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九十四回 關勝義降三將 李逵莽陷眾人


 
    話說宋江在蓋州分定兩隊兵馬人數,寫成鬮子,與盧俊義焚香禱告。宋江拈起
一個鬮子看時,卻是東路。盧俊義鬮得西路,是不必說,只等雪凈起程。留下花榮、
董平、施恩、杜興,撥兵二萬,鎮守蓋州。到初六日吉期,宋江、盧俊義準備起兵。
忽報蓋州屬縣陽城、沁水兩處軍民,累被田虎殘害,不得已投順。今知天兵到來,
軍民擒縛陽城守將寇孚、沁水守將陳凱,解赴軍前。兩縣耆老,率領百姓,牽羊擔
酒,獻納城池。宋先鋒大喜,大加賞勞兩處軍民,給榜撫慰,復為良民。宋先鋒以
寇孚、陳凱知天兵到此,不速來歸順,著即斬首祭旗,以賊人。
是日兩路大兵,俱出北門,花榮等置酒餞送。宋江執杯對花榮道:“賢弟威振賊軍,
堪為此城之保障。今此城惟北面受敵,倘有賊兵,當設奇擊之,以喪賊膽,則賊人
不敢南窺矣。”花榮等唯唯受命。宋江又執杯對盧俊義道:“今日出兵,卻得陽城、
沁水獻俘之喜。二處既平,賢弟可以長驅直抵晉寧,早建大功,生擒賊首田虎,報
效朝廷,同享富貴。”盧俊義道:“賴兄長之威,兩處不戰而服。既奉嚴令,敢不
盡心殫力!”宋江又取前日教蕭讓照依許貫忠圖畫,另寫成一軸,付與盧俊義收置
備用。當下正先鋒宋江傳令撥兵三隊:林沖、索超、徐寧、張清,領兵一萬為前隊;
孫立、朱仝、燕順、馬麟、單廷、魏定國、湯隆、李云,領兵一萬為后隊;宋江
與吳用統領其余將佐,領兵三萬為中軍。三隊共軍兵五萬,望東北進發。副先鋒盧
俊義辭了宋江、花榮等,管領四十員將佐,軍兵五萬,望西北進征。
花榮、董平、施恩、杜興,餞別宋江、盧俊義入城。花榮傳令,于城北五里外,扎
兩個營寨,施恩、杜興各領兵五千,設強弓硬弩,并諸般火器,屯扎以當敵鋒;又
于東西兩路,設奇兵埋伏,不題。其高平自有史進、穆弘,陵川自有李應、柴進,
衛州自有公孫一清、關勝、呼延灼,各各守御。看官牢記話頭。
且說宋先鋒三隊人馬,離蓋州行三十余里,宋江在馬上遙見前面有座山嶺。多樣時,
漸近山下,卻在馬首之右。宋江觀看那山形勢,比他山又是不同。但見:
萬疊流嵐鱗次密,數峰連峙雁成行。
嶺顛崖石如城郭,插天云木繞蒼蒼。
宋江正在觀看山景,忽見李逵上前用手指道:“哥哥,此山光景,與前日夢中無異。”
宋江即喚降將耿恭問道:“你在此久,必知此山來歷。若依許貫忠圖上,房山在州
城東,當叫做天池嶺。”李逵道:“夢中那秀士,正是說天池嶺,我卻忘了。”耿
恭道:“此山果是天池嶺,其顛石崖如城郭一般,昔人避兵之處。近來土人說此嶺
有靈異,夜間石崖中,往往有紅光照耀。又有樵者到崖畔,有異香撲鼻。”宋江聽
罷,便道:“如此卻符合李逵的夢。”是日兵行六十里安營,于路無話。不則一日,
來到壺關之南,離關五里下寨。
卻說壺關原在山之東麓,山形似壺,漢時始置關于此,因此叫做壺關。山東有抱犢
山,與壺關山麓相連。壺關正在兩山之中,離昭德城南八十里外,乃昭德之險隘。
上有田虎手下猛將八員,精兵三萬鎮守。那八員猛將是誰:
山士奇   陸輝   史定   吳成
仲良    云宗武  伍肅   竺敬
卻說山士奇原是沁州富戶子弟,膂力過人,好使槍棒。因殺人懼罪,遂投田虎部下,
拒敵有功,偽受兵馬都監之職。慣使一條四十斤重渾鐵棍,武藝精熟。田虎聞朝廷
差宋江等兵馬前來,特差他到昭德,挑選精兵一萬,協同陸輝等鎮守壺關。彼處一
應調遣,俱得便宜行事,不必奏聞。
山士奇到壺關,知蓋州失守,料宋兵必來取關,日日厲兵秣馬,準備迎敵。忽報宋
兵已到關南五里外扎營,士奇整點馬軍一萬,同史定、竺敬、仲良,各各披掛上馬,
領兵出關迎敵,與宋兵對陣。兩邊列成陣勢,用強弓硬弩,射住陣腳。兩陣里花腔
鼉鼓擂,雜彩繡旗搖。北陣門旗開處,一將立馬當先。看他怎生結束:
鳳翅明盔穩戴,魚鱗鎧甲重披。錦紅袍上織花枝,獅蠻帶瓊瑤密砌。純鋼鐵棍緊挺,
青毛鬃馬頻嘶。壺關新到大將軍,山都監士奇便是。
山士奇高叫:“水洼草寇,敢來侵犯我邊疆!”那邊豹子頭林沖驟馬出陣,喝道:
“助虐匹夫,天兵到來,兀是抗拒!”拈矛縱馬,直搶士奇。二將搶到垓心,兩軍
吶喊,二騎相交,四條臂膊縱橫,八只馬蹄撩亂,斗經五十余合,不分勝負,林沖
暗暗喝采。竺敬見士奇不能取勝,拍馬飛刀助戰,那邊沒羽箭張清飛馬接住。四騎
馬在陣前兩對兒廝殺。張清與竺敬斗至二十余合,張清力怯,拍馬便走。竺敬驟馬
趕來,張清帶住花槍,向錦袋內取一石子,扭過身軀,覷定竺敬面門,一石子飛去,
喝聲道:“著!”正中竺敬鼻凹,翻身落馬,鮮血迸流。張清回馬拈槍來刺,北陣
里史定、仲良雙出,死救得脫。關上見打翻一將,恐士奇有失,遂鳴金收兵。宋江
亦令鳴金收兵回寨,與吳用商議道:“今日打翻一員賊將,少挫銳氣。我見山勢險
峻,關形壯固,用何良策,可破此關?”林沖道:“來日扣關搦戰,一定要殺卻那
個賊將,眾兄弟迸力沖殺上去。”吳用道:“將軍不可造次!孫武子云:‘不可勝
者,守也;可勝者,攻也。’謂敵未可勝,則我當自守;彼敵可勝,則攻之爾。”
宋江道:“軍師之言甚善。”
次日,林沖、張清來稟宋先鋒,要領兵搦戰。宋江分付道:“縱使戰勝,亦不得輕
易上關。”再令徐寧、索超領兵接應。當下林沖、張清領五千軍馬,在關下搖旗擂
鼓,辱罵搦戰,從辰至午,關上不見動靜。林沖與張清卻待要回寨,猛聽的關內一
聲炮響,關門開處,山士奇同伍肅、史定、吳成、仲良,領兵二萬,沖殺下來。林
沖對張清道:“賊人乘我之疲,我等努力向前。”后隊索超、徐寧,領兵一齊上前。
兩邊列陣,更不打話,尋對廝殺。林沖斗伍肅。士奇出馬,張清拈梨花槍接住。吳
成、史定雙出,索超揮斧躍馬,力敵二將。當下兩軍迭聲吶喊,七騎馬在征塵影里,
殺氣叢中,燈影般捉對兒廝殺。正斗到酣鬧處,豹子頭林沖大喝一聲,只一矛將伍
肅戳下馬來。吳成、史定兩個戰索超,兀是力怯,見那邊伍肅落馬,史定急賣個破
綻,拍馬望本陣奔去。吳成見史定敗陣,隔開斧要走,被索超揮斧砍為兩段。山士
奇見折了二將,撥馬回陣。張清趕上,手起一石子,打著腦后頭盔,鏗然有聲,驚
的士奇伏鞍而走。仲良急領兵進關,被林沖等驅兵沖殺過來,北軍大敗。山士奇領
