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戰獨鹿山 盧俊義兵陷青石峪


 
    話說賀統軍,姓賀名重寶,是遼國中兀顏統軍部下副統軍之職,身長一丈,力
敵萬人,善行妖法,使一口三尖兩刃刀,現今守住幽州,就行提督諸路軍馬。當時
賀重寶奏郎主道:“奴婢這幽州地面,有個去處,喚做青石峪,只一條路入去,四
面盡是高山,并無活路。臣撥十數騎人馬,引這伙蠻子,直入里面,卻調軍馬外面
圍住。教這廝前無出路,后無退步,必然餓死。”兀顏統軍道:“怎生便得這廝們
來?”賀統軍道:“他打了俺三個大郡,氣滿志驕,必然想著幽州。俺這里分兵去
誘引他,他必然乘勢來趕,引入陷坑山內,走那里去?”兀顏統軍道:“你的計策
怕不濟事,必還用俺大兵撲殺。且看你去如何。”
當下賀統軍辭了國主,帶了盔甲刀馬,引了一行步從兵卒,回到幽州城內。將軍馬
點起,分作三隊:一隊守住幽州,二隊望霸州、薊州進發。傳令已了,便驅遣兩隊
軍馬出城。差兩個兄弟前去領兵:大兄弟賀拆去打霸州,小兄弟賀云去打薊州,都
不要贏他,只佯輸詐敗,引入幽州境界,自有計策。
卻說宋江等守住霸州,有人來報:“遼兵侵犯薊州,恐有疏失,望調軍兵救護。”
宋江道:“既然來打,必須迎敵,就此機會,去取幽州。”宋江留下些少軍馬,守
定霸州,其余大隊軍兵,拔寨都起。引軍前去薊州,會合盧俊義軍馬,約日進兵。
且說番將賀拆引兵霸州來,宋江正調軍馬出來,卻好半路里接著。不曾斗的三合,
賀拆引軍敗走,宋江不去追趕。卻說賀云去打薊州,正迎著呼延灼,不戰自退。
宋江會合盧俊義一同上帳,商議攻取幽州之策。吳用、朱武便道:“幽州分兵兩路
而來,此必是誘引之計,且未可行。”盧俊義道:“軍師錯矣!那廝連輸了數次,
如何是誘敵之計?當取不取,過后難取,不就這里去取幽州,更待何時?”宋江道:
“這廝勢窮力盡,有何良策可施?正好乘此機會。”遂不從吳用、朱武之言,引兵
往幽州便進,將兩處軍馬分作大小三路起行。只見前軍報來說:“遼兵在前攔住。”
宋江到軍前看時,山坡后轉出一彪皂旗來。宋江便教前軍擺開人馬,只見那番軍番
將,分作四路,向山坡前擺開。宋江、盧俊義與眾將看時,如黑云踴出千百萬人馬
相似,簇擁著一員番官,橫著三尖兩刃刀,立馬陣前。那番官怎生打扮,但見:
頭戴明霜鑌鐵盔,身披曜日連環甲,足穿抹綠云根靴,腰系龜背狻猊帶。襯著錦繡
緋紅袍,執著鐵桿狼牙棒。手持三尖兩刃八環刀,坐下四蹄雙翼千里馬。
前面行軍旗上,寫的分明:“大遼副統軍賀重寶。”躍馬橫刀,出于陣前。宋江看
了道:“遼國統軍,必是上將,誰敢出馬?”說猶未了,大刀關勝舞起青龍偃月刀,
縱坐下赤兔馬,飛出陣來,也不打話,便與賀統軍相并。斗到三十余合,賀統軍氣
力不加,撥過刀,望本陣便走。關勝驟馬追趕,賀統軍引了敗兵,奔轉山坡。宋江
便調軍馬追趕。約有四五十里,聽的四下里戰鼓齊響。宋江急叫回軍時,山坡左邊,
早撞過一彪番軍攔路。宋江急分兵迎敵時,右手下又早撞出一支遼兵。前面賀統軍
