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西游記》目錄



第四回 官封弼馬心何足 名注齊天意未寧

那太白金星與美猴王,同出了洞天深處,一齊駕云而起。原來悟空筋斗云比眾
不同,十分快疾,把個金星撇在腦后,先至南天門外。正欲收云前進,被增長天王
領著龐、劉、茍、畢、鄧、辛、張、陶,一路大力天丁,槍刀劍戟,擋住天門,不
肯放進。猴王道:“這個金星老兒,乃奸詐之徒!既請老孫,如何教人動刀動槍,阻
塞門路?”正嚷間,金星倏到。悟空就覿面發狠道:“你這老兒,怎么哄我?被你說
奉玉帝招安旨意來請,卻怎么教這些人阻住天門,不放老孫進去?”金星笑道:“大
王息怒。你自來未曾到此天堂,卻又無名,眾天丁又與你素不相識,他怎肯放你擅
入?等如今見了天尊,授了仙,注了官名,向后隨你出入,誰復擋也?”悟空道:
“這等說,也罷,我不進去了。”金星又用手扯住道:“你還同我進去。”
  將近天門,金星高叫道:“那天門天將,大小吏兵,放開路者。此乃下界仙人,
我奉玉帝圣旨,宣他來也。”那增長天王與眾天丁俱才斂兵退避。猴王始信其言。
同金星緩步入里觀看。真個是:
    初登上界,乍入天堂。金光萬道滾紅霓,瑞氣千條噴紫霧。只見那南天門,
碧沉沉,琉璃造就;明幌幌,寶玉妝成。兩邊擺數十員鎮天元帥,一員員頂梁靠柱,
持銑擁旄;四下列十數個金甲神人,一個個執戟懸鞭,持刀仗劍。外廂猶可,入內
驚人。里壁廂有幾根大柱,柱上纏繞著金鱗耀日赤須龍;又有幾座長橋,橋上盤旋
著彩羽凌空丹頂鳳。明霞幌幌映天光,碧
霧蒙蒙遮斗口。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宮,乃遣云宮、毗沙宮、五明宮、太陽宮、化
樂宮,……一宮宮脊吞金穩獸;又有七十二重寶殿,乃朝會殿、凌虛殿、寶光殿、
天王殿、靈官殿,……一殿殿柱列玉麒麟。壽星臺上,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;煉藥
爐邊,有萬萬載常青的瑞草。又至那朝圣樓前,絳紗衣,星辰燦爛;芙蓉冠,金璧
輝煌。玉簪珠履,紫綬金章。金鐘撞動,三曹神表進丹墀;天鼓鳴時,萬圣朝王參
玉帝。又至那靈霄寶殿,金釘攢玉戶,彩鳳舞朱門。復道回廊,處處玲瓏剔透;三
檐四簇,層層龍鳳翱翔。上面有個紫巍巍,明幌幌,圓丟丟,亮灼灼,大金葫蘆頂;
下面有天妃懸掌扇,玉女捧仙巾。惡狠狠,掌朝的天將;氣昂昂,護駕的仙卿。正
中間,琉璃盤內,放許多重重疊疊太乙丹;瑪瑙瓶中,插幾枝彎彎曲曲珊瑚樹。正
是天宮異物般般有,世上如他件件無。金闕銀鑾并紫府,琪花瑤草暨瓊葩。朝王玉
兔壇邊過,參圣金烏著底飛。猴王有分來天境,不墮人間點污泥。
  太白金星,領著美猴王,到于靈霄殿外。不等宣詔,直至御前,朝上禮拜。悟
空挺身在旁,且不朝禮,但側耳以聽金星啟奏。金星奏道:“臣領圣旨,已宣妖仙
到了。”玉帝垂簾問曰:“那個是妖仙?”悟空卻才躬身答應道:“老孫便是。”仙卿
們都大驚失色道:“這個野猴!怎么不拜伏參見,輒敢這等答應道:‘老孫便是’,卻
該死了,該死了!”玉帝傳旨道:“那孫悟空乃下界妖仙,初得人身,不知朝禮,且
姑恕罪。”眾仙卿叫聲“謝恩!”猴王卻才朝上唱個大喏。玉帝宣文選武選仙卿,看
