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陣成功 宿太尉頒恩降詔


 
    話說當下宋江夢中授得九天玄女之法,不忘一句,便請軍師吳用計議定了,申
稟趙樞密。寨中合造雷車二十四部,都用畫板鐵葉釘成,下裝油柴,上安火炮,連
更曉夜,催并完成。商議打陣,會集諸將人馬,宋江傳令,各各分派:便點按中央
戊己土黃袍軍馬,戰遼國水星陣內,差大將一員雙槍將董平,左右撞破皂旗軍七門,
差副將七員:朱仝、史進、歐鵬、鄧飛、燕順、馬麟、穆春;再點按西方庚辛金白
袍軍馬,戰遼國木星陣內,差大將一員:豹子頭林沖;左右撞破青旗軍七門,差副
將七員:徐寧、穆弘、黃信、孫立、楊春、陳達、楊林;再點按南方丙丁火紅袍軍
馬,戰遼國金星陣內,差大將一員:霹靂火秦明;左右撞破白旗軍七門,差副將七
員:劉唐、雷橫、單廷、魏定國、周通、龔旺、丁得孫;再點按北方壬癸水黑袍
軍馬,戰遼國火星陣內,差大將一員:雙鞭呼延灼;左右撞破紅旗軍七門,差副將
七員:楊志、索超、韓滔、彭、孔明、鄒淵、鄒潤;再點按東方甲乙木青袍軍馬,
戰遼國土星主將陣內,差大將一員:大刀關勝;左右撞破中軍黃旗主陣人馬,差副
將八員:花榮、張清、李應、柴進、宣贊、郝思文、施恩、薛永;再差一枝繡旗花
袍軍,打遼國太陽左軍陣內,差大將七員:魯智深、武松、楊雄、石秀、焦挺、湯
隆、蔡福;再差一枝素袍銀甲軍,打遼國太陰右軍陣中,差大將七員:扈三娘、顧
大嫂、孫二娘、王英、孫新、張青、蔡慶;再差打中軍一枝悍勇人馬,直擒遼主,
差大將六員:盧俊義、燕青、呂方、郭盛、解珍、解寶;再遣護送雷車至中軍,大
將五員:李逵、樊瑞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;其余水軍頭領,并應有人員,盡到陣前
協助破陣。陣前還立五方旗幟八面,分撥人員,仍排九宮八卦陣勢。宋江傳令已罷,
眾將各各遵依。一面造雷車已了,裝載法物,推到陣前。正是計就驚天地,謀成
破鬼神。
且說兀顏統軍,連日見宋江不出交戰,差遣壓陣軍馬,直哨到宋江寨前。宋江連日
制造完備,選定日期,是晚起身,來與遼兵相接。一字兒擺開陣勢,前面盡把強弓
硬弩,射住陣腳,只待天色傍晚。黃昏左側,只見朔風凜凜,彤云密布,罩合天地,
未晚先黑。宋江教眾軍人等,斷蘆為笛,銜于口中,唿哨為號。當夜先分出四路兵
去,只留黃袍軍擺在陣前。這分出四路軍馬,趕殺哨路番軍,繞陣腳而走,殺投北
去。
初更左側,宋江軍中連珠炮響。呼延灼打開陣門,殺入后軍,直取火星。關勝隨即
殺入中軍,直取土星主將。林沖引軍殺入左軍陣內,直取木星。秦明領軍撞入右軍
陣內,直取金星。董平便調軍攻打頭陣,直取水星。公孫勝在軍中仗劍作法,踏罡
步斗,敕起五雷。是夜南風大作,吹得樹梢垂地,走石飛沙。一齊點起二十四部雷
車,李逵、樊瑞、鮑旭、項充、李袞,將引五百牌手,悍勇軍兵,護送雷車,推入
遼軍陣內。一丈青扈三娘引兵便打入遼兵太陰陣中。花和尚魯智深引兵便打入遼兵
太陽陣中。玉麒麟盧俊義引領一枝軍馬,隨著雷車,直奔中軍。你我自去尋隊廝殺。
是夜雷車火起,空中霹靂交加,端的是殺得星移斗轉,日月無光,鬼哭神號,人兵
撩亂。
且說兀顏統軍正在中軍遣將,只聽得四下里喊聲大振,四面廝殺。急上馬時,雷車
已到中軍,烈焰漲天,炮聲震地,關勝一枝軍馬,早到帳前。兀顏統軍急取方天畫
