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五回宋公明避暑療軍兵 喬道清回風燒賊寇


 
    話說王慶、段三娘與廖立斗不過六七合,廖立被王慶覷個破綻,一樸刀搠翻,
段三娘趕上,復一刀結果了性命。廖立做了半世強人,到此一場春夢。王慶提樸刀
喝道:“如有不愿順者,廖立為樣!”眾嘍羅見殺了廖立,誰敢抗拒,都投戈拜服。
王慶領眾上山,來到寨中,此時已是東方發白。那山四面,都是生成的石室,如房
屋一般,因此叫做房山,屬房州管下。當日王慶安頓了各人老小,計點嘍羅,盤查
寨中糧草、金銀、珍寶、錦帛、布匹等項,殺牛宰馬,大賞嘍羅,置酒與眾人賀慶。
眾人遂推王慶為寨主,一面打造軍器,一面訓練嘍羅,準備迎敵官兵,不在話下。
且說當夜房州差來擒捉王慶的一行都頭土兵人役,被王慶等殺散,有逃奔得脫的,
回州報知州尹張顧行說:“王慶等預先知覺,拒敵官兵,都頭及報人黃達都被殺害。
那伙兇人,投奔西去。”張顧行大驚,次早計點土兵,殺死三十余名,傷者四十余
人。張顧行即日與本州鎮守軍官計議,添差捕盜官軍及營兵,前去追捕。因強人兇
狠,官兵又損折了若干。房山寨嘍羅日眾,王慶等下山來打家劫舍。張顧行見賊勢
猖獗,一面行下文書,仰屬縣知會守御本境,撥兵前來,協力收捕;一面再與本州
守御兵馬都監胡有為計議剿捕。胡有為整點營中軍兵,擇日起兵前去剿捕。兩營軍
忽然鼓噪起來,卻是為兩個月無錢米關給,今日癟著肚皮,如何去殺賊?張顧行聞
變,只得先將一個月錢米給散。只因這番給散,越激怒了軍士,卻是為何?當事的,
平日不將軍士撫恤節制,直到鼓噪,方才給發請受,已是驕縱了軍心。更有一樁可
笑處,今日有事,那扣頭常例,又與平日一般克剝。他們平日受的克剝氣多了,今
日一總發泄出來。軍情洶洶,一時發作,把那胡有為殺死。張顧行見勢頭不好,只
護著印信,預先躲避。城中無主,又有本處無賴,附和了叛軍,遂將良民焚劫。那
強賊王慶,見城中變起,乘勢領眾多嘍羅來打房州。那些叛軍及烏合奸徒,反隨順
了強人。因此王慶得志,遂被那廝占據了房州為巢穴。那張顧行到底躲避不脫,也
被殺害。
王慶劫擄房州倉庫錢糧,遣李助、段二、段五,分頭于房山寨及各處,立豎招軍旗
號,買馬招軍,積草屯糧,遠近村鎮,都被劫掠。那些游手無賴,及惡逆犯罪的人,
紛紛歸附。那時龔端、龔正,向被黃達訐告,家產蕩盡,聞王慶招軍,也來入了伙。
鄰近州縣,只好保守城池,誰人敢將軍馬剿捕?被強人兩月之內,便集聚了二萬余
人,打破鄰近上津縣、竹山縣、鄖鄉縣三個城池。鄰近州縣,申報朝廷,朝廷命就
彼處發兵剿捕。宋朝官兵,多因糧餉不足,兵失操練,兵不畏將,將不知兵。一聞
賊警,先是聲張得十分兇猛,使士卒寒心,百姓喪膽。及至臨陣對敵,將軍怯懦,
軍士餒弱。怎禁得王慶等賊眾,都是拚著性命殺來,官軍無不披靡。因此,被王慶
越弄得大了,又打破了南豐府。到后東京調來將士,非賄蔡京、童貫,即賂楊、
高俅,他們得了賄賂,那管甚么庸懦。那將士費了本錢,弄得權柄上手,恣意克剝
軍糧,殺良冒功,縱兵擄掠,騷擾地方,反將赤子迫逼從賊。自此賊勢漸大,縱兵