那處少甚官職,著孫悟空去除授。旁邊轉過武曲星君,啟奏道:“天宮里各宮各殿,
各方各處,都不少官,只是御馬監缺個正堂管事。”玉帝傳旨道:“就除他做個‘弼
馬溫’罷。”眾臣叫謝恩,他也只朝上唱個大喏。玉帝又差木德星官送他去御馬監
到任。
  當時猴王歡歡喜喜,與木德星官徑去到任。事畢,木德回宮。他在監里,會聚
了監丞、監副、典簿、力士、大小官員人等,查明本監事務,止有天馬千匹。乃是:
  驊騮騏驥,纖離;龍媒紫燕,挾翼;銀,飛黃;翻羽,
赤兔超光;逾輝彌景,騰霧勝黃;追風絕地,飛奔霄;逸飄赤電,銅爵浮云;驄
瓏虎,絕塵紫鱗;四極大宛,八駿九逸,千里絕群:此等良馬,一個個,嘶風逐
電精神壯,踏霧登云氣力長。
這猴王查看了文簿,點明了馬數。本監中典簿管征備草料;力士官管刷洗馬匹、扎
草、飲水、煮料;監丞、監副輔佐催辦;弼馬晝夜不睡,滋養馬匹。日間舞弄猶可,
夜間看管殷勤:但是馬睡的,趕起來吃草;走的,捉將來靠槽。那些天馬見了他,
泯耳攢蹄,都養得肉肥膘滿。
  不覺的半月有余。一朝閑暇,眾監官都安排酒席,一則與他接風,一則與他賀
喜。正在歡飲之間,猴王忽停杯問曰:“我這‘弼馬溫’是個甚么官銜?”眾曰:“官
名就是此了。”又問:“此官是個幾品?”眾道:“沒有品從。”猴王道:“沒品,想
是大之極也。”眾道:“不大,不大,只喚做‘未入流’。”猴王道:“怎么叫做‘未
入流’?”眾道:“末等。這樣官兒,最低最小,只可與他看馬。似堂尊到任之后,
這等殷勤,喂得馬肥,只落得道聲‘好’字;如稍有些羸,還要見責;再十分傷
損,還要罰贖問罪。”猴王聞此,不覺心頭火起,咬牙大怒道:“這般藐視老孫!老
孫在那花果山,稱王稱祖,怎么哄我來替他養馬?養馬者,乃后生小輩,下賤之役,
豈是待我的?不做他,不做他,我將去也!”忽喇的一聲,把公案推倒,耳中取出寶
貝,幌一幌,碗來粗細,一路解數,直打出御馬監,徑至南天門。眾天丁知他受了
仙,乃是個弼馬溫,不敢阻當,讓他打出天門去了。
  須臾,按落云頭,回至花果山上。只見那四健將與各洞妖王,在那里操演兵卒。
這猴王厲聲高叫道:“小的們!老孫來了!”一群猴都來叩頭,迎接進洞天深處,請
猴王高登寶位,一壁廂辦酒接風。都道:“恭喜大王,上界去十數年,想必得意榮
歸也?”猴王道:“我才半月有余,那里有十數年?”眾猴道:“大王,你在天上,
不覺時辰。天上一日,就是下界一年哩。請問大王,官居何職?”猴王搖手道:“不
好說,不好說,活活的羞殺人!那玉帝不會用人,他見老孫這般模樣,封我做個甚
么‘弼馬溫’,原來是與他養馬,未入流品之類。我初到任時不知,只在御馬監中
頑耍。及今日問我同寮,始知是這等卑賤。老孫心中大惱,推倒席面,不受官銜,
因此走下來了。”眾猴道:“來得好,來得好!大王在這福地洞天之處為王,多少尊
重快樂,怎么肯去與他做馬夫?教小的們快辦酒來,與大王釋悶!”
  正飲酒歡會間,有人來報道:“大王,門外有兩個獨角鬼王,要見大王。”猴王
道:“教他進來。”那鬼王整衣跑入洞中,倒身下拜。美猴王問他:“你見我何干?”
鬼王道:“久聞大王招賢,無由得見;今見大王授了天,得意榮歸,特獻赭黃袍
一件,與大王稱慶。肯不棄鄙賤,收納小人,亦得效犬馬之勞。”猴王大喜,將赭
黃袍穿起,眾等欣然排班朝拜,即將鬼王封為前部總督先鋒。鬼王謝恩畢,復啟道:
“大王在天許久,所授何職?”猴王道:“玉帝輕賢,封我做個甚么‘弼馬溫’!”