勒兵回來夾攻。宋江兵馬,四下救應不迭,被番兵撞做兩段。
卻說盧俊義引兵在后面廝殺時,不見了前面軍馬,急尋門路,要殺回來,只見脅窩
里又撞出番軍來廝并。遼兵喊殺連天,四下里撞擊,左右被番軍圍住在垓心。盧俊
義調撥眾將,左右沖突,前后卷殺,尋路出去,眾將揚威耀武,抖擻精神,正奔四
下里廝殺,忽見陰云閉合,黑霧遮天,白晝如夜,不分東西南北。盧俊義心慌,急
引一支軍馬,死命殺出。昏黑中,聽得前面鸞鈴聲響,縱馬引兵殺過去。至一山口,
只聽得里面人語馬嘶,領軍趕將入去,只見狂風大作,走石飛沙,對面不見。盧俊
義殺到里面,約莫二更前后,方才風靜云開,復見一天星斗。眾人打一看時,四面
盡是高山,左右是懸崖峭壁,只見高山峻嶺,無路可登。隨行人馬,只見徐寧、索
超、韓滔、彭、陳達、楊春、周通、李忠、鄒淵、鄒潤、楊林、白勝,大小十二
個頭領,有五千軍馬。星光之下,待尋歸路,四下高山圍匝,不能得出。盧俊義道:
“軍士廝殺了一日,神思困倦,且就這里權歇一宵,暫停戰馬,明日卻尋歸路。”
再說宋江正廝殺間,只見黑云四起,走石飛沙,軍士對面都不相見。隨軍內卻有公
孫勝在馬上見了,知道此是妖法,急拔寶劍在手,就馬上作用,口中念念有詞,喝
聲道:“疾!”把寶劍指點之處,只見陰云四散,狂風頓息,遼軍不戰自退。宋江
驅兵殺透重圍,退到一座高山,迎著本部軍馬。且把糧車頭尾相銜,權做寨柵。計
點大小頭領,于內不見了盧俊義等一十三人并五千余軍馬。至天明,宋江便遣呼延
灼、林沖、秦明、關勝,各帶軍兵,四下里去尋了一日,不知些消息回覆。宋江便
取玄女課,焚香占卜已罷,說道:“大象不妨,只是陷在幽陰之處,急切難得出來。”
宋江放心不下,遂遣解珍、解寶扮作獵戶,繞山來尋。又差時遷、石勇、段景住、
曹正,四下里去打聽消息。
且說解珍、解寶披上虎皮袍,了鋼叉,只望深山里行。看看天色向晚,兩個行到
山中,四邊只一望,不見人煙,都是亂山疊嶂。解珍、解寶又行了幾個山頭。是夜
月色朦朧,遠遠地望見山畔一點燈光。弟兄兩個道:“那里有燈光之處,必是有人
家。我兩個且尋去討些飯吃。”望著燈光處,曳開腳步奔將來。未得一里多路,來
到一個去處,傍著樹林坡,有作三數間草屋,屋下破壁里閃出燈光來。解珍、解寶
推開扇門,燈光之下,見是個婆婆,年紀六旬之上。弟兄兩個,放下鋼叉,納頭便
拜。那婆婆道:“我只道是俺孩兒來家,不想卻是客人到此。客人休拜。你是那里
獵戶?怎生到此?”解珍道:“小人原是山東人氏,舊日是獵戶人家。因來此間做
些買賣,不想正撞著軍馬熱鬧,連連廝殺,以此消折了本錢,無甚生理。弟兄兩個,
只得來山中尋討些野味養口。誰想不識路徑,迷蹤失跡,來到這里,投宅上暫宿一
宵。望老奶奶收留則個!”那婆婆道:“自古云:‘誰人頂著房子走哩!’我家兩
個孩兒,也是獵戶,敢如今便回來也!客人少坐,我安排些晚飯,與你兩個吃。”
解珍、解寶謝道:“多感老奶奶!”那婆婆入里面去了。弟兄兩個,卻坐在門前。
不多時,只見門外兩個人,扛著一個獐子入來,口里叫道:“娘,你在那里?”只
