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八十八回 顏統軍陣列混天象 宋公明夢授玄女法


 
    話說當時宋江在高阜處,看了遼兵勢大,慌忙回馬來到本陣,且教將軍馬退回
永清縣山口屯扎。便就帳中與盧俊義、吳用、公孫勝等商議道:“今日雖是贏了他
一陣,損了他兩個先鋒,我上高阜處觀望遼兵,其勢浩大,漫天遍地而來,此乃是
大隊番軍人馬。來日必用與他大戰交鋒,恐寡不敵眾,如之奈何?”吳用道:“古
之善用兵者,能使寡敵眾。昔晉謝玄五萬人馬,戰退苻堅百萬雄兵,先鋒何為懼哉!
可傳令與三軍眾將,來日務要旗嚴整,弓弩上弦,刀劍出鞘,深栽鹿角,警守營
寨,濠塹齊備,軍器并施,整頓云梯炮石之類,預先伺候。還只擺九宮八卦陣勢。
如若他來打陣,依次而起,縱他有百萬之眾,安敢沖突。”宋江道:“軍師言之甚
妙。”隨即傳令已畢,諸將三軍,盡皆聽令。五更造飯,平明拔寨都起,前抵昌平
縣界,即將軍馬擺開陣勢,扎下營寨。前面擺列馬軍,還是虎軍大將:秦明在前,
呼延灼在后,關勝居左,林沖居右,東南索超,東北徐寧,西南董平,西北楊志。
宋江守領中軍,其余眾將,各依舊職。后面步軍,另做一陣在后,盧俊義、魯智深、
武松三個為主。數萬之中,都是能征慣戰之將,個個磨拳擦掌,準備廝殺。陣勢已
定,專候番軍。
不多時,遙望遼兵遠遠而來。前面六隊番軍人馬,每隊各有五百,左設三隊,右設
三隊,循環往來,其勢不定。此六隊游兵,又號哨路,又號壓陣。次后大隊蓋地來
時,前軍盡是皂纛旗,一代有七座旗門,每門有千匹馬,各有一員大將。怎生打扮?
頭頂黑盔,身披玄甲,上穿皂袍,坐騎烏馬。手中一般軍器,正按北方斗、牛、女、
虛、危、室、壁。七門之內,總設一員把總上將,按上界北方玄武水星。怎生打扮?
頭披青絲細發,黃抹額緊束金箍,身穿禿袖皂袍,烏油甲密鋪銀鎧。足跨一匹烏騅
千里馬,手擎一口黑柄三尖刀。乃是番將曲利出清,引三千披發黑甲人馬,按北辰
五星君。皂旗下軍兵,不計其數。正是凍云截斷東方日,黑氣平吞北海風。
左軍盡是青龍旗,一代也有七座旗門,每門有千匹馬,各有一員大將。怎生打扮?
頭戴四縫盔,身披柳葉甲,上穿翠色袍,下坐青鬃馬。手拿一般軍器,正按東方角、
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。七門之內,總設一員把總大將,按上界東方蒼龍木星。
怎生打扮?頭戴獅子盔,身披狻猊鎧,堆翠繡青袍,縷金碧玉帶。手中月斧金絲桿,
身坐龍駒玉塊青。乃是番將只兒拂郎,引三千青色寶人馬,按東震九星君。青
旗下左右圍繞軍兵,不計其數。正似翠色點開黃道路,青霞截斷紫云根。
右軍盡是白虎旗,一代也有七座旗門,每門有千匹馬,各有一員大將。怎生打扮?
頭戴水磨盔,身披爛銀鎧,上穿素羅袍,坐騎雪白馬。各拿伏手軍器,正按西方奎、
婁、胃、昴、畢、觜、參。七門之內,總設一員把總大將,按上界西方咸池金星。
怎生打扮?頭頂兜鍪鳳翅盔,身披花銀雙鉤甲,腰間玉帶迸寒光,稱體素袍飛雪練。
騎一匹照夜玉狻猊馬,使一枝純鋼銀棗槊。乃是番將烏利可安,引三千白纓素旗人
馬,按西兌七星君。白旗下前后護御軍兵,不計其數。正似征駝卷盡陰山雪,番
將斜披玉井冰。
后軍盡是緋紅旗,一代亦有七座旗門,每門有千匹馬,各有一員大將。怎生打扮?