鬼王聽言,又奏道:“大王有此神通,如何與他養馬?就做個‘齊天大圣’,有何不
可?”猴王聞說,歡喜不勝,連道幾個“好,好,好!”教四健將:“就替我快置個
旌旗,旗上寫‘齊天大圣’四大字,立竿張掛。自此以后,只稱我為齊天大圣,不
許再稱大王。亦可傳與各洞妖王,一體知悉。”此不在話下。
  卻說那玉帝次日設朝,只見張天師引御馬監監丞、監副在丹墀下拜奏道:“萬
歲,新任弼馬溫孫悟空,因嫌官小,昨日反下天宮去了。”正說間,又見南天門外
增長天王領眾天丁,亦奏道:“弼馬溫不知何故,走出天門去了。”玉帝聞言,即傳
旨:“著兩路神元,各歸本職,朕遣天兵,擒拿此怪。”班部中閃上托塔李天王與哪
吒三太子,越班奏上道:“萬歲,微臣不才,請旨降此妖怪。”玉帝大喜,即封托塔
天王李靖為降魔大元帥,哪吒三太子為三壇海會大神,即刻興師下界。
  李天王與哪吒叩頭謝辭,徑至本宮,點起三軍,帥眾頭目,著巨靈神為先鋒,
魚肚將掠后,藥叉將催兵。一霎時出南天門外,徑來到花果山。選平陽處安了營寨,
傳令教巨靈神挑戰。巨靈神得令,結束整齊,輪著宣花斧,到了水簾洞外。只見那
洞門外,許多妖魔,都是些狼蟲虎豹之類,丫丫叉叉,輪槍舞劍,在那里跳斗咆哮。
這巨靈神喝道:“那業畜!快早去報與弼馬溫知道,吾乃上天大將,奉玉帝旨意,到
此收伏;教他早早出來受降,免致汝等皆傷殘也。”
  那些怪,奔奔波波,傳報洞中道:“禍事了!禍事了!”猴王問:“有甚禍事?”
眾妖道:“門外有一員天將,口稱大圣官銜,道:奉玉帝圣旨,來此收伏;教早早
出去受降,免傷我等性命。”猴王聽說,教:“取我披掛來!”就戴上紫金冠,貫上
黃金甲,登上步云鞋,手執如意金箍棒,領眾出門,擺開陣勢。這巨靈神睜睛觀看,
真好猴王:
  身穿金甲亮堂堂,頭戴金冠光映映。手舉金箍棒一根,足踏云鞋皆相稱。一雙
怪眼似明星,兩耳過肩查又硬。挺挺身才變化多,聲音響亮如鐘磬。尖嘴咨牙弼馬
溫,心高要做齊天圣。
  巨靈神厲聲高叫道:“那潑猴!你認得我么?”大圣聽言,急問道:“你是那路
毛神?老孫不曾會你,你快報名來。”巨靈神道:“我把你那欺心的猢猻!你是認不得
我!我乃高上神霄托塔李天王部下先鋒巨靈天將!今奉玉帝圣旨,到此收降你。你快
卸了裝束,歸順天恩,免得這滿山諸畜遭誅;若道半個‘不’字,教你頃刻化為齏
粉!”
  猴王聽說,心中大怒道:“潑毛神,休夸大口,少弄長舌!我本待一棒打死你,
恐無人去報信;且留你性命,快早回天,對玉皇說:他甚不用賢,老孫有無窮的本
事,為何教我替他養馬?你看我這旌旗上字號。若依此字號升官,我就不動刀兵,
自然的天地清泰;如若不依,時間就打上靈霄寶殿,教他龍床定坐不成!”
  這巨靈神聞此言,忽睜睛迎風觀看,果見門外豎一高竿,竿上有旌旗一面,上
寫著“齊天大圣”四大字。巨靈神冷笑三聲道:“這潑猴,這等不知人事,輒敢無
狀,你就要做齊天大圣!好好的吃吾一斧!”劈頭就砍將去。那猴王正是會家不忙,
將金箍棒應手相迎。這一場好殺:
  棒名如意,斧號宣花。他兩個乍相逢,不知深淺;斧和棒,左右交加。一個暗
藏神妙,一個大口稱夸。使動法,噴云噯霧;展開手,播土揚沙。天將神通就有道,
猴王變化實無涯。棒舉卻如龍戲水,斧來猶似鳳穿花。巨靈名望傳天下,原來本事
不如他;大圣輕輕輪鐵棒,著頭一下滿身麻。
巨靈神抵敵他不住,被猴王劈頭一棒,慌忙將斧架隔,的一聲,把個斧柄打做
兩截,急撤身敗陣逃生。猴王笑道:“膿包,膿包!我已饒了你,你快去報信!快去
報信!”
