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九十七回 陳觀諫官升安撫 瓊英處女做先鋒


 
    話說當下吳用對宋江道:“城中軍馬單弱,前日恃喬道清妖術,今知喬道清敗
困,外援不至,如何不驚恐。小弟今晨上云梯觀望,見守城軍士,都有驚懼之色。
今當乘其驚懼,開以自新之路,明其利害之機,城中必縛將出降,兵不血刃,此城
唾手可得。”宋江大喜道:“軍師之謀甚善!”當下計議,寫成數十道曉諭的兵檄。
其詞云:
大宋征北正先鋒宋示諭昭德州守城將士軍民人等知悉:田虎叛逆,法在必誅,其余
脅從,情有可原。守城將士,能反邪歸正,改過自新,率領軍民,開門降納,定行
保奏朝廷,赦罪錄用。如將士怙終不悛,爾等軍民,俱系宋朝赤子,速當興舉大義,
擒縛將士,歸順天朝。為首的定行重賞,奏請優敘。如執迷逡巡,城破之日,玉石
俱焚,孑遺靡有。特諭。
宋江令軍士將曉諭拴縛箭矢,四面射入城中。傳令各門稍緩攻擊,看城中動靜。次
日平明,只聽得城中吶喊振天,四門豎起降旗,守城偏將金鼎、黃鉞聚集軍民,殺
死副將葉聲、牛庚、冷寧,將三個首級懸掛竿首,挑示宋軍。牢中放出李逵、魯智
深、武松、劉唐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、唐斌,俱用轎扛抬,大開城門,擁送出城。
軍民香花燈燭,迎接宋兵入城。宋先鋒大喜,傳諭各門將佐,統領軍馬,次第入城。
兵不血刃,百姓秋毫無犯,歡聲雷動。
宋江到帥府升坐,魯智深等八人前來參拜道:“哥哥,萬分不得相見了!今賴兄長
威力,復得聚首,恍如夢中。”宋江等眾人,俱感泣淚下。次后,金鼎、黃鉞率領
翁奎、蔡澤、楊春,上前參拜。宋江連忙答拜,扶起道:“將軍等興舉大義,保全
生靈,此不世之勛也。”黃鉞等道:“某等不能速來歸順,罪不可逭。反蒙先鋒厚
禮,真是銘心刻骨,誓死圖報!”黃鉞等又將魯智深、李逵等罵賊不屈的事情,備
細陳說。宋江感泣稱贊。李逵道:“俺聽得說,那賊鳥道在百谷嶺,待俺去砍那撮
鳥一百斧,出那口鳥氣。”宋江道:“喬道清被一清兄弟圍困百谷嶺,欲降伏他。
羅真人已有法旨,兄弟不可造次。”魯智深對李逵道:“兄長之命,安敢不遵?”
李逵方才肯住。
當下宋先鋒出榜,安撫百姓,賞勞三軍將佐,標寫公孫勝、金鼎、黃鉞功次。正在
料理軍務,忽報神行太保戴宗自晉寧回。戴宗入府參見,宋先鋒忙問晉寧消息。戴
宗道:“小弟蒙兄長差遣到晉寧,盧先鋒正在攻打城池。他道:‘待盧某克了城池,
卻好到兄長處報捷。’故此留小弟在彼,一連住了三四日。晉寧急切攻打不下,到
今月初六日,是夜重霧,咫尺不辨,盧先鋒令軍士悄地囊土填積城下。至三更時分,
城東北守御稍懈,我兵潛上土囊,攀援登城,殺死守城將士一十三員。田彪開北門
沖突,舍命逃遁。其余牙將俱降。獲戰馬五千余匹,投降軍士二萬余人,殺死者甚
眾。當下盧先鋒克了晉寧,天明霧霽,正在安撫料理,忽報威勝田虎,差殿帥孫安
統領將佐十員、軍馬二萬,前來救援,離城十里下寨。盧先鋒即令秦明、楊志、歐
鵬、鄧飛領兵出城迎敵,盧先鋒親自領兵接應。當下秦明與孫安戰到五六十合,不
分勝負。盧先鋒兵到,見孫安勇猛,盧先鋒令鳴金收兵,孫安亦自收兵,各立營寨。
盧先鋒回寨,說孫安勇猛,只可智取,不可力敵。次日,分撥軍馬埋伏。盧先鋒親
