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十三回混江龍太湖小結義  宋公明蘇州大會垓


 
    話說當下眾將救起宋江,半晌方才蘇醒,對吳用等說道:“我們今番必然收伏
不得方臘了!自從渡江以來,如此不利,連連損折了我八個弟兄。”吳用勸道:“主
帥休說此言,恐懈軍心。當初破大遼之時,大小完全回京,皆是天數。今番折了兄
弟們,此是各人壽數。眼見得渡江以來,連得了三個大郡:潤州、常州、宣州。此
乃皆是天子洪福齊天,主將之虎威,如何不利?先鋒何故自喪志氣?”宋江道:“雖
然天數將盡,我想一百八人,上應列宿,又合天文所載,兄弟們如手足之親。今日
聽了這般兇信,不由我不傷心。”吳用再勸道:“主將請休煩惱,勿傷貴體。且請
理會調兵接應,攻打無錫縣。”宋江道:“留下柴大官人與我做伴。別寫軍帖,使
戴院長與我送去,回復盧先鋒,著令進兵攻打湖州,早至杭州聚會。”吳用教裴宣
寫了軍帖回復,使戴宗往宣州去了,不在話下。
卻說呂師囊引著許定逃回至無錫縣,正迎著蘇州三大王發來救應軍兵,為頭是六軍
指揮使衛忠,帶十數個牙將,引兵一萬,來救常州,合兵一處,守住無錫縣。呂樞
密訴說金節獻城一事,衛忠道:“樞密寬心,小將必然再要恢復常州。”只見探馬
報道:“宋軍至近,早作準備。”衛忠便引兵上馬,出北門外迎敵。早見宋兵軍馬
勢大,為頭是黑旋風李逵,引著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當先直殺過來。衛忠力怯,軍
馬不曾擺成行列,大敗而走;急退入無錫縣時,四個早隨馬后趕入縣治。呂樞密便
奔南門而走。關勝引著兵馬,已奪了無錫縣;衛忠、許定亦望南門走了,都回蘇州
去了。關勝等得了縣治,便差人飛報宋先鋒。宋江與眾頭領都到無錫縣,便出榜安
撫了本處百姓,復為良民,引大隊軍馬,都屯住在本縣,卻使人申請張、劉二總兵,
鎮守常州。
且說呂樞密會同衛忠、許定三個,引了敗殘軍馬,奔蘇州城來告三大王求救,訴說
宋軍勢大,迎敵不住,兵馬席卷而來,以致失陷城池。三大王大怒,喝令武士,推
轉呂樞密,斬訖報來。衛忠等告說:“宋江部下軍將,皆是慣戰兵馬,多有勇烈好
漢了得的人,更兼步卒都是梁山泊小嘍羅,多曾慣斗,因此難敵。”方貌道:“權
且寄下你項上一刀,與你五千軍馬,首先出哨。我自分撥大將,隨后便來策應。”
呂師囊拜謝了,全身披掛,手執丈八蛇矛,上馬引軍,首先出城。
卻說三大王聚集手下八員戰將,名為八驃騎,一個個都是身長力壯,武藝精熟的人。
那八員:
飛龍大將軍劉    飛虎大將軍張威
飛熊大將軍徐方    飛豹大將軍郭世廣
飛天大將軍鄔福    飛云大將軍茍正
飛山大將軍甄誠    飛水大將軍昌盛
當下三大王方貌,親自披掛,手持方天畫戟,上馬出陣,監督中軍人馬,前來交戰。
馬前擺列著那八員大將,背后整整齊齊有三二十個副將,引五萬南兵人馬,出閶闔
門來,迎敵宋軍。前部呂師囊引著衛忠、許定,已過寒山寺了,望無錫縣而來。宋
江已使人探知,盡引許多正偏將佐,把軍馬調出無錫縣,前進十里余路。兩軍相遇,
旗鼓相望,各列成陣勢。呂師囊忿那口氣,躍坐下馬,橫手中矛,親自出陣,要與