戟,與關勝大戰。怎禁沒羽箭張清,取石子望空中亂打,打的四邊牙將,中傷者多
逃命散走。李應、柴進、宣贊、郝思文,縱馬橫刀,亂殺軍將。兀顏統軍見身畔沒
了羽翼,撥回馬望北而走,關勝飛馬緊追。正是饒君走上焰摩天,腳下騰云須趕上。
花榮在背后見兀顏統軍輸了,一騎馬也追將來,急拈弓搭箭,望兀顏統軍射將去。
那箭正中兀顏統軍后心,聽的錚地一聲,火光迸散,正射在護心鏡上。卻待再射,
關勝趕上,提起青龍刀,當頭便砍。那兀顏統軍披著三重鎧甲:貼里一層連環鑌鐵
鎧,中間一重海獸皮甲,外面方是鎖子黃金甲。關勝那一刀砍過,只透的兩層。再
復一刀,兀顏統軍就刀影里閃過,勒馬挺方天戟來迎。兩個又斗了三五合,花榮趕
上,覷兀顏統軍面門,又放一箭。兀顏統軍急躲,那枝箭帶耳根穿住鳳翅金冠。兀
顏統軍急走,張清飛馬趕上,拈起石子,望頭臉上便打。石子飛去,打的兀顏統軍
撲在馬上,拖著畫戟而走。關勝趕上,再復一刀。那青龍刀落處,把兀顏統軍連腰
截骨帶頭砍著,下馬去。花榮搶到,先換了那匹好馬。張清趕來,再復一槍。可
憐兀顏統軍,一世豪杰,一柄刀,一條槍,結果了性命。有詩為證:
李靖六花人亦識,孔明八卦世應知。
混天只想無人敵,也有神機打破時。
卻說魯智深引著武松等六員頭領,眾將吶聲喊,殺入遼兵太陽陣內。那耶律得重急
待要走,被武松一戒刀,掠斷馬頭,倒撞下馬來,揪住頭發,一刀取了首級,殺散
太陽陣勢。魯智深道:“俺們再去中軍,拿了遼主,便是了事也!”
且說遼兵太陰陣中天壽公主聽得四邊喊起廝殺,慌忙整頓軍器上馬,引女兵伺候。
只見一丈青舞起雙刀,縱馬引著顧大嫂等六員頭領,殺入帳來,正與天壽公主交鋒。
兩個斗無數合,一丈青放開雙刀,搶入公主懷內,劈胸揪住。兩個在馬上扭做一團,
絞做一塊。王矮虎趕上,活捉了天壽公主。顧大嫂、孫二娘在陣里殺散女兵。孫新、
張青、蔡慶在外面夾攻。可憐玉葉金枝女,卻作歸降被縛人。
且說盧俊義引兵殺到中軍,解珍、解寶先把帥字旗砍翻,亂殺番兵番將。當有護駕
大臣與眾多牙將,緊護遼國郎主鑾駕,往北而走。陣內羅、月孛二皇侄,俱被刺
死于馬下。計都皇侄,就馬上活拿了。紫皇侄,不知去向。大兵重重圍住,直殺
到四更方息,殺的遼兵二十余萬,七損八傷。
將及天明,諸將都回。宋江鳴金收軍下寨,傳令教生擒活捉之眾,各自獻功。一丈
青獻太陰星天壽公主;盧俊義獻計都星皇侄耶律得華;朱仝獻水星曲利出清;歐鵬、
鄧飛、馬麟獻斗木獬蕭大觀;楊林、陳達獻心月狐裴直;單廷、魏定國獻胃土雉
高彪;韓滔、彭獻柳土獐雷春、翼火蛇狄圣。諸將獻首級,不計其數。宋江將生
擒八將,盡行解赴趙樞密中軍收禁。所得馬匹,就行撥各將騎坐。
且說遼國郎主慌速退入燕京,急傳旨意,堅閉四門,緊守城池,不出對敵。宋江知
得遼主退回燕京,便教軍馬拔寨都起,直追至城下,團團圍住。令人請趙樞密直至
后營,監臨打城。宋江傳令,教就燕京城外,團團豎起云梯炮石,扎下寨柵,準備
打城。
遼國郎主心慌,會集群臣商議,都道:“事在危急,莫若歸降大宋,此為上計。”
遼主遂從眾議。于是城上早豎起降旗,差人來宋營求告:“年年進牛馬,歲歲獻珠
珍,再不敢侵犯中國。”宋江引著來人直到后營,拜見趙樞密,通說投降一節。趙
樞密聽了道:“此乃國家大事,須用取自上裁,我未敢擅便主張。你遼國有心投降,
可差的當大臣,親赴東京朝見天子。圣旨準你遼國皈依表文,降詔赦罪,方敢退兵
罷戰。”
來人領了這話,便入城回復郎主。當下國主聚集文武百官,商議此事,時有右丞相
