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一百回 張清瓊英雙建功 陳觀宋江同奏捷



    話說太原縣城池,被混江龍李俊,乘大雨后水勢暴漲,同二張、三阮,統領水
軍,約定時刻,分頭決引智伯渠及晉水,灌浸太原城池。頃刻間,水勢洶涌。但見:
驟然飛急水,忽地起洪波。軍卒乘木筏沖來,將士駕天潢飛至。神號鬼哭,昏昏日
色無光;岳撼山崩,浩浩波聲若怒。城垣盡倒,窩鋪皆休。旗幟隨波,不見青紅交
雜;兵戈汩浪,難排霜雪爭叉。僵尸如魚鱉沉浮,熱血與波濤并沸。須臾樹木連根
起,頃刻榱題貼水飛。
當時城中鼎沸,軍民將士,見水突至,都是水淥淥的爬墻上屋,攀木抱梁,老弱肥
胖的,只好上臺上桌。轉眼間,連桌凳也浮起來,房屋傾圮,都做了水中魚鱉。城
外李俊、二張、三阮,乘著飛江、天浮,逼近城來,恰與城垣高下相等。軍士攀緣
上城,各執利刃,砍殺守城士卒。又有軍士乘木筏沖來,城垣被沖,無不傾倒。張
雄正在城樓上叫苦不迭,被張橫、張順從飛江上城,手執樸刀,喊一聲,搶上樓來,
一連砍翻了十余個軍卒,眾人亂竄逃生。張雄躲避不迭,被張橫一樸刀砍翻,張順
趕上前,察的一刀,剁下頭來。比及水勢四散退去,城內軍民,沉溺的,壓殺的,
已是無數。梁柱門扇,窗什物,尸骸順流壅塞南城。城中只有避暑宮,乃是北齊
神武帝所建,基址高固,當下附近軍民,一齊搶上去,挨擠踐踏,死的也有二千余
人。連那高阜及城垣上,一總所存軍民,僅千余人。城外百姓,卻得盧先鋒密喚里
保,傳諭居民,預先擺布,鑼聲一響,即時都上高阜。況城外四散空闊,水勢去的
快,因此城外百姓,不致湮沒。
當下混江龍李俊,領水軍據了西門;船火兒張橫,同浪里白跳張順,奪了北門;立
地太歲阮小二、短命二郎阮小五,占了東門;活閻羅阮小七,奪了南門。四門俱豎
起宋軍旗號。至晚水退,現出平地,李俊等大開城門,請盧先鋒等軍馬入城。城中
雞犬不聞,尸骸山積。雖是張雄等惡貫滿盈,李俊這條計策,也忒慘毒了。那千余
人,四散的跪在泥水地上,插燭也似磕頭乞命。盧俊義查點這伙人中,只有十數個
軍卒,其余都是百姓。項忠、徐岳爬在帥府后傍屋的大檜樹上,見水退,溜將下來,
被南軍獲住,解到盧先鋒處。盧俊義教斬首示眾。給發本縣府庫中銀兩,賑濟城內
外被水百姓。差人往宋先鋒處報捷。一面令軍士埋葬尸骸,修筑城垣房屋,召民居
住。
不說盧俊義在太原縣撫綏料理,再說太原未破時,田虎統領十萬大軍,因雨在銅
山南屯扎,探馬報來,鄔國舅病亡,郡主、郡馬即退軍到襄垣,殯殮國舅。田虎大
驚,差人在襄垣城中傳旨,著瓊英在城中鎮守,著全羽前來聽用,并問為何差往襄
垣人役,都不來回奏。
次日雨霽,平明時分,流星探馬飛報將來,說宋江差孫安、馬靈,領兵前來拒敵。
田虎聽報,大怒道:“孫安、馬靈,都受我高官厚祿,今日反叛,情理難容。待寡
人親自去問他。卿等努力,如有擒得二人者,千金賞,萬戶侯。”當下田虎親自驅
兵向前,與宋兵相對。北軍觀看宋軍旗號,原來是病尉遲孫立、鐵笛仙馬麟。北陣
前金瓜密布,鐵斧齊排,劍戟成行,旗幡作隊。那九曲飛龍赭黃傘下,玉轡金鞍,
銀鬃白馬上,坐著那個草頭大王田虎。出到陣前,親自監戰。南陣后,宋江統領吳
用、孫新、顧大嫂、王英、扈三娘、孫立、朱仝、燕順兵馬又到。宋江也親自督戰。
田虎聞說是宋江,方欲遣將出陣,擒捉宋江,只聽得飛馬報道:“關勝等連破榆社、
