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買市 宋公明全伙受招安



    話說燕青在李師師家遇見道君皇帝,告得一道本身赦書,次后見了宿太尉,又
和戴宗定計,去高太尉府中賺出蕭讓、樂和。四個人等城門開時,隨即出城,徑趕
回梁山泊來,報知上項事務。且說李師師當夜不見燕青來家,心中亦有些疑慮。卻
說高太尉府中親隨人,次日供送茶飯與蕭讓、樂和,就房中不見了二人,慌忙報知
都管。都管便來花園中看時,只見柳樹邊拴著兩條粗索,已知走了二人,只得報知
太尉。高俅聽罷,吃了一驚,越添憂悶,只在府中推病不出。
次日五更,道君皇帝設朝,駕坐文德殿。文武班齊,天子宣命卷簾,旨令左右近臣,
宣樞密使童貫出班。問道:“你去歲統十萬大軍,親為招討,征進梁山泊,勝敗如
何?”童貫跪下,便奏道:“臣舊歲統率大軍,前去征進,非不效力,奈緣暑熱,
軍士不伏水土,患病者眾,十死二三,臣見軍馬艱難,以此權且收兵罷戰,各歸本
營操練。所有御林軍,于路病患,多有損折。次后降詔,此伙賊人,不伏招撫。及
高俅以舟師征進,亦中途抱病而返。”天子大怒,喝道:“都是汝等妒賢嫉能,奸
佞之臣,瞞著寡人行事!你去歲統兵征伐梁山泊,如何只兩陣,被寇兵殺的人馬辟
易,片甲只騎無還,遂令王師敗績。次后高俅那廝,廢了州郡多少錢糧,陷害了許
多兵船,折了若干軍馬,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,宋江等不肯殺害,放將回來。寡人
聞宋江這伙,不侵州府,不掠良民,只待招安,與國家出力,都是汝等不才貪佞之
臣,枉受朝廷爵祿,壞了國家大事!汝掌管樞密,豈不自慚?本當拿問,姑免這次,
再犯不饒!”童貫默默無言,退在一邊。
天子又問:“你大臣中,誰可前去招撫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眾?”圣宣未了,有殿
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,奏道:“臣雖不才,愿往一遭。”天子大喜:“寡人御筆
親書丹詔。”便叫抬上御案,拂開詔紙,天子就御案上親書丹詔。左右近臣,捧過
御寶,天子自行用訖。又命庫藏官,教取金牌三十六面,銀牌七十二面,紅錦三十
六匹,綠錦七十二匹,黃封御酒一百八瓶,盡付與宿太尉。又贈正從表里二十四匹,
金字招安御旗一面,限次日便行。宿太尉就文德殿辭了天子。百官朝罷,童樞密羞
慚滿面,回府推病,不敢入朝。高太尉聞知,恐懼無措,亦不敢入朝。有詩為證:
一封恩詔出明光,看梁山盡束裝。
知道懷柔勝征伐,悔教赤子受痍傷。
且說宿太尉打擔了御酒、金銀牌面、緞匹表里之物,上馬出城,打起御賜金字黃旗,
眾官相送出南熏門,投濟州進發,不在話下。卻說燕青、戴宗、蕭讓、樂和四個連
夜到山寨,把上件事都說與宋公明并頭領知道。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筆親寫赦書,
與宋江等眾人看了。吳用道:“此回必有佳音。”宋江焚起好香,取出九天玄女課
來,望空祈禱祝告了,卜得個上上大吉之兆。宋江大喜:“此事必成。再煩戴宗、
燕青前去探聽虛實,作急回報,好做準備。”戴宗、燕青去了數日,回來報說:“朝
廷差宿太尉親赍丹詔,更有御酒、金銀牌面、紅綠錦緞表里,前來招安,早晚到也!”