太師褚堅出班奏曰:“目今本國兵微將寡,人馬皆無,如何迎敵?論臣愚意,微臣
親往宋先鋒寨內,許以厚賄。一面令其住兵停戰;一面收拾禮物,徑往東京,投買
省院諸官,令其于天子之前,善言啟奏,別作宛轉。目今中國蔡京、童貫、高俅、
楊四個賊臣專權,童子皇帝聽他四個主張。可把金帛賄賂,與此四人,買其請和,
必降詔赦,收兵罷戰。”郎主準奏。
次日,丞相褚堅出城來,直到宋先鋒寨中。宋江接至帳上,便問來意如何。褚堅先
說了國主投降一事,然后許宋先鋒金帛玩好之物。宋江聽了,說與丞相褚堅道:“俺
連日攻城,不愁打你這個城池不破,一發斬草除根,免了萌芽再發。看見你城上豎
起降旗,以此停兵罷戰。兩國交鋒,自古國家有投降之理,準你投拜納降,因此按
兵不動,容汝赴朝廷請罪獻納。汝今以賄賂相許,覷宋江為何等之人,再勿復言!”
褚堅惶恐。宋江又道:“容你修表朝京,取自上裁。俺等按兵不動,待汝速去快來,
汝勿遲滯!”
褚堅拜謝了宋先鋒,作別出寨,上馬回燕京來,奏知國主。眾大臣商議已定,次日
遼國君臣,收拾玩好之物,金銀寶貝,彩繒珍珠,裝載上車,差丞相褚堅并同番官
一十五員,前往京師。鞍馬三十余騎,修下請罪表章一道,離了燕京,到了宋江寨
內,參見了宋江。宋江引褚堅來見趙樞密,說知此事:“遼國今差丞相褚堅,親往
京師朝見,告罪投降。”趙樞密留住褚堅,以禮相待。自來與宋先鋒商議,亦動文
書,申達天子。就差柴進、蕭讓赍奏,就帶行軍公文,關會省院,一同相伴丞相褚
堅,前往東京。在路不止一日,早到京師,便將十車進奉金寶禮物,車仗人馬,于
館驛內安下。柴進、蕭讓赍捧行軍公文,先去省院下了,稟說道:“即日兵馬圍困
燕京,旦夕可破。遼國郎主于城上豎起降旗,今遣丞相褚堅前來上表,請罪納降,
告赦罷兵。未敢自專,來請圣旨。”省院官說道:“你且與他館驛內權時安歇,待
俺這里從長計議。”
此時蔡京、童貫、高俅、楊并省院大小官僚,都是好利之徒。卻說遼國丞相褚堅
并眾人,先尋門路,見了太師蔡京等四個大臣。次后省院各官處都有賄賂,各各先
以門路饋送禮物諸官已了。次日早朝,百官朝賀拜舞已畢,樞密使童貫出班奏曰:
“有先鋒使宋江殺退遼兵,直至燕京,圍住城池攻擊,旦夕可破。今有遼主早豎降
旗,情愿投降,遣使丞相褚堅,奉表稱臣,納降請罪,告赦講和,求敕退兵罷戰,
情愿年年進奉,不敢有違。伏乞圣鑒。”天子曰:“以此講和,休兵罷戰,汝等眾
卿,如何計議?”旁有太師蔡京出班奏曰:“臣等眾官,俱各計議:自古及今,四
夷未嘗盡滅。臣等愚意,可存遼國,作北方之屏障。年年進納歲幣,于國有益。合
準投降請罪,休兵罷戰,詔回軍馬,以護京師。臣等未敢擅便,乞陛下圣裁。”天
子準奏,傳圣旨令遼國來使面君。當有殿頭官傳令,宣褚堅等一行來使,都到金殿
之下,揚塵拜舞,頓首山呼。侍臣呈上表章,就御案上展開。宣表學士高聲讀道:
遼國主臣耶律輝頓首頓首,百拜上言:臣生居朔漠,長在番邦,不通圣賢之經,罔
究綱常之禮。詐文偽武,左右多狼心狗行之徒。好賂貪財,前后悉鼠目獐頭之輩。
小臣昏昧,屯眾猖狂。侵犯疆封,以致天兵討罪,妄驅士馬,動勞王室興師。量螻
蟻安足撼泰山,想眾水必然歸大海。今特遣使臣褚堅冒干天威,納土請罪。倘蒙圣
上憐憫蕞爾之微生,不廢祖宗之遺業,赦其舊過,開以新圖,退守戎狄之番邦,永
作天朝之屏障,老老幼幼,真獲再生,子子孫孫,久遠感戴。進納歲幣,誓不敢違!