兵亂竄入關,閉門不迭。林沖等直殺至關下,被關上矢石打射下來,因此不能得入。
林沖左臂早中一矢,收兵回寨。宋江令安道全療治林沖箭瘡,幸的甲厚,不致傷重,
不在話下。
且說山士奇進關,計點軍士,折去二千余名,又折了二將。對眾商議,一面差人往
威勝晉王處,說宋江等兵強將猛,難以抵敵,乞添差良將鎮守,庶保無虞;一面密
約抱犢山守將唐斌、文仲容、崔,領精兵悄地出抱犢之東,抄宋兵之后。約定日
期,放炮為號:“我這里領兵出關,沖殺下來,兩路夾攻,必獲全勝。”當下計議
已定,堅守關隘,只等唐斌處消息,不題。
再說宋先鋒見壺關險阻,急切不能破,相拒半月有余,正在帳中納悶,忽報衛州關
將軍差人馳書到來,內有機密事情。宋江與吳用連忙拆開觀看,書中說:
抱犢山寨主唐斌,原是蒲東軍官。為人勇敢剛直,素與關某結義。被勢豪陷害,唐
斌忿怒,殺死仇家,官府追捕緊急。那時自蒲東南下,欲投梁山,路經此山被劫。
當下唐斌與本山頭目文仲容、崔爭斗,文、崔二人,都不能贏他,因此請唐斌上
山,讓他為寨主。舊年因田虎侵奪壺關,要他降順,唐斌本意不肯,后見勢孤,勉
強降順。卻只在本山住扎,為壺關犄角,以備南兵。近聞關某鎮守衛州,新歲元旦,
唐斌單騎潛至衛州,訴說向來衷曲。他久慕兄長忠義,本欲歸順天朝,投降兄長麾
下,建功贖罪。關某單騎同唐斌到抱犢山,見文仲容、崔二人爽亮,毫無猥瑣之
態。二人亦欲歸順,密約相機獻關,以為進身之資。
宋江詳悉來書,與吳用計議,按兵不動,只看關內動靜,然后策應。
卻說山士奇差人密約唐斌悄地出兵,軍人回報:“目今月明如晝,待月晦進兵,務
使敵人不覺為妙。”士奇道:“也見得是。”一連過了十幾日,宋軍也不來攻打,
忽報唐斌領數騎,從抱犢山側馳至關內。須臾,唐斌到關,參見山士奇。唐斌道:
“今夜三更,文仲容、崔領兵一萬,潛出抱犢山之東,人披軟戰,馬摘鑾鈴,黎
明必到宋兵寨后,這里可速準備出關接應。”士奇喜道:“兩路夾擊,宋兵必敗!”
士奇置酒管待。至暮,唐斌上關探望道:“奇怪,星光下,卻像關外有人哨探的。”
一頭說,便向親隨軍士箭壺中,取兩枝箭,望關外射去。也是此關合破,關外真個
有幾個軍卒,奉宋先鋒將令,在黑影里潛探關中消息。唐斌那枝箭,可可地射著一
個軍卒右股。但射的股肉疼痛,卻似無箭鏃的。軍士怪異,取箭細看,原來有許多
絹帛,緊緊纏縛著箭鏃。軍卒知有別情,飛奔至寨中,報知宋先鋒。
宋江在燈燭之下,拆開看時,內有蠅頭細字幾行,卻是唐斌密約:“次日黎明獻關,
有文仲容、崔領兵潛至先鋒寨后,只等炮響,關內殺出接應。那時唐斌在彼,乘
機奪關。宋先鋒乞速準備進關。”宋江看罷,與吳用密議準備。吳用道:“關將軍
料無差誤。然敵兵出我之后,不可不做準備。當令孫立、朱仝、單廷、魏定國、
燕順,領兵一萬,卷旗息鼓,潛往寨后。如遇文、崔二將兵到,勿令彼遽逼營寨,
直待我兵已得此關,聽放轟天子母號炮,方可容他近前。再令徐寧、索超領兵五千,
潛往寨東埋伏;林沖、張清領兵五千,潛往寨西埋伏。只聽寨內炮響,兩路齊出接
應,合兵沖殺上關。萬一我兵中彼奸計,即來救應。”宋江道:“軍師籌畫甚善!”
