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西游記》目錄



第十回 二將軍宮門鎮鬼 唐太宗地府還魂  

卻說太宗與魏征在便殿對弈,一遞一著,擺開陣勢。正合《爛柯經》云:
  博弈之道,貴乎嚴謹。高者在腹,下者在邊,中者在角,此棋家之常法。法曰:
“寧輸一子,不失一先。擊左則視右,攻后則瞻前。有先而后,有后而先。兩生勿
斷,皆活勿連。闊不可太疏,密不可太促。與其戀子以求生,不若棄之而取勝;與
其無事而獨行,不若固之而自補。彼眾我寡,先謀其生;我眾彼寡,務張其勢。善
勝者不爭,善陣者不戰;善戰者不敗,善敗者不亂。夫棋始以正合,終以奇勝。凡
敵無事而自補者,有侵絕之意;棄小而不救者,有圖大之心;隨手而下者,無謀之
人;不思而應者,取敗之道。《詩》云:‘惴惴小心,如臨于谷。’此之謂也。”
  詩曰:
棋盤為地子為天,色按陰陽造化全。
下到玄微通變處,笑夸當日爛柯仙。
  君臣兩個對弈此棋,正下到午時三刻,一盤殘局未終,魏征忽然踏伏在案邊,
鼾鼾盹睡。太宗笑曰:“賢卿真是匡扶社稷之心勞,創立江山之力倦,所以不覺盹
睡。”太宗任他睡著,更不呼喚。
  不多時,魏征醒來,俯伏在地道:“臣該萬死!臣該萬死!卻才暈困,不知所為,
望陛下赦臣慢君之罪!”太宗道:“卿有何慢罪?且起來,拂退殘棋,與卿從新更著。”
魏征謝了恩,卻才拈子在手,只聽得朝門外大呼小叫。原來是秦叔寶、徐茂功等,
將著一個血淋的龍頭,擲在帝前,啟奏道:“陛下,海淺河枯曾有見,這般異事卻
無聞。”太宗與魏征起身道:“此物何來?”叔寶、茂功道:“千步廊南,十字街
頭,云端里落下這顆龍頭,微臣不敢不奏。”唐王驚問魏征:“此是何說?”魏征
轉身叩頭道:“是臣才一夢斬的。”唐王聞言,大驚道:“賢卿盹睡之時,又不曾
見動身動手,又無刀劍,如何卻斬此龍?”魏征奏道:“主公,臣的
  身在君前,夢離陛下:身在君前對殘局,合眼朦朧;夢離陛下乘瑞云,出神抖
搜。那條龍,在剮龍臺上,被天兵將綁縛其中。是臣道:‘你犯天條,合當死罪。
我奉天命,斬汝殘生。’龍聞哀苦,臣抖精神。龍聞哀苦,伏爪收鱗甘受死;臣抖
精神,撩衣進步舉霜鋒。一聲刀過處,龍頭因此落虛空。”
太宗聞言,心中悲喜不一。喜者:夸獎魏征好臣,朝中有此豪杰,愁甚江山不穩?
悲者:謂夢中曾許救龍,不期竟致遭誅。只得強打精神,傳旨著叔寶將龍頭懸掛市
曹,曉諭長安黎庶。一壁廂賞了魏征,眾官散訖。
  當晚回宮,心中只是憂悶:想那夢中之龍,哭啼啼哀告求生,豈知無常,難免
此患。思念多時,漸覺神魂倦怠,身體不安。當夜二更時分,只聽得宮門外有號泣
之聲,太宗愈加驚恐。正朦朧睡間,又見那涇河龍王,手提著一顆血淋淋的首級,
高叫:“唐太宗!還我命來,還我命來,你昨夜滿口許諾救我,怎么天明時反宣人曹
官來斬我?你出來,你出來,我與你到閻君處折辨折辨!”他扯住太宗,再三嚷鬧不
放。太宗箝口難言,只掙得汗流遍體。正在那難分難解之時,只見正南上香云繚繞,
彩霧飄,有一個女真人上前,將楊柳枝用手一擺,那沒頭的龍,悲悲啼啼,徑往