宋江聽罷大喜,在忠義堂上忙傳將令,分撥人員,從梁山泊直抵濟州地面,扎縛起
二十四座山棚,上面都是結彩懸花,下面陳設笙簫鼓樂。各處附近州郡,雇倩樂人,
分撥于各山棚去處,迎接詔敕。每一座山棚上,撥一個小頭目監管。一壁教人分投
買辦果品海味、按酒干食等項,準備筵宴茶飯席面。
且說宿太尉奉敕來梁山泊招安,一干人馬迤都到濟州。太守張叔夜出郭迎接入城,
館驛中安下。太守起居宿太尉已畢,把過接風酒。張叔夜稟道:“朝廷頒詔敕來招
安,已是二次,蓋因不得其人,誤了國家大事。今者太尉此行,必與國家立大功也!”
宿太尉乃言:“天子近聞梁山泊一伙,以義為主,不侵州郡,不害良民,口稱替天
行道,今差下官赍到天子御筆親書丹詔,敕賜金牌三十六面,銀牌七十二面,紅錦
三十六匹,綠錦七十二匹,黃封御酒一百八瓶,表里二十四匹,來此招安,禮物輕
否?”張叔夜道:“這一班人,非在禮物輕重,要圖忠義報國,揚名后代。若得太
尉早來如此,也不教國家損兵折將,虛耗了錢糧。此一伙義士歸降之后,必與朝廷
建功立業。”宿太尉道:“下官在此專待,有煩太守親往山寨報知,著令準備迎接。”
張叔夜答道:“小官愿往。”隨即上馬出城,帶了十數個從人,徑投梁山泊來。到
得山下,早有小頭目接著,報上寨里來。宋江聽罷,慌忙下山,迎接張太守上山。
到忠義堂上,相見罷,張叔夜道:“義士恭喜!朝廷特遣殿前宿太尉,赍擎丹詔,
御筆親書,前來招安。敕賜金牌、表里、御酒、緞匹,現在濟州城內。義士可以準
備迎接詔旨。”宋江大喜,以手加額道:“宋江等再生之幸!”當時留請張太守茶
飯。張叔夜道:“非是下官拒意,惟恐太尉見怪回遲。”宋江道:“略奉一杯,非
敢為禮。”張叔夜堅執便行。宋江忙教托出一盤金銀相送。張太守見了,便道:“這
個決不敢受。”宋江道:“些少微物,聊表寸心。若事畢之后,尚容圖報。”張叔
夜道:“深感義士厚意,且留于大寨,卻來請領,亦未為晚。”太守可謂廉以律己
者矣!有詩為證:
濟州太守世無雙,不愛黃金愛宋江。
信是清廉能服眾,非關威勢可招降。
宋江便差大小軍師吳用、朱武,并蕭讓、樂和四個,跟隨張太守下山,直往濟州來
參見宿太尉。約至后日,眾多大小頭目離寨三十里外,伏道相迎。當時吳用等跟隨
太守張叔夜連夜下山,直到濟州。次日,來館驛中參見宿太尉,拜罷,跪在面前。
宿太尉教平身起來,俱各命坐。四個謙讓,那里敢坐。太尉問其姓氏,吳用答道:
“小生吳用,在下朱武、蕭讓、樂和,奉兄長宋公明命,特來迎接恩相。兄長與弟
兄,后日離寨三十里外,伏道迎接。”宿太尉大喜,便道:“加亮先生,自從華州
一別之后,已經數載,誰想今日得與重會!下官知汝弟兄之心,素懷忠義,只被奸
臣閉塞,讒佞專權,使汝眾人,下情不能上達。目今天子悉已知之,特命下官赍到
天子御筆親書丹詔、金銀牌面、紅綠錦緞、御酒表里,前來招安。汝等勿疑,盡心
受領。”吳用等再拜稱謝道:“山野狂夫,有勞恩相降臨。感蒙天恩,皆出太尉之