宋江交戰。宋江在門旗下見了,回頭問道:“誰人敢拿此賊?”說猶未了,金槍手
徐寧挺起手中金槍,驟坐下馬,出到陣前,便和呂樞密交戰。二將交鋒,左右助喊,
約戰了二十余合,呂師囊露出破綻來,被徐寧肋下刺著一槍,搠下馬去。兩軍一齊
吶喊。黑旋風李逵手揮雙斧,喪門神鮑旭挺仗飛刀,項充、李袞各舞槍牌,殺過陣
來,南兵大亂。
宋江驅兵趕殺,正迎著方貌大隊人馬,兩邊各把弓箭射住陣腳,各列成陣勢。南軍
陣上,一字擺開八將。方貌在中軍聽得說殺了呂樞密,心中大怒,便橫戟出馬來,
大罵宋江道:“量你等只是梁山泊一伙打家劫舍的草賊,宋朝合敗,封你為先鋒,
領兵侵入吾地,我今直把你誅盡殺絕,方才罷兵!”宋江在馬上指道:“你這廝只
是睦州一伙村夫,量你有甚福祿,妄要圖王霸業。不如及早投降,免汝一死!天兵
到此,尚自巧言抗拒!我若不把你殺盡,誓不回軍!”方貌喝道:“且休與你論口,
我手下有八員猛將在此,你敢撥八個出來廝殺么?”宋江笑道:“若是我兩個并你
一個,也不算好漢。你使八個出來,我使八員首將,和你比試本事,便見輸贏。但
是殺下馬的,各自抬回本陣,不許暗箭傷人,亦不許搶擄尸首。如若不見輸贏,不
得混戰,明日再約廝殺。”方貌聽了,便叫八將出來,各執兵器,驟馬向前。宋江
道:“諸將相讓馬軍出戰。”說言未絕,八將齊出,那八人:關勝、花榮、徐寧、
秦明、朱仝、黃信、孫立、郝思文。宋江陣內,門旗開處,左右兩邊,分出八員首
將,齊齊驟馬,直臨陣上。兩軍中花腔鼓擂,雜彩旗搖,各家放了一個號炮,兩軍
助著喊聲,十六騎馬齊出,各自尋著敵手,捉對兒廝殺。那十六員將佐,如何見得
尋著對手,配合交鋒?關勝戰劉,秦明戰張威,花榮戰徐方,徐寧戰鄔福,朱仝
戰茍正,黃信戰郭世廣,孫立戰甄誠,郝思文戰昌盛,真乃是難描難畫。但見:
  征塵亂起,殺氣橫生。人人欲作那吒,個個爭為敬德。三十二條臂膊,如織錦
穿梭;六十四只馬蹄,似追風走雹。隊旗錯雜,難分赤白青黃;兵器交加,莫辨槍
刀劍戟。試看旋轉烽煙里,真似元宵走馬燈。
這十六員猛將,都是英雄,用心相敵,斗到三十合之上,數中一將,翻身落馬,贏
得的是誰?美髯公朱仝,一槍把茍正刺下馬來。兩陣上各自鳴金收軍,七對將軍分
開,兩下各回本陣。
三大王方貌,見折了一員大將,尋思不利,引兵退回蘇州城內。宋江當日催趲軍馬,
直近寒山寺下寨,升賞朱仝。裴宣寫了軍狀,申復張招討,不在話下。
且說三大王方貌退兵入城,堅守不出,分調諸將,守把各門,深栽鹿角。城上列著
踏弩硬弓,擂木炮石,窩鋪內熔煎金汁,女墻邊堆垛灰瓶,準備牢守城池。
次日,宋江見南兵不出,引了花榮、徐寧、黃信、孫立,帶領三千余騎馬軍,前來
看城。見蘇州城郭,一周遭都是水港環繞,墻垣堅固,想道:“急不能夠打得城破。”
回到寨中,和吳用計議攻城之策。有人報道:“水軍頭領正將李俊,從江陰來見主
將。”宋江教請入帳中。見了李俊,宋江便問沿海消息。李俊答道:“自從撥領水
軍,一同石秀等殺至江陰、太倉沿海等處,守將嚴勇、副將李玉部領水軍船只,出
戰交鋒。嚴勇在船上被阮小二一槍搠下水去,李玉已被亂箭射死,因此得了江陰、
太倉。即日石秀、張橫、張順去取嘉定,三阮去取常熟,小弟特來報捷。”宋江見