西北而去。原來這是觀音菩薩,領佛旨,上東土,尋取經人,此住長安城都土地廟
里,夜聞鬼泣神號,特來喝退業龍,救脫皇帝。那龍徑到陰司地獄具告不題。
  卻說太宗蘇醒回來,只叫“有鬼!有鬼!”慌得那三宮皇后,六院嬪妃,與近侍
太監,戰兢兢,一夜無眠。不覺五更三點,那滿朝文武多官,都在朝門外候朝。等
到天明,猶不見臨朝,唬得一個個驚懼躊躇。及日上三竿,方有旨意出來道:“朕
心不快,眾官免朝。”不覺倏五七日,眾官憂惶,都正要撞門見駕問安,只見太后
有旨,召醫官入宮用藥。眾人在朝門等候討信。少時,醫官出來,眾問何疾。醫官
道:“皇上脈氣不正,虛而又數,狂言見鬼;又診得十動一代,五臟無氣,恐不諱
只在七日之內矣。”眾官聞言,大驚失色。
  正愴惶間,又聽得太后有旨宣徐茂功、護國公、尉遲公見駕。三公奉旨,急入
到分宮樓下。拜畢,太宗正色強言道:“賢卿,寡人十九歲領兵,南征北伐,東擋
西除,苦歷數載,更不曾見半點邪祟,今日卻反見鬼!”尉遲公道:“創立江山,
殺人無數,何怕鬼乎?”太宗道:“卿是不信。朕這寢宮門外,入夜就拋磚弄瓦,
鬼魅呼號,著然難處。白日猶可,昏夜難禁。”叔寶道:“陛下寬心,今晚臣與敬
德把守宮門,看有甚么鬼祟。”太宗準奏。茂功謝恩而出。當日天晚,各取披掛,
他兩個介胄整齊,執金瓜鉞斧,在宮門外把守。好將軍!他看他怎生打扮:
  頭戴金盔光爍爍,身披鎧甲龍鱗。護心寶鏡幌祥云,獅蠻收緊扣,繡帶彩霞新。
這一個鳳眼朝天星斗怕,那一個環睛映電月光浮。他本是英雄豪杰舊勛臣,只落得
千年稱戶尉,萬古作門神。
二將軍侍立門旁,一夜天晚,更不曾見一點邪祟。是夜,太宗在宮,安寢無事,曉
來宣二將軍。重重賞道:“朕自得疾,數日不能得睡,今夜仗二將軍威勢甚安。
卿且請出安息安息,待晚間再一護衛。”二將謝恩而出。遂此二三夜把守俱安。只
是御膳減損,病轉覺重。太宗又不忍二將辛苦,又宣叔寶、敬德與杜、房諸公入宮。
吩咐道:“這兩日朕雖得安,卻只難為秦、胡二將軍徹夜辛苦。朕欲召巧手丹青,
傳二將軍真容,貼于門上,免得勞他,如何?”眾臣即依旨,選兩個會寫真的,著
胡、秦二公,依前披掛,照樣畫了,貼在門上。夜間也即無事。
  如此二三日,又聽得后宰門,乒乓乒乓,磚瓦亂響,曉來急宣眾臣曰:“連日
前門幸喜無事,今夜后門又響,卻不又驚殺寡人也!”茂功進前奏道:“前門不安,
是敬德、叔寶護衛;后門不安,該著魏征護衛。”太宗準奏。又宣魏征今夜把守后
門。征領旨,當夜結束整齊,提著那誅龍的寶劍,侍立在后宰門前,真個的好英雄
也!他怎生打扮:
  熟絹青巾抹額,錦袍玉帶垂腰。兜風氅袖采霜飄,壓賽壘荼神貌。腳踏烏靴坐
折,手持利刃兇驍。圓睜兩眼四邊瞧,那個邪神敢到?
  一夜通明,也無鬼魅。雖是前后門無事,只是身體漸重。一日,太后又傳旨,
召眾臣商議殯殮后事。太宗又宣徐茂功,吩咐國家大事,叮囑仿劉蜀主托孤之意。
言畢,沐浴更衣,待時而已。旁閃魏征,手扯龍衣,奏道:“陛下寬心,臣有一事,
管保陛下長生。”太宗道:“病勢已入膏肓,命將危矣,如何保得?”征云:“臣
有書一封,進與陛下,捎去到冥司,付酆都判官崔。”太宗道:“崔是誰?”