賜。眾弟兄刻骨銘心,難以補報。”張叔夜一面設宴管待。
到第三日清晨,濟州裝起香車三座,將御酒另一處龍鳳盒內抬著;金銀牌面、紅綠
錦緞,另一處扛抬;御書丹詔,龍亭內安放。宿太尉上了馬,靠龍亭東行,太守張
叔夜騎馬在后相陪;吳用等四人,乘馬跟著;大小人伴,一齊簇擁。前面馬上,打
著御賜銷金黃旗,金鼓旗幡隊伍開路,出了濟州,迤前行。未及十里,早迎著山
棚。宿太尉在馬上看了,見上面結彩懸花,下面笙簫鼓樂,迫道迎接。再行不過數
十里,又是結彩山棚。前面望見香煙拂道,宋江、盧俊義跪在面前,背后眾頭領齊
齊都跪在地下迎接恩詔。宿太尉道:“都教上馬。”一同迎至水邊,那梁山泊千百
只戰船,一齊渡將過去,直至金沙灘上岸。三關之上,三關之下,鼓樂喧天,軍士
導從,儀衛不斷,異香繚繞,直至忠義堂前下馬。香車龍亭,抬放忠義堂上。中間
設著三個幾案,都用黃羅龍鳳桌圍圍著。正中設萬歲龍牌,將御書丹詔放在中間;
金銀牌面,放在左邊;紅綠錦緞,放在右邊;御酒表里,亦放于前。金爐內焚著好
香。宋江、盧俊義邀請宿太尉、張太守上堂設坐。左邊立著蕭讓、樂和,右邊立著
裴宣、燕青。宋江、盧俊義等,都跪在堂前。裴宣喝拜。拜罷,蕭讓開讀詔文。
制曰:朕自即位以來,用仁義以治天下,公賞罰以定干戈,求賢未嘗少怠,愛民如
恐不及,遐邇赤子,咸知朕心。切念宋江、盧俊義等,素懷忠義,不施暴虐,歸順
之心已久,報效之志凜然。雖犯罪惡,各有所由,察其衷情,深可憐憫。朕今特差
殿前太尉宿元景,赍捧詔書,親到梁山水泊,將宋江等大小人員所犯罪惡,盡行赦
免。給降金牌三十六面、紅錦三十六匹,賜與宋江等上頭領;銀牌七十二面、綠錦
七十二匹,賜與宋江部下頭目。赦書到日,莫負朕心,早早歸順,必當重用。故茲
詔敕,想宜悉知。
  宣和四年春二月 日詔示
蕭讓讀罷丹詔,宋江等山呼萬歲,再拜謝恩已畢,宿太尉取過金銀牌面、紅綠錦緞,
令裴宣依次照名給散已罷。叫開御酒,取過銀酒海,都傾在里面,隨即取過旋杓舀
酒,就堂前溫熱,傾在銀壺內。宿太尉執著金鐘,斟過一杯酒來,對眾頭領道:“宿
元景雖奉君命,特赍御酒到此,命賜眾頭領,誠恐義士見疑,元景先飲此杯,與眾
義士看,勿得疑慮。”眾頭領稱謝不已。宿太尉飲畢,再斟酒來,先勸宋江,宋江
舉杯跪飲。然后盧俊義、吳用、公孫勝,陸續飲酒,遍勸一百單八名頭領,俱飲一
杯。宋江傳令,教收起御酒,卻請太尉居中而坐,眾頭領拜復起居。宋江進前稱謝
道:“宋江昨者西岳得識臺顏,多感太尉恩厚,于天子左右力奏,救拔宋江等再見
天日之光,銘心刻骨,不敢有忘。”宿太尉道:“元景雖知義士等忠義凜然,替天
行道,奈緣不知就里委曲之事,因此,天子左右未敢題奏,以致誤了許多時。前
者收到聞參謀書,又蒙厚禮,方知有此衷情。其日天子在披香殿上,官家與元景閑
論,問起義士,以此元景奏知此事。不期天子已知備細,與某所奏相同。次日,天
子駕坐文德殿,就百官之前,痛責童樞密、深怪高太尉累次無功,親命取過文房四