頭戴箱朱紅漆笠,身披猩猩血染征袍。桃紅鎖甲現魚鱗,沖陣龍駒名赤兔。各
伏手軍器,正按南方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張、翼、軫。七門之內,總設一員把總大將,
按上界南方朱雀火星。怎生打扮?頭頂著絳冠,朱纓粲爛。身穿緋紅袍,茜色光輝。
甲披一片紅霞,靴刺數條花縫。腰間寶帶紅,臂掛硬弓長箭。手持八尺火龍刀,
坐騎一匹胭脂馬。乃是番將洞仙文榮,引三千紅羅寶人馬,按南離三星君。紅
旗下朱纓絳衣軍兵,不計其數。正似離宮走卻六丁神,霹靂震開三昧火。
陣前左有一隊五千猛兵,人馬盡是金縷弁冠,鍍金銅甲,緋袍朱纓,火焰紅旗,絳
鞍赤馬,簇擁著一員大將。頭戴簇芙蓉如意縷金冠,身披結連環獸面鎖子黃金甲,
猩紅烈火繡花袍,碧玉嵌金七寶帶。使兩口日月雙刀,騎一匹五明赤馬。乃是遼國
御弟大王耶律得重,正按上界太陽星君。正似金烏擁出扶桑國,火傘初離東海洋。
陣前右設一隊五千女兵,人馬盡是銀花弁冠,銀鉤鎖甲,素袍素纓,白旗白馬,銀
桿刀槍,簇擁著一員女將。金鳳釵對插青絲,紅抹額亂鋪珠翠,云肩巧襯錦裙,繡
襖深籠銀甲。小小花靴金鐙穩,翩翩翠袖玉鞭輕。使一口七星寶劍,騎一匹銀鬃白
馬。乃是遼國天壽公主答里孛,按上界太陰星君。正似玉兔團團離海角,冰輪皎皎
照瑤臺。
兩隊陣中,團團一遭,盡是黃旗簇簇,軍將盡騎黃馬,都披金甲。襯甲袍起一片黃
云,繡包巾散半天黃霧。黃軍隊中,有軍馬大將四員,各領兵三千,分于四角。每
角上一員大將,團團守護。東南一員大將,青袍金甲,手持寶槍,坐騎粉青馬,立
于陣前,按上界羅星君,乃是遼國皇侄耶律得榮。西南一員大將,紫袍銀甲,使
一口寶刀,坐騎海騮馬,立于陣前,按上界計都星君,乃是遼國皇侄耶律得華。東
北一員大將,綠袍銀甲,手執方天畫戟,坐騎五明黃馬,立于陣前,按上界紫星
君,乃是遼國皇侄耶律得忠。西北一員大將,白袍銅甲,手仗七星寶劍,坐騎踢云
烏騅馬,立于陣前,按上界月孛星君,乃是遼國皇侄耶律得信。
黃軍陣內,簇擁著一員上將,左有執青旗,右有持白鉞,前有擎朱,后有張皂蓋。
周回旗號,按二十四氣,六十四卦,南辰北斗,飛龍飛虎,飛熊飛豹,明分陰陽左
右,暗合璇璣玉衡乾坤混沌之象。那員上將,使一枝朱紅畫桿方天戟。怎生打扮?
頭戴七寶紫金冠,身穿龜背黃金甲,西川紅錦繡花袍,藍田美玉玲瓏帶。左懸金畫
鐵胎弓,右帶鳳翎子箭。足穿鷹嘴云根靴,坐騎鐵脊銀鬃馬。錦雕鞍穩踏金鐙,
紫絲韁牢絆山鞒。腰間掛劍驅番將,手內揮鞭統大軍。這簇軍馬光輝,四邊渾如金
色,按上界中宮土星一天君,乃是遼國都統軍大元帥兀顏光。
黃旗之后,中軍是鳳輦龍車。前后左右,七重劍戟槍刀圍繞。九重之內,又有三十
六對黃巾力士,推捧車駕。前有九騎金鞍駿馬駕轅,后有八對錦衣衛士隨陣。輦上
中間,坐著遼國郎主:頭戴沖天唐巾,身穿九龍黃袍,腰系藍田玉帶,足穿朱履朝
靴。左右兩個大臣:左丞相幽西孛瑾,右丞相太師褚堅。各帶貂蟬冠,火裙朱服,
紫綬金章,象簡玉帶。龍床兩邊,金童玉女,執簡捧。龍車前后左右兩邊,簇擁
護駕天兵。遼國郎主,自按上界北極紫微大帝,總領鎮星。左右二丞相,按上界左
輔、右弼星君。正是一天星斗離乾位,萬象森羅降世間。有詩為證:
宿曜隨宜列八方,更將土德鎮中央。
胡人從不關天象,何事紛紛瀆上蒼?