征云:“崔乃是太上先皇帝駕前之臣,先受磁州令,后升禮部侍郎。在日與臣八
拜為交,相知甚厚。他如今已死,現在陰司做掌生死文簿的酆都判官,夢中常與臣
相會。此去若將此書付與他,他念微臣薄分,必然放陛下回來。管教魂魄還陽世,
定取龍顏轉帝都。”太宗聞言,接在手中,籠入袖里,遂瞑目而亡。那三宮六院、
皇后嬪妃、侍長儲君及兩班文武,俱舉哀戴孝;又在白虎殿上,停著梓宮不題。
  卻說太宗渺渺茫茫,魂靈徑出五鳳樓前,只見那御林軍馬,請大駕出朝采獵。
太宗欣然從之,縹渺而去。行多時,人馬俱無。獨自個散步荒郊草野之間。正驚惶
難尋道路,只見那一邊,有一人高聲大叫道:“大唐皇帝,往這里來!往這里來!”
太宗聞言,抬頭觀看,只見那人:
  頭頂烏紗,腰圍犀角。頭頂烏紗飄軟帶,腰圍犀角顯金廂。手擎牙笏凝祥靄,
身著羅袍隱瑞光。腳踏一雙粉底靴,登云促霧;懷揣一本生死簿,注定存亡。鬢發
蓬松飄耳上,胡須飛舞繞腮旁。昔日曾為唐國相,如今掌案侍閻王。
太宗行到那邊,只見他跪拜路旁,口稱“陛下,赦臣失遠迎之罪!”太宗問曰:
“你是何人?因甚事前來接拜?”那人道:“微臣半月前,在森羅殿上,見涇河鬼龍
告陛下許救反誅之故,第一殿秦廣大王即差鬼使催請陛下,要三曹對案。臣已知之,
故來此間候接。不期今日來遲,望乞恕罪,恕罪。”太宗道:“你姓甚名誰?是何官
職?”那人道:“微臣存日,在陽曹侍先君駕前,為磁州令,后拜禮部侍郎,姓崔
名。今在陰司,得受酆都掌案判官。”太宗大喜,近前來御手忙攙道:“先生遠
勞。朕駕前魏征,有書一封,正寄與先生,卻好相遇。”判官謝恩,問書在何處。
太宗即向袖中取出遞與崔。拜接了,拆封而看。其書曰:
  辱愛弟魏征,頓首書拜大都案契兄崔老先生臺下:憶昔交游,音容如在,倏爾
數載,不聞清教。常只是遇節令設蔬品奉祭,未卜享否?又承不棄,夢中臨示,始知
我兄長大人高遷。奈何陰陽兩隔,天各一方,不能面覿。今因我太宗文皇帝倏然而
故,料是對案三曹,必然得與兄長相會。萬祈俯念生日交情,方便一二,放我陛下
回陽,殊為愛也。容再修謝。不盡。
那判官看了書,滿心歡喜道:“魏人曹前日夢斬老龍一事,臣已早知,甚是夸獎不
盡。又蒙他早晚看顧臣的子孫,今日既有書來,陛下寬心,微臣管送陛下還陽,重
登玉闕。”太宗稱謝了。
  二人正說間,只見那邊有一對青衣童子,執幢幡寶蓋,高叫道:“閻王有請,
有請。”太宗遂與崔判官并二童子舉步前進。忽見一座城,城門上掛著一面大牌,
上寫著“幽冥地府鬼門關”七個大金字。那青衣將幢幡搖動,引太宗徑入城中,順
街而走。只見那街旁邊有先主李淵,先兄建成,故弟元吉,上前道:“世民來了!
世民來了!”那建成、元吉就來揪打索命。太宗躲閃不及,被他扯住。幸有崔判官
喚一青面獠牙鬼使,喝退了建成、元吉,太宗方得脫身而去。行不數里,見一座碧
瓦樓臺,真個壯麗。但見:
  飄飄萬疊彩霞堆,隱隱千條紅霧觀。耿耿檐飛怪獸頭,輝輝瓦疊鴛鴦片。門鉆
幾路赤金釘,檻設一橫白玉段。窗牖近光放曉煙,簾櫳幌亮穿紅電。樓臺高聳接青
霄,廊廡平排連寶院。獸鼎香云襲御衣,絳紗燈火明宮扇。左邊猛烈擺牛頭,右下
崢嶸羅馬面。接亡送鬼轉金牌,引魄招魂垂素練。喚作陰司總會門,下方閻老森羅
殿。
太宗正在外面觀看,只見那壁廂環叮當,仙香奇異,外有兩對提燭,后面卻是十
代閻王降階而至。是那十代閻君:秦廣王、初江王、宋帝王、仵官王、閻羅王、平
等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卞城王、轉輪王。十王出在森羅寶殿,控背躬身,迎迓太
宗。太宗謙下,不敢前行。十王道:“陛下是陽間人王,我等是陰間鬼王,分所當
然,何須過讓?”太宗道:“朕得罪麾下,豈敢論陰陽人鬼之道?”遜之不已。太
宗前行,徑入森羅殿上,與十王禮畢,分賓主坐定。
  約有片時,秦廣王拱手而進言曰:“涇河鬼龍告陛下許救而反殺之,何也?”