南下。李助獻計,因他是荊南人,仍扮做星相入城,密糾惡少奸棍,里應外合,襲
破荊南城池。遂拜李助為軍師,自稱楚王。遂有江洋大盜,山寨強人,都來附和。
三四年間,占據了宋朝六座軍州。王慶遂于南豐城中,建造寶殿、內苑、宮闕,僭
號改元;也學宋朝,偽設文武職臺,省院官僚,內相外將。封李助為軍師都丞相,
方翰為樞密,段二為護國統軍大將,段五為輔國統軍都督,范全為殿帥,龔端為宣
撫使,龔正為轉運使——專管支納出入、考算錢糧,丘翔為御營使,偽立段氏為妃。
自宣和元年作亂以來,至宣和五年春,那時宋江等正在河北征討田虎,于壺關相拒
之日,那邊淮西王慶又打破了云安軍及宛州,一總被他占了八座軍州。那八座乃是:
南豐  荊南  山南  云安
安德  東川  宛州  西京
那八處所屬州縣,共八十六處。王慶又于云安建造行宮,令施俊為留守官,鎮守云
安軍。
初時,王慶令劉敏等侵奪宛州時,那宛州鄰近東京,蔡京等瞞不過天子,奏過道君
皇帝,敕蔡攸、童貫征討王慶,來救宛州。蔡攸、童貫,兵無節制,暴虐士卒,軍
心離散,因此,被劉敏等殺得大敗虧輸,所以陷了宛州,東京震恐。蔡攸、童貫懼
罪,只瞞著天子一個。賊將劉敏、魯成等,勝了蔡攸、童貫,遂將魯州、襄州圍困。
卻得宋江等平定河北班師,復奉詔征討淮西。真是席不暇暖,馬不停蹄,統領大兵
二十余萬,向南進發。才渡黃河,省院又行文來催促陳安撫,宋江等兵馬,星馳來
救魯州、襄州。宋江等冒著暑熱,汗馬馳驅,由粟縣、汜水一路行來,所過秋毫無
犯。大兵已到陽翟州界。賊人聞宋江兵到來,魯州、襄州二處,都解圍去了。
那時張清、瓊英、葉清看剮了田虎,受了皇恩,奉詔協助宋江征討王慶。張清等離
了東京,已到穎昌州半月余了。聞宋先鋒兵到,三人到軍前迎接。參見畢,備述蒙
恩褒封之事。宋江以下,稱贊不已。宋江命張清等在軍中聽用。
宋江請陳安撫、侯參謀、羅武諭等駐扎陽翟城中,自己大軍,不便入城。宋江傳令,
教大軍都屯扎于方城山樹林深密陰蔭處,以避暑熱。又因軍士跋涉千里,中暑疲困
者甚多,教安道全置辦藥料,醫療軍士。再教軍士搭蓋涼廡,安頓馬匹,令皇甫端
調治,刻剮鬣毛。吳用道:“大兵屯于叢林,恐敵人用火。”宋江道:“正要他用
火。”宋江卻教軍士再去于本山高岡涼蔭樹下,用竹篷茅草,蓋一小小山棚。當有
河北降將喬道清會意,來稟宋江道:“喬某感先鋒厚恩,今日愿略效微勞。”宋江
大喜,密授計于喬道清,往山棚中去了。宋江挑選軍士強健者三萬人,令張清、瓊
英管領一萬兵馬,往東山麓埋伏;令孫安、卞祥也管領一萬人馬,往西山麓埋伏。
“只聽我中軍轟天炮響,一齊殺出”。將糧草都堆積于山南平麓,教李應、柴進領
五千軍士看守。
分撥甫定,忽見公孫勝說道:“兄長籌畫甚妙!但如此溽暑,軍士往來疲病,倘賊
人以精銳突至,我兵雖十倍于眾,必不能取勝。待貧道略施小術,先除了眾人煩燥,
軍馬涼爽,自然強健。”說罷,便仗劍作法,腳踏魁罡二字,左手雷印,右手劍訣,
凝神觀想,向巽方取了生氣一口,念咒一遍。須臾,涼風颯颯,陰云冉冉,從本山
嶺岫中噴薄出來,彌漫了方城山一座,二十余萬人馬,都在涼風爽氣之中。除此山
