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八回喬道清興霧取城 小旋風藏炮擊賊


 
    話說楊志、孫安、卞祥正追趕奚勝,到伊闕山側,不提防山坡后有賊將埋伏,
領一萬騎兵突出,與楊志等大殺一陣。奚勝得脫,領敗殘兵進城去了。孫安奮勇廝
并,殺死賊將二人,卻是眾寡不敵,這千余甲馬騎兵,都被賊兵驅入深谷中去。那
谷四面都是峭壁,卻無出路,被賊兵搬運木石,塞斷谷口。賊人進城,報知龔端。
龔端差二千兵把住谷口,楊志、孫安等,便是插翅也飛不出來。
不說楊志等被困,且說盧俊義等得破奚勝六花陣,大半虧馬靈用金磚術,打翻若干
賊兵,更兼眾將勇猛,得獲全勝,殺了賊中猛將三員,乘勢驅兵,奪了龍門關,斬
級萬余,奪獲馬匹、盔甲、金鼓無算,賊兵退入城中去了。盧俊義計點軍馬,只不
見了沖頭陣的楊志、孫安、卞祥一千軍馬。當下盧俊義教解珍、解寶、鄒淵、鄒潤,
各領一千人馬,分四路去尋,至日暮,卻無影響。
次日,盧俊義按兵不動,再令解珍等去尋訪。解寶領一支軍,攀藤附葛,爬山越嶺,
到伊闕山東最高的一個山嶺上。望見山嶺之西,下面深谷中,隱隱的有一簇人馬,
被樹林叢密遮蔽了,不能夠看得詳細。又且高下懸隔,聲喚不聞。解寶領軍卒下山,
尋個居民訪問,那里有一個人家,都因兵亂遷避去了。次后到一個最深僻的山凹平
曠處,方才有幾家窮苦的村農,見了若干軍馬,都慌做一團。解寶道:“我們是朝
廷兵馬,來此剿捕賊寇的。”那些人聽說是官兵,更是慌張。解寶用好言撫慰說道:
“我們軍將是宋先鋒部下。”那些人道:“可是那殺韃子,擒田虎,不騷擾地方的
宋先鋒么?”解寶道:“正是。”那些村農跪拜道:“可知道將軍等不來抓雞縛狗!
前年也有官兵到此剿捕賊人,那些軍士與強盜一般擄掠。因此,我等避到這個所在
來。今日得將軍到此,使我們再見天日。”解寶把那楊志等一千人馬,不知下落,
并那嶺西深谷去處,問訪眾人。那些人都道:“這個谷叫谷,只有一條進去的
路。”農人遂引解寶等來到谷口,恰好鄒淵、鄒潤兩支軍馬,也尋到來。合兵一處,
殺散賊兵,一同上前,搬開木石,解寶、鄒淵領兵馬進谷。此時已是深秋天氣,果
然好個深巖幽谷。但見:
玉露雕傷楓樹林,深巖邃谷氣蕭森。
嶺巔云霧連天涌,壁峭松筠接地陰。
楊志、孫安、卞祥與一千軍士,馬罷人困,都在樹林下,坐以待斃。見了解寶等人
馬,眾人都喜躍歡呼。解寶將帶來的干糧,分散楊志等眾人,先且充饑。食罷,眾
軍一齊出谷。解寶叫村農隨到大寨,來見盧先鋒。盧俊義大喜,取銀兩米谷,賑濟
窮民。村農磕頭感激,千恩萬謝去了。隨后解珍這支軍馬,也回寨了。是日天晚歇
息,一宿無話。
次早,盧俊義正與朱武調遣兵馬,攻取城池,忽有流星探馬報將來說:“王慶差偽
都督杜領十二員將佐,兵馬二萬,前來救援,兵馬已到三十里外了。”盧俊義聞
報,教朱武、楊志、孫立、單廷、魏定國,同喬道清、馬靈,管領兵馬二萬,列
陣于大寨前,以當城中賊兵突出;教解珍、解寶、穆春、薛永,管領軍馬五千,看
守山寨。盧俊義親自統領其余將佐,軍馬三萬五千,迎敵杜。當有浪子燕青稟道:
“主人今日不宜親自臨陣。”盧俊義道:“卻是為何?”燕青道:“小人昨夜,有
