,驚的是三個實乃妖神。正在驚喜
之間,忽有正臺陰陽官奏道:“婚期已定本年本月十二日。壬子辰良,周堂通利,
宜配婚姻。”國王道:“今日是何日辰?”陰陽官奏:“今日初八,乃戊申之日,猿
猴獻果,正宜進賢納事。”國王大喜,即著當駕官打掃御花園館閣樓亭,且請駙馬
同三位高徒安歇,待后安排合巹佳筵,著公主匹配。眾等欽遵,國王退朝,多官皆
散不題。
  卻說三藏師徒們都到御花園,天色漸晚,擺了素膳。八戒喜道:“這一日也該
吃飯了。”管辦人即將素米飯、面飯等物,整擔挑來。那八戒吃了又添,添了又吃,
直吃得撐腸拄腹,方才住手。少頃,又點上燈,設鋪蓋,各自歸寢。長老見左右無
人,卻恨責行者,怒聲叫道:“悟空!你這猢猻,番番害我!我說只去倒換關文,莫
向彩樓前去,你怎么直要引我去看看?如今看得好么!卻惹出這般事來,怎生是好?”
行者陪笑道:“師父說,‘先母也是拋打繡球,遇舊緣,成其夫婦’。似有慕古之意,
老孫才引你去。又想著那個給孤布金寺長老之言,就此檢視真假。適見那國王之面,
略有些晦暗之色,但只未見公主何如耳。”
  長老道:“你見公主便怎的?”行者道:“老孫的火眼金睛,但見面,就認得真
假善惡,富貴貧窮,卻好施為,辨明邪正。”沙僧與八戒笑道:“哥哥近日又學得會
相面了。”行者道:“相面之士,當我孫子罷了。”三藏喝道:“且休調嘴!只是他如
今定要招我,果何以處之?”行者道:“且到十二日會喜之時,必定那公主出來參
拜父母,等老孫在旁觀看。若還是個真女人,你就做了駙馬,享用國內之榮華也罷。”
三藏聞言,越生嗔怒,罵道:“好猢猻!你還害我哩!卻是悟能說的,我們十節兒已
上了九節七八分了,你還把熱舌頭鐸我!快早夾著,你休開那臭口!再若無禮,我就
念起咒來,教你了當不得!”行者聽說念咒,慌得跪在面前道:“莫念,莫念!若是
真女人,待拜堂時,我們一齊大鬧皇宮,領你去也。”師徒說話,不覺早已入更。
正是:
  沉沉宮漏,蔭蔭花香。繡戶垂珠箔,閑庭絕火光。秋千索冷空留影,羌笛聲殘
靜四方。繞屋有花籠月燦,隔空無樹顯星芒。杜鵑啼歇,蝴蝶夢長。銀漢橫天宇,
白云歸故鄉。正是離
人情切處,風搖嫩柳更凄涼。
八戒道:“師父,夜深了,有事明早再議。且睡,且睡!”師徒們果然安歇。
  一宵夜景已題,早又金雞唱曉。五更三點,國王即登殿設朝。但見:
宮殿開軒紫氣高,風吹御樂透青霄。
云移豹尾旌旗動,日射螭頭玉佩搖。
香霧細添宮柳綠,露珠微潤苑花嬌。
山呼舞蹈千官列,海晏河清一統朝。
眾文武百官朝罷,又宣:“光祿寺安排十二日會喜佳筵。今日且整春,請駙馬在
御花園中款玩。”吩咐儀制司領三位賢親去會同館少坐,著光祿寺安排三席素宴去
彼奉陪。兩處俱著教坊司奏樂,伏侍賞春景消遲日也。八戒聞得,應聲道:“陛下,
我師徒自相會,更無一刻相離。今日既在御花園飲宴,帶我們去耍兩日,好教師父
替你家做駙馬;不然,這個買賣生意弄不成。”那國王見他丑陋,說話粗俗,又見
他扭頭捏頸,掬嘴巴,搖耳朵,即像有些風氣,猶恐攪破親事,只得依從;便教:
“在永鎮華夷閣里安排二席,我與駙馬同坐。留春亭上,安排三席,請三位別坐。
恐他師徒們坐次不便。”那呆子才朝上唱個喏,叫聲多謝。各各而退。又傳旨教內
宮官排宴,著三宮六院后妃與公主上頭,就為添妝子,以待十二日佳配。
  將有巳時前后,那國王排駕,請唐僧都到御花園內觀看。好去處:
  徑鋪彩石,檻鑿雕欄:徑鋪彩石,徑邊石畔長奇葩;檻鑿雕欄,檻外欄中生異
卉。夭桃迷翡翠,嫩柳閃黃鸝。步覺幽香來袖滿,行沾清味上衣多。鳳臺龍沼,竹
閣松軒。鳳臺之上,
吹簫引鳳來儀;龍沼之間,養魚化龍而去。竹閣有詩,費盡推敲裁白雪;松軒文集,
考成珠玉注青編。假山拳石翠,曲水碧波深。牡丹亭,薔薇架,迭錦鋪絨;茉藜檻,
海棠畦,堆霞砌玉。芍藥異香,蜀葵奇艷。白梨紅杏斗芳菲,紫蕙金萱爭爛熳。麗
春花、木筆花、杜鵑花,夭夭灼灼;含笑花、鳳仙花、玉簪花,戰戰巍巍。一處處
紅透胭脂潤,一叢叢芳濃錦繡圍。更喜東風回暖日,滿園嬌媚逞光輝。
  一行君王幾位,觀之良久。早有儀制司官邀請行者三人入留春亭。國王攜唐僧
上華夷閣,各自飲宴。那歌舞吹彈,鋪張陳設,真是:
崢嶸閶闔曙光生,鳳閣龍樓瑞靄橫。
春色細鋪花草繡,天光遙射錦袍明。
笙歌繚繞如仙宴,杯飛傳玉液清。
君悅臣歡同玩賞,華夷永鎮世康寧。
  此時長老見那國王敬重,無計可奈,只得勉強隨喜,誠是外喜而內憂也。坐間
見壁上掛著四面金屏,屏上畫著春夏秋冬四景,皆有題詠,皆是翰林名士之詩:
  春景詩曰:
周天一氣轉洪鈞,大地熙熙萬象新。
桃李爭妍花爛熳,燕來畫棟迭香塵。
  夏景詩曰:
熏風拂拂思遲遲,宮院榴葵映日輝。
玉笛音調驚午夢,芰荷香散到庭幃。
  秋景詩曰:
金井梧桐一葉黃,珠簾不卷夜來霜。
燕知社日辭巢去,雁折蘆花過別鄉。
  冬景詩曰:
天雨飛云暗淡寒,朔風吹雪積千山。
深宮自有紅爐暖,報道梅開玉滿欄。
  那國王見唐僧恣意看詩,便道:“駙馬喜玩詩中之味,必定善于吟哦。如不吝
珠玉,請依韻各和一首如何?”長老是個對景忘情,明心見性之意;見國王欽重,
命和前韻,他不覺忽談一句道:“日暖冰消大地鈞。”國王大喜,即召侍衛官:“取
文房四寶,請駙馬和完錄下,俟朕緩緩味之。”長老欣然不辭,舉筆而和:
  和春景詩曰:
日暖冰消大地鈞,御園花卉又更新。
和風膏雨民沾澤,海晏河清絕俗塵。
  和夏景詩曰:
斗指南方白晝遲,槐云榴火斗光輝。
黃鸝紫燕啼宮柳,巧轉雙聲入絳幃。
  和秋景詩曰:
香飄橘綠與橙黃,松柏青青喜降霜。
籬菊半開攢錦繡,笙歌韻徹水云鄉。
  和冬景詩曰:
瑞雪初晴氣味寒,奇峰巧石玉團山。
爐燒獸炭煨酥酪,袖手高歌倚翠欄。
國王見和大喜。稱唱道:“好個‘袖手高歌倚翠欄’!”遂命教坊司以新詩奏樂,盡
日而散。
  行者三人在留春亭亦盡受用,各飲了幾杯,也都有些酣意。正欲去尋長老,只
見長老已同國王在一閣。八戒呆性發作,應聲叫道:“好快活,好自在!今日也受用
這一下了!卻該趁飽兒睡覺去也!”沙僧笑道:“二哥忒沒修養。這氣飽飫,如何睡
覺?”八戒道:“你那里知,俗語云‘吃了飯兒不挺尸,肚里沒板脂’哩!”