寶,天子御筆親書丹詔,特差宿某親到大寨,啟請眾頭領。煩望義士早早收拾朝京,
休負圣天子宣召撫安之意。”眾皆大喜,拜手稱謝。禮畢,張太守推說地方有事,
別了太尉,自回城內去了。
這里且說宋江,教請出聞參謀相見,宿太尉欣然話舊,滿堂歡喜。當請宿太尉居中
上坐,聞參謀對席相陪。堂上堂下,皆列位次,大設筵宴,輪番把盞。廳前大吹大
擂。雖無炮龍烹鳳,端的是肉山酒海。當日盡皆大醉,各扶歸幕次安歇。次日又排
筵宴,各各傾心露膽,講說平生之懷。第三日,再排席面,請宿太尉游山,至暮盡
醉方散。倏爾已經數日,宿太尉要回,宋江等堅意相留。宿太尉道:“義士不知就
里,元景奉天子敕旨而來,到此間數日之久,荷蒙英雄慨然歸順,大義俱全。若不
急回,誠恐奸臣相妒,別生異議。”宋江等道:“太尉既然如此,不敢苦留。今日
盡此一醉,來早拜送恩相下山。”當時會集大小頭領,盡來集義飲宴。吃酒中間,
眾皆稱謝。宿太尉又用好言撫恤,至晚方散。次日清晨,安排車馬,宋江親捧一盤
金珠到宿太尉幕次,再拜上獻。宿太尉那里肯受。宋江再三獻納,方才收了。打迭
衣箱,拴束行李鞍馬,準備起程。其余跟來人數,連日自是朱武、樂和管待,依例
飲饌,酒量高低,并皆厚贈金銀財帛,眾人皆喜。仍將金寶赍送聞參謀,亦不肯受。
宋江堅執奉承,才肯收納。宋江遂請聞參謀隨同宿太尉回京師。梁山泊大小頭領,
金鼓細樂,相送太尉下山,渡過金沙灘,俱送過三十里外,眾皆下馬,與宿太尉把
盞餞行。
宋江當先執盞擎杯道:“太尉恩相回見天顏,善言保奏。”宿太尉回道:“義士但
且放心,只早早收拾朝京為上。軍馬若到京師來,可先使人到我府中通報。俺先奏
聞天子,使人持節來迎,方見十分公氣。”宋江道:“恩相容復:小可水洼,自從
王倫上山開創之后,卻是晁蓋上山,今至宋江,已經數載,附近居民,擾害不淺。
小可愚意,今欲罄竭資財,買市十日,收拾已了,便當盡數朝京,安敢遲滯。亦望
太尉將此愚衷,上達天聽,以寬限次。”宿太尉應允,別了眾人,帶了開詔一干人
馬,自投濟州而去。
宋江等卻回大寨,到忠義堂上,鳴鼓聚眾。大小頭領坐下,諸多軍校都到堂前。宋
江傳令:“眾弟兄在此,自從王倫開創山寨以來,次后晁天王上山建業,如此興旺。
我自江州得眾兄弟相救到此,推我為尊,已經數載。今日喜得朝廷招安,重見天日
之面,早晚要去朝京,與國家出力。今來汝等眾人,但得府庫之物,納于庫中公用,
其余所得之資,并從均分。我等一百八人,上應天星,生死一處。今者天子寬恩降
詔,赦罪招安,大小眾人,盡皆釋其所犯。我等一百八人,早晚朝京面圣,莫負天
子洪恩。汝等軍校,也有自來落草的,也有隨眾上山的,亦有軍官失陷的,亦有擄
掠來的。今次我等受了招安,俱赴朝廷。你等如愿去的,作數上名進發;如不愿去
的,就這里報名相辭。我自赍發你等下山,任從生理。”
宋江號令已罷,著落裴宣、蕭讓照數上名。號令一下,三軍各各自去商議。當下辭
去的,也有三五千人。宋江皆賞錢物,赍發去了。愿隨去充軍者,作數報官。次日,