那遼國番軍擺列天陣已定,正如雞卵之形,似覆盆之狀,旗排四角,槍擺八方,循
環無定,進退有則。宋江看見,便教強弓硬弩,射住陣腳,就中軍豎起云梯將臺,
引吳用、朱武上臺觀望。宋江看了,驚訝不已。朱武看了,認的是天陣,便對宋江、
吳用道:“此乃是太乙混天象陣也!”宋江問道:“如何攻擊?”朱武道:“此天
陣變化無窮,機關莫測,不可造次攻打。”宋江道:“若不打得開陣勢,如何得他
軍退?”吳用道:“急切不知他陣內虛實,如何便去打得?”
正商議間,兀顏統軍在中軍傳令:“今日屬金,可差亢金龍張起、牛金牛薛雄、婁
金狗阿里義、鬼金羊王景四將,跟隨太白金星大將烏利可安,離陣攻打宋兵。”宋
江眾將在陣前,望見對陣右軍七門,或開或閉,軍中雷響,陣勢團團,那引軍旗在
陣內自東轉北,北轉西,西投南。朱武見了,在馬上道:“此乃是天盤左旋之象。
今日屬金,天盤左動,必有兵來。”說猶未了,五炮齊響,早是對陣踴出軍來。中
是金星,四下是四宿,引動五隊軍馬,卷殺過來,勢如山倒,力不可當。宋江軍馬,
措手不及,望后急退。大隊壓住陣腳,遼兵兩面夾攻,宋江大敗,急忙退兵,回到
本寨,遼兵也不來追趕。點視軍中頭領,孔亮傷刀,李云中箭,朱富著炮,石勇著
槍,中傷軍卒,不計其數。隨即發付上車,去后寨令安道全醫治。宋江教前軍下了
鐵蒺藜,深栽鹿角,堅守寨門。
宋江在中軍納悶,與盧俊義等商議:“今日折了一陣,如之奈何?再若不出交戰,
必來攻打。”盧俊義道:“來日著兩路軍馬,撞住他那壓陣軍兵。再調兩路軍馬,
撞那廝正北七門。卻教步軍從中間打將入去,且看里面虛實如何。”宋江道:“也
是。”次日便依盧俊義之言,收拾起寨,前至陣前準備,大開寨門,引兵前進。遙
望遼兵不遠,六隊壓陣遼兵遠探將來。宋江便差關勝在左,呼延灼在右,引本部軍
馬,撞退壓陣遼兵。大隊前進,與遼兵相接,宋江再差花榮、秦明、董平、楊志在
左,林沖、徐寧、索超、朱仝在右,兩隊軍兵來撞皂旗七門。果然撞開皂旗陣勢,
殺散皂旗人馬,正北七座旗門,隊伍不整。宋江陣中,卻轉過李逵、樊瑞、鮑旭、
項充、李袞五百牌手向前,背后魯智深、武松、楊雄、石秀、解珍、解寶,將帶應
有步軍頭目,撞殺入去。混天陣內,只聽四面炮響,東西兩軍,正面黃旗軍撞殺將
來。宋江軍馬,抵當不住,轉身便走。后面架隔不定,大敗奔走,退回原寨。急點
軍時,折其大半。杜遷、宋萬,又帶重傷。于內不見了黑旋風李逵。原來李逵殺的
性起,只顧砍入他陣里去,被他撓鉤搭住,活捉去了。宋江在寨中聽的,心中納悶。
傳令教先送杜遷、宋萬去后寨,令安道全調治。帶傷馬匹,叫牽去與皇甫端料理。
宋江又與吳用等商議:“今日又折了李逵,輸了這一陣,似此怎生奈何?”吳用道:
“前日我這里活捉的他那個小將軍,是兀顏統軍的孩兒,正好與他打換。”宋江道:
“這番換了,后來倘若折將,何以解救?”吳用道:“兄長何故執迷,且顧眼下。”
說猶未了,小校來報,有遼將遣使到來打話。宋江喚入中軍,那番官來與宋江廝見,
說道:“俺奉元帥將令,今日拿得你的一個頭目,到俺總兵面前,不肯殺害,好生
與他酒肉,管待在那里。統軍要送來與你,換他孩兒小將軍還他。如是將軍肯時,
便送那個頭目來還。”宋江道:“既是恁地,俺明日取小將軍來到陣前,兩相交換。”