外,依舊是銷金鑠鐵般烈日,蜩蟬亂鳴,鳥雀藏匿。宋江以下眾人,十分歡喜,稱
謝公孫勝神功道德。如是六七日,又得安道全療人,皇甫端調馬,軍兵馬匹,漸漸
強健,不在話下。
且說宛州守將劉敏,乃賊中頗有謀略者,賊人稱為劉智伯。他探知宋江兵馬,屯扎
山林叢密處避暑。他道:“宋江這伙,終是水泊草寇,不知兵法,所以不能成大事。
待俺略施小計,管教那二十萬軍馬,焦爛一半!”隨即傳令,挑選輕捷軍士五千人,
各備火箭、火炮、火炬,再備戰車二千輛,裝載蘆葦干柴,及硫黃焰硝引火之物。
每車一輛,令四人推送。此時是七月中旬新秋天氣,劉敏引了魯成、鄭捷、寇猛、
顧岑四員副將,及鐵騎一萬,人披軟戰,馬摘鑾鈴,在后接應。劉敏留下偏將韓、
班澤等,鎮守城池。劉敏等眾,薄暮離城,恰遇南風大作。劉敏大喜道:“宋江等
這伙人合敗!”賊兵行至三更時分,才到方城山南二里外,忽然霧氣彌漫山谷。劉
敏道:“天助俺成功!”教軍士在后擂鼓吶喊助威,令五千軍士,只向山林深密處,
只顧將火箭、火炮、火炬射打焚燒上去。教寇猛、畢勝,催趲推車軍士,將火車點
著,向山麓下屯糧處燒來。眾人正奮勇上前,忽的都叫道:“苦也!苦也!”卻有
恁般奇事,南風正猛,一霎時,卻怎么就轉過北風!又聽得山上霹靂般一聲響亮,
被喬道清使了回風返火的法,那些火箭、火炬,都向南邊賊陣里飛將來,卻似千萬
條金蛇火龍,烈焰騰騰的向賊兵飛撲將來,賊兵躲避不迭,都燒得焦頭爛額。當下
宋軍中有口號四句,單笑那劉敏,道是:
軍機固難測,賊人妄擘劃。
放火自燒軍,好個劉智伯!
那時宋先鋒教凌振將號炮施放,那炮直飛起半天里振響。東有張清、瓊英,西有孫
安、卞祥,各領兵沖殺過來。賊兵大敗虧輸。魯成被孫安一劍,揮為兩段;鄭捷被
瓊英一石子,打下馬來,張清再一槍,結果了性命;顧岑被卞祥搠死;寇猛被亂兵
所殺;二萬三千人馬,被火燒兵殺,折了一大半,其余四散逃竄;二千輛車,燒個
盡絕;只有劉敏同三四百敗殘軍卒,向前逃奔,到宛州去了。宋軍不曾燒毀半莖柴
草,也未常損折一個軍卒,奪獲馬匹、衣甲、金鼓甚多。張清、孫安等,得勝回到
山寨獻功。孫安獻魯成首級;張清、瓊英獻鄭捷首級;卞祥獻顧岑首級。宋江各各
賞勞,標寫喬道清頭功,及張清、瓊英、孫安、卞祥功次。
吳用道:“兄長妙算,已喪賊膽,但宛州山水盤紆,丘原膏沃,地稱陸海,若賊人
添撥兵將,以重兵守之,急切難克。目今金風卻暑,玉露生涼,軍馬都已強健,當
乘我軍威大振,城中單弱,速往攻之,必克。然須別分兵南北屯扎,以防賊人救兵
沖突。”宋江稱善,依計傳令,教關勝、秦明、楊志、黃信、孫立、宣贊、郝思文、
陳達、楊春、周通,統領兵馬三萬,屯扎宛州之東,以防賊人南來救兵;林沖、呼
延灼、董平、索超、韓滔、彭、單廷、魏定國、歐鵬、鄧飛,領兵三萬,屯扎
宛州之西,以拒賊人北來兵馬。眾將遵令,整點軍馬去了。當有河北降將孫安等一
十七員,一齊來稟道:“某等蒙先鋒收錄,深感先鋒優禮。今某等愿為前部,前去
攻城,少報厚恩。”宋江依允,遂令張清、瓊英統領孫安等十七員將佐,軍馬五萬
為前部。那十七員乃是:
孫安 馬靈 卞祥 山士奇 唐斌 文仲容