說大喜,賞賜了李俊,著令自往常州,去見張、劉二招討,投下申狀。
且說這李俊徑投常州來,見了張招討、劉都督,備說收復了江陰、太倉海島去處,
殺了賊將嚴勇、李玉。張招討給與了賞賜,令回宋先鋒處聽調。李俊回到寒山寺寨
中,來見宋先鋒。宋江因見蘇州城外水面空闊,必用水軍船只廝殺,因此就留下李
俊,教整點船只,準備行事。李俊說道:“容俊去看水面闊狹,如何用兵,卻作道
理。”宋江道:“是。”李俊去了兩日,回來說道:“此城正南上相近太湖,兄弟
欲得備舟一只,投宜興小港,私入太湖里去,出吳江,探聽南邊消息,然后可以進
兵,四面夾攻,方可得破。”宋江道:“賢弟此言極當!只是沒有副手與你同去。”
隨即便撥李大官人帶同孔明、孔亮、施恩、杜興四個,去江陰、太倉、昆山、常熟、
嘉定等處,協助水軍,收復沿海縣治,便可替回童威、童猛,來幫助李俊行事。李
應領了軍帖,辭別宋江,引四員偏將投江陰去了。不過兩日,童威、童猛回來,參
見宋先鋒。宋江撫慰了,就叫隨從李俊,乘駕小船前去探聽南邊消息。
且說李俊帶了童威、童猛,駕起一葉扁舟,兩個水手搖櫓,五個人徑奔宜興小港里
去,盤旋直入太湖中來。看那太湖時,果然水天空闊,萬頃一碧。但見:
  天連遠水,水接遙天。高低水影無塵,上下天光一色。雙雙野鷺飛來,點破碧
琉璃;兩兩輕鷗驚起,沖開青翡翠。春光淡蕩,溶溶波皺魚鱗;夏雨滂沱,滾滾浪
翻銀屋。秋蟾皎潔,金蛇游走波瀾;冬雪紛飛,玉蝶彌漫天地。混沌鑿開元氣窟,
馮夷獨占水晶宮。
有詩為證:
溶溶漾漾白鷗飛,綠凈春深好染衣。
南去北來人自老,夕陽常送釣船歸。
當下李俊和童威、童猛并兩個水手,駕著一葉小船,徑奔太湖,漸近吳江,遠遠望
見一派漁船,約有四五十只。李俊道:“我等只做買魚,去那里打聽一遭。”五個
人一徑搖到那打魚船邊,李俊問道:“漁翁,有大鯉魚嗎?”漁人道:“你們要大
鯉魚,隨我家里去賣與你。”李俊搖著船,跟那幾只魚船去。沒多時,漸漸到一個
處所。看時,團團一遭,都是駝腰柳樹,籬落中有二十余家。那漁人先把船來纜了,
隨即引李俊、童威、童猛三人上岸,到一個莊院里。一腳入得莊門,那人嗽了一聲,
兩邊鉆出七八條大漢,都拿著撓鉤,把李俊三人一齊搭住,徑捉入莊里去,不問事
情,便把三人都綁在樁木上。
李俊把眼看時,只見草廳上坐著四個好漢。為頭那個赤須黃發,穿著領青綢衲襖;
第二個瘦長短髯,穿著一領黑綠盤領木綿衫;第三個黑面長須;第四個骨臉闊腮,
扇圈胡須。兩個都一般穿著領青衲襖子,頭上各帶黑氈笠兒,身邊都倚著軍器。為
頭那個喝問李俊道:“你等這廝們,都是那里人氏?來我這湖泊里做甚么?”李俊
應道:“俺是揚州人,來這里做客,特來買魚。”那第四個骨臉的道:“哥哥休問
他,眼見得是細作了。只顧與我取他心肝來吃酒。”李俊聽得這話,尋思道:“我
在潯陽江上,做了許多年私商,梁山泊內又妝了幾年的好漢,卻不想今日結果性命
在這里!罷,罷,罷!”嘆了口氣,看著童威、童猛道:“今日是我連累了兄弟兩
個,做鬼也只是一處去!”童威、童猛道:“哥哥休說這話,我們便死也夠了。只
是死在這里,埋沒了兄長大名。”三面廝覷著,腆起胸脯受死。