番官領了宋江言語,上馬去了。宋江再與吳用商議道:“我等無計破他陣勢,不若
取將小將軍來,就這里解和這陣,兩邊各自罷戰。”吳用道:“且將軍馬暫歇,別
生良策,再來破敵,未為晚矣。”到曉,差人星夜去取兀顏小將軍來,也差個人直
往兀顏統軍處,說知就里。
且說兀顏統軍正在帳中坐地,小軍來報,宋先鋒使人來打話。統軍傳令,教喚入來。
到帳前,見了兀顏統軍,說道:“俺的宋先鋒拜意統軍麾下,今送小將軍回來,換
俺這個頭目。即今天氣嚴寒,軍士勞苦,兩邊權且罷戰,待來春別作商議,俱免人
馬凍傷。請統軍將令。”兀顏統軍聽了大喝道:“無智辱子,被汝生擒,縱使得活,
有何面目見咱?不用相換,便拿下替俺斬了。若要罷戰權歇,教你宋江束手來降,
免汝一死。若不如此,吾引大兵一到,寸草不留!”大喝一聲:“退去!”使者飛
馬回寨,將這話訴與宋江。宋江慌速,只怕救不得李逵,拔寨便起,帶了兀顏小將
軍直抵前軍,隔陣大叫:“可放過俺的頭目來,我還你小將軍。不罷戰不妨,自與
你對陣廝殺。”只見遼兵陣中,無移時,把李逵一騎馬送出陣前來。這里也牽一匹
馬,送兀顏小將軍出陣去。兩家如此,一言為定。兩邊一齊同收同放,李將軍回寨,
小將軍也騎馬過去了。當日兩邊,都不廝殺。宋江退兵回寨,且與李逵賀喜。
宋江在帳中與諸將相議道:“遼兵勢大,無計可破,使我憂煎,度日如年,怎生奈
何?”呼延灼道:“我等來日,可分十隊軍馬,兩路去當壓陣軍兵,八路一齊撞擊,
決此一戰。”宋江道:“全靠你等眾弟兄同心力,來日必行。”吳用道:“兩番
撞擊不動,不如守等他來交戰。”宋江道:“等他來,也不是良法。只是眾弟兄當
以力敵,豈有連敗之理!”當日傳令,次早拔寨起軍,分作十隊,飛搶前去。兩路
先截住后背壓陣軍兵,八路軍馬更不打話,吶喊搖旗,撞入混天陣去。聽的里面雷
聲高舉,四七二十八門,一齊分開,變作一字長蛇之陣,便殺出來。宋江軍馬,措
手不及,急令回軍,大敗而走,旗槍不整,金鼓偏斜,速退回來。到得本寨,于路
損折軍馬數多。宋江傳令,教軍將緊守山口寨柵,深掘濠塹,牢栽鹿角,堅閉不出,
且過冬寒。
卻說副樞密趙安撫累次申達文書赴京,奏請索取衣襖等件。因此朝廷特差御前八十
萬禁軍槍棒教頭,正受鄭州團練使,姓王,雙名文斌。此人文武雙全,滿朝欽敬,
將帶京師一萬余人,起差民夫車輛,押運衣襖五十萬領,前赴宋先鋒軍前交割,就
行催并軍將,向前交戰,早奏凱歌。王文斌領了圣旨文書,將帶隨行軍器,拴束衣
甲鞍馬,催人夫軍馬,起運車仗,出東京,望陳橋驛進發。監押著一二百輛車子,
上插黃旗,書“御賜衣襖”,迤前進。經過去處,自有官司供給口糧。在路非則
一日,來到邊庭,參見了趙樞密,呈上中書省公文。趙安撫看了大喜道:“將軍來
的正好,目今宋先鋒被遼國兀顏統軍,把兵馬擺成混天陣勢,連輸了數陣。頭目人
等中傷者多,現今發在此間將養,令安道全醫治。宋先鋒扎寨在永清縣地方,并不
敢出戰,好生納悶。”王文斌稟道:“朝廷因此就差某來,催并軍士向前,早要取
勝。今日既然累敗,王某回京師,見省院官,難以回奏。文斌不才,自幼頗讀兵書,
略曉些陣法,就到軍前,略施小策,愿決一陣,與宋先鋒分憂。未知樞相鈞命若何?”