  唐僧與國王相別,只謹言,只謹言。既至亭內,嗔責他三人道:“這夯貨,越
發村了!這是甚么去處,只管大呼小叫!倘或惱著國王,卻不被他傷害性命?”八戒
道:“沒事,沒事!我們與他親家禮道的,他便不好生怪。常言道:‘打不斷的親,
罵不斷的鄰。’大家耍子,怕他怎的?”長老叱道,教:“拿過呆子來,打他二十禪
杖!”行者果一把揪翻,長老舉杖就打。呆子喊叫道:“駙馬爺爺!饒罪!饒罪!”旁
有陪宴官勸住。呆子爬將起來,突突嚷嚷的道:“好貴人,好駙馬,親還未成,就
行起王法來了!”行者侮著他嘴道:“莫胡說,莫胡說,快早睡去!”他們又在留春
亭住了一宿。到明早,依舊宴樂。
  不覺樂了三四日,正值十二日佳辰。有光祿寺三部各官回奏道:“臣等自八日
奉旨,駙馬府已修完,專等妝奩鋪設。合巹宴亦已完備,葷素共五百余席。”國王
心喜,正欲請駙馬赴席,忽有內宮官對御前啟奏道:“萬歲,正宮娘娘有請。”國王
遂退入內宮,只見那三宮皇后,六院嬪妃,引領著公主,都在昭陽宮談笑。真個是
花團錦簇!那一片富麗妖嬈,真勝似天堂月殿,不亞于仙府瑤宮。有喜會佳姻新詞
四首為證。
  喜詞云:
  喜,喜,喜!欣然樂矣!結婚姻,恩愛美。巧樣宮妝,嫦娥怎比。龍釵與鳳,
艷艷飛金縷。櫻唇皓齒朱顏,裊娜如花輕
體。錦重重,五彩叢中;香拂拂,千金隊里。
  會詞云:
  會,會,會!妖嬈嬌媚。賽毛嬙,欺楚妹。傾國傾城,比花比玉。妝飾更鮮妍,
釵環多艷麗。蘭心蕙性清高,粉臉冰肌榮貴。黛眉一線遠山微,窈窕嫣攢錦隊。
  佳詞云:
  佳,佳,佳!玉女仙娃。深可愛,實堪夸。異香馥郁,脂粉交加。天臺福地遠,
怎似國王家。笑語紛然嬌態,笙歌繚繞喧嘩。花堆錦砌千般美,看遍人間怎若他。
  姻詞云:
  姻,姻,姻!蘭麝香噴。仙子陣,美人群。嬪妃換彩,公主妝新。云鬢堆鴉髻,
霓裳壓鳳裙。一派仙音嘹,兩行朱紫繽紛。當年曾結乘鸞信,今朝幸喜會佳姻。
  卻說國王駕到,那后妃引著公主,并彩女、宮娥都來迎接。國王喜孜孜,進了
昭陽宮坐下。后妃等朝拜畢,國王道:“公主賢女,自初八日結彩拋球,幸遇圣僧,
想是心愿已足。各衙門官,又能體朕心,各項事俱已完備。今日正是佳期,可早赴
合巹之宴,不要錯過時辰。”
  那公主走近前,倒身下拜,奏道:“父王,乞赦小女萬千之罪。有一言啟奏:
這幾日聞得宮官傳說,唐圣僧有三個徒弟,他生得十分丑惡,小女不敢見他,恐見
時必生恐懼。萬望父王將他發放出城方好,不然驚傷弱體,反為禍害也。”國王道:
“孩兒不說,朕幾乎忘了。果然生得有些丑惡。連日教他在御花園里留春亭管待。
趁今日就上殿,打發他關文,教他出城,卻好會宴。”公主叩頭謝了恩。國王即出
駕上殿,傳旨:“請駙馬共他三位。”