大谷兩個城池;西路盧俊義軍馬又打破平遙、介休兩縣,被他引水灌了太原城池,
城中兵將,不留一個;右丞相卞祥扎寨綿山,與花榮等相持,被盧俊義從太原領兵,
后面殺來。卞丞相當不得兩面夾攻,大敗虧輸,卞祥被盧俊義活捉過陣去。盧俊義
同關勝合兵一處,將沁源縣圍得鐵桶相似。”田虎聽罷,大驚無措,忙傳令旨,便
教收軍,退保威勝城內。
當下李天錫等押住陣腳,薛時、林昕、胡英、唐昌保護田虎先行。只聽的銅山北,
炮聲振響,被宋江密教魯智深、劉唐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統領精勇步兵,抄出銅
山北,分兩路殺奔前來。田虎急驅御林軍馬來戰,忽被馬靈、孫安領兵馬從東鏟
斜里殺來。馬靈腳踏風火二輪,將金磚望北軍亂打。孫安揮雙劍砍殺。二將領兵,
突入北陣,如入無人之境,把北軍沖做兩截。北軍雖有十萬之眾,被吳用籌畫這三
路兵馬,橫沖直撞,縱橫亂殺,北軍大敗,殺得星落云散,七斷八續。當下偽尚書
李天錫等保護田虎,望東沖殺逃奔,卻被魯智深等領著標槍、團牌、飛刀手,沖開
血路,殺奔前來。又把李天錫、鄭之瑞、薛時、林昕等軍馬,沖散奔西。田虎手下,
雖是御林軍馬,挑選那最精勇的,他們自來與官軍斗敵,從未曾見有恁般兇猛的,
今日如何抵當得住!
當下田虎左右,只有都督胡英、唐昌、總管葉清,及金吾較尉等將,領著五千敗殘
軍馬,擁護奔逃。正在危急,忽的又有一彪軍馬,從東突至。田虎見了,仰天大嘆
道:“天喪我也!”北軍看那彪軍馬中,當先一個俊龐年少將軍,頭戴青巾績,身
穿綠戰袍,手執梨花槍,坐匹高頭雪白卷毛馬,旗號上寫的分明,乃是“中興平南
先鋒郡馬全羽”。那時葉清緊隨田虎,看了旗號,奏知田虎。田虎傳旨,快教郡馬
救駕。那全郡馬近前,下馬跪奏道:“臣啟大王:甲在身,不能俯伏,臣該萬死。”
田虎道:“赦卿無罪。”全郡馬又奏道:“事在危急,奉請大王到襄垣城中,權避
敵鋒。待臣同郡主殺退宋兵,再請大王到威勝大內,計議良策,恢復基業。”田虎
大喜,傳下令旨,即望襄垣進發。全郡馬在后面,抵當追趕的兵將。田虎等眾,已
到襄垣城下,背后喊殺連天,追趕將來。襄垣城上守城將士看見,連忙開城門,放
吊橋。胡英引兵在前,軍士聽見后面趕來,一擁搶進城去,也顧不得甚么大王。
胡英剛進得城門,猛聽得一聲梆子響,兩邊伏兵齊發,將胡英及三千余人,都趕入
陷坑中去,被軍士把長槍亂搠,可憐三千余人,不留半個。城中大叫:“田虎要活
的!”田虎見城中變起,方知是計,急勒馬望北奔走。張清、葉清拍馬趕來,田虎
那匹好馬行得快,張清、葉清領軍士追趕不上,已離了一箭之地,只見田虎馬前,
忽地起陣旋風,風中現出一個女子,大叫道:“奸賊田虎,我仇家夫婦,都被汝害
了,今日走到那里去?”就女子身旁,又起一陣陰風,望田虎劈面滾來,那女子寂
然不見。田虎坐下馬,忽然驚躍嘶鳴,田虎落馬墮地,被張清、葉清趕上,跳下馬
來,同軍士一擁上前擒住。唐昌領眾挺槍驟馬來救。張清見唐昌搶來,疾忙上馬,
拈一石子飛來,正中唐昌面門,撞下馬去。張清大叫道:“我不是甚么全羽,乃是
天朝宋先鋒部下沒羽箭張清。”那時李逵、武松,領五百步兵,從城內搶出來,二
人大吼一聲,把那殿帥將軍、金吾較尉等二千余人,殺的星落云散。張清刺殺了唐
昌,縛了田虎,簇擁入城,閉了城門,待宋先鋒殺退北兵,方可解去。魯智深追趕