趙樞密大喜,置酒宴賞,就軍中犒勞押車人夫,就教王文斌轉運衣襖,解付宋江軍
前給散。趙安撫先使人報知宋先鋒去了。
且說宋江在中軍帳中納悶,聞知趙樞密使人來,轉報東京差教頭鄭州團練使王文斌,
押送衣襖五十萬領,就來軍前,催并進兵。宋江差人接至寨中下馬,請入帳內,把
酒接風。數杯酒后,詢問緣由。宋江道:“宋某自蒙朝廷差遣到邊,上托天子洪福,
得了四個大郡。今到幽州,不想被番邦兀顏統軍設此混天象陣,兵屯二十萬,整整
齊齊,按周天星象,請啟郎主御駕親征。宋江連敗數陣,無計可施,屯駐不敢輕動。
今幸得將軍降臨,愿賜指教。”王文斌道:“量這個混天陣,何足為奇!王某不才,
同到軍前一觀,別有主見。”宋江大喜,先令裴宣,且將衣襖給散軍將,眾人穿罷,
望南謝恩。當日中軍置酒,殷勤管待,就行賞勞三軍。
來日結束,五軍都起。王文斌取過帶來的頭盔衣甲,全副披掛上馬,都到陣前。對
陣遼兵望見宋兵出戰,報入中軍。金鼓齊鳴,喊聲大舉,六隊戰馬哨出陣來。宋江
分兵殺退。王文斌上將臺親自看一回,下云梯來說道:“這個陣勢,也只如常,不
見有甚驚人之處。”不想王文斌自己不識,且圖詐人要譽,便叫前軍擂鼓搦戰。對
陣番軍,也撾鼓鳴金。宋江立馬大喝道:“不要狐朋狗黨,敢出來挑戰么?”說猶
未了,黑旗隊里,第四座門內,飛出一將。那番官披頭散發,黃羅抹額,襯著金箍
烏油鎧甲,禿袖皂袍,騎匹烏騅馬,挺三尖刀,直臨陣前,背后牙將,不記其數。
引軍皂旗上書銀字“大將曲利出清”,躍馬陣前搦戰。王文斌尋思道:“我不就這
里顯揚本事,再于何處施逞?”便挺槍躍馬出陣,與番官更不打話,驟馬相交。王
文斌挺槍便搠,番將舞刀來迎。斗不到二十余合,番將回身便走。王文斌見了,便
驟馬飛槍,直趕將去。原來番將不輸,特地要賣個破綻,漏他來趕。番將掄起刀,
覷著王文斌較親,翻身背砍一刀,把王文斌連肩和胸脯,砍做兩段,死于馬下。宋
江見了,急叫收軍。那遼兵撞掩過來,又折了一陣,慌慌忙忙,收拾還寨。眾多軍
將,看見立馬斬了王文斌,面面廝覷,俱各駭然。宋江回到寨中,動紙文書,申復
趙樞密說:“王文斌自愿出戰身死,發付帶來人伴回京。”趙樞密聽知此事,展轉
憂悶,甚是煩惱,只得寫了申呈奏本,關會省院打發來的人伴回京去了。有詩為證:
趙括徒能讀父書,文斌殞命又何愚。
平時夸口千人有,臨陣成功一個無。
且說宋江自在寨中納悶,百般尋思,無計可施,怎生破的遼兵,寢食俱廢,夢寐不
安。是夜嚴冬,天氣甚冷,宋江閉上帳房,秉燭沉吟悶坐。時已二鼓,神思困倦,
和衣隱幾而臥。覺道寨中狂風忽起,冷氣侵人。宋江起身,見一青衣女童,向前打
個稽首。宋江便問:“童子自何而來?”童子答曰:“小童奉娘娘法旨,有請將軍,
便煩移步。”宋江道:“娘娘現在何處?”童子指道:“離此間不遠。”宋江遂隨
童子出的帳房,但見上下天光一色,金碧交加,香風細細,瑞靄飄飄,有如二三月
間天氣。行不過三二里多路,見座大林,青松茂盛,翠柏森然,紫桂亭亭,石欄隱
隱,兩邊都是茂林修竹,垂柳夭桃,曲折闌干。轉過石橋,朱紅星門一座。仰觀
四面,蕭墻粉壁,畫棟雕梁,金釘朱戶,碧瓦重檐,四邊簾卷蝦須,正面窗橫龜背。