太宗道:“朕曾夜夢老龍求救,實是允他無事;不期他犯罪當刑,該我那人曹官魏
征處斬。朕宣魏征在殿著棋,不知他一夢而斬。這是那人曹官出沒神機,又是那龍
王犯罪當死,豈是朕之過也?”十王聞言,伏禮道:“自那龍未生之前,南斗星死
簿上已注定該遭殺于人曹之手,我等早已知之。但只是他在此折辨,定要陛下來此,
三曹對案,是我等將他送入輪藏,轉生去了。今又有勞陛下降臨,望乞恕我催促之
罪。”
  言畢,命掌生死簿判官:“急取簿子來,看陛下陽壽天祿該有幾何?”崔判官
急轉司房,將天下萬國國王天祿總簿,先逐一檢閱。只見南贍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
定貞觀一十三年。崔判官吃了一驚,急取濃墨大筆,將“一”字上添了兩畫,卻將
簿子呈上。十王從頭看時,見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,閻王驚問:“陛下登基多少
年了?”太宗道:“朕即位,今一十三年了。”閻王道:“陛下寬心勿慮,還有二
十年陽壽。此一來已是對案明白,請返本還陽。”太宗聞言,躬身稱謝。十閻王差
崔判官、朱太尉二人,送太宗還魂。太宗出森羅殿,又起手問十王道:“朕宮中老
少安否如何?”十王道:“俱安,但恐御妹壽似不永。”太宗又再拜啟謝:“朕回
陽世,無物可酬謝,惟答瓜果而已。”十王喜曰:“我處頗有東瓜,西瓜、只少南
瓜。”太宗道:“朕回去即送來,即送來。”從此遂相揖而別。
  那太尉執一首引魂,在前引路。崔判官隨后保著太宗,徑出幽司。太宗舉目
而看,不是舊路,問判官曰:“此路差矣?”判官道:“不差。陰司里是這般,有
去路,無來路。如今送陛下自‘轉輪藏’出身:一則請陛下游觀地府,一則教陛下
轉托超生。”太宗只得隨他兩個,引路前來。
  徑行數里,忽見一座高山,陰云垂地,黑霧迷空。太宗道:“崔先生,那廂是
甚么山?”判官道:“乃幽冥背陰山。”太宗悚懼道:“朕如何去得?”判官道:
“陛下寬心,有臣等引領。”太宗戰戰兢兢,相隨二人,上得山巖,抬頭觀看。只
見:
  形多凸凹,勢更崎嶇。峻如蜀嶺,高似廬巖。非陽世之名
山,實陰司之險地。荊棘叢叢藏鬼怪,石崖磷磷隱邪魔。耳畔不聞獸鳥噪,眼前惟
見鬼妖行。陰風颯颯,黑霧漫漫。陰風颯颯,是神兵口內哨來煙;黑霧漫漫,是鬼
祟暗中噴出氣。一望高低無景色,相看左右盡猖亡。那里山也有,峰也有,嶺也有,
洞也有,澗也有;只是山不生草,峰不插天,嶺不行客,洞不納云,澗不流水。岸
前皆魍魎,嶺下盡神魔。洞中收野鬼,澗底隱邪魂。山前山后,牛頭馬面亂喧呼;
半掩半藏,餓鬼窮魂時對泣。催命的判官,急急忙忙傳信票;追魂的太尉,吆吆喝
喝趲公文。急腳子,旋風滾滾;勾司人,黑霧紛紛。
太宗全靠著那判官保護,過了陰山。
  前進又歷了許多衙門,一處處俱是悲聲振耳,惡怪驚心。太宗又道:“此是何
處?”判官道:“此是陰山背后‘一十八層地獄’。”太宗道:“是那十八層?”