自出陣,與孫安戰到五十余合,孫安戰馬忽然前失,把孫安顛下馬來。盧先鋒喝道:
‘此非汝戰敗之罪,快換馬來戰!’孫安換馬,又與盧先鋒斗過五十余合。盧先鋒
佯敗奔走,誘孫安趕到林子邊,一聲炮響,兩邊伏兵齊出,孫安措手不及,被兩邊
拋出絆馬索,將孫安絆倒,眾軍趕上,連人和馬,生擒活捉。北陣里秦英、陸清、
姚約三將齊出,救奪孫安,那邊楊志、歐鵬、鄧飛齊出接住。六騎馬捉對兒廝殺,
到間深處,只見楊志大喝一聲,只一槍,將秦英搠下馬來。陸清與歐鵬正斗,被歐
鵬賣個破綻,賺陸清一刀砍來,歐鵬把身一閃,陸清砍個空,收刀不迭,被歐鵬照
后心一槍刺死。姚約見二人落馬,撥馬望本陣便走,被鄧飛趕上,舉鐵鏈當頭一下,
把姚約連盔透頂,打個粉碎。盧先鋒驅兵掩殺,北兵大敗,殺死四五千人,北軍退
十里下寨。我兵得勝進城,眾軍卒把孫安綁縛解來。盧先鋒親釋其縛,待以厚禮,
勸孫安歸順天朝。孫安見盧先鋒如此意氣,情愿降順。孫安對盧先鋒說道:‘城外
尚有七員將佐,軍馬一萬五千,容孫某出城,招他來降。’盧先鋒坦然無疑,放孫
安出城。孫安單騎到北寨,說降七將,都來參見盧先鋒。盧先鋒大喜,置酒管待。
孫安說:‘某與喬道清,同領兵離威勝,喬道清往救壺關。此人素有妖術,恐宋先
鋒處罹其荼毒。喬道清與孫某同鄉,孫某感將軍厚恩,愿往壺關,探聽消息,說喬
道清歸順。’盧先鋒依允,遂令小弟領孫安同來報捷。盧先鋒令宣贊、郝思文、呂
方、郭盛,管領兵馬二萬,鎮守晉寧。盧先鋒統領其余將佐,兵馬二萬,望汾陽進
征。戴某昨日于晉寧起程,替孫安也作起神行法。今日于路,已聞得兄長兵圍昭德,
喬道清被困。比及到城外,又知兄長大兵進城,特來參見哥哥。孫安現在府門外伺
候。”
宋江大喜,令戴宗引孫安進見。戴宗遵令,領孫安入府,上前參見。宋江看孫安軒
昂魁偉,一表非俗,下階迎接。孫安納頭便拜道:“孫某抗拒大兵,罪該萬死!”
宋江答拜不迭道:“將軍反邪歸正,與宋某同滅田虎,回朝報奏朝廷,自當錄用。”
孫安拜謝起立。宋先鋒命坐,置酒管待。孫安道:“喬道清妖術利害,今幸公孫先
生解破。”宋江道:“公孫一清欲降服他,授以正法。今圍困三四日,尚未有降意。”
孫安道:“此人與孫某最厚,當說他來降。”當下宋先鋒令戴宗同孫安出北門,到
公孫勝寨中。相見已畢,戴宗、孫安將來意備細對公孫勝說了。一清大喜,即令孫
安入嶺,尋覓喬道清。孫安領命,單騎上嶺。
卻說喬道清與費珍、薛燦,與十五六個軍士,藏匿在神農廟里,與本廟道人借索些
粗糲充饑。這廟里止有三個道人,被喬道清等將他累月募化積下的飯來,都吃盡了,
又見他人眾,只得忍氣吞聲。是日,喬道清聽得城中吶喊,便出廟登高崖望,見
城外兵已解圍,門內有人馬出入,知宋兵已是入城。正在嗟嘆,忽見崖畔樹林中,
走出一個樵者,腰插柯斧,將扁擔做個拐杖,一步步捉腳兒走上崖來。口中念著個
歌兒道:
上山如挽舟,下山如順流。
挽舟當自戒,順流常自由。
我今上山者,預為下山謀。
喬道清聽了這六句樵歌,心中頗覺恍然,便問道:“你知城中消息么?”樵叟道:
“金鼎、黃鉞殺了副將葉聲,已將城池歸順宋朝。宋江兵不血刃,得了昭德。”喬
道清道:“原來如此!”那樵者說罷,轉過石崖,望山坡后去了。喬道清又見一人
一騎,尋路上嶺,漸近廟前。喬道清下崖觀看,吃了一驚,原來是殿帥孫安,“他
