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十五回 張順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寧海軍


 
    話說宋江和戴宗正在西陵橋上祭奠張順,已有人報知方天定,差下十員首將,
分作兩路,來拿宋江,殺出城來。南山五將,是吳值、趙毅、晁中、元興、蘇涇;
北山路也差五員首將,是溫克讓、崔、廉明、茅迪、湯逢士。南北兩路,共十員
首將,各引三千人馬,半夜前后開門,兩頭軍兵一齊殺出來。宋江正和戴宗奠酒化
紙,只聽得橋下喊聲大舉。左有樊瑞、馬麟,右有石秀,各引五千人埋伏。聽得前
路火起,一齊也舉起火來,兩路分開趕殺南北兩山軍馬。南兵見有準備,急回舊路。
兩邊宋兵追趕。溫克讓引著四將急回過河去時,不提防保叔塔山背后,撞出阮小二、
阮小五、孟康,引五千軍殺出來,正截斷了歸路,活捉了茅迪,亂槍戳死湯逢士。
南山吳值也引著四將,迎著宋兵追趕,急退回來,不提防定香橋正撞著李逵、鮑旭、
項充、李袞,引五百步隊軍殺出來。那兩個牌手,直搶入懷里來,手舞蠻牌,飛刀
出鞘,早剁倒元興。鮑旭刀砍死蘇涇,李逵斧劈死趙毅,軍兵大半殺下湖里去了,
都被淹死。投到城里救軍出來時,宋江軍馬已都入山里去了,都到靈隱寺取齊,各
自請功受賞。兩路奪得好馬五百余匹。宋江分付留下石秀、樊瑞、馬麟,相幫李俊
等同管西湖山寨,準備攻城。宋江只帶了戴宗、李逵等回皋亭山寨中。吳用等接入
中軍帳坐下,宋江對軍師說道:“我如此行計,也得他四將之首,活捉了茅迪,將
來解赴張招討軍前,斬首施行。”
宋江在寨中,惟不知獨松關、德清二處消息,便差戴宗去探,急來回報。戴宗去了
數日,回來寨中,參見先鋒,說知盧先鋒已過獨松關了,早晚便到此間。宋江聽了,
憂喜相半,就問兵將如何。戴宗答道:“我都知那里廝殺的備細,更有公文在此。
先鋒請休煩惱。”宋江道:“莫非又損了我幾個弟兄?你休隱避我,與我實說情由。”
戴宗道:“盧先鋒自從去取獨松關,那關兩邊,都是高山,只中間一條路。山上蓋
著關所,關邊有一株大樹,可高數十余丈,望得諸處皆見,下面盡是叢叢雜雜松樹。
關上守把三員賊將,為首的喚做吳升,第二個是蔣印,第三個是衛亨。初時連日下
關,和林沖廝殺,被林沖蛇矛戳傷蔣印。吳升不敢下關,只在關上守護。次后厲天
閏又引四將到關救應,乃是厲天佑、張儉、張韜、姚義四將。次日下關來廝殺,賊
兵內厲天佑首先出馬,和呂方相持,約斗五六十合,被呂方一戟刺死厲天佑,賊兵
上關去了,并不下來。連日在關下等了數日,盧先鋒為見山嶺峻,卻差歐鵬、鄧
飛、李忠、周通四個上山探路,不提防厲天閏要替兄弟復仇,引賊兵沖下關來,首
先一刀,斬了周通。李忠帶傷走了。若是救應得遲時,都是休了的。救得三將回寨。
次日,雙槍將董平焦躁,要去復仇,勒馬在關下大罵賊將,不提防關上一火炮打下
來,炮風正傷了董平左臂,回到寨里,就使槍不得,把夾板綁了臂膊。次日定要去
報仇,盧先鋒當住了,不曾去。過了一夜,臂膊料好,不教盧先鋒知道,自和張清