判官道:“你聽我說:
  吊筋獄、幽枉獄、火坑獄,寂寂寥寥,煩煩惱惱,盡皆是生前作下千般業,死
后通來受罪名。酆都獄、拔舌獄、剝皮獄,哭哭啼啼,凄凄慘慘,只因不忠不孝傷
天理,佛口蛇心墮此門。磨捱獄、碓搗獄、車崩獄,皮開肉綻,抹嘴咨牙,乃是瞞
心昧己不公道,巧語花言暗損人。寒冰獄、脫殼獄、抽腸獄,垢面蓬頭,愁眉皺眼,
都是大斗小秤欺癡蠢,致使災屯累自身。油鍋獄、黑暗獄、刀山獄,戰戰兢兢,悲
悲切切,皆因強暴欺良善,藏頭縮頸苦伶仃。血池獄、阿鼻獄、秤桿獄,脫皮露骨,
折臂斷筋,也只為謀財害命,宰畜屠生,墮落千年難解釋,沉淪永世不翻身。一個
個緊縛牢拴,繩纏索綁。差些赤發鬼、黑臉鬼,長槍短劍;牛頭鬼、馬面鬼,鐵簡
銅錘。只打得皺眉苦面血淋淋,叫地叫天無效應。——正是人生卻莫把心欺,神鬼
昭彰放過誰?善惡到頭終有報,只爭來早與來遲。”
太宗聽說,心中驚慘。
  進前又走不多時,見一伙鬼卒,各執幢幡,路旁跪下道:“橋梁使者來接。”
判官喝令起去,上前引著太宗,從金橋而過。太宗又見那一邊有一座銀橋,橋上行
幾個忠孝賢良之輩,公平正大之人,亦有幢幡接引;那壁廂又有一橋,寒風滾滾,
血浪滔滔,號泣之聲不絕。太宗問道:“那座橋是何名色?”判官道:“陛下,那
叫做奈河橋。若到陽間,切須傳記。那橋下都是些:
  奔流浩浩之水,險峻窄窄之路。儼如匹練搭長江,卻似火坑浮上界。陰氣逼人
寒透骨,腥風撲鼻味鉆心。波翻浪滾,往來并沒渡人船;赤腳蓬頭,出入盡皆作業
鬼。橋長數里,闊只三。高有百尺,深卻千重。上無扶手欄桿,下有搶人惡怪。
枷纏身,打上奈河險路。你看那橋邊神將甚兇頑,河內孽魂真苦惱。椏杈樹上,
掛的是青紅黃紫色絲衣;壁斗崖前,蹲的是毀罵公婆淫潑婦。銅蛇鐵狗任爭餐,永
墮奈河無出路。”
  詩曰:
時聞鬼哭與神號,血水渾波萬丈高。
無數牛頭并馬面,猙獰把守奈河橋。
  正說間,那幾個橋梁使者,早已回去了。太宗心又驚惶,點頭暗嘆,默默悲傷,
相隨著判官、太尉,早過了奈河惡水,血盆苦果。前又到枉死城,只聽哄哄人嚷,
分明說“李世民來了!李世民來了!”太宗聽叫,心驚膽戰。見一伙拖腰折臂、有足
無頭的鬼魅,上前攔住,都叫道:“還我命來!還我命來!”慌得那太宗藏藏躲躲,
只叫“崔先生救我!崔先生救我!”判官道:“陛下,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處煙塵,
七十二處草寇,眾王子、眾頭目的鬼魂;盡是枉死的冤業,無收無管,不得超生,
又無錢鈔盤纏,都是孤寒餓鬼。陛下得些錢鈔與他,我才救得哩。”太宗道:“寡
人空身到此,卻那里得有錢鈔?”判官道:“陛下,陽間有一人,金銀若干,在我
這陰司里寄放。陛下可出名立一約,小判可作保,且借他一庫,給散這些餓鬼,方
得過去。”太宗問曰:“此人是誰?”判官道:“他是河南開封府人氏,姓相名良。
他有十三庫金銀在此。陛下若借用過他的,到陽間還他便了。”太宗甚喜,情愿出
名借用。遂立了文書與判官,借他金銀一庫,著太尉盡行給散。判官復吩咐道:“這
些金銀,汝等可均分用度,放你大唐爺爺過去。他的陽壽還早哩。我領了十王鈞語,
送他還魂,教他到陽間做一個水陸大會,度汝等超生,再休生事。”眾鬼聞言,得
了金銀,俱唯唯而退。判官令太尉搖動引魂,領太宗出離了枉死城中,奔上平陽
大路,飄飄蕩蕩而去。
  畢竟不知從那條路出身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西游記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