不祥的夢兆。”盧俊義道:“夢寐之事,何足憑信。既以身許國,也顧不得利害。”
燕青道:“若是主人決意要行,乞撥五百步兵,與小人自去行事。”盧俊義笑道:
“小乙,你待要怎么?”燕青道:“主人勿管,只撥與小人便了。”盧俊義道:“便
撥與你,看你做出甚事來!”隨即撥五百步兵與燕青。燕青領了自去,盧俊義冷笑
不止。統領眾將兵馬,離了大寨,由平泉橋經過。那平泉中多奇異的石子,乃唐朝
李德裕舊莊,只見燕青引著眾人,在那里砍伐樹木。盧俊義心下雖是好笑,忙忙地
要去廝殺,無暇去問他。兵馬過了龍門關西十里外,向西列陣等候。至一個時辰,
賊兵方到。
兩陣相對,擂鼓吶喊。西陣里偏將衛鶴,舞大桿刀,拍馬當先。宋陣中山士奇躍馬
挺槍,更不打話,接住廝殺。兩騎馬在陣前斗過三十合,山士奇挺槍刺中衛鶴的戰
馬后腿,那馬后蹄將下去,把衛鶴閃下馬來,山士奇又一槍戳死。西陣中酆泰大
怒,舞兩條鐵簡,拍馬直搶山士奇。二將斗到十合之上,卞祥見山士奇斗不過酆泰,
拈槍拍馬助戰。被酆泰大喝一聲,只一簡,把山士奇打下馬來,再加一簡,結果了
性命,拍馬舞劍來迎。怎奈卞祥更是勇猛。酆泰馬頭才到,大喝一聲,一槍刺中酆
泰心窩,死于馬下。兩軍大喊。西陣主帥杜,見連折了二將,心如火熾,氣若煙
生,挺一條丈八蛇矛,驟馬親自出陣。宋陣主帥盧俊義也親自出陣,與杜斗過五
十合,不分勝敗。杜那條蛇矛,神出鬼沒。孫安見盧先鋒不能取勝,揮劍拍馬助
戰。賊將卓茂,舞條狼牙棍,縱馬來迎。與孫安斗不上四五合,孫安奮神威,將卓
茂一劍,斬于馬下。撥轉馬,驟上前,揮劍來砍杜。杜見他殺了卓茂,措手不
及,被孫安手起劍落,砍斷右臂,翻身落馬,盧俊義再一槍,結果了性命。盧俊義
等驅兵卷殺過去,賊兵大敗。
忽地西南上鏟斜小路里,沖出一隊騎兵,當先馬上一將,狀貌粗黑丑惡,一頭蓬松
短發,頂個鐵道冠,穿領絳征袍,坐匹赤炭馬,仗劍指揮眾軍,彎環踢跳,飛奔前
來。盧俊義等看是賊兵號衣,驅兵一擁上前沖殺。那將不來與你廝殺,口中喃喃吶
吶地念了兩句,望正南離位上砍了一劍,轉眼間,賊將口中噴出火來。須臾,平空
地上,騰騰火熾,烈烈煙生,望宋軍燒將來。盧俊義走避不迭,宋軍大敗,棄下金
鼓、馬匹,亂竄奔逃。走不迭的,都燒得焦頭爛額。軍士死者,五千余人。眾將保
護著盧俊義,奔走到平泉橋。軍士爭先上橋,登時把橋擠踏得傾圮下來。幸得燕青
砍伐樹木,于橋兩旁,剛搭得完浮橋,軍士得渡,全活者二萬人。盧俊義與卞祥兩
騎馬落后,行至橋邊,被賊將趕上,一口火望卞祥噴來。卞祥滿身是火,燒損墜馬,
被賊兵所殺。盧俊義幸得浮橋接濟,馳竄去了。
賊將領兵追殺到來,卻得前軍報知喬道清。喬道清單騎仗劍,迎著賊將。那賊將見
喬道清迎上來,再把劍望南砍去,那火比前番更是熾焰。喬道清捏訣念咒,把劍望
坎方一指,使出三昧神水的法。霎時間,有千百道黑氣,飛迎前來,卻變成瀑布飛
泉,又如億兆斛的瓊珠玉屑,望賊將潑去,滅了妖火。那賊將見破了妖術,撥馬逃
奔,戰馬踏著一塊水石,馬蹄后失,把那賊將閃下馬來。喬道清飛馬趕上,揮劍砍
為兩段。那五千騎兵,掀翻跌傷者,五百余人。喬道清仗劍大喝道:“如肯歸降,