當下依議傳令,眾將遵守,準備去了。
再說山士奇在關內得唐斌消息,專聽宋兵寨后炮聲。候至天明,忽聽得關南連珠炮
響,唐斌同士奇上關眺望,見宋軍寨后塵起,旌旗錯亂。唐斌道:“此必文、崔二
將兵到,可速出關接應!”山士奇同史定領精兵一萬,先出關沖殺,令唐斌、陸輝
領兵一萬,隨后策應,卻令竺敬、仲良住扎關上。當下宋兵見關上沖出兵來,望后
急退。山士奇當先驅兵卷殺過來,猛聽的一聲炮響,宋兵左右撞出兩彪軍馬,殺奔
前來。唐斌見宋兵兩隊殺出,急回馬領兵搶上關來,橫矛立馬于門外。山士奇、史
定正在分頭廝殺,宋寨中又一聲炮響,李逵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領標槍牌手,滾殺
過來。山士奇知有準備,急招兵回馬上關。關前一將,立馬大叫道:“唐斌在此,
壺關已屬宋朝,山士奇可速下馬投降!”手起一矛,早把竺敬戳死。山士奇大驚,
罔知所措,領數十騎望西抵死沖突去了。林沖、張清要奪關隘,也不來追趕,領兵
殺上關來。那時李逵等步兵輕捷,已搶上關,即放號炮,同唐斌趕殺把關軍士,奪
了壺關。仲良被亂兵所殺。關外史定,被徐寧搠翻。北兵四散逃竄,棄下盔甲馬匹
無數,殺死二千余人,生擒五百余名,降者甚眾。
須臾,宋先鋒等大兵次第入關,唐斌下馬,拜見宋江道:“唐某犯罪,聞先鋒仁義,
那時欲奔投大寨,只因無個門路,不獲拜識尊顏。今天假其便,使唐某得隨鞭鐙,
實滿平生之愿。”說罷,又拜。宋江答禮不迭,慌忙扶起道:“將軍歸順朝廷,同
宋某蕩平叛逆,宋某回朝,保奏天子,自當優敘。”次后孫立等眾將,與同文仲容、
崔,領兩路兵馬,屯扎關外聽令。宋江傳令文、崔二將入關相見。孫立等統領兵
馬,且屯扎關外。文仲容、崔進關參拜宋先鋒道:“文某、崔某有緣,得侍麾下,
愿效犬馬。”宋江大喜道:“將軍等同賺此關,功勛不小。宋某于功績簿上,一一
標記明白。”即令設宴,與唐斌等三人慶賀。一面計點關內外軍士,新降兵二萬余
人,獲戰馬一千余匹。眾將都來獻功。宋先鋒賞勞將佐軍兵已畢,宋江問唐斌,昭
德關中兵將多寡。唐斌道:“城內原有三萬兵馬,山士奇選出一萬守關,今城中兵
馬尚有二萬,正偏將佐共十員。”那十員乃是:
孫琪  葉聲  金鼎  黃鉞  冷寧
戴美  翁奎  楊春  牛庚  蔡澤
唐斌又道:“田虎恃壺關為昭德屏障,壺關已破,田虎失一臂矣。唐某不才,愿為
前部去打昭德。”當下陵川降將耿恭愿同唐斌為前部,宋江依允。少頃,宋江對文
仲容、崔道:“兩位素居抱犢山,知彼情形,威風久著。宋某欲令二位管令本部
人馬,仍往抱犢屯扎,以當一面。待宋某打破昭德,那時請將軍相會,不知二位意
下如何?”文仲容、崔同聲答道:“先鋒之令,安敢不遵?”當下酒罷,文、崔
辭別宋先鋒,往抱犢去了。