  原來那唐僧捏指頭兒算日子,熬至十二日,天未明,就與他三人計較道:“今
日卻是十二了,這事如何區處?”行者道:“那國王我已識得他有些晦氣,還未沾
身,不為大害;但只不得公主見面,若得出來,老孫一覷,就知真假,方才動作。
你只管放心。他如今一定來請,打發我等出城。你自應承莫怕。我閃閃身兒就來,
緊緊隨護你也。”
  師徒們正講,果見當駕官同儀制司來請。行者笑道:“去來!去來!必定是與我
們送行,好留師父會合。”八戒道:“送行必定有千百兩黃金白銀,我們也好買些人
事回去。到我那丈人家,也再會親耍子兒去耶。”沙僧道:“二哥箝著口,休亂說,
只憑大哥主張。”
  遂此將行李、馬匹,俱隨那些官到于丹墀下。國王見了,教請行者三位近前道:
“汝等將關文拿上來,朕當用寶花押交付汝等,外多備盤纏,送你三位早去靈山見
佛。若取經回來,還有重謝。留駙馬在此,勿得懸念。”行者稱謝。遂教沙僧取出
關文遞上。國王看了,即用了印,押了花字,又取黃金十錠,白金二十錠,聊達親
禮。八戒原來財色心重,即去接了。行者朝上唱個喏道:“聒噪,聒噪!”便轉身要
走,慌得個三藏一轂轆爬起,扯住行者,咬響牙根道:“你們都不顧我就去了!”行
者把手捏著三藏手掌,丟個眼色道:“你在這里寬懷歡會,我等取了經,回來看你。”
那長老似信不信的,不肯放手。多官都看見,以為實是相別而去。早見國王又請駙
馬上殿,著多官送三位出城。長老只得放了手上殿。
  行者三人,同眾出了朝門,各自相別。八戒道:“我們當真的走哩?”行者不
言語,只管走至驛中。驛丞接入,看茶,擺飯。行者對八戒、沙僧道:“你兩個只
在此,切莫出頭。但驛丞問甚么事情,且含糊答應,莫與我說話。我保師父去也。”
  好大圣,拔一根毫毛,吹口仙氣,叫“變!”即變作本身模樣,與八戒、沙僧
同在驛內。真身卻幌的跳在半空,變作一個蜜蜂兒,其實小巧。但見:
  翅黃口甜尾利,隨風飄舞顛狂。最能摘蕊與偷香,度柳穿花搖蕩。辛苦幾番淘
染,飛來飛去空忙。釀成濃美自何嘗,只好留存名狀。
你看他輕輕的飛入朝中。遠見那唐僧在國王左邊繡墩上坐著,愁眉不展,心存焦燥。
徑飛至他毗盧帽上,悄悄的爬及耳邊,叫道:“師父,我來了,切莫憂慮。”這句話,
只有唐僧聽見,那伙凡人,莫想知覺。唐僧聽見,始覺心寬。不一時,宮官來請道:
“萬歲,合巹嘉筵已排設在鵲宮中。娘娘與公主,俱在宮伺候。專請萬歲同貴人
會親也。”國王喜之不盡,即同駙馬進宮而去。正是那:
邪主愛花花作禍,禪心動念念生愁。
  畢竟不知唐僧在內宮怎生解脫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西游記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