見那婆婆出來道:“孩兒,你們回了。且放下獐子,與這兩位客人廝見。”解珍、
解寶慌忙下拜。那兩個答禮已罷,便問:“客人何處?因甚到此?”解珍、解寶便
把卻才的話再說一遍。那兩個道:“俺祖居在此。俺是劉二,兄弟劉三。父是劉一,
不幸死了,止有母親。專靠打獵營生,在此三二十年了。此間路徑甚雜,俺們尚有
不認的去處。你兩個是山東人氏,如何到此間討得衣飯吃?你休瞞我,你二位敢不
是打獵戶么?”解珍、解寶道:“既到這里,如何藏的?實訴與兄長。”有詩為證:
峰巒重疊繞周遭,兵陷垓心不可逃。
二解欲知貔虎路,故將蹤跡混漁樵。
當時解珍、解寶跪在地下說道:“小人們果是山東獵戶。弟兄兩個,喚做解珍、解
寶,在梁山泊跟隨宋公明哥哥許多時落草。今來受了招安,隨著哥哥來破遼國。前
日正與賀統軍大戰,被他沖散一支軍馬,不知陷在那里。特差小人弟兄兩個來打探
消息。”那兩個弟兄笑道:“你二位既是好漢,且請起,俺指與你路頭。你兩個且
少坐,俺煮一腿獐子肉,暖杯社酒,安排請你二位。”沒一個更次,煮的肉來。劉
二、劉三管待解珍、解寶飲酒之間,動問道:“俺們久聞你梁山泊宋公明替天行道,
不損良民,直傳聞到俺遼國。”解珍、解寶便答道:“俺哥哥以忠義為主,誓不擾
害善良,單殺濫官酷吏,倚強凌弱之人。”那兩個道:“俺們只聽的說,原來果然
如此!”盡皆歡喜,便有相愛不舍之情。解珍、解寶道:“我那支軍馬,有十數個
頭領,三五千兵卒,正不知下落何處。我想也得好一片地來排陷他。”那兩個道:
“你不知俺這北邊地理。只此間是幽州管下,有個去處,喚做青石峪,只有一條路
入去,四面盡是懸崖峻壑的高山。若是填塞了那條入去的路,再也出不來。多定只
是陷在那里了。此間別無這般寬闊去處。如今你那宋先鋒屯軍之處,喚做獨鹿山。
這山前平坦地面,可以廝殺。若山頂上望時,都見四邊來的軍馬。你若要救那支軍
馬,舍命打開青石峪,方才可以救出。那青石峪口,必然多有軍馬,截斷這條路口。
此山柏樹極多,惟有青石峪口兩株大柏樹,最大的好,形如傘蓋,四面盡皆望見。
那大樹邊正是峪口。更提防一件,賀統軍會行妖法,教宋先鋒破他這一件要緊。”
解珍、解寶得了這言語,拜謝了劉家兄弟兩個,連夜回寨來。宋江見了問道:“你
兩個打聽的些分曉么?”解珍、解寶卻把劉家弟兄的言語,備細說了一遍。宋江失
驚,便請軍師吳用商議。正說之間,只見小校報道:“段景住、石勇引將白勝來了。”
宋江道:“白勝是與盧先鋒一同失陷,他此來必是有異。”隨即喚來帳下問時,段
景住先說:“我和石勇正在高山澗邊觀望,只見山頂上一個大氈包滾將下來。我兩
個看時,看看滾到山腳下,卻是一團氈衫,里面四圍裹定,上用繩索緊拴。直到樹
邊看時,里面卻是白勝。”白勝便道:“盧頭領與小弟等一十三人,正廝殺間,只
見天昏地暗,日色無光,不辨東南西北。只聽的人語馬嘶之聲,盧頭領便教只顧殺
將入去。誰想深入重地。那里盡是四面高山,無計可出,又無糧草接濟,一行人馬,
實是艱難。盧頭領差小弟從山頂上滾將下來,尋路報信。不想正撞著石勇、段景住
二人,望哥哥早發救兵前去接應,遲則諸將必然死了。”