商議了,兩個不騎馬,先行上關來。關上走下厲天閏、張韜來交戰。董平要捉厲天
閏,步行使槍,厲天閏也使長槍來迎,與董平斗了十合。董平心里只要廝殺,爭奈
左手使槍不應,只得退步。厲天閏趕下關來,張清便挺槍去搠厲天閏。厲天閏卻閃
去松樹背后,張清手中那條槍,卻搠在松樹上。急要拔時,搠牢了,拽不脫,被厲
天閏還一槍來,腹上正著,戳倒在地。董平見搠倒張清,急使雙槍去戰時,不提防
張韜卻在背后攔腰一刀,把董平剁做兩段。盧先鋒知得,急去救應,兵已上關去了,
下面又無計可施。得了孫新、顧大嫂夫妻二人,扮了逃難百姓,去到深山里尋得一
條小路,引著李立、湯隆、時遷、白勝四個,從小路過到關上,半夜里卻摸上關,
放起火來。賊將見關上火起,知有宋兵已透過關,一齊棄了關隘便走。盧先鋒上關
點兵將時,孫新、顧大嫂活捉得原守關將吳升,李立、湯隆活捉得原守關將蔣印,
時遷、白勝活捉得原守關將衛亨。將此三人,都解赴張招討軍前去了。收拾得董平、
張清、周通三人尸骸,葬于關上。盧先鋒追過關四十五里,趕上賊兵,與厲天閏交
戰,約斗了三十余合,被盧先鋒殺死厲天閏,止存張儉、張韜、姚義,引著敗殘軍
馬,勉強迎敵,得便退回,只在早晚便到。主帥不信,可看公文。”宋江看了公文,
心中添悶,眼淚如泉。
吳用道:“既是盧先鋒得勝了,可調軍將去夾攻,南兵必敗,就行接應湖州呼延灼
那路軍馬。”宋江應道:“言之極當。”便調李逵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引三千步
軍,從山路接將去。黑旋風引了軍兵,歡天喜地去了。且說宋江軍馬攻打東門,正
將朱仝等原撥五千馬步軍兵,從湯鎮路上村中奔到菜市門處,攻取東門。那時東路
沿江,都是人家村居道店,賽過城中,茫茫蕩蕩,田園地段。當時來到城邊,把軍
馬排開。魯智深首先出陣,步行搦戰,提著鐵禪杖,直來城下大罵:“蠻撮鳥們,
出來和你廝殺!”那城上見是個和尚挑戰,慌忙報入太子宮中來。當有寶光國師鄧
元覺,聽的是個和尚勒戰,便起身奏太子道:“小僧聞梁山泊有這個和尚,名為魯
智深,慣使一條鐵禪杖,請殿下去東門城上,看小僧和他步斗幾合。”方天定見說
大喜,傳令旨,遂引八員猛將,同元帥石寶,都來菜市門城上,看國師迎敵。當下
方天定和石寶在敵樓上坐定,八員戰將簇擁在兩邊,看寶光國師戰時,那寶光和尚
怎生結束,但見:
穿一領烈火猩紅直裰,系一條虎打就圓絳,掛一串七寶瓔珞數珠,著一雙九環鹿
皮僧鞋。襯里是香線金獸掩心,雙手使錚光渾鐵禪杖。
當時開城門,放吊橋,那寶光國師鄧元覺引五百刀手步軍,飛奔出來。魯智深見了
道:“原來南軍也有這禿廝出來。灑家教那廝吃俺一百禪杖!”也不打話,掄起禪
杖,便奔將來。寶光國師也使禪杖來迎。兩個一齊都使禪杖相并。但見:
魯智深忿怒,全無清凈之心;鄧元覺生嗔,豈有慈悲之念?這個何曾尊佛道,只于
月黑殺人;那個不會看經文,惟要風高放火。這個向靈山會上,惱如來懶坐蓮臺;
那個去善法堂前,勒揭諦使回金杵。一個盡世不修梁武懺,一個平生那識祖師禪?