到來,見田虎已捉入城去,魯智深等復向西殺到銅山側。此時已是酉牌時分。
宋江等三路軍馬與北兵鏖戰一日,殺死軍士二萬余人。北軍無主,四面八方,亂竄
逃生。范美人及姬妾等項,都被亂兵所殺。李天錫、鄭之瑞、薛時、林昕,領三萬
余人,上銅山據住。宋江領兵四面圍困。魯智深來報,田虎已被張清擒捉。宋江
以手加額,忙傳將令,差軍星夜疾馳到襄垣,教武松等堅閉城門,看守田虎。教張
清領兵速到威勝,策應瓊英等。
原來瓊英已奉吳軍師密計,同解珍、解寶、樂和、段景住、王定六、郁保四、蔡福、
蔡慶,帶領五千軍馬,盡著北軍旗號,伏于武鄉縣城外石盤山側。瓊英等探知田虎
與我兵廝殺,瓊英領眾人星夜疾馳到威勝城下。是日天晚,已是暮霞斂彩,新月垂
鉤,瓊英在城下鶯聲嬌囀叫道:“我乃郡主,保護大王到此,快開城門!”當下守
城軍卒,飛報王宮內里。田豹、田彪聞報,上馬疾馳到南城,忙上城樓觀看,果見
赭黃傘下,那匹雕鞍銀鬃白馬上,坐著大王,馬前一個女將,旗上大書“郡主瓊英”,
后面有尚書都督等官,遠遠跟隨。只見瓊英高聲叫道:“胡都督等與宋兵戰敗,我
特保護大王到此。教官員速出城接駕!”田豹等見是田虎,即令開了城門,出城迎
接。二人才到馬前,只聽馬上的大王大喝道:“武士與寡人拿下二賊。”軍士一擁
上前,將二人擒住。田豹、田彪大叫:“我二人無罪!”急要掙扎時,已被軍士將
繩索綁縛了。原來這個田虎,乃是吳用教孫安揀擇南軍中與田虎一般面貌的一個軍
卒,依著田虎妝束。后面尚書都督,卻是解珍、解寶等數人假扮的。當下眾人各掣
出兵器,王定六、郁保四、蔡福、蔡慶領五百余人,將田豹、田彪連夜解往襄垣去
了。
城上見捉了田豹、田彪,又見將二人押解向南,情知有詐,急出城來搶時,卻被瓊
英要殺田定,不顧性命,同解珍、解寶一擁搶入城來。守門將士上前來斗敵,被瓊
英飛石子打去,一連傷了六七個人。解珍、解寶幫助瓊英廝殺,城外樂和、段景住,
急教軍士卸下北軍打扮,個個是南軍號衣,一齊搶入城來,奪了南門。樂和、段景
住挺樸刀,領軍上城,殺散軍士,豎起宋軍旗號。城中一時鼎沸起來,尚有許多偽
文武官員,及王親國戚等眾,急引兵來廝殺。瓊英這四千余人,深入巢穴,如何抵
敵?卻得張清領八千余人到來,驅兵入城,見瓊英、解珍、解寶與北兵正在鏖戰,
張清上前飛石,連打四員北將,殺退北軍。張清對瓊英道:“不該深入重地,又且
眾寡不敵。”瓊英道:“欲報父仇,雖粉骨碎身,亦所不辭!”張清道:“田虎已
被我擒捉在襄垣了。”瓊英方才喜歡。
正欲引兵出城,也是天厭賊眾之惡,又得盧俊義打破沁源城池,統領大兵到來,見
了南門旗號,急驅兵馬入城,與張清合兵一處,趕殺北軍。秦明、楊志、杜遷、宋
萬,領兵奪了東門;歐鵬、鄧飛、雷橫、楊林,奪了西門;黃信、陳達、楊春、周
通,領兵奪了北門;楊雄、石秀、焦挺、穆春、鄭天壽、鄒淵、鄒潤,領步兵,大
刀闊斧,從王宮前面砍殺入去;龔旺、丁得孫、李立、石勇、陶宗旺,領步兵,從
后宰門砍殺入去。殺死王宮內院嬪妃、姬妾、內侍人等無算。田定聞變,自刎身死。
張清、瓊英、張青、孫二娘、唐斌、文仲容、崔、耿恭、曹正、薛永、李忠、朱
富、時遷、白勝,分頭去殺偽尚書、偽殿帥、偽樞密以下等眾,及偽封的王親國戚
等賊徒,正是:
金階殿下人頭滾,玉砌朝門熱血噴。
莫道不分玉與石,為慶為殃心自捫。
當下宋兵在威勝城中,殺的尸橫市井,血滿溝渠。盧俊義傳令,不得殺害百姓,連