那四個好漢卻看了他們三個,說了一回,互相廝覷道:“這個為頭的人,必不是以
下之人。”那為頭的好漢又問道:“你三個正是何等樣人?可通個姓名,教我們知
道。”李俊又應道:“你們要殺便殺,我等姓名,至死也不說與你,枉惹的好漢們
恥笑!”那為頭的見說了這話,便跳起來,把刀都割斷了繩索,放起這三個人來。
四個漁人,都扶他至屋內請坐。為頭那個納頭便拜,說道:“我等做了一世強人,
不曾見你這般好義氣人物!好漢,三位老兄正是何處人氏?愿聞大名姓字。”李俊道:
“眼見得你四位大哥,必是個好漢了。便說與你,隨你們拿我三個那里去。我三個
是梁山泊宋公明手下副將。我是混江龍李俊。這兩個兄弟:一個是出洞蛟童威,一
個是翻江蜃童猛。今來受了朝廷招安,新破遼國,班師回京,又奉敕命,來收方臘。
你若是方臘手下人員,便解我三人去請賞,休想我們掙扎!”
那四個聽罷,納頭便拜,齊齊跪道:“有眼不識泰山,卻才甚是冒瀆,休怪!休怪!
俺四個兄弟,非是方臘手下,原舊都在綠林叢中討衣吃飯。今來尋得這個去處,地
名喚做榆柳莊,四下里都是深港,非船莫能進。俺四個只著打魚的做眼,太湖里面
尋些衣食。近來一冬,都學得些水勢,因此無人敢來侵傍。俺們也久聞你梁山泊宋
公明招集天下好漢,并兄長大名,亦聞有個浪里白跳張順,不想今日得遇哥哥!”
李俊道:“張順是我弟兄,亦做同班水軍頭領,現在江陰地面,收捕賊人。改日同
他來,卻和你們相會。愿求你等四位大名。”為頭那一個道:“小弟們因在綠林叢
中走,都有異名,哥哥勿笑!小弟是赤須龍費保,一個是卷毛虎倪云,一個是太湖
蛟卜青,一個是瘦臉熊狄成。”
李俊聽說了四個姓名,大喜道:“列位從此不必相疑,喜得是一家人!俺哥哥宋公
明現做收方臘正先鋒,即日要取蘇州,不得次第,特差我三個人來探路。今既得遇
你四位好漢,可隨我去見俺先鋒,都保你們做官,待收了方臘,朝廷升用。”費保
道:“容復:若是我四個要做官時,方臘手下,也得個統制做了多時。所以不愿為
官,只求快活。若是哥哥要我四人幫助時,水里水里去,火里火里去;若說保我做
官時,其實不要。”李俊道:“既是恁地,我等只就這里結義為兄弟如何?”四個
好漢見說大喜,便叫宰了一口豬,一羊,致酒設席,結拜李俊為兄。李俊叫童威、
童猛都結義了。
七個人在榆柳莊上商議,說宋公明要取蘇州一事,“方貌又不肯出戰,城池四面是
水,無路可攻,舟船港狹,難以準敵,似此怎得城子破?”費保道:“哥哥且寬心
住兩日。杭州不時間有方臘手下人來蘇州公干,可以乘勢智取城郭。小弟使幾個打
魚的去緝聽,若還有人來時,便定計策。”李俊道:“此言極妙!”費保便喚幾個
漁人,先行去了,自同李俊每日在莊上飲酒。在那里住了兩三日,只見打魚的回來
報道:“平望鎮上有十數只遞運船只,船尾上都插著黃旗,旗上寫著‘承造王府衣
甲’,眼見的是杭州解來的。每只船上,只有五七人。”李俊道:“既有這個機會,
萬望兄弟們助力。”費保道:“只今便往。”李俊道:“但若是那船上走了一個,
其計不諧了。”費保道:“哥哥放心,都在兄弟身上。”隨即聚集六七十只打魚小
船。七籌好漢,各坐一只,其余都是漁人,各藏了暗器,盡從小港透入大江,四散
接將去。
當夜,星月滿天,那十只官船,都灣在江東龍王廟前。費保船先到,忽起一聲號哨,