這魯智深和寶光國師,斗過五十余合,不分勝敗。方天定在敵樓上看了,與石寶道:
“只說梁山泊有個花和尚魯智深,不想原來如此了得,名不虛傳!斗了這許多時,
不曾折半點兒便宜與寶光和尚。”石寶答道:“小將也看得呆了,不曾見這一對敵
手。”正說之間,只聽得飛馬又報道:“北關門下,又有軍到城下。”石寶慌忙起
身去了。且說城下宋軍中,行者武松見魯智深戰寶光不下,恐有疏失,心中焦躁,
便舞起雙戒刀,飛出陣來,直取寶光。寶光見他兩個并一個,拖了禪杖,望城里便
走。武松奮勇直趕殺去,忽地城門里突出一員猛將,乃是方天定手下貝應夔,便挺
槍躍馬,接住武松廝殺。兩個正在吊橋上撞著,被武松閃個過,撇了手中戒刀,搶
住他槍桿,只一拽,連人和軍器拖下馬來,察的一刀,把貝應夔剁下頭來。魯智
深隨后接應了回來,方天定急叫拽起吊橋,收兵入城。這里朱仝也叫引軍退十里下
寨,使人去報捷宋先鋒知會。
當日宋江引軍到北關門搦戰,石寶帶了流星錘上馬,手里橫著劈風刀,開了城門,
出來迎敵。宋軍陣上大刀關勝出馬,與石寶交戰。兩個斗到二十余合,石寶撥回馬
便走,關勝急勒住馬,也回本陣。宋江問道:“緣何不去追趕?”關勝道:“石寶
刀法,不在關勝之下,雖然回馬,必定有計。”吳用道:“段愷曾說,此人慣使流
星錘,回馬詐輸,漏人深入重地。”宋江道:“若去追趕,定遭毒手。且收軍回寨,
一面差人去賞賜武松。”
卻說李逵等引著步軍去接應盧先鋒,來到山路里,正撞著張儉等敗軍,并力沖殺入
去,亂軍中殺死姚義。有張儉、張韜二人,再奔回關上那條路去,正逢著盧先鋒,
大殺一陣,便望深山小路而走。背后追趕得緊急,只得棄了馬,奔走山下逃命。不
期竹中鉆出兩個人來,各拿一把鋼叉,張儉、張韜措手不及,被兩個拿叉戳翻,
直捉下山來。原來戳翻張儉、張韜的,是解珍、解寶。盧先鋒見拿二人到來,大喜,
與李逵等合兵一處,會同眾將,同到皋亭山大寨中來,參見宋先鋒等,訴說折了董
平、張清、周通一事,彼各傷感。諸將盡來參拜了宋江,合兵一處下寨。次日,教
把張儉解赴蘇州張招討軍前,梟首示眾。將張韜就寨前割腹剜心,遙空祭奠董平、
張清、周通了當。
宋先鋒與吳用計議道:“啟請盧先鋒領本部人馬,去接應德清縣路上呼延灼等這支
軍,同到此間,計合取城。”盧俊義得令,便點本部兵馬起程,取路望奉口鎮進發。
三軍路上到得奉口,正迎著司行方敗殘軍兵回來。盧俊義接著,大殺一陣,司行方
墜水而死,其余各自逃散去了。呼延灼參見盧先鋒,合兵一處,回來皋亭山總寨參
見宋先鋒等,諸將會合計議。宋江見兩路軍馬都到了杭州,那宣州、湖州、獨松關
等處,皆是張招討、從參謀自調統制前去各處護境安民,不在話下。
宋江看呼延灼部內,不見了雷橫、龔旺二人。呼延灼訴說:“雷橫在德清縣南門外,
和司行方交鋒,斗到三十合,被司行方砍下馬去。龔旺因和黃愛交戰,趕過溪來,
和人連馬,陷倒在溪里,被南軍亂槍戳死。米泉卻是索超一斧劈死。黃愛、徐白,
眾將向前活捉在此。司行方趕逐在水里淹死。薛斗南亂軍中逃難,不知去向。”宋
江聽得又折了雷橫、龔旺兩個兄弟,淚如雨下,對眾將道:“前日張順與我托夢時,
見右邊立著三四個血污衣襟之人,在我面前現形,正是董平、張清、周通、雷橫、
龔旺這伙陰魂了。我若得了杭州寧海軍時,重重地請僧人設齋,做好事,追薦超度
眾兄弟。”將黃愛、徐白解赴張招討軍前斬首,不在話下。
當日宋江叫殺牛宰馬,宴勞眾軍。次日,與吳用計議定了,分撥正偏將佐,攻打杭
州。
副先鋒盧俊義,帶領正偏將一十二員,攻打候潮門:
林沖  呼延灼 劉唐  解珍  解寶 單廷
魏定國 陳達  楊春  杜遷  李云 石勇
花榮等正偏將一十四員,攻打艮山門:
花榮  秦明  朱武  黃信  孫立  李忠
鄒淵  鄒潤  李立  白勝  湯隆  穆春
朱貴  朱富
穆弘等正偏將十一員,去西山寨內,幫助李俊等,攻打靠湖門:
李俊 阮小二  阮小五  孟康  石秀 樊瑞
馬麟 穆弘   楊雄   薛永  丁得孫
孫新等正偏將八員,去東門寨幫助朱仝攻打菜市、薦橋等門:
朱仝  史進  魯智深  武松  孫新 顧大嫂
張青  孫二娘
東門寨內,取回偏將八員,兼同李應等,管領各寨探事,各處策應:
李應  孔明  楊林  杜興  童威  童猛
王英  扈三娘
正先鋒使宋江帶領正偏將二十一員,攻打北關門大路:
吳用  關勝  索超  戴宗  李逵  呂方
郭盛  歐鵬  鄧飛  燕順  凌振  鮑旭
項充  李袞  宋清  裴宣  蔣敬  蔡福
蔡慶  時遷  郁保四
當下宋江調撥將佐,取四面城門。
宋江等部領大隊人馬,直近北關門城下勒戰。城上鼓響鑼鳴,大開城門,放下吊橋,
石寶首先出馬來戰。宋軍陣上,急先鋒索超平生性急,揮起大斧,也不打話,飛奔
出來,便斗石寶。兩馬相交,二將猛戰,未及十合,石寶賣個破綻,回馬便走。索
超追趕,關勝急叫休去時,索超臉上著一錘,打下馬去。鄧飛急去救時,石寶馬到,
鄧飛措手不及,又被石寶一刀,砍做兩段。城中寶光國師,引了數員猛將,沖殺出
來,宋兵大敗,望北而走。卻得花榮、秦明等刺斜里殺將來,沖退南軍,救得宋江
回寨。石寶得勝,歡天喜地,回城中去了。
宋江等回到皋亭山大寨歇下,升帳而坐,又見折了索超、鄧飛二將,心中好生納悶。
吳用諫道:“城中有此猛將,只宜智取,不可對敵。”宋江道:“似此損兵折將,
用何計可取?”吳用道:“先鋒計會各門了當,再引軍攻打北關門,城里兵馬,必
然出來迎敵,我卻佯輸詐敗,誘引賊兵,遠離城郭,放炮為號,各門一齊打城。但
得一門軍馬進城,便放起火來應號,賊兵必然各不相顧,可獲大功。”宋江便喚戴
宗傳令知會。次日,令關勝引些少軍馬,去北關門城下勒戰。城上鼓響,石寶引軍
出城,和關勝交馬。戰不過十合,關勝急退。石寶軍兵趕來,凌振便放起炮來。號
炮起時,各門都發起喊來,一齊攻城。
且說副先鋒盧俊義引著林沖等調兵攻打候潮門,軍馬來到城下,見城門不關,下著
吊橋。劉唐要奪頭功,一騎馬,一把刀,直搶入城去。城上看見劉唐飛馬奔來,一
斧砍斷繩索,墜下閘板,可憐悍勇劉唐,連馬和人,同死于門下。原來杭州城子,
乃錢王建都,制立三重門關:外一重閘板,中間兩扇鐵葉大門,里面又是一層排柵
門。劉唐搶到城門下,上面早放下閘板來。兩邊又有埋伏軍兵,劉唐如何不死!林
沖、呼延灼見折了劉唐,領兵回營,報復盧俊義。各門都入不去,只得且退,使人
飛報宋先鋒大寨知道。宋江聽得又折了劉唐,被候潮門閘死,痛哭道:“屈死了這
個兄弟!自鄆城縣結義,跟著晁天王上梁山泊,受了許多年辛苦,不曾快樂。大小
百十場出戰交鋒,出百死,得一生,未嘗折了銳氣。誰想今日卻死于此處!”軍師
吳用道:“此非良法。這計不成,倒送了一個兄弟。且教各門退軍,別作道理。”
宋江心焦,急欲要報仇雪恨,嗟嘆不已。部下黑旋風便道:“哥哥放心,我明日和
鮑旭、項充、李袞四個人,好歹要拿石寶那廝!”宋江道:“那人英雄了得,你如
何近傍得他?”李逵道:“我不信!我明日不捉得他,不來見哥哥面。”宋江道:
“你只小心在意,休覷得等閑。”
黑旋風李逵回到自己帳房里,篩下大碗酒,大盤肉,請鮑旭、項充、李袞來吃酒,
說道:“我四個,從來做一路廝殺。今日我在先鋒哥哥面前,砍了大嘴,明日要捉
石寶那廝,你二個不要心懶。”鮑旭道:“哥哥今日也教馬軍向前,明日也教馬軍
向前,今晚我等約定了,來日務要齊心向前,捉石寶那廝。我們四個都爭口氣!”