忙差人先往宋先鋒處報捷。當夜宋兵直鬧至五更方息,軍將降者甚多。
天明,盧俊義計點將佐,除神機軍師朱武在沁源城中鎮守外,其余將佐,都無傷損。
只有降將耿恭,被人馬踐踏身死。眾將都來獻功。焦挺將田定死尸駝來,瓊英咬牙
切齒,拔佩刀割了首級,把他尸骸支解。此時鄔梨老婆倪氏已死,瓊英尋了葉清妻
子安氏,辭別盧俊義,同張清到襄垣,將田虎等押解到宋先鋒處。盧俊義正在料理
軍務,忽有探馬報來,說北將房學度將索超、湯隆圍困在榆社縣。盧俊義即教關勝、
秦明、雷橫、陳達、楊春、楊林、周通,領兵去解救索超等。
次日,宋江已破李天錫等于銅山,一面差人申報陳安撫說:“賊巢已破,賊首已
擒,
請安撫到威勝城中料理。”宋江統領大兵,已到威勝城外,盧俊義等迎接入城。宋
江出榜,安撫百姓。盧俊義將卞祥解來。宋江見卞祥狀貌魁偉,親釋其縛,以禮相
待。卞祥見宋江如此意氣,感激歸降。次日,張清、瓊英、葉清將田虎、田豹、田
彪,囚載陷車,解送到來。瓊英同了張清,雙雙的拜見伯伯宋先鋒。瓊英拜謝王英
等昔日冒犯之罪。宋江叫將田虎等監在一邊,待大軍班師,一同解送東京獻俘。即
教置酒,與張清、瓊英慶賀。當日有威勝屬縣武鄉守城將士方順等,將軍民戶口冊
籍、倉庫錢糧,前來獻納。宋江賞勞畢,仍令方順依舊鎮守。宋江在威勝城一連過
了兩日,探馬報到,說關勝等到榆社縣,同索超、湯隆內外夾攻,殺了北將房學度。
北軍死者五千余人,其余軍士都降。宋江大喜,對眾將道:“都賴眾兄弟之力,得
成平寇之功。”即細細標寫眾將功勞,及張清、瓊英擒賊首、搗賊巢的大功。又過
了三四日,關勝兵馬方到,又報陳安撫兵馬也到了。
宋江統領將佐,出郭迎接入城,參見已畢,陳安撫稱贊道:“將軍等五月之內,成
不世之功。下官一聞擒捉賊首,先將表文差人馬上馳往京師奏凱,朝廷必當重封官
爵。”宋江再拜稱謝。
次日,瓊英來稟,欲往太原石室山,尋覓母親尸骸埋葬,宋江即命張清、葉清同去,
不題。
宋江稟過陳安撫,將田虎宮殿院宇,珠軒翠屋,盡行燒毀。又與陳安撫計議,發倉
廩,賑濟各處遭兵被火居民。修書申呈宿太尉,寫表申奏朝廷,差戴宗即日起行。
戴宗擎赍表文書札,趕上陳安撫差的赍奏官,一同入進東京,先到宿太尉府前,依
先尋了楊虞候,將書呈遞。宿太尉大喜,明日早朝,并陳安撫表文,一同上達天聽。
道君皇帝龍顏喜悅,敕宋江等料理候代,班師回京,封官受爵。戴宗得了這個消息,
即日拜辭宿太尉,離了東京,明日未牌時分,便到威勝城中,報知陳安撫、宋先鋒。
陳觀、宋江一面教把生擒到賊徒偽官等眾,除留田虎、田豹、田彪,另行解赴東京,
其余從賊,都就威勝市曹斬首施行。所有未收去處,乃是晉寧所屬蒲、解等州縣。
賊役贓官,得知田虎已被擒獲,一半逃散,一半自行投首。陳安撫盡皆準首,復為
良民。就行出榜去各處招撫,以安百姓。其余隨從賊徒,不傷人者,亦準其自首投
降,復為鄉民,給還產業田園。克復州縣已了,各調守御官軍,護境安民,不在話
下。
再說道君皇帝已降詔敕,差官赍領,到河北諭陳觀等。次日,臨幸武學,百官先集,
蔡京于坐上談兵,眾皆拱聽。內中卻有一官,仰著面孔,看視屋角,不去睬他。蔡
京大怒,連忙查問那官員姓名。正是:一人向隅,滿坐不樂。只因蔡京查這個官員
姓名,直教:天罡地煞臨軫翼,猛將雄兵定楚郢。
畢竟蔡京查問那官員是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