臣等不勝戰栗屏營之至!謹上表以聞。
  宣和四年冬月 日遼國主臣耶律輝 表
徽宗天子御覽表文已畢,階下群臣稱賀。天子命取御酒以賜來使,丞相褚堅等便取
金帛歲幣進在朝前。天子命寶藏庫收訖,仍另納下每年歲幣牛馬等物。天子回賜緞
匹表里,光祿寺賜宴。敕令:“丞相褚堅等先回,待寡人差官自來降詔。”褚堅等
謝恩,拜辭出朝,且歸館驛。是日朝散,褚堅又令人再于各官門下,重打關節。蔡
京力許:“令丞相自回,都在我等四人身上。”褚堅謝了太師,自回遼國去了。
卻說蔡太師次日引百官入朝,啟奏降詔回下遼國。天子準奏,急敕翰林學士草詔一
道,就御前便差太尉宿元景赍擎丹詔,直往遼國開讀。另敕趙樞密令宋先鋒收兵罷
戰,班師回京。將應有被擒之人,釋放還國。原奪城池,仍舊給遼管領。府庫器具,
交割遼邦歸管。天子退朝,百官皆散。次日,省院諸官,都到宿太尉府,約日送行。
再說宿太尉領了詔敕,不敢久停,準備轎馬從人,辭了天子,別了省院諸官,就同
柴進、蕭讓同上遼邦,出京師,望陳橋驛投邊塞進發。在路行時,正值嚴冬之月,
彤云密布,瑞雪平鋪,粉塑千林,銀裝萬里。宿太尉一行人馬,冒雪風,迤前
進。雪霽未消,漸臨邊塞。柴進、蕭讓先使哨馬報知趙樞密,前去通報宋先鋒。宋
江見哨馬飛報,便攜酒禮,引眾出五十里伏道迎接。接著宿太尉,相見已畢,把了
接風酒,各官俱喜。請至寨中,設筵相待,同議朝廷之事。宿太尉言說省院等官,
蔡京、童貫、高俅、楊,俱各受了遼國賄賂,于天子前極力保奏此事,準其投降,
休兵罷戰,詔回軍馬,守備京師。宋江聽了嘆道:“非是宋某怨望朝廷,功勛至此,
又成虛度。”宿太尉道:“先鋒休憂!元景回朝,天子前必當重保。”趙樞密又道:
“放著下官為證,怎肯教虛費了將軍大功!”宋江稟道:“某等一百八人,竭力報
國,并無異心,亦無希恩望賜之念。只得眾弟兄同守勞苦,實為幸甚。若得樞相肯
做主張,深感厚德。”當日飲宴,眾皆歡喜,至晚方散。隨即差人一面報知遼國,
準備接詔。
次日,宋江撥十員大將護送宿太尉進遼國頒詔,都是錦袍金甲,戎裝革帶。那十員
上將:關勝、林沖、秦明、呼延灼、花榮、董平、李應、柴進、呂方、郭盛,引領
馬步軍三千,護持太尉,前遮后擁,擺布入城。燕京百姓,有數百年不見中國軍容,
聞知太尉到來,盡皆歡喜,排門香花燈燭。遼主親引百官文武,具服乘馬,出南門
迎接詔旨,直至金鑾殿上。十員大將,立于左右。宿太尉立于龍亭之左,國主同百
官跪于殿前。殿頭官喝拜,國主同文武拜罷。遼國侍郎承恩請詔,就殿上開讀。詔
曰:
大宋皇帝制曰:三皇立位,五帝禪宗,雖中華而有主,豈夷狄之無君?茲爾遼國,
不遵天命,數犯疆封,理合一鼓而滅。朕今覽其情詞,憐其哀切,憫汝孤,不忍
加誅,仍存其國。詔書至日,即將軍前所擒之將,盡數釋放還國。原奪一應城池,
仍舊給還本國管領。所供歲幣,慎勿怠忽。於戲!敬事大國,祗畏天地,此藩翰之
職也。爾其欽哉!