次日早晨,李逵等四人吃得醉飽了,都拿軍器出寨,請先鋒哥哥看廝殺。宋江見四
個都半醉,便道:“你四個兄弟,休把性命作戲!”李逵道:“哥哥,休小覷我們!”
宋江道:“只愿你們應得口便好!”宋江上馬,帶同關勝、歐鵬、呂方、郭盛四個
馬軍將佐來到北關門下,擂鼓搖旗搦戰。李逵火雜雜地,著雙斧,立在馬前;鮑
旭挺著板刀,睜著怪眼,只待廝殺;項充、李袞各挽一面團牌,插著飛刀二十四把,
挺鐵槍伏在兩側。只見城上鼓響鑼鳴,石寶騎著一匹瓜黃馬,拿著劈風刀,引兩員
首將出城來迎敵:上首吳值,下首廉明。三員將卻才出得城來,李逵是個不怕天地
的人,大吼了一聲,四個直奔到石寶馬頭前來。石寶便把劈風刀去迎時,早來到懷
里。李逵一斧,砍斷馬腳,石寶便跳下來,望馬軍群里躲了。鮑旭早把廉明一刀,
砍下馬來。兩個牌手早飛出刀來;空中似玉魚亂躍,銀葉交加。
宋江把馬軍沖到城邊時,城上擂木炮石,亂打下來。宋江怕有疏失,急令退軍,不
想鮑旭早鉆入城門里去了,宋江只叫得苦。石寶卻伏在城門里面,看見鮑旭搶將入
來,刺斜里只一刀,早把鮑旭砍做兩段。項充、李袞急護得李逵回來。宋江軍馬,
退還本寨,又見折了鮑旭,宋江越添愁悶,李逵也哭奔回寨里來。吳用道:“此計
亦非良策。雖是斬得他一將,卻折了李逵的副手。”
正是眾人煩惱間,只見解珍、解寶到寨來報事。宋江問其備細時,解珍稟道:“小
弟和解寶直哨到南門外二十余里,地名范村,見江邊泊著一連有數十只船,下去問
時,原來是富陽縣袁評事解糧船。小弟欲要把他殺了,本人哭道:‘我等皆是大宋
良民,累被方臘不時科斂,但有不從者,全家殺害。我等今得天兵到來剪除,只指
望再見太平之日,誰想又遭橫亡。’小弟見他說的情切,不忍殺他,又問他道:‘你
緣何卻來此處?’他說:‘為近奉方天定令旨,行下各縣,要刷洗村坊,著科斂白
糧五萬石。老漢為頭,斂得五千石,先解來交納。今到此間,為大軍圍城廝殺,不
敢前去,屯泊在此。’小弟得了備細,特來報知主將。”吳用大喜道:“此乃天賜
其便,這些糧船上,定要立功。”便請先鋒傳令:“就是你兩個弟兄為頭,帶將炮
手凌振并杜遷、李云、石勇、鄒淵、鄒潤、李立、白勝、穆春、湯隆;王英、扈三
娘、孫新、顧大嫂、張青、孫二娘三對夫妻,扮作艄公艄婆,都不要言語,混雜在
艄后,一攪進得城去,便放連珠炮為號,我這里自調兵來策應。”解珍、解寶喚袁
評事上岸來,傳下宋先鋒言語道:“你等既宋國良民,可依此行計。事成之后,必
有重賞。”
此時不由袁評事不從,許多將校,已都下船。卻把船上艄公人等,都只留在船上雜
用,卻把艄公衣服脫來,與王英、孫新、張青穿了,裝扮做艄公。扈三娘、顧大嫂、
孫二娘三人女將,扮做艄婆,小校人等都做搖船水手。軍器眾將都埋藏在船艙里,
把那船一齊都放到江岸邊。此時各門圍哨的宋軍,也都不遠。袁評事上岸,解珍、
解寶和那數個艄公跟著,直到城下叫門。城上得知,問了備細來情,報入太子宮中。