次日,宋先鋒升帳,令戴宗往晉寧盧先鋒處,探聽軍情,速來回報。戴宗遵令起程,
不題。宋江與吳用計議,分撥軍馬,攻打昭德。唐斌、耿恭領兵一萬,攻打東門;
索超、張清領兵一萬,攻打南門;卻空著西門,防威勝救兵至,恐內外沖突不便。
又令李逵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領步兵五百為游兵,往來接應;令孫立、朱仝、燕
順領兵進關,同樊瑞、馬麟管領兵馬,鎮守壺關。分撥已定,宋先鋒與吳學究統領
其余將佐,拔寨起行,離昭德城南十里下寨,不題。
話分兩頭。卻說威勝偽省院官,接得壺關守將山士奇及晉寧田彪告急申文,奏知田
虎,說宋兵勢大,壺關、晉寧兩處危急。田虎升殿,與眾人計議,發兵救援。只見
班部中閃出一個人,首戴黃冠,身披鶴氅,上前奏道:“臣啟大王,臣愿往壺關退
敵。”那人姓喬,單名個冽字。其先原是陜西涇原人。其母懷孕,夢豺入室,后化
為鹿,夢覺,產冽。那喬冽八歲好使槍弄棒,偶游崆峒山,遇異人傳授幻術,能呼
風喚雨,駕霧騰云。也曾往九宮縣二仙山訪道,羅真人不肯接見,令道童傳命,對
喬冽說:“你攻于外道,不悟玄微,待你遇德魔降,然后見我。”喬冽艴然而返,
自恃有術,游浪不羈。因他多幻術,人都稱他做幻魔君。后來到安定州。本州亢陽,
五個月雨無涓滴。州官出榜:“如有祈至雨澤者,給信賞錢三千貫。”喬冽揭榜上
壇,甘霖大澍。州官見雨足,把這信賞錢不在意了。
也是喬冽合當有事,本處有個歪學究,姓何名才,與本州庫吏最密,當下探知此事,
他便攛掇庫吏,把信賞錢大半孝順州官,其余侵來入己。何才與庫吏借貸,也拈得
些兒油水。庫吏卻將三貫錢把與喬冽道:“你有恁般高術,要這錢也沒用頭。我這
里正項錢糧,兀自起解不足,東挪西撮。你這項信賞錢,依著我,權且存置庫內,
日后要用,卻來陸續支取。”喬冽聽了,大怒道:“信賞錢原是本州富戶協助的,
你如何恣意侵克?庫藏糧餉,都是民脂民膏,你只顧侵來肥己,買笑追歡,敗壞了
國家許多大事。打死你這污濫腌,也與庫藏除了一蠹!”提起拳頭,劈臉便打。
那庫吏是酒色淘虛的人,更兼身體肥胖,未動手先是氣喘,那里架隔得住。當下被
喬冽拳頭腳踢,痛打一頓,狼狽而歸,臥床四五日,嗚呼哀哉,傷重而死。
庫吏妻孥在本州投了狀詞。州官也七分猜著,是因信賞錢弄出這事來。押紙公文,
差人勾捉兇身喬冽對問。喬冽探知此事,連夜逃回涇原,收拾同母離家,逃奔到威
勝,更名改姓,扮做全真,把冽字改做清字,起個法號,叫做道清。未幾,田虎作
亂,知道清有術,勾引入伙,捏造妖言,逞弄幻術,煽惑愚民,助田虎侵奪州縣。
田虎每事靠道清做主,偽封他做護國靈感真人、軍師左丞相之職。那時方才出姓,
因此都稱他做國師喬道清。
當下喬道清啟奏田虎,愿部領軍馬,往壺關拒敵。田虎道:“國師恁般替寡人分憂!”