  巨靈神回至營門,徑見托塔天王,忙哈哈跪下道:“弼馬溫果是神通廣大!末將
戰他不得,敗陣回來請罪。”李天王發怒道:“這廝銼吾銳氣,推出斬之!”旁邊閃
出哪吒太子,拜告:“父王息怒,且恕巨靈之罪,待孩兒出師一遭,便知深淺。”天
王聽諫,且教回營待罪管事。
  這哪吒太子,甲胄齊整,跳出營盤,撞至水簾洞外。那悟空正來收兵,見哪吒
來的勇猛。好太子:
  總角才遮囟,披毛未苫肩。神奇多敏悟,骨秀更清妍。誠為天上麒麟子,果是
煙霞彩鳳仙。龍種自然非俗相,妙齡端不
類塵凡。身帶六般神器械,飛騰變化廣無邊。今受玉皇金口詔,敕封海會號三壇。
悟空迎近前來問曰:“你是誰家小哥?闖近吾門,有何事干?”哪吒喝道:“潑妖猴!
豈不認得我?我乃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是也。今奉玉帝欽差,至此捉你。”悟空笑道:
“小太子,你的奶牙尚未退,胎毛尚未干,怎敢說這般大話?我且留你的性命,不
打你。你只看我旌旗上是甚么字號,拜上玉帝:是這般官銜,再也不須動眾,我自
皈依;若是不遂我心,定要打上靈霄寶殿。”哪吒抬頭看處,乃“齊天大圣”四字。
哪吒道:“這妖猴能有多大神通,就敢稱此名號!不要怕!吃吾一劍!”悟空道:“我
只站下不動,任你砍幾劍罷。”那哪吒奮怒,大喝一聲,叫“變!”即變做三頭六臂,
惡狠狠,手持著六般兵器,乃是斬妖劍、砍妖刀、縛妖索、降妖杵、繡球兒、火輪
兒,丫丫叉叉,撲面來打。悟空見了,心驚道:“這小哥倒也會弄些手段!莫無禮,
看我神通!”好大圣,喝聲“變”也變做三頭六臂;把金箍棒幌一幌,也變作三條;
六只手拿著三條棒架住。這場斗,真個是地動山搖,好殺也:
    六臂哪吒太子,天生美石猴王,相逢真對手,正遇本源流。那一個蒙差來
下界,這一個欺心鬧斗牛。斬妖寶劍鋒芒快,砍妖刀狠鬼神愁;縛妖索子如飛蟒,
降妖大杵似狼頭;火輪掣電烘烘艷,往往來來滾繡球。大圣三條如意棒,前遮后擋
運機謀。苦爭數合無高下,太子心中不肯休。把那六件兵器多數變,百千萬億照頭
丟。猴王不懼呵呵笑,鐵棒翻騰自運籌。以一化千千化萬,滿空亂舞賽飛虬。唬得
各洞妖王都閉戶,遍山鬼怪盡藏頭。神兵怒氣云慘慘,金箍鐵棒響颼颼。那壁廂,
天丁吶喊人人怕;這壁廂,猴怪搖旗個個憂。發狠兩家齊斗勇,不知那個剛強那個
柔。
三太子與悟空各騁神威,斗了個三十回合。那太子六般兵,變做千千萬萬;孫悟空
金箍棒,變作萬萬千千。半空中似雨點流星,不分勝負。原來悟空手疾眼快,正在
那混亂之時,他拔下一根毫毛,叫聲“變!”就變做他的本相,手挺著棒,演著哪
吒;他的真身,卻一縱,趕至哪吒腦后,著左膊上一棒打來。哪吒正使法間,聽得
棒頭風響,急躲閃時,不能措手,被他著了一下,負痛逃走;收了法,把六件兵器,
依舊歸身,敗陣而回。
  那陣上李天王早已看見,急欲提兵助戰。不覺太子倏至面前,戰兢兢報道:“父
王!弼馬溫真個有本事!孩兒這般法力,也戰他不過,已被他打傷膊也。”天王大驚
失色道:“這廝恁的神通,如何取勝?”太子道:“他洞門外豎一竿旗,上寫‘齊天
大圣’四字,親口夸稱,教玉帝就封他做齊天大圣,萬事俱休;若還不是此號,定
要打上靈霄寶殿哩!”天王道:“既然如此,且不要與他相持,且去上界,將此言回
奏,再多遣天兵,圍捉這廝,未為遲也。”太子負痛,不能復戰,故同天王回天啟
奏不題。
  你看那猴王得勝歸山,那七十二洞妖王與那六弟兄,俱來賀喜。在洞天福地,
飲樂無比。他卻對六弟兄說:“小弟既稱齊天大圣,你們亦可以大圣稱之。”內有牛
魔王忽然高叫道:“賢弟言之有理,我即稱做個平天大圣。”蛟魔王道:“我稱做復
海大圣。”鵬魔王道:“我稱混天大圣。”獅王道:“我稱移山大圣。”獼猴王道:“我
稱通風大圣。”狨王道:“我稱驅神大圣。”此時七大圣自作自為,自稱自號,耍
樂一日,各散訖。
  卻說那李天王與三太子領著眾將,直至靈霄寶殿。啟奏道:“臣等奉圣旨出師
下界,收伏妖仙孫悟空,不期他神通廣大,不能取勝,仍望萬歲添兵剿除。”玉帝
道:“諒一妖猴,有多少本事,還要添兵?”太子又近前奏道:“望萬歲赦臣死罪!