為何便到此處?”孫安下馬,上前敘禮畢,喬道清忙問:“殿帥領兵往晉寧,為何
獨自到此?嶺下有許多軍馬,如何不攔當?”孫安道:“好教兄長得知。”喬道清
見孫安不稱國師,已有三分疑慮。孫安道:“且到廟中,細細備述。”二人進廟,
費珍、薛燦都來相見畢,孫安方把在晉寧被獲投降的事,說了一遍。喬道清默然無
語。
孫安道:“兄長休要狐疑。宋先鋒等十分義氣,我等投在麾下,歸順天朝,后來亦
得個結果。孫某此來,特為兄長。兄長往時曾訪羅真人否?”喬道清忙問:“你如
何知道?”孫安道:“羅真人不接見兄長,令童子傳命,說你后來‘遇德魔降’,
這句話有么?”喬道清連忙答道:“有,有。”孫安道:“破兄長法的這個人,你
認得么?”喬道清道:“他是我對頭。只知他是宋軍中人,卻不知道他的來歷。”
孫安道:“則他便是羅真人徒弟,叫做公孫勝,宋先鋒的副軍師。這句法語,也是
他對小弟說的。此城叫做昭德,兄長法破,可不是合了‘遇德魔降’的說話!公孫
勝專為真人法旨,要點化你,同歸正道,所以將兵馬圍困,不上山來擒捉。他既法
可以勝你,他若要害你,此又何難?兄長不可執迷。”喬道清言下大悟,遂同孫安
帶領費珍、薛燦下嶺,到公孫勝軍前。
孫安先入營報知,公孫勝出寨迎接。喬道清入寨,拜伏請罪道:“蒙法師仁愛,為
喬某一人,致勞大軍,喬某之罪益深!”公孫勝大喜,答拜不迭,以賓禮相待。喬
道清見公孫勝如此意氣,便道:“喬某有眼不識好人,今日得侍法師左右,平生有
幸。”公孫勝傳令解圍,樊瑞等眾將,四面拔寨都起。公孫勝率領喬道清、費珍、
薛燦入城,參見宋先鋒。宋江以禮相待,用好言撫慰。喬道清見宋江謙和,愈加欽
服。少頃,樊瑞、單廷、魏定國、林沖、張清都到。宋江傳令,將軍馬盡數收入
城中屯住。當下宋江置酒慶賀。席間公孫勝對喬道清說:“足下這法,上等不比諸
佛菩薩,累劫修來,證入虛空三昧,自在神通;中等不比蓬萊三十六洞真仙,準幾
十年抽添水火,換髓移筋,方得超形度世,游戲造化。你不過憑著符咒,襲取一時,
盜竊天地之精英,假借鬼神之運用,在佛家謂之金剛禪邪法,在仙家謂之幻術。若
認此法便可超凡入圣,豈非毫厘千里之謬!”喬道清聽罷,似夢方覺。當下拜公孫
勝為師。宋江等聽公孫勝說的明白玄妙,都稱贊公孫勝的神功道德。當日酒散,一
宿無話。
次日,宋江令蕭讓寫表申奏朝廷,得了晉寧、昭德二府。寫書申呈宿太尉報捷,其
衛州、晉寧、昭德、蓋州、陵川、高平六府州縣缺的官,乞太尉擇賢能堪任的,奏
請速補,更替將領征進。當下蕭讓書寫停當,宋江令戴宗赍捧,即日起程。
戴宗遵令,拴縛行囊包裹,赍捧表文書札,選個輕捷軍士跟隨,辭別宋先鋒,作起
神行法,次日便到東京。先往宿太尉府中呈遞書札,恰遇宿太尉在府。戴宗在府前,
尋得個本府楊虞候,先送了些人事銀兩,然后把書札相煩轉達太尉。楊虞候接書入
府。少頃,楊虞候出來喚道:“太尉有鈞旨,呼喚頭領。”戴宗跟隨虞候進府,只
見太尉正在廳上坐地,拆書觀看。戴宗上前參見。太尉道:“正在緊要的時節,來
的恁般湊巧!前日正被蔡京、童貫、高俅在天子面前,劾奏你的哥哥宋先鋒復軍殺
將,喪師辱國,大肆誹謗,欲皇上加罪。天子猶豫不決,卻被右正言陳觀上疏,劾
蔡京、童貫、高俅誣陷忠良,排擠善類,說汝等兵馬,已渡壺關險隘,乞治蔡京等