宋江聽罷,連夜點起軍馬,令解珍、解寶為頭引路,望這大柏樹,便是峪口。傳令
教馬步軍兵并力殺去,務要殺開峪口。人馬行到天明,遠遠的望見山前兩株大柏樹,
果然形如傘蓋。當下解珍、解寶引著軍馬,殺到山前峪口。賀統軍便將軍馬擺開,
兩個兄弟爭先出戰。宋江軍將要搶峪口,一齊向前。豹子頭林沖飛馬先到,正迎著
賀拆,交馬只兩合,從肚皮上一槍搠著,把那賀拆搠于馬下。步軍頭領見馬軍先到
贏了,一發都奔將入去。黑旋風李逵手掄雙斧,一路里砍殺遼兵。背后便是混世魔
王樊瑞、喪門神鮑旭,引著牌手項充、李袞并眾多蠻牌,直殺入遼兵隊里。李逵正
迎著賀云,搶到馬下,一斧砍斷馬腳,當時倒了,賀云落馬。李逵雙斧如飛,連人
帶馬,只顧亂剁。遼兵正擁將來,卻被樊瑞、鮑旭兩下眾牌手撞著。賀統軍見折了
兩個兄弟,便口中念念有詞,作起妖法,不知道些甚么。只見狂風大起,就地生云,
黑暗暗罩住山頭,昏慘慘迷合峪口。正作用間,宋軍中轉過公孫勝來,在馬上掣出
寶劍在手,口中念不過數句,大喝一聲道:“疾!”只見四面狂風,掃退浮云,現
出明朗朗一輪紅日。馬步三軍眾將向前,舍死并殺遼兵。賀統軍見作法不靈,敵軍
沖突的緊,自舞刀拍馬,殺過陣來。只見兩軍一齊混戰,宋兵殺的遼兵東西逃竄。
馬軍追趕遼兵,步軍便去扒開峪口。原來被這遼兵重重疊疊將大塊青石填塞住這條
出路。步軍扒開峪口,殺進青石峪內。盧俊義見了宋江軍馬,皆稱慚愧。宋江傳令,
教且休趕遼兵,收軍回獨鹿山,將息被困人馬。盧俊義見了宋江,放聲大哭道:“若
不得仁兄垂救,幾喪了兄弟性命!”宋江、盧俊義同吳用、公孫勝并馬回寨將息,
三軍解甲暫歇。
次日,軍師吳學究說道:“可乘此機會,就好取幽州。若得了幽州,遼國之亡唾手
可待。”宋江便叫盧俊義等一十三人軍馬,且回薊州權歇,宋江自領大小諸將軍卒
人等,離了獨鹿山,前來攻打幽州。
賀統軍正退回在城中,為折了兩個兄弟,心中好生納悶。又聽得探馬報道:“宋江
軍馬來打幽州。”番軍越慌。眾遼兵上城觀望,見東北下一簇紅旗,西北下一簇青
旗,兩彪軍馬奔幽州來,即報與賀統軍。賀統軍聽的大驚,親自上城來看時,認的
是遼國來的旗號,心中大喜。來的紅旗軍馬,盡寫銀字,這支軍乃是大遼國駙馬太
真胥慶,只有五千余人。這一支青旗軍馬,旗上都是金字,盡插雉尾,乃是李金吾
大將。原來那個番官,正受黃門侍郎左執金吾上將軍,姓李名集,呼為李金吾,乃
李陵之后,蔭襲金吾之爵,現在雄州屯扎,部下有一萬來軍馬。侵犯大宋邊界,正
是此輩。聽的遼主折了城子,因此調兵前來助戰。賀統軍見了,使人去報兩路軍馬:
“且休入城,教去山背后埋伏暫歇。待我軍馬出城,一面等宋江兵來,左右掩殺。”
賀統軍傳報已了,遂引軍兵出幽州迎敵。
宋江諸將已近幽州,吳用便道:“若是他閉門不出,便無準備;若是他引兵出城迎
敵,必有埋伏。我軍可先分兵作三路而進:一路直往幽州進發,迎敵來軍;兩路如
羽翼相似,左右護持。若有埋伏軍起,便教這兩路軍去迎敵。”宋江便撥調關勝帶
宣贊、郝思文領兵在左,再調呼延灼帶單廷、魏定國領兵在右,各領一萬余人,