女童引宋江從左廊下而進,到東向一個閣子前。推開朱戶,教宋江里面少坐。舉目
望時,四面云窗寂靜,霞彩滿階,天花繽紛,異香繚繞。
童子進去,復又出來傳旨道:“娘娘有請,星主便行。”宋江坐未暖席,即時起身。
又見外面兩個仙女入來,頭戴芙蓉碧玉冠,身穿金縷絳綃衣,與宋江施禮。宋江不
敢仰視。那兩個仙女道:“將軍何故作謙?娘娘更衣便出,請將軍議論國家大事,
便請同行。”宋江唯然而行,聽的殿上金鐘聲響,玉磬音鳴。青衣迎請宋江上殿。
二仙女前進,引宋江自東階而上,行至珠簾之前。宋江只聽的簾內玎隱隱,玉
鏘鏘。青衣請宋江入簾內,跪在香案之前。舉目觀望殿上,祥云靄靄,紫霧騰騰,
正面九龍床上,坐著九天玄女娘娘。頭戴九龍飛鳳冠,身穿七寶龍鳳絳綃衣,腰系
山河日月裙,足穿云霞珍珠履,手執無瑕白玉。兩邊侍從女仙,約有三二十個。
玄女娘娘與宋江曰:“吾傳天書與汝,不覺又早數年矣!汝能忠義堅守,未嘗少怠。
今宋天子令汝破遼,勝負如何?”宋江俯伏在地,拜奏曰:“臣自得蒙娘娘賜與天
書,未嘗輕慢泄漏于人。今奉天子敕命破遼,不期被兀顏統軍設此混天象陣,累敗
數次。臣無計可施,正在危急之際。”玄女娘娘曰:“汝知混天象陣法否?”宋江
再拜奏道:“臣乃下土愚人,不曉其法,望乞娘娘賜教。”玄女娘娘曰:“此陣之
法,聚陽象也。只此攻打,永不能破。若欲要破,須取相生相克之理。且如前面皂
旗軍馬內設水星,按上界北方五辰星。你宋兵中,可選大將七員,黃旗黃甲,黃
衣黃馬,撞破遼兵皂旗七門。續后命猛將一員,身披黃袍,直取水星,此乃土克水
之義也。卻以白袍軍馬,選將八員,打透他左邊青旗軍陣,此乃金克木之義也。卻
以紅袍軍馬,選將八員,打透他右邊白旗軍陣,此乃火克金之義也。卻以皂旗軍馬,
選將八員,打透他后軍紅旗軍陣,此乃水克火之義也。卻命一枝青旗軍馬,選將九
員,直取中央黃旗軍陣主將,此乃木克土之義也。再選兩枝軍馬,命一枝繡旗花袍
軍馬,扮作羅,獨破遼兵太陽軍陣。命一枝素旗銀甲軍馬,扮作計都,直破遼兵
太陰軍陣。再造二十四部雷車,按二十四氣,上放火石火炮,直推入遼兵中軍。令
公孫勝布起風雷天罡正法,徑奔入遼主駕前。可行此計,足取全勝。日間不可行兵,
須是夜黑可進。汝當親自領兵,掌握中軍,催動人馬,一鼓成功。吾之所言,汝當
秘受。保國安民,勿生退悔。天凡有限,從此永別。他日瓊樓金闕,別當重會。汝
宜速還,不可久留。”特命青衣獻茶,宋江吃罷,令青衣即送星主還寨。
宋江再拜,懇謝娘娘,出離殿庭。青衣前引宋江下殿,從西階而出,轉過星紅門,
再登舊路。才過石橋松徑,青衣用手指道:“遼兵在那里,汝當破之!”宋江回顧,
青衣用手一推,猛然驚覺,就帳中做了一夢。
靜聽軍中更鼓,已打四更,宋江便叫請軍師圓夢。吳用來到中軍帳內,宋江道:“軍
師有計破混天陣否?”吳學究道:“未有良策可施。”宋江道:“我已夢玄女娘娘
傳與秘訣,尋思定了,特請軍師商議,可以會集諸將,分撥行事。”正是:動達天
機施妙策,擺開星斗破迷關。
畢竟宋江怎生打陣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