宋江又令蕭讓寫了告示,差人四散去貼,曉示臨近州郡鄉鎮村坊,各各報知,仍請
諸人到山買市十日。其告示曰:
梁山泊義士宋江等,謹以大義布告四方。向因聚眾山林,多擾四方百姓。今日幸蒙
天子寬仁厚德,特降詔敕,赦免本罪,招安歸降,朝暮朝覲,無以酬謝,就本身買
市十日。倘蒙不外,赍價前來,一一報答,并無虛謬。特此告知,遠近居民,勿疑
辭避,惠然光臨,不勝萬幸。
  宣和四年三月 日梁山泊義士宋江等謹請
蕭讓寫畢告示,差人去附近州郡及四散村坊,盡行貼遍。發庫內金珠、寶貝、彩緞、
綾羅、紗絹等項,分散各頭領并軍校人員。另選一分,為上國進奉,其余堆集山寨,
盡行招人買市十日。于三月初三日為始,至十三日止,宰下牛羊,醞造酒醴,但到
山寨里買市的人,盡以酒食管待,犒勞從人。至期,四方居民,擔囊負笈,霧集云
屯,俱至山寨。宋江傳令,以一舉十,俱各歡喜,拜謝下山。一連十日,每日如此。
十日已外,住罷買市,號令大小,收拾赴京朝覲。宋江便要起送各家老小還鄉。吳
用諫道:“兄長未可,且留眾寶眷在此山寨。待我等朝覲面君之后,承恩已定,那
時發遣各家老小還鄉未遲。”宋江聽罷道:“軍師之言極當。”再傳將令,教頭領
即便收拾,整頓軍士。宋江等隨即火速起身,早到濟州,謝了太守張叔夜。太守即
設筵宴,管待眾多義士,賞勞三軍人馬。宋江等辭了張太守,出城進發,帶領眾多
軍馬,徑投東京來。先令戴宗、燕青前來京師宿太尉府中報知。太尉見說,隨即便
入內里奏知天子:“宋江等眾軍馬朝京。”天子聞奏大喜,便差太尉并御駕指揮使
一員,手持旌旄節鉞,出城迎接。當下宿太尉領圣旨出郭。
且說宋江軍馬在路,甚是擺的整齊。前面打著兩面紅旗:一面上書“順天”二字,
一面上書“護國”二字。眾頭領都是戎裝披掛,惟有吳學究綸巾羽服,公孫勝鶴氅
道袍,魯智深烈火僧衣,武行者香皂直裰;其余都是戰袍金鎧,本身服色。在路非
止一日,來到京師城外,前逢御駕指揮使持節迎著軍馬。宋江聞知,領眾頭領前來
參見宿太尉已畢,且把軍馬屯駐新曹門外,下了寨柵,聽候圣旨。
且說宿太尉并御駕指揮使入城,回奏天子說:“宋江等軍馬,俱屯在新曹門外,聽
候圣旨。”天子乃曰:“寡人久聞梁山泊宋江等有一百八人,上應天星,更兼英雄
勇猛。今已歸降,到于京師。寡人來日引百官登宣德樓,可教宋江等俱依臨敵披掛
戎裝服色,休帶大隊人馬,只將三五百馬步軍進城,自東過西,寡人親要觀看。也
教在城軍民,知此英雄豪杰,為國良臣。然后卻令卸其衣甲,除去軍器,都穿所賜
錦袍,從東華門而入,就文德殿朝見。”御駕指揮使直至行營寨前,口傳圣旨與宋
江等知道。次日,宋江傳令,教鐵面孔目裴宣選揀彪形大漢五七百步軍,前面打著
金鼓旗幡,后面擺著槍刀斧鉞,中間豎著“順天”、“護國”二面紅旗,軍士各懸
刀劍弓矢,眾人各各都穿本身披掛,戎裝袍甲,擺成隊伍,從東郭門而入。只見東
京百姓軍民,扶老挈幼,迫路觀看,如睹天神。是時天子引百官在宣德樓上,臨軒