那妖猴使一條鐵棒,先敗了巨靈神,又打傷臣臂膊。洞門外立一竿旗,上書‘齊天
大圣’四字,道是封他這官職,即便休兵來投;若不是此官,還要打上靈霄寶殿也。”
玉帝聞言,驚訝道:“這妖猴何敢這般狂妄!著眾將即刻誅之。”
  正說間,班部中又閃出太白金星,奏道:“那妖猴只知出言,不知大小。欲加
兵與他爭斗,想一時不能收伏,反又勞師。不若萬歲大舍恩慈,還降招安旨意,就
教他做個齊天大圣。只是加他個空銜,有官無祿便了。”玉帝道:“怎么喚做‘有官
無祿’?”金星道:“名是齊天大圣,只不與他事管,不與他俸祿,且養在天壤之
間,收他的邪心,使不生狂妄,庶乾坤安靖,海宇得清寧也。”玉帝聞言道:“依卿
所奏。”即命降了詔書,仍著金星領去。
  金星復出南天門,直至花果山水簾洞外觀看。這番比前不同,威風凜凜,殺氣
森森,各樣妖精,無般不有。一個個都執劍拈槍,拿刀弄杖的,在那里咆哮跳躍。
一見金星,皆上前動手。金星道:“那眾頭目來!累你去報你大圣知之。吾乃上帝遣
來天使,有圣旨在此請他。”
  眾妖即跑入報道:“外面有一老者,他說是上界天使,有旨意請你。”悟空道:
“來得好,來得好!想是前番來的那太白金星。那次請我上界,雖是官爵不堪,卻
也天上走了一次,認得那天門內外之路。今番又來,定有好意。”教眾頭目大開旗
鼓,擺隊迎接。大圣即帶引群猴,頂冠貫甲,甲上罩了赭黃袍,足踏云履,急出洞
門,躬身施禮,高叫道:“老星請進,恕我失迎之罪!”
  金星趨步向前,徑入洞內,面南立著道:“今告大圣,前者因大圣嫌惡官小,
躲離御馬監,當有本監中大小官員奏了玉帝。玉帝傳旨道:‘凡授官職,皆由卑而
尊,為何嫌小?’即有李天王領哪吒下界取戰。不知大圣神通,故遭敗北,回天奏
道:‘大圣立一竿旗,要做“齊天大圣”。’眾武將還要支吾,是老漢力為大圣冒罪
奏聞,免興師旅,請大王授。玉帝準奏,因此來請。”悟空笑道:“前番動勞,今
又蒙愛,多謝,多謝!但不知上天可有此‘齊天大圣’之官銜也?”金星道:“老漢
以此銜奏準,方敢領旨而來;如有不遂,只坐罪老漢便是。”
  悟空大喜,懇留飲宴不肯,遂與金星縱著祥云,到南天門外。那些天丁天將,
都拱手相迎。徑入靈霄殿下。金星拜奏道:“臣奉詔宣弼馬溫孫悟空已到。”玉帝道:
“那孫悟空過來。今宣你做個‘齊天大圣’,官品極矣,但切不可胡為。”這猴亦止
朝上唱個喏,道聲謝恩。玉帝即命工干官張、魯二班在蟠桃園右首,起一座齊天大
圣府,府內設個二司:一名安靜司,一名寧神司。司俱有仙吏,左右扶持。又差五
斗星君送悟空去到任,外賜御酒二瓶,金花十朵,著他安心定志,再勿胡為。那猴
王信受奉行,即日與五斗星君到府,打開酒瓶,同眾盡飲。送星官回轉本宮,他才
遂心滿意,喜地歡天,在于天宮快樂,無掛無礙。正是:
仙名永注長生,不墮輪回萬古傳。
  畢竟不知向后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西游記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