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七回宋江大勝紀山軍 朱武打破六花陣


 
    話說宋江統領將佐軍馬,殺奔荊南來,每日兵行六十里下寨,大軍所過地方,
百姓秋毫無犯。戎馬已到紀山地方屯扎。那紀山在荊南之北,乃荊南重鎮,上有賊
將李,管領兵馬三萬,在山上鎮守。那李是李助之侄,王慶封他做宣撫使,他
聞知宋江等打破山南軍,段二被擒,差人星夜到南豐,飛報王慶、李助,知會說:
“宋兵勢大,已被他破了兩個大郡。目今來打荊南,又分調盧俊義兵將,往取西京。”
李助聞報大驚,隨即進宮,來報王慶。內侍傳奏入內里去,傳出旨意來說道:“教
軍師俟候著,大王即刻出殿了。”
李助等候了兩個時辰,內里不見動靜。李助密問一個相好的近侍,說道:“大王與
段娘娘正在廝打的熱鬧哩!”李助問道:“為何大王與娘娘廝鬧?”近侍附李助的
耳說道:“大王因段娘娘嘴臉那個,大王久不到段娘娘宮中了,段娘娘因此著惱。”
李助又等了一回,有內侍出來說道:“大王有旨,問軍師還在此么?”李助道:“在
此鵠候!”內侍傳奏進去,少頃,只見若干內侍宮娥,簇擁著那王慶出到前殿升坐。
李助俯伏拜舞畢,奏道:“小臣侄兒李申報來說,宋江等將勇兵強,打破了宛州、
山南兩座城池。目今宋江分撥兵馬,一路取西京,一路打荊南。伏乞大王發兵去救
援。”王慶聽罷大怒道:“宋江這伙,是水洼草寇,如何恁般猖獗?”隨即降旨,
令都督杜管領將佐十二員,兵馬二萬,到西京救援。又令統軍大將謝宇,統領將
佐十二員,兵馬二萬,救援荊南。二將領了兵符令旨,挑選兵馬,整頓器械。那偽
樞密院分撥將佐,偽轉運使龔正運糧草,接濟二將,辭了王慶,各統領兵將,分路
來援二處,不在話下。
且說宋江等兵馬,到紀山北十里外扎寨屯兵,準備沖擊。軍人偵探賊人消息的實回
報。宋江與吳用計議了,對眾將說道:“俺聞李手下,都是勇猛的將士。紀山乃
荊南之重鎮。我這里將士兵馬,雖倍于賊,賊人據險,我處山之陰下,為敵所囚。
那李狡猾詭譎,眾兄弟廝殺,須看個頭勢,不得尋常看視。”于是下令:“將軍
入營,即閉門清道,有敢行者誅,有敢高言者誅。軍無二令,二令者誅。留令者誅。”
傳令方畢,軍中肅然。宋江教戴宗傳令水軍頭領李俊等,將糧食船只,須謹慎提防,
陸續運到軍前接濟。差人打戰書去,與李約定次日決戰。宋先鋒傳令,教秦明、
董平、呼延灼、徐寧、張清、瓊英、金鼎、黃鉞,領兵馬二萬,前去廝殺;教焦挺、
郁保四、段景住、石勇,率領步兵二千,斬伐林木,極廣吾道,以便戰所。分撥已
定,宋江與其余眾將,俱各守寨。
次日五更造飯,軍士飽餐,馬食芻料,平明合戰。李統領偏將馬、馬勁、袁朗、
滕、滕戡,兵馬二萬,沖殺下來。這五個人,乃賊中最驍勇者,王慶封他做虎威
將軍。當下賊兵與秦明等兩軍相對。賊兵排列在北麓平陽處,山上又有許多兵馬接
應。當下兩陣里旗號招展,兩邊列成陣勢,各用強弓硬弩,射住陣腳,鼉鼓喧天,
彩旗迷日。賊陣里門旗開處,賊將袁朗驟馬當先,頭頂熟銅盔,身穿團花繡羅袍,
烏油對嵌鎧甲,騎一匹卷毛烏騅,赤臉黃須,九尺長短身材,手兩個水磨煉鋼撾,
左手的重十五斤,右手的重十六斤,高叫道:“水洼草寇,那個敢上前來納命!”