從山后小路慢慢而行。宋江等引大軍前來,徑往幽州進發。
卻說賀統軍引兵前來,正迎著宋江軍馬。兩軍相對,林沖出馬,與賀統軍交戰。斗
不到五合,賀統軍回馬便走。宋江軍馬追趕,賀統軍分兵兩路,不入幽州,繞城而
走。吳用在馬上便叫:“休趕!”說猶未了,左邊撞出太真駙馬來,已有關勝卻好
迎住;右邊撞出李金吾來,又有呼延灼卻好迎住。正來三路軍馬,逼住大戰,殺的
尸橫遍野,流血成河。
賀統軍情知遼兵不勝,欲回幽州時,撞過二將,接住便殺,乃是花榮、秦明,死戰
定賀統軍。欲退回西門城邊,又撞見雙槍將董平,又殺了一陣。轉過南門,撞見朱
仝,接著又殺一陣。賀統軍不敢入城,撞條大路,望北而走。不提防前面撞著鎮三
山黃信,舞起大刀,直取賀統軍。賀統軍心慌,措手不及,被黃信一刀,正砍在馬
頭上。賀統軍棄馬而走,不想脅窩里又撞出楊雄、石秀兩步軍頭領齊上,把賀統軍
拈翻在肚皮下。宋萬挺槍又趕將來。眾人只怕爭功,壞了義氣,就把賀統軍亂槍戳
死。那隊遼兵已自先散,各自逃生。太真駙馬見統軍隊里,倒了帥字旗,軍校漫散,
情知不濟,便引了這彪紅旗軍,從山背后走了。李金吾正戰之間,不見了這紅旗軍,
料道不濟事,也引了這彪青旗軍,望山后退去。
宋江見這三路軍兵盡皆退了,大驅人馬,奔來奪取幽州。不動聲色,一鼓而收。來
到幽州城內,扎駐三軍,便出榜安撫百姓。隨即差人急往檀州報捷,請趙樞密移兵
薊州守把,就取這支水軍頭領并船只,前來幽州聽調,卻教副先鋒盧俊義分守霸州。
前后共得了四個大郡。趙安撫見了來文大喜。一面申奏朝廷,一面行移薊、霸二州
知會,再差水軍頭領,收拾進發,準備水陸并進。
且說遼主升殿,會集文武番官。左丞相幽西孛瑾,右丞相太師褚堅,統軍大將等眾,
當廷商議:“即日宋江侵奪邊界,占了俺四座大郡,早晚必來侵犯皇城,燕京難保。
賀統軍弟兄三個已亡,汝等文武群臣,當國家多事之秋,如何處置?”有都統軍兀
顏光奏道:“郎主勿憂!前者奴婢累次只要自去領兵,往往被人阻當,以致養成賊
勢,成此大禍。伏乞親降圣旨,任臣選調軍馬,會合諸處軍兵,克日興師,務要擒
獲宋江等眾,恢復原奪城池。”郎主準奏,遂賜出明珠虎牌,金印敕旨,黃鉞白旄,
朱幡皂蓋,盡付與兀顏統軍:“不問金枝玉葉,皇親國戚,不揀是何軍馬,并聽愛
卿調遣,速便起兵前去征進!”
兀顏統軍領了圣旨兵符,便下教場,會集諸多番將,傳下將令,調遣諸處軍馬,前
來策應。卻才傳令已罷,有統軍長子兀顏延壽,直至演武亭上稟道:“父親一面整
點大軍,孩兒先帶數員猛將,會集太真駙馬、李金吾將軍二處軍馬,先到幽州,殺
敗這蠻子們八分。待父親來時,甕中捉鱉,一鼓掃清宋兵。不知父親鈞意如何?”
兀顏統軍道:“吾兒言見得是。與汝突騎五千,精兵二萬,就做先鋒,即便會同太
真駙馬、李金吾,刻下便行。如有捷音,火速飛報。”小將軍欣然領了號令,整點
三軍,徑奔幽州來。正是:萬馬奔馳天地怕,千軍踴躍鬼神愁。
畢竟兀顏小將軍怎生搦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