  宣和四年冬月 日
當時遼國侍郎開讀詔旨已罷,郎主與百官再拜謝恩。行君臣禮畢,抬過詔書龍案,
郎主便與宿太尉相見。敘禮已畢,請入后殿,大設華筵,水陸俱備。番官進酒,戎
將傳杯;歌舞滿筵,胡笳聒耳;燕姬美女,各奏戎樂;羯鼓塤,胡旋慢舞。筵宴
已終,送宿太尉并眾將于館驛內安歇。是日跟去人員,都有賞勞。
次日,國主命丞相褚堅出城至寨,邀請趙樞密、宋先鋒同入燕京赴宴。宋江便與軍
師吳用計議不行,只請的趙樞密入城,相陪宿太尉飲宴。是日遼國郎主大張筵席,
管待朝使。葡萄酒熟傾銀甕,黃羊肉美滿金盤。異果堆筵,奇花散彩。筵席將終,
只見國主金盤捧出玩好之物,上獻宿太尉、趙樞密,直飲至更深方散。第三日,遼
主會集文武群臣,番戎鼓樂,送太尉、樞密出城還寨。再命丞相褚堅將牛羊馬匹、
金銀彩緞等項禮物,直至宋先鋒軍前寨內,大設廣會,犒勞三軍,重賞眾將。
宋江傳令,叫取天壽公主一干人口,放回本國。仍將奪過檀州、薊州、霸州、幽州,
依舊給還遼國管領。一面先送宿太尉還京,次后收拾諸將軍兵車仗人馬,分撥人員,
先發中軍軍馬,護送趙樞密起行。宋先鋒寨內,自己設宴,一面賞勞水軍頭目已了,
著令乘駕船只從水路先回東京駐扎聽調。
宋江再使人入城中,請出左右二丞相前赴軍中說話。當下遼國郎主教左丞相幽西孛
瑾、右丞相太師褚堅,來至宋先鋒行營,至于中軍相見。宋江邀請上帳,分賓而坐。
宋江開話道:“俺武將兵臨城下,將至壕邊,奇功在邇,本不容汝投降。打破城池,
盡皆剿滅,正當其理。主帥聽從,容汝申達朝廷。皇上憐憫,存惻隱之心,不肯盡
情追殺,準汝投降,納表請罪。今王事已畢,吾待朝京。汝等勿以宋江等輩不能勝
爾,再生反復。年年進貢,不可有缺。吾今班師還國,汝宜謹慎自守,休得故犯!
天兵再至,決無輕恕!”二丞相叩首伏罪拜謝。宋江再用好言戒諭,二丞相懇謝而
去。
宋江卻撥一隊軍兵,與女將一丈青等先行。隨即喚令隨軍石匠,采石為碑,令蕭讓
作文,以記其事。金大堅鐫石已畢,豎立在永清縣東一十五里茅山之下,至今古跡
尚存。有詩為證:
每聞胡馬度陰山,恨殺澶淵縱虜還。
誰造茅山功跡記,寇公泉下亦開顏。
宋江卻將軍馬分作五起進發,克日起行。只見魯智深忽到帳前,合掌作禮,對宋江
道:“小弟自從打死了鎮關西,逃走到代州雁門縣,趙員外送灑家上五臺山,投禮
智真長老,落發為僧。不想醉后兩番鬧了禪門,師父送俺來東京大相國寺,投托智
清禪師,討個執事僧做,相國寺里著灑家看守菜園。為救林沖,被高太尉要害,因
此落草。得遇哥哥,隨從多時,已經數載,思念本師,一向不曾參禮。灑家常想師
父說,俺雖是殺人放火的性,久后卻得正果真身。今日太平無事,兄弟權時告假數
日,欲往五臺山參禮本師。就將平昔所得金帛之資,都做布施,再求問師父前程如
何。哥哥軍馬只顧前行,小弟隨后便趕來也!”
宋江聽罷愕然,默上心來,便道:“你既有這個活佛羅漢在彼,何不早說,與俺等
同去參禮,求問前程。”當時與眾人商議,盡皆要去,惟有公孫勝道教不行。宋江
再與軍師計議:“留下金大堅、皇甫端、蕭讓、樂和四個,委同副先鋒盧俊義掌管
軍馬,陸續先行。俺們只帶一千來人,隨從眾弟兄,跟著魯智深同去參禮智真長老。”
宋江等眾當時離了軍前,收拾名香、彩帛、表里、金銀,上五臺山來。正是:暫棄
金戈甲馬,來游方外叢林。雨花臺畔,來訪道德高僧;善法堂前,要見燃燈古佛。
直教:一語打開名利路,片言踢透死生關。
畢竟宋江與魯智深怎地參禪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