宋陣中河北降將金鼎、黃鉞,要干頭功,兩騎馬一齊搶出陣來,喝罵道:“反國逆
賊,何足為道!”金鼎舞著一把潑風大刀,黃鉞拈渾鐵點鋼槍,驟馬直搶袁朗,那
袁朗使著兩個鋼撾來迎,三騎馬丁字兒擺開廝殺。三將斗過三十合,袁朗將撾一隔,
撥轉馬便走。金鼎、黃鉞馳馬趕去,袁朗霍地回馬,金鼎的馬稍前。金鼎正掄刀砍
來,袁朗左手將撾望上一迎,鐺的一聲,那把刀口砍缺。金鼎收刀不迭,早被袁朗
右手一鋼撾,把金鼎連盔透頂,打的粉碎,撞下馬來。黃鉞馬到,那根槍早刺到袁
朗前心。袁朗眼明手快,將身一閃,黃鉞那根槍刺空,從右軟脅下過去。袁朗將左
臂抱了那把撾,右手順勢將槍桿挾住,望后一扯,黃鉞直跌入懷來。袁朗將右手攔
腰抱住,捉過馬來,擲于地上。眾兵發聲喊,急搶出來,捉入陣去了。那匹馬直跑
回本陣來。
宋陣里霹靂火秦明,見折了二將,心中大怒,躍馬上前,舞起狼牙棍,直取袁朗,
袁朗舞撾來迎。兩個戰到五十余合,宋陣中女將瓊英,驟放銀鬃馬,挺著方天畫戟,
頭戴紫金點翠鳳冠,身穿紅羅挑繡戰袍,袍上罩著白銀嵌金細甲,出陣來助秦明。
賊將滕,看見是女子,拍馬出陣,大笑道:“宋江等真是草寇,怎么用那婦人上
陣?”滕舞著一把三尖兩刃刀,接住瓊英廝殺。兩個斗到十合之上,瓊英將戟分
開滕的那口刀,撥馬望本陣便走。滕大喝一聲,驟馬趕來。瓊英向鞍鞒邊繡囊
中,暗取石子,扭轉柳腰,覷定滕,只一石子飛來,正中面門,皮傷肉綻,鮮血
迸流,翻身落馬。瓊英霍地回馬趕上,復一畫戟,把滕結果。
滕戡看見女將殺了他的哥哥,心中大怒,拍馬搶出陣來,舞一條虎眼竹節鋼鞭,來
打瓊英。這里雙鞭將呼延灼縱馬舞鞭,接住廝殺。眾將看他兩個本事,都是半斤八
兩的,打扮也差不多。呼延灼是沖天角鐵幞頭,銷金黃羅抹額,七星打釘皂羅袍,
烏油對嵌鎧甲,騎一匹踢雪烏騅;滕戡是交角鐵幞頭,大紅羅抹額,百花點翠皂羅
袍,烏油戧金甲,騎一匹黃鬃馬。呼延灼只多得一條水磨八棱鋼鞭。兩個在陣前,
左盤右旋,一來一往,斗過五十余合,不分勝敗。那邊秦明、袁朗兩個,已斗到一
百五十余合。賊陣中主帥李,在高阜處看見女將飛石利害,折了滕,即令鳴金
收兵。秦明、呼延灼見賊將驍勇,也不去追趕。袁朗、秦明,兩家各自回陣。賊兵
上山去了。
秦明等收兵回到大寨,說賊將驍勇,折了金鼎、黃鉞,若不是張將軍夫人,卻不是
挫了我軍銳氣。宋江十分煩惱,與吳學究計議道:“似此怎么打得荊南?”吳用迭
著兩個指頭,畫出一條計策,說道:“只除如此如此。”宋江依允。當下喚魯智深、
武松、焦挺、李逵、樊瑞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、鄭天壽、宋萬、杜遷、龔旺、丁得
孫、石勇十四個頭領,同了凌振,帶領勇捷步兵五千,乘今夜月黑時分,各披軟戰,
用短兵、團牌、標槍、飛刀,抄小路到山后行事。眾將遵令去了。
次早,李差軍下戰書,宋江與吳用商議。吳用道:“賊人必有狡計。魯智深等已
是深入重地,可速準備交戰。”宋江批:“即日交戰。”軍人持書上山去了。宋江
仍命秦明、董平、呼延灼、徐寧、張清、瓊英為前部,統領兵馬二萬,弓弩為表,
戟為里,戰車在前,騎兵為輔,前去沖擊;教黃信、孫立、王英、扈三娘整頓兵
馬一萬,在營俟候;李應、柴進、韓滔、彭整頓兵馬一萬,也在營中俟候:“聽
吾前軍號炮,你等從東西兩路,抄到軍前。”再教關勝、朱仝、雷橫、孫新、顧大
嫂、張青、孫二娘,統領馬步軍兵二萬,屯扎大寨之后,防備賊人救兵到來。分撥
已定,宋江同吳用、公孫勝親自督戰,其余將佐守寨。是日辰牌時分,吳用上云梯
觀看,山形險峻,急教傳令軍馬,再退后二里列陣,好教兩路奇兵做手腳。
這里列陣才完,紀山賊將李,統領袁朗、滕戡、馬、馬勁四個虎將,二萬五千
兵馬。滕戡教軍士用竹竿挑著黃鉞首級,押著沖陣的五千鐵騎。軍士都頂深盔,披
鐵鎧,只露著一雙眼睛;馬匹都帶重甲,冒面具,只露得四蹄懸地。這是李昨日