都留下驢頭!”賊人見喬道清如此法力,都下馬投戈,拜伏乞命。喬道清再用好言
撫慰,梟了賊將首級,率領降賊,來見盧先鋒獻捷。盧俊義感謝不已,并稱贊燕青
功勞,眾將問降賊,方曉得那妖人姓寇名,慣用妖火燒人。人因他貌相丑惡,叫
他做毒焰鬼王。昔年助王慶造反的,不知往那里去了二年,近日又到南豐說:“宋
兵勢大,待俺去剿他。”因此,王慶差他星馳到此。龔端、奚勝望見救兵輸了,不
敢出來廝殺,只添兵堅守城池。當下喬道清說:“這里城池深固,急切不能得破。
今夜待貧道略施小術,助先鋒成功,以報二位先鋒厚恩。”盧俊義道:“愿聞神術。”
喬道清附耳低言說道:“如此,如此。”盧俊義大喜,隨即調遣將士,各去行事,
準備攻城。一面教軍士以禮殯葬山士奇、卞祥,盧俊義親自設祭。
是夜二更時分,喬道清出來仗劍作法。須臾霧起,把西京一座城池,周回都遮漫了,
守城軍士,咫尺不辨,你我不能相顧。宋兵乘黑暗里,從飛橋轉關轆上,攀緣上
女墻,只聽得一聲炮響,重霧忽然光斂,城上四面,都是宋兵,各向身邊取出火種,
燃點火炬,上下照耀,如同白晝一般。守城軍士,先是驚得麻木了,都動彈不得,
被宋兵掣出兵器砍殺,賊兵墜城死者無算。龔端、奚勝見變起倉卒,急引兵來救應,
已被宋軍奪了四門。盧俊義大驅兵馬進城,龔端、奚勝都被亂兵殺死,其余偏牙將
佐頭目俱降,軍士降服者三萬人,百姓秋毫無犯。
天明,盧俊義出榜安民,標錄喬道清大功,重賞三軍將士,差馬靈到宋先鋒處報捷。
馬靈遵令去了,至晚便來回話說:“宋先鋒等攻打荊南,連日與賊人交戰,大敗南
豐救兵,主帥謝寧被擒。宋先鋒因戎事焦勞,染病在營中,數日軍務,都是吳軍師
統握。”盧俊義聞報,郁郁不樂,連忙料理軍務,將西京城池。交與喬道清、馬靈
統兵鎮守。盧俊義次日,辭別喬道清、馬靈,統領朱武等二十員將佐,離了西京,
急急忙忙望荊南進發。不則一日,兵馬已到荊南城北大寨中,盧俊義等入寨問候。
宋江虧神醫安道全療治,病勢已減了六七分,盧俊義等甚是喜慰。
正在敘闊,各述軍務,忽有逃回軍士報說:“唐斌正護送蕭讓等,離大寨行至三十
里,忽被荊南賊將縻、馬,領一萬精兵,從斜僻小路抄出,乘先鋒臥病,要來
劫大寨之后,正遇著我們人馬。唐斌力敵二將,怎奈眾寡不敵,更兼縻十分勇猛。
唐斌被縻殺死,蕭讓、裴宣、金大堅都被活捉去。他們正要來劫寨,探聽得盧先
鋒等大兵到來,賊人只擄了蕭讓等遁去。”宋江聽罷,不覺失聲哭道:“蕭讓等性
命休矣!”病勢仍舊沉重。盧俊義等眾將,都來勸解。
盧俊義問道:“蕭讓等到何處去?”宋江嗚咽答道:“蕭讓知我有病,特辭了陳安
撫來看視我,并奉陳安撫命,即取金大堅、裴宣到宛州,要他們寫勒碑石,及查勘
文卷。我今日特差唐斌,領一千人馬護送他三個去。不料被賊人捉擄,三人必被殺
害!”宋江遂教盧俊義幫助吳用,攻打城池,拿住縻、馬報仇,盧俊義等遵令,
來到城北軍前。眾人與吳學究敘禮畢,盧俊義連忙說蕭讓等被擄之事。吳用大驚道:
“苦也!斷送了這三個人!”傳令教眾將圍城,并力攻打城池。眾將遵令,四面攻
城。吳用又令軍漢上云梯,望城中高叫道:“速將蕭讓、金大堅、裴宣送出來!若
稍遲延,打破城池,不論軍民,盡行屠戮!”