方天定便差吳值開城門,直來江邊,點了船只,回到城中,奏知方天定。方天定差
下六員將,引一萬軍出城,攔住東北角上,著袁評事搬運糧米,入城交納。此時眾
將人等,都雜在艄公水手人內,混同搬糧運米入城,三個女將也隨入城里去了。五
千糧食,須臾之間,都搬運已了。六員首將卻統引軍入城中。宋兵分投而來,復圍
住城郭,離城三二里,列著陣勢。當夜二更時分,凌振取出九箱子母等炮,直去吳
山頂上,放將起來;眾將各取火把,到處點著。城中不一時,鼎沸起來,正不知多
少宋軍在城里。方天定在宮中,聽了大驚,急急披掛上馬時,各門城上軍士,已都
逃命去了。宋兵大振,各自爭功奪城。
且說城西山內李俊等,得了將令,引軍殺到凈慈港,奪得船只,便從湖里使將過來
涌金門上岸。眾將分投去搶各處水門,李云、石秀首先登城。就夜城中混戰,止存
南門不圍,亡命敗軍都從那門下奔走。
卻說方天定上得馬,四下里尋不著一員將校,止有幾個步軍跟著,出南門奔走,忙
忙似喪家之狗,急急如漏網之魚。走得到五云山下,只見江里走起一個人來,口里
銜著一把刀,赤條條跳上岸來。方天定在馬上見來得兇,便打馬要走。可奈那匹馬
作怪,百般打也不動,卻似有人籠住嚼環的一般。那漢搶到馬前,把方天定扯下馬
來,一刀便割了頭,卻騎了方天定的馬,一手提了頭,一手執刀,奔回杭州城來。
林沖、呼延灼領兵趕到六和塔時,恰好正迎著那漢。二將認得是船火兒張橫,吃了
一驚。呼延灼便叫:“賢弟那里來?”張橫也不應,一騎馬直跑入城里去。此時宋
先鋒軍馬大隊已都入城了,就在方天定宮中為帥府,眾將校都守住行宮。望見張橫
一騎馬跑將來,眾人皆吃一驚。張橫直到宋江面前,滾鞍下馬,把頭和刀,撇在地
下,納頭拜了兩拜,便哭起來。宋江慌忙抱住張橫道:“兄弟,你從那里來?阮小
七又在何處?”張橫道:“我不是張橫。”宋江道:“你不是張橫,卻是誰?”張
橫道:“小弟是張順。因在涌金門外,被槍箭攢死,一點幽魂,不離水里飄蕩,感
得西湖震澤龍君,收做金華太保,留于水府龍宮為神。今日哥哥打破了城池,兄弟
一魂纏住方天定,半夜里隨出城去,見哥哥張橫在大江里,來借哥哥身殼,飛奔上
岸,跟到五云山腳下,殺了這賊,徑奔來見哥哥。”說了,驀然倒地。
宋江親自扶起,張橫睜開眼,看了宋江并眾將,刀劍如林,軍士叢滿,張橫道:“我
莫不在黃泉見哥哥么?”宋江哭道:“卻才你與兄弟張順附體,殺了方天定這賊,
你不曾死,我等都是陽人,你可精細著。”張橫道:“恁地說時,我的兄弟已死了!”
宋江道:“張順因要從西湖水底下去水門,入城放火,不想至涌金門外越城,被
人知覺,槍箭攢死在彼。”張橫聽了,大哭一聲:“兄弟!”驀然倒了。眾人看張
橫時,四肢不舉,兩眼蒙,七魄悠悠,三魂杳杳,正是:未從五道將軍去,定是
無常二鬼催。
畢竟張橫悶倒,性命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