六七十只魚船,一齊攏來,各自幫住大船。那官船里人急鉆出來,早被撓鉤搭住,
三個五個,做一串兒縛了。及至跳得下水的,都被撓鉤搭上船來。盡把小船帶住官
船,都移入太湖深處;直到榆柳莊時,已是四更天氣。閑雜之人,都縛做一串,把
大石頭墜定,拋在太湖里淹死。捉得兩個為頭的來問時,原來是守把杭州方臘大太
子南安王方天定手下庫官,特奉令旨,押送新造完鐵甲三千副,解赴蘇州三大王方
貌處交割。李俊問了姓名,要了一應關防文書,也把兩個庫官殺了。李俊道:“須
是我親自去和哥哥商議,方可行此一件事。”費保道:“我著人把船渡哥哥,從小
港里到軍前覺近便。”就叫兩個漁人,搖一只快船送出去。李俊分付童威、童猛并
費保等,且教把衣甲船只,悄悄藏在莊后港內,休得吃人知覺了。費保道:“無事。”
自來打并船只。
卻說李俊和兩個漁人,駕起一葉快船,徑取小港,掉到軍前寒山寺上岸。來至寨中,
見了宋先鋒,備說前事。吳用聽了大喜道:“若是如此,蘇州唾手可得。便請主將
傳令,就差李逵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帶領沖陣牌手二百人,跟隨李俊回太湖莊上,
與費保等四位好漢,如此行計,約在第二日進發。”李俊領了軍令,帶同一行人,
直到太湖邊來。三個先過湖去,卻把船只接取李逵等一干人,都到榆柳莊上。李俊
引著李逵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四個,和費保等相見了。費保看見李逵這般相貌,都
皆駭然。邀取二百余人,在莊上置備酒食相待。
到第三日,眾人商議定了。費保扮做解衣甲正庫官,倪云扮做副使,都穿了南官的
號衣,將帶了一應關防文書,眾漁人都裝做官船上艄公水手,卻藏黑旋風等二百余
人將校在船艙里。卜青、狄成押著后船,都帶了放火的器械。卻欲要行動,只見漁
人又來報道:“湖面上有一只船,在那里搖來搖去。”李俊道:“又來作怪!”急
急自去看時,船頭上立著兩個人,看來卻是神行太保戴宗和轟天雷凌振。李俊唿了
一聲號哨,那只船飛也似奔來莊上,到得岸邊,上岸來,都相見了。李俊問:“二
位何來?甚事見報?”戴宗道:“哥哥急使李逵來了,正忘卻一件大事,特地差我
與凌振赍一百號炮在船里,湖面上尋趕不上,這里又不敢攏來傍岸,教兄弟明早卯
時進城,到得里面,便放這一百個火炮為號。”李俊道:“最好!”便就船里,搬
過炮籠炮架來,都藏埋衣甲船內。費保等聞知是戴宗,又置酒設席管待。凌振帶來
十個炮手,都埋伏擺在第三只船內。當夜四更,離莊望蘇州來,五更已后,到得城
下。
守門軍士在城上望見南國旗號,慌忙報知管門大將,卻是飛豹大將軍郭世廣,親自
上城來,問了小校備細,接取關防文書,吊上城來看了。郭世廣使人赍至三大王府
里,辨看了來文,又差人來監視,卻才教放入城門。郭世廣直在水門邊坐地,再叫
人下船看時,滿滿地堆著鐵甲號衣,因此一只只都放入城去。放過十只船了,便關
水門。三大王差來的監視官員,引著五百軍,在岸上跟定,便著灣住了船。李逵、
鮑旭、項充、李袞從船艙里鉆出來。監視官見了四個人形容粗丑,急待問是甚人時,