卻說城中守將梁永偽授留守之職,同正偏將佐,在城鎮守。那縻、馬都戰敗,
逃遁到此。當日捉了蕭讓等三人,因宋兵尚未圍城,縻叫開城門進城,將蕭讓等
解到帥府獻功。梁永頗聞得圣手書生的名目,教軍士解放綁縛,要他降服。蕭讓、
裴宣、金大堅三人睜眼大罵道:“無知逆賊,汝等看我們是何等樣人?逆賊快把我
三人一刀兩段罷了!這六個膝蓋骨,休想有半個兒著地!即日宋先鋒打破城池,拿你
們這伙鼠輩,碎尸萬段!”梁永大怒,叫軍漢:“打那三個奴狗跪著!”軍漢拿起
桿棒便打,只打得跌仆,那里有一個肯跪。三人罵不絕口。梁永道:“你們要一刀
兩段,俺偏要慢慢地擺布你。”喝叫軍士:“將這三個奴狗,立枷在轅門外,只顧
打他兩腿,打折了驢腿,自然跪將下來。”軍漢得令,便來套枷扒擺布。
帥府前軍士居民,都來看宋軍中人物,內中早惱怒了一個真正有男子氣的須眉丈夫。
那男子姓蕭,雙名叫嘉穗,寓居帥府南街紙張鋪間壁。他高祖蕭,字僧達,南北
朝時人,為荊南刺史。江水敗堤,蕭親率將吏,冒雨修筑。雨甚水壯,將吏請少
避之,蕭道:“王尊欲以身塞河,我獨何心哉?”言畢,而水退堤立。是歲,嘉
禾生,一莖六穗,蕭嘉穗取名在此。那蕭嘉穗偶游荊南,荊南人思慕其上祖仁德,
把蕭嘉穗十分敬重。那蕭嘉穗襟懷豪爽,志氣高遠,度量寬宏,膂力過人,武藝精
熟,乃是十分有膽氣的人。凡遇有肝膽者,不論貴賤,都交給他。適遇王慶作亂,
侵奪城池,蕭嘉穗獻計御賊。當事的不肯用他計策,以致城陷。賊人下令,凡百姓
只許入城,并不許一個出去。蕭嘉穗在城中,日夜留心圖賊,卻是單絲不成線。今
日見賊人將蕭讓等三個扒,又聽得宋兵為蕭讓等攻城緊急,軍民都有驚恐之狀。
蕭嘉穗想了一回道:“機會在此。只此一著,可以保全城中幾許生靈。”忙歸寓所。
此時已是申牌時分,連忙叫小廝磨了一碗墨汁,向間壁紙鋪里買了數張皮料厚棉紙,
在燈下濡墨揮毫,大書特書的寫道:
  城中都是宋朝良民,必不肯甘心助賊。宋先鋒是朝廷良將,殺韃子,擒田虎,
到處莫敢攖其鋒。手下將佐一百單八人,情同股肱。轅門前扒的三人,義不屈膝,
宋先鋒等英雄忠義可知。今日賊人若害了這三人,城中兵微將寡,早晚打破城池,
玉石俱焚。城中軍民,要保全性命的,都跟我去殺賊!