欺妄之罪。以此忤了蔡太師,尋他罪過。昨日奏過天子說:‘陳觀撰尊堯錄,他尊
神宗為堯,即寓訕陛下之意,乞治陳觀訕上之罪。’幸的天子不即加罪。今日得汝
捷報,不但陳觀有顏,連我也放下許多憂悶。明日早朝,我將汝奏捷表文上達。”
戴宗再拜稱謝,出府覓個寓所,安歇聽候,不在話下。
且說宿太尉次日早朝入內,道君皇帝在文德殿朝見文武。宿太尉拜舞山呼畢,將宋
江捷表奏聞,說宋江等征討田虎,前后共克復六府州縣,今差人赍捧捷表上聞。天
子龍顏欣悅。宿元景又奏道:“正言陳觀撰尊堯錄,以先帝神宗為堯,陛下為舜,
尊堯何得為罪?陳觀素剛正不屈,遇事敢言,素有膽略,乞陛下加封陳觀官爵,敕
陳觀到河北監督兵馬,必成大功。”天子準奏,隨即降旨:“陳觀于原官上加升樞
密院同知,著他為安撫,統領御營軍馬二萬,前往宋江軍前督戰,并赍賞賜銀兩,
犒勞將佐軍卒。”當下朝散,宿太尉回到私第,喚戴宗打發回書。戴宗已知有了圣
旨,拜辭宿太尉,離了東京,作起神行法,次日已到昭德城中。往返東京,剛剛四
日。
宋江正在整點兵馬,商議進征,見戴宗回來,忙問奏聞消息。戴宗將宿太尉回書呈
上。宋江拆開看罷,將書中備細,一一對眾頭領說知。眾人都道:“難得陳安撫恁
般肝膽,我們也不枉在這里出力。”宋江傳令,待接了敕旨,然后進征。眾將遵令,
在城屯住,不在話下。
卻說昭德城北潞城縣,是本府屬縣。城中守將池方,探知喬道清圍困時,便星夜差
人到威勝田虎處申報告急。田虎手下偽省院官接了潞城池方告急申文,正欲奏知田
虎,忽報晉寧已失,御弟三大王田彪止逃得性命到此。說言未畢,恰好田彪已到。
田彪同省院官入內,拜見田虎。田彪放聲大哭說:“宋兵勢大,被他打破晉寧城池,
殺了兒子田實,臣止逃得性命至此。失地喪師,臣該萬死!”說罷又哭。那邊省院
官又啟奏道:“臣適才接得潞城守將池方申文,說喬國師已被宋兵圍困,昭德危在
旦夕。”田虎聞奏大驚,會集文武眾官,右丞相太師卞祥、樞密官范權、統軍大將
馬靈等,當廷商議:“即日宋江侵奪邊界,占了我兩座大郡,殺死眾多兵將,喬道
清已被他圍困,汝等如何處置?”當有國舅鄔梨奏道:“主上勿憂!臣受國恩,愿
部領軍馬,克日興師,前往昭德,務要擒獲宋江等眾,恢復原奪城池。”那鄔梨國
舅,原是威勝富戶。鄔梨入骨好使槍棒,兩臂有千斤力氣,開的好硬弓,慣使一柄
五十斤重潑風大刀。田虎知他幼妹大有姿色,便娶來為妻,遂將鄔梨封為樞密,稱
做國舅。當下鄔梨國舅又奏道:“臣幼女瓊英,近夢神人教授武藝,覺來便是膂力
過人。不但武藝精熟,更有一件神異的手段,手飛石子,打擊禽鳥,百發百中,近
來人都稱他做瓊矢鏃。臣保奏幼女為先鋒,必獲成功。”田虎隨即降旨,封瓊英為
郡主。鄔梨謝恩方畢,又有統軍大將馬靈奏道:“臣愿部領軍馬,往汾陽退敵。”
田虎大喜,都賜金印虎牌,賞賜明珠珍寶。鄔梨、馬靈各撥兵三萬,速便起兵前去。
不說馬靈統領偏牙將佐軍馬,望汾陽進發。且說鄔梨國舅領了王旨兵符,下教場挑
選兵馬三萬,整頓刀槍弓箭,一應器械。歸第,領了女將瓊英為前部先鋒,入內辭
別田虎,擺布起身。瓊英女領父命,統領軍馬,徑奔昭德來。只因這女將出征,有
分教:貞烈女復不共戴天之仇,英雄將成琴瑟伉儷之好。
畢竟不知女將軍怎生搦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