項充、李袞早舞起團牌,飛出一把刀來,把監視官剁下馬去。那五百軍欲待上船,
被李逵掣起雙斧,早跳在岸上,一連砍翻十數個,那五百軍人都走了。船里眾好漢
并牌手二百余人,一齊上岸,便放起火來。凌振就岸邊撒開炮架,搬出號炮,連放
了十數個。那炮震得城樓也動,四下里打將入去。
三大王方貌正在府中計議,聽的火炮接連響,驚得魂不附體。各門守將,聽得城中
炮響不絕,各引兵奔城中來。各門飛報:“南軍都被冷箭射死,宋軍已上城了。”
蘇州城內,鼎沸起來,正不知多少宋軍入城。黑旋風李逵和鮑旭引著兩個牌手,在
城里橫沖直撞,追殺南兵。李俊、戴宗引著費保四人,護持凌振,只顧放炮。宋江
已調三路軍將取城。宋兵殺入城來,南軍漫散,各自逃生。
  且說三大王方貌急急披掛上馬,引了五七百鐵甲軍奪路,待要殺出南門,不想
正撞見黑旋風李逵這一伙,殺得鐵甲軍東西亂竄,四散奔走。小巷里又撞出魯智深,
掄起鐵禪杖打將來。方貌抵當不住,獨自躍馬,再回府來。烏鵲橋下轉出武松,趕
上一刀,掠斷了馬腳,方貌倒將下來,被武松再復一刀砍了,提首級徑來中軍,
參見先鋒請功。此時宋江已進城中王府坐下,令諸將各自去城里搜殺南軍,盡皆捉
獲。單只走了劉一個,領了些敗殘軍兵,投秀州去了。有詩為證:
神器從來不可干,僭王稱號詎能安?
武松立馬誅方貌,留與兇頑做樣看。
宋江到王府坐下,便傳下號令,休教殺害良民百姓,一面教救滅了四下里火,便出
安民文榜,曉諭軍民。次后聚集諸將,到府請功。已知武松殺了方貌,朱仝生擒徐
方,史進生擒了甄誠,孫立鞭打死張威,李俊槍刺死昌盛,樊瑞殺死鄔福,宣贊和
郭世廣鏖戰,你我相傷,都死于飲馬橋下。其余都擒得牙將,解來請功。宋江見折
了丑郡馬宣贊,傷悼不已,便使人安排花棺彩槨,迎去虎丘山下殯葬。把方貌首級
并徐方、甄誠,解赴常州張招討軍前施行。張招討就將徐方、甄誠碎剮于市,方貌
首級,解赴京師。回將許多賞賜來蘇州,給散眾將。張招討移文申狀,請劉光世鎮
守蘇州,卻令宋先鋒沿便進兵,收捕賊寇。只見探馬報道:“劉都督、耿參謀來守
蘇州。”當日眾將都跟著宋先鋒迎接劉光世等官入城王府安下。參賀已了,宋江眾
將自來州治議事,使人去探沿海水軍頭領消息如何。卻早報說沿海諸處縣治,聽得
蘇州已破,群賊各自逃散,海僻縣道,盡皆平靜了。宋江大喜,申達文書到中軍報
捷,請張招討曉諭舊官復職,另撥中軍統制,前去各處守御安民,退回水軍頭領正
偏將佐,來蘇州調用。
數日之間,統制等官各自分投去了。水軍頭領都回蘇州,訴說三阮打常熟,折了施
恩;又去攻取昆山,折了孔亮;石秀、李應等盡皆回了;施恩、孔亮不識水性,一
時落水,俱被淹死。宋江見又折了二將,心中大憂,嗟嘆不已。武松念起舊日恩義,
也大哭了一場。
且說費保等四人來辭宋先鋒,要回去。宋江堅意相留不肯,重賞了四人,再令李俊
送費保等回榆柳莊去。李俊當時又和童威、童猛送費保等四人到榆柳莊上,費保等
又治酒設席相款。飲酒中間,費保起身與李俊把盞,說出幾句言語來,有分教:李
俊離卻中原之境,別立化外之基。正是:了身達命蟾離殼,立業成名魚化龍。
畢竟費保與李俊說出甚言語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