崔 金鼎 黃鉞 梅玉  金禎 畢勝
潘迅 楊芳 馮升 胡避  葉清
當下張清遵令,統領將佐軍兵,望宛州征進去了。
  宋江同盧俊義、吳用等,管領其余將佐大兵,拔寨都起,離了方城山,望南進
發,到宛州十里外扎寨。令李云、湯隆、陶宗旺監造攻城器具,推送張清等軍前備
用。張清等眾將領兵馬將宛州圍得水泄不通。城中守將劉敏,是那夜中了宋江之計,
只逃脫得性命。到宛州,即差人往南豐王慶處申報,并行文鄰近州縣,求取救兵。
今日被宋兵圍了城池,只令堅守城池,待救兵至,方可出擊。宋兵攻打城池,一連
六七日,城垣堅固,急切不能得下。宛州城北臨汝州,賊將張壽領救兵二萬前來,
被林沖等殺其主將張壽,其余偏牙將士及軍卒,都潰散去了。同日,又有宛州之南,
安昌、義陽等縣救兵到來,被關勝等大敗賊兵,擒其將柏仁、張怡,送到宋江大寨
正刑訖。二處斬獲甚多。此時李云等已造就攻城器具。孫安、馬靈等同心協力,令
軍士囊土,四面擁堆距,逼近城垣。又選勇敢輕捷之士,用飛橋轉關轆,越溝
塹,渡池濠,軍士一齊奮勇登城,遂克宛州,活擒守將劉敏,其余偏牙將佐,殺死
二十余名,殺死軍士五千余人,降者萬人。宋江等大兵入城,將劉敏正法梟示,出
榜安民。標寫關勝、林沖、張清,并孫安等眾將功次。差人到陽翟州陳安撫處報捷,
并請陳安撫等移鎮宛州。陳安撫聞報大喜,隨即同了侯參謀、羅武諭來到宛州。宋
江等出郭迎接入城,陳安撫稱贊宋江等功勛,是不必得說。
宋江在宛州料理軍務,過了十余日,此時已是八月初旬,暑氣漸退。宋江對吳用計
議道:“如今當取那一處城池?”吳用道:“此處南去山南軍,南極湖湘,北控關
洛,乃是楚蜀咽喉之會。當先取此城,以分賊勢。”宋江道:“軍師所言,正合我
意。”遂留花榮、林沖、宣贊、郝思文、呂方、郭盛,輔助陳安撫等,管領兵馬五
萬,鎮守宛州。陳安撫又留了圣手書生蕭讓,傳令水軍頭領李俊等八員,統駕水軍
船只,由泌水至山南城北漢江會集。宋江將陸兵分作三隊,辭別陳安撫,統領眾多
將佐,并軍馬一十五萬,離了宛州,殺奔山南軍來。真個是:萬馬奔馳天地怕,千
軍踴躍鬼神愁。
畢竟宋兵如何攻取山南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 快乐彩票八 追光棋牌官网下载 江苏7位数20018期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哪些比较靠谱 今期今晚四不像正版图 四川麻将怎么打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 龙头股份股票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516棋牌大厅安卓版下载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走势 金蟾捕鱼打鱼机技巧 苏州多乐彩涂料有限公司 下载吉林白城麻将 青海11选5昨日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