觀看。見前面擺列金鼓旗幡,槍刀斧鉞,各分隊伍;中有踏白馬軍,打起“順天”、
“護國”二面紅旗,外有二三十騎馬上隨軍鼓樂;后面眾多好漢,簇簇而行。怎見
得英雄好漢,入城朝覲,但見:
風清玉陛,露挹金盤。東方旭日初升,北闕珠簾半卷。南熏門外,百八員義士歸心;
宣德樓前,億萬歲君王刮目。肅威儀乍行朝典,逞精神猶整軍容。風雨日星,并識
天顏之霽;電雷霹靂,不煩天討之威。帝闕前萬靈咸集:有圣、有仙、有那吒、有
金剛、有閻羅、有判官、有門神、有太歲,乃至夜叉鬼魔,共仰道君皇帝。鳳樓下
百獸來朝:為彪、為豹、為麒麟、為狻猊、為犴、為金翅、為雕鵬、為龜猿,以
及犬鼠蛇蝎,皆知宋主人王。五龍夾日,是為入云龍、混江龍、出林龍、九紋龍、
獨角龍,如出洞蛟、翻江蜃,自逐隊朝天。眾虎離山,是為插翅虎、跳澗虎、錦毛
虎、花項虎、青眼虎、笑面虎、矮腳虎、中箭虎,若病大蟲、母大蟲,亦隨班行禮。
原稱公侯伯子的,應諳朝儀;誰知塵舞山呼,亦許園丁、醫算、匠作、船工之輩。
凡生毛發須髯的,自堪寵命;豈意緋袍紫綬,并加婦人、浪子、和尚、行者之身。
擬空名,則太保、軍師、郡馬、孔目、郎將、先鋒,官銜早列;比古人,則霸王、
李廣、關索、溫侯、尉遲、仁貴,當代重生。有那生得好的,如白面郎插一枝花,
擎著笛扇鼓幡,欲歌且舞;看這生得丑的,似青面獸蒙鬼臉兒,拿著槍刀鞭箭,會
戰能征。長的比險道神,身長一丈;狠的像石將軍,力鎮三山。發可赤,眼可青,
俱各抱丹心一片;摸得天,跳得浪,決不走邪佞兩途。喜近君王,不似昔時無面目;
恩寬防御,果然此日沒遮攔。試看全伙里舞槍弄棒的書生,猶勝滿朝中欺君害民的
官吏。義
士今欣遇主,皇家始慶得人!
且說道君皇帝同百官在宣德樓上,看了梁山泊宋江等這一行部從,喜動龍顏,心中
大悅,與百官道:“此輩好漢,真英雄也!”嘆羨不已。命殿頭官傳旨,教宋江等
各換御賜錦袍見帝。殿頭官領命傳與宋江等,向東華門外脫去戎裝帶,穿了御賜
紅綠錦袍,懸帶金銀牌面,各帶朝天巾幘,抹綠朝靴。惟公孫勝將紅錦裁成道袍,
魯智深縫做僧衣,武行者改作直裰,皆不忘君賜也。宋江、盧俊義為首,吳用、公
孫勝為次,引領眾人從東華門而入。當日整肅朝儀,陳設鑾駕,辰牌時候,天子駕
升文德殿。儀禮司官引宋江等依次入朝,排班行禮。殿頭官贊拜舞起居,山呼萬歲
已畢,天子欣喜,敕令宣上文德殿來,照依班次賜坐,命排御筵。敕光祿寺擺宴,
良醞署進酒,珍羞署進食,掌醢署造飯,大官署供膳,教坊司奏樂。天子親御寶座
陪宴,只見:
九重門啟,鳴噦噦之鸞聲;閶闔天開,睹巍巍之龍袞。筵開玳瑁,七寶器黃金嵌就;
爐列麒麟,百和香龍腦修成。玻璃盞間琥珀鐘,瑪瑙杯聯珊瑚。赤瑛盤內,高堆
麟脯鸞肝;紫玉碟中,滿駝蹄熊掌。桃花湯潔,縷塞北之黃羊;銀絲膾鮮,剖江
南之赤鯉。黃金盞滿泛香醪,紫霞杯滟浮瓊液。五俎八簋,百味庶羞。糖澆就甘甜
獅仙,面制成香酥定勝。方當酒進五巡,正是湯陳三獻。教坊司鳳鸞韶舞,禮樂司