見女將飛石,打傷了一將,今日如此結束,雖有矢石,那里甲護住了。那五千軍馬,
兩個弓手,夾輔一個長槍手,沖突下來。后面軍士,分兩路夾攻攏來。宋江抵當不
住,望后急退。宋江忙教把號炮施放。早被他射傷了推車的數百軍士,幸有戰車當
住,因此鐵騎不能上前。車后雖有騎兵,不能上前用武。
正在危急,只聽得山后連珠炮響,被魯智深等這伙將士,爬山越嶺,殺上山來。山
寨里賊兵,只有五千老弱,一個偏將,被魯智深等殺個罄盡,奪了山寨。李等見
山后變起,急退兵時,又被黃信等四將、李應等四將,兩路抄殺到來。宋江又教銃
炮手打擊鐵騎,賊兵大潰。魯智深、李逵等十四個頭領,引著步兵,于山上沖擊下
來,殺得賊兵雨零星散,亂竄逃生。可惜袁朗好個猛將,被火炮打死。李在后,
被魯智深打死。馬勁、滕戡被亂兵所殺,只走了馬一個。奪獲盔甲、金鼓、馬匹
無算。三萬軍兵,殺死大半。山上山下,尸骸遍滿。宋江收兵,計點兵士,也折了
千余。因日暮,仍扎寨紀山北。
次日,宋江率領兵將上山,收拾金銀糧食,放火燒了營寨,大賞三軍將士,標寫魯
智深等十五人并瓊英功次,督兵前進。過了紀山,大兵屯扎荊南十五里外,與軍師
吳用計議,調撥將士,攻打城池,不在話下。
話分兩頭。回文再說盧俊義這支兵馬,望西京進發,逢山開路,遇水填橋。所過地
方,寶豐等處賊將武順等,香花燈燭,獻納城池,歸順天朝。盧俊義慰撫勸勞,就
令武順鎮守城池,因此賊將皆感泣,傾心露膽,棄邪歸正。自此,盧俊義等無南顧
之憂,兵馬長驅直入。不則一日,來到西京城南三十里外,地名伊闕山屯扎。探聽
得城中主帥是偽宣撫使龔端與統軍奚勝,及數員猛將,在那里鎮守。那奚統軍曾習
陣法,深知玄妙。盧俊義隨即與朱武計議,當用何策取城。朱武道:“聞奚勝那廝,
頗知兵法,一定要來斗敵。我兵先布下陣勢,待賊兵來,慢慢地挑戰。”盧俊義道:
“軍師高論極明。”隨即遣調軍馬,向山南平坦處排下循環八卦陣勢。
等候間,只見賊兵分作三隊而來,中一隊是紅旗,左一隊是青旗,右一隊是紅旗,
三軍齊到。奚勝見宋軍排成陣勢,便令青紅旗二軍,分在左右,扎下營寨。上云梯
看了宋兵是循環八卦陣,奚勝道:“這個陣勢,誰不省得?待俺排個陣勢驚他。”
令眾軍擂三通畫鼓,豎起將臺,就臺上用兩把號旗招展,左右列成陣勢已了,下將
臺來,上馬令首將哨開陣勢,到陣前與盧俊義打話。那奚統軍怎生結束,但見:
金盔日耀噴霞光,銀鎧霜鋪吞月影。
絳征袍錦繡攢成,黃帶珍珠釘就。
抹綠靴斜踏寶鐙,描金隨定絲鞭。
陣前馬跨一條龍,手內劍橫三尺水。
奚勝勒馬直到陣前,高聲叫道:“你擺循環八卦陣,待要瞞誰?你卻識得俺的陣么?”
盧俊義聽得奚勝要斗陣法,同朱武上云梯觀望。賊兵陣勢,結三人為小隊,合三小
隊為一中隊,合五中隊為一大隊,外方而內圓,大陣包小陣,相附聯絡。朱武對盧
俊義道:“此是李藥師六花陣法。藥師本武侯八陣,裁而為六花陣。賊將欺我這里
不識他這個陣,不知就我這個八卦陣,變為八八六十四,即是武侯八陣圖法,便可
破他六花陣了。”盧俊義出到陣前喝道:“量你這個六花陣,何足為奇!”奚勝道:
“你敢來打么?”盧俊義大笑道:“量此等小陣,有何難哉!”盧俊義入陣,朱武
在將臺上,將號旗左招右展,變成八陣圖法。朱武教盧俊義傳令,楊志、孫安、卞
祥,領披甲馬軍一千去打陣。“今日屬金,將我陣正南離位上軍,一齊沖殺過去。”
楊志等遵令,擂鼓三通。眾將上前,蕩開賊將西方門旗,殺將入去。這里盧俊義率
馬靈等將佐軍兵,掩殺過去,賊兵大敗。
且說楊志等殺入軍中,正撞著奚勝,領著數員猛將,保護望北逃奔。孫安、卞祥要
干功績,領兵追趕上去,卻不知深入重地。只聽得山坡后一棒鑼聲響,趕出一彪軍
來。楊志、孫安等急退不迭。正是:沖陣馬亡青嶂下,戲波船陷綠蒲中。
畢竟這支是那里兵馬,孫安等如何迎敵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