說還未畢,又見殿帥孫安上殿啟奏:“臣愿領軍馬去援晉寧。”田虎加封喬道清、
孫安為征南大元帥,各撥兵馬二萬前去。喬道清又奏道:“壺關危急,臣選輕騎星
馳往救。”田虎大喜,令樞密院分撥兵將,隨從喬道清、孫安進征。樞密院得令,
選將撥兵,交付二人。喬道清、孫安即日整點軍馬起程。
那個孫安與喬道清同鄉,他也是涇原人。生的身長九尺,腰大八圍,頗知韜略,膂
力過人。學得一身出色的好武藝,慣使兩口鑌鐵劍。后來為報父仇,殺死二人,因
官府追捕緊急,棄家逃走。他素與喬道清交厚,聞知喬道清在田虎手下,遂到威勝,
投訴喬道清。道清薦與田虎,拒敵有功,偽受殿帥之職。今日統領十員偏將,軍馬
二萬,往救晉寧。那十員偏將是誰,乃是:
梅玉  秦英  金禎  陸清  畢勝
潘迅  楊芳  馮升  胡邁  陸芳
那十員偏將,都偽授統制之職。當下孫安辭別喬道清,統領軍馬,望晉寧進發,不
題。
再說喬道清將二萬軍馬,著團練聶新、馮統領,隨后自己同四員偏將先行。那四
員:
雷震  倪麟  費珍  薛燦
那四員偏將,都偽授總管之職,隨著喬道清,管領精兵二千,星夜望昭德進發。不
則一日,來到昭德城北十里外,前騎探馬來報:“昨日被宋兵打破壺關,目今分兵
三路,攻打昭德城池。”喬道清聞報,大怒道:“這廝們恁般無禮!教他認俺的手
段。”領兵飛奔前來,正遇唐斌、耿恭領兵攻打北門。忽報西北上有二千余騎到來,
唐斌、耿恭列陣迎敵。喬道清兵馬已到,兩陣相對,旗鼓相望,南北尚離一箭之地。
唐斌、耿恭看見北陣前四員將佐,簇擁著一個先生,立馬于紅羅寶蓋下。那先生怎
生模樣,但見:
頭戴紫金嵌寶魚尾道冠,身穿皂沿邊烈火錦鶴氅,腰系雜色彩絲絳,足穿云頭方赤
舄。仗一口錕鐵古劍,坐一匹雪花銀鬃馬。八字眉碧眼落腮胡,四方口聲與鐘相
似。
那先生馬前皂旗上,金寫兩行十七個大字,乃是:“護國靈感真人軍師左丞相征南
大元帥喬。”耿恭看罷,驚駭道:“這個人利害!”兩軍未及交鋒,恰遇李逵等五
百游兵突至,李逵便欲上前。耿恭道:“此人是晉王手下第一個了得的,會行妖術,
最是利害。”李逵道:“俺搶上去砍了那撮鳥,卻使甚么鳥術?”唐斌也說:“將
軍不可輕敵。”李逵那里肯聽,揮板斧沖殺上去,鮑旭、項充、李袞恐李逵有失,
領五百團牌標槍手一齊滾殺過去。那先生呵呵大笑,喝道:“這廝不得狂逞!”不
慌不忙,把那口寶劍望空一指,口中念念有詞,喝聲道:“疾!”好好的白日青天,
霎時黑霧漫漫,狂風颯颯,飛土揚塵。更有一團黑氣,把李逵等五百余人罩住,卻
似攝入黑漆皮袋內一般,眼前并無一隙亮光,一毫也動彈不得,耳畔但聽的風雨之
聲,卻不知身在何處。任你英雄好漢,不能插翅飛騰。你便火首金剛,怎逃地網天
羅;八臂那吒,難脫龍潭虎窟。
畢竟李逵等眾人危困,生死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