蕭嘉穗將那數張紙都寫完了,悄地探聽消息,只聽得百姓們都在家里哭泣。蕭嘉穗
道:“民心如此,我計成矣!”挨到昧爽時分,踅出寓所,將寫下的數張字紙,拋
向帥府前左右街市鬧處。
少頃,天明,軍士居民,這邊方拾一張來看,那邊又有人拾了一張,登時聚著數簇
軍民觀看。早有巡風軍卒,搶一張去,飛報與梁永知道。梁永大驚,急差宣令官出
府傳令,教軍士謹守轅門及各營,著一面嚴行緝捕奸細。那蕭嘉穗身邊藏一把寶刀,
挨入人叢中,也來觀看,將紙上言語,高聲朗誦了兩遍,軍民都錯愕相顧。那宣令
官奉著主將的令,騎著馬,五六個軍漢,跟隨到各營傳令。蕭嘉穗搶上前,大吼一
聲,一刀砍斷馬足,宣令官撞下馬去,一刀剁下頭來。蕭嘉穗左手抓了人頭,右手
提刀,大呼道:“要保全性命的,都跟蕭嘉穗去殺賊!”帥府前軍士,平素認得蕭
嘉穗,又曉得他是鐵漢,霎時有五六百人,擁著他結做一塊。
蕭嘉穗見軍士聚攏來,復連聲大呼道:“百姓有膽量的,都來相助!”聲音響振數
百步。那時四面響應,百姓都搶棍棒,拔杉剌,折桌腳,拈指間已有五六千人。迭
聲吶喊,蕭嘉穗當先,領眾搶入帥府。那梁永平日暴虐軍民,鞭撻士卒,護衛軍將,
都恨入骨髓。一聞變起,都來相助,趕入去,把梁永等一家老小都殺了。蕭嘉穗領
眾軍民人等,擁出帥府,此時已有二萬余人。把蕭讓、裴宣、金大堅放了扒,都
打開了枷。蕭嘉穗選三個有膂力的人,背著蕭讓等三人。蕭嘉穗當先,抓了梁永首
級,趕到北門,殺死守門將馬,趕散把門軍士,開城門,放吊橋。
那時吳用正到北門,親督將士攻城,聽的城中吶喊,又是開城門,只道賊人出來沖
擊,忙教軍馬退下三四箭之地,列陣迎敵。只見蕭嘉穗抓著人頭,背后三個軍漢,
背負蕭讓等,過了吊橋,忙奔前來。吳用正在驚訝,蕭讓等高叫道:“吳軍師,實
虧這個壯士,激聚眾民,殺了賊將,救我等出來。”吳用聽了,又驚又喜。蕭嘉穗
對吳用道:“事在倉卒,不及敘禮。請軍師快領兵入城!”那吊橋邊已有若干軍民,
都齊聲叫道:“請宋先鋒入城!”吳用見諸色人等,都有在里面,遂傳令教將士統
軍馬入城,如有妄殺一人者,同伍皆斬。北城上守城軍士,看見事勢如此,都投戈
下城。其東西南三面守城軍士,聞了這個消息,都捆縛了守城賊將,大開城門,香
花燈燭,迎接宋兵入城。只有縻那廝勇猛,人近他不得,出西門,殺出重圍走了。
吳用差人飛報宋江。宋江聞報,把那憂國家、哭兄弟的病證退了九分九厘,欣喜雀
躍,同眾將拔寨都起。大軍來到荊南城中,宋江升坐帥府,安撫軍民,慰勞將士。
宋江請蕭嘉穗到帥府,問了姓名,扶他上坐。宋江納頭便拜道:“壯士豪舉,誅鋤
叛逆,保全生靈,兵不血刃,克復城池,又救了宋某的三個兄弟,宋江合當下拜。”
蕭嘉穗答拜不迭道:“此非蕭某之能,皆眾軍民之力也!”宋江聽了這句,愈加欽
敬。宋江以下將佐,都敘禮畢。城中軍士,將賊將解來。宋江問愿降者,盡行免罪。
因此滿城歡聲雷動,降服數萬人。恰好水軍頭領李俊等,統領水軍船只。到了漢江,
都來參見。
宋江教置酒款待蕭壯士。宋江親自執杯勸酒,說道:“足下鴻才茂德,宋某回朝,
面奏天子,一定優擢。”蕭嘉穗道:“這個倒不必,蕭某今日之舉,非為功名富貴。