排長伶官。朝鬼門道,分明開說,頭一個裝外的,黑漆幞頭,有如明鏡,描花羅,
儼若生成;第二個戲色的,系離水犀角腰帶,裹紅花綠葉羅巾,黃衣長襯短靴,
衫袖襟密排山水樣;第三個末色的,裹結絡球頭帽子,著役迭勝羅衫,最先來提
掇甚分明,念幾段雜文真罕有;第四個凈色的,語言動眾,顏色繁過,依院本填腔
調曲,按格范打諢發科;第五個貼凈的,忙中九伯,眼目張
狂,隊額角涂一道明戧,劈面門抹兩色蛤粉。裹一頂油油膩膩舊頭巾,穿一領邋邋
遢遢潑戲襖,吃六棒板不嫌疼,打兩杖麻鞭渾似耍。這五人引領著六十四回隊舞
優人,百二十名散做樂工,搬演雜劇,裝孤打攛。個個青巾桶帽,人人紅帶花袍。
吹龍笛,擊鼉鼓,聲震云霄;彈錦瑟,撫銀箏,韻驚魚鳥。吊百戲眾口喧嘩,縱諧
語齊聲喝采。裝扮的是:太平年萬國來朝,雍熙世八仙慶壽。搬演的是:玄宗夢游
廣寒殿,狄青夜奪昆侖關。也有神仙道侶,亦有孝子順孫。觀之者,真可堅其心志;
聽之者,足以養其性情。須臾間,八個排長,簇擁著四個美人,歌舞雙行,吹彈并
舉。歌的是:《朝天子》、《賀圣朝》、《感皇恩》、《殿前歡》,治世之音;舞
的是:《醉回回》、《活觀音》、《柳青娘》、《鮑老兒》,淳正之態。果然道:
百寶裝腰帶,珍珠絡臂鞲;笑時花近眼,舞罷錦纏頭。大宴已成,眾樂齊舉。主上
無為千萬壽,天顏有喜萬方同。有詩為證:
九重鳳闕新開宴,千歲龍墀舊賜衣。
蓋世功名能自立,矢心忠義豈相違。
且說天子賜宋江等筵宴,至暮方散。謝恩已罷,宋江等俱各簪花出內,在西華門外
各各上馬,回歸本寨。次日入城,禮儀司引至文德殿謝恩,喜動龍顏,天子欲加官
爵,敕令宋江等來日受職。宋江等謝恩,出朝回寨,不在話下。又說樞密院官,具
本上奏:“新降之人,未效功勞,不可輒便加爵,可待日后征討,建立功勛,量加
官賞。現今數萬之眾,逼城下寨,甚為不宜。陛下可將宋江等所部軍馬,原是京師
有被陷之將,仍還本處。外路軍兵,各歸原所。其余人眾,分作五路,山東、河北
分調開去,此為上策。”次日,天子命御駕指揮使,直至宋江營中,口傳圣旨,令
宋江等分開軍馬,各歸原所。眾頭領聽得,心中不悅,回道:“我等投降朝廷,都
不曾見些官爵,便要將俺弟兄等分遣調開。俺等眾頭領生死相隨,誓不相舍,端的
要如此,我們只得再回梁山泊去。”宋江急忙止住,遂用忠言懇求來使,煩乞善言
回奏。那指揮使回到朝廷,那里敢隱蔽,只得把上項所言奏聞天子。天子大驚,急
宣樞密院官計議。有樞密使童貫奏道:“這廝們雖降,其心不改,終貽大患。以臣
愚意,不若陛下傳旨,賺入京城,將此一百八人,盡數剿除,然后分散他的軍馬,
以絕國家之患。”天子聽罷,圣意沉吟未決。向那御屏風背后,轉出一大臣,紫袍
象簡,高聲喝道:“四邊狼煙未息,中間又起禍胎,都是汝等庸惡之臣,壞了圣朝
天下!”正是:只憑立國安邦口,來救驚天動地人。
畢竟御屏風后喝的那員大臣是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