蕭某少負不羈之行,長無鄉曲之譽,是孤陋寡聞的一個人。方今讒人高張,賢士無
名,雖材懷隨和,行若由夷的,終不能達九重。蕭某見若干有抱負的英雄,不計生
死,赴公家之難者,倘舉事一有不當,那些全軀保妻子的,隨而媒孽其短,身家性
命,都在權奸掌握之中。象蕭某今日,無官守之責,卻似那閑云野鶴,何天之不可
飛耶!”這一席話,說得宋江以下,無不嗟嘆。座中公孫勝、魯智深、武松、燕青、
李俊、童威、童猛、戴宗、柴進、樊瑞、朱武、蔣敬等這十余個人,把蕭壯士這段
話,更是點頭玩味。當晚酒散,蕭嘉穗辭謝出府。次早,宋江差戴宗到陳安撫處報
捷。宋江親自到蕭壯士寓所,特地拜望,卻是一個空寓。間壁紙鋪里說:“蕭嘉穗
今早天未明時,收拾了琴劍書囊,辭別了小人,不知往那里去了。”后人有詩贊蕭
祖孫之德云:
冒雨修堤蕭僧達,波狂濤怒心不怛。
恪誠止水堤功成,六穗嘉禾一莖發。
賢孫豪俊侔厥翁,咄叱民從賊首。
澤及生靈哲保身,閑云野鶴真超脫。
宋江回到帥府,對眾頭領說蕭嘉穗飄然而去,眾將無不嘆息。至晚,戴宗回報,說
宛州、山南兩處所屬未克州縣,陳安撫、侯參謀授方略與羅及林沖、花榮等,俱
各討平。朝廷已差若干新官到來,各行交代訖。陳安撫已率領諸將起程,即日便到。
宋江與吳用計議:“待陳安撫到這里鎮守,我們好起大兵,前去剿滅渠魁。”宋江
卻在荊南調攝五六日,病已全愈。一日,報陳安撫等兵馬到來,宋江等接入城中。
參見畢,陳安撫大賞三軍將士。次后山南守將史進等,已將州務交代新官,隨后也
到。宋江將州務請陳安撫治理。宋江等拜別陳安撫,統領大軍,水陸并進,戰騎同
行,來剿南豐賊人巢穴。此時一百單八個英雄,都在一處,又有河北降將孫安等十
一人,軍馬二十余萬,連戰連捷,兵威大振,所到地方,賊人望風降順。宋江將復
過州縣,呈報陳安撫。陳差羅統領將士兵馬,前來鎮守。
宋江等水陸大兵,長驅直至南豐地界。哨馬報到,說偵探得賊人王慶將李助為統軍
大元帥,就本處調選水陸兵馬五萬。又調云安、東川、安德三路各兵馬二萬,都是
本處偽兵馬都監劉以敬、上官義等統領。數十員猛將,及十一萬雄兵,前來拒敵。
王慶親自督征。宋江聞報,與吳用計議道:“賊兵傾巢而來,必是抵死廝并。我將
何策勝之?”吳用道:“兵法只是‘多方以誤之’這一句。俺們如今將士都在一處,
多分調幾路前去廝殺,教他應接不暇。”宋江依議傳令,分調兵將。
先一日,有撲天雕李應、小旋風柴進,奉宋先鋒將令,統領馬步頭領單廷、魏定
國、施恩、薛永、穆春、李忠,領兵五千,護送糧草車仗,并緞帛、火炮、車輛。
在大兵之后,地名龍門山,南麓下傍山有一村莊,四圍都是高泥岡子,卻象個土城,
三面有路出入。居民空下草瓦房數百間,居民因避兵遷避去了。是晚,東北風大作,
濃云潑墨,李應、柴進見天色已暮,恐天雨沾濕了糧草,教軍士拆開門扇,把車輛
推送屋里。軍士方欲造飯食息,忽見病大蟲薛永領兵巡哨,捉了一個奸細,來報柴
進說:“審問得奸細說,賊人縻,領精兵一萬,今夜二更,要來劫燒糧草,現今
伏在龍門山中。”
原來,那龍門山兩崖對峙如門,其中可通舟楫,樹木叢密。李應聽說,便對柴進道:
“待小弟去莊前,等那鳥敗賊,殺他片甲不回。”柴進道:“那縻十分勇猛,不
可力敵。況且我這里兵少,待小弟略施小計,拚五六車火炮,百十車柴薪,與唐斌
等報仇,把那奸細殺了。教軍士將糧草、火炮、車輛,教李應領兵三千,都備弓弩
火箭,護衛糧車。在黃昏時候,盡數出了土岡,望南先行,卻留下百十輛柴薪車,
四散列于西南下風頭草房茅檐邊。將百十輛空車,五六處結隊擺列,上面略放些糧
米。各處藏下火炮,及鋪放硫黃焰硝灌過的干柴。教施恩、薛永、穆春、李忠領兵
二千,埋于東泥岡路口。教單廷領馬兵一千,于莊南路口,等候賊人到來,都是
恁般恁般,依我行事。”柴進同神火將軍魏定國,領步兵三百人,都帶火種火器,
上山埋伏于叢密樹林里。
等到二更時分,賊將縻果然同了二個偏將,領著萬余軍馬,人披軟戰,馬摘鑾鈴,
掩旗息鼓,疾馳到南土岡門口來。單廷見賊兵來,教軍士燃點火把,接住廝殺。
單廷與縻斗不到四五合,單廷撥馬領兵退入去。那縻是有勇無謀的人,領
兵一徑搶進來。薛永、施恩見南路舉火,即教李忠、穆春分兵一千,疾馳到莊南,
把住路口。那時賊兵都喊殺連天搶入去,只望東北上風頭殺來,乃是空屋,不見糧
草。縻領兵四面搜索,看見下風頭只有一二百輛糧草車,有五六百軍士看守,見
賊兵來,發聲喊,都奔散了。縻道:“原來不多糧草!”叫軍士打火把照看,中
間車隊里,每隊有兩輛緞匹車。那些賊兵見了,便去亂搶。縻急要止遏時,又被
山上將火箭火把亂打射下來,草房柴車上,都燔燒起來。賊兵發喊,急躲避時,早
被火炮藥線引著火,傳遞得快,如轟雷般打擊出來,賊兵奔走不迭的,都被火炮擊
死。拈指間,烘烘火起,烈烈煙生。但見:
  風隨火勢,火趁風威。千枝火箭掣金蛇,萬個轟雷震火焰。驪山頂上,料應褒
姒逞英雄;揚子江頭,不弱周郎施妙計。氤氳紫霧騰天起,閃爍紅霞貫地來。必必
剝剝響不絕,渾如除夜放炮竹。
當下火勢昌熾,炮聲震響,如天摧地烈之聲。須臾,百十間草房,變做煙團火塊。
縻被火炮擊死,賊兵擊死大半,焦頭爛額者無數,又被單廷、施恩等三路追殺
進來,二個偏將都被殺死,一萬人馬,只有千余人從土岡上爬出去,逃脫性命。天
明,柴進等仍與李應等合兵一處,將糧草運送大寨來。宋先鋒正升帳,遣調兵馬殺
賊,只見馬軍拴束馬匹,步軍安排器械,正是:旌旗紅展一天霞,刀劍白鋪千里雪。
  畢竟宋江等如何廝殺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 股票微信群 2019算平码技巧 手机赚钱网址 融资融券技巧及策略 陕西快乐10分直播 天赐材料股票股吧 四川金7乐遗漏果查询 捕鱼规律怎么一打就死 大众麻将的游戏规则 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虎牙捕鱼齐天大圣 850棋牌大闹天宫游戏下载 彩票专家免费预测汇总 山西快乐十分20200410015 捕鱼游戏赚钱聚享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