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七十三回 黑旋風喬捉鬼 梁山泊雙獻頭


 
  話說當下李逵從客店里搶將出來,手雙斧,要奔城邊劈門,被燕青抱住腰胯,
只一交,個腳捎天。燕青拖將起來,望小路便走,李逵只得隨他。為何李逵怕燕
青?原來燕青小廝撲天下第一,因此宋公明著令燕青相守李逵。李逵若不隨他,燕
青小廝撲,手到一交。李逵多曾著他手腳,以此怕他,只得隨順。燕青和李逵不敢
從大路上走,恐有軍馬追來,難以抵敵,只得大寬轉奔陳留縣路來。李逵再穿上衣
裳,把大斧藏在衣襟底下,又因沒了頭巾,卻把焦黃發分開,綰做兩個丫髻。行到
天明,燕青身邊有錢,村店中買些酒肉吃了,拽開腳步趲行。次日天曉,東京城中
好場熱鬧,高太尉引軍出城,追趕不上自回。李師師只推不知,楊太尉也自歸家將
息,抄點城中被傷人數,計有四五百人,推倒跌損者,不計其數。高太尉會同樞密
院童貫,都到太師府商議,啟奏早早調兵剿捕。
  且說李逵和燕青兩個,在路行到一個去處,地名喚做四柳村。不覺天晚,兩個
便投一個大莊院來,敲開門,直進到草廳上。莊主狄太公出來迎接,看見李逵綰著
兩個丫髻,卻不見穿道袍,面貌生得又丑,正不知是甚么人。太公隨口問燕青道:
“這位是那里來的師父?”燕青笑道:“這師父是個蹺蹊人,你們都不省得他。胡
亂趁些晚飯吃,借宿一夜,明日早行。”李逵只不做聲。太公聽得這話,倒地便拜
李逵,說道:“師父,可救弟子則個。”李逵道:“你要我救你甚事,實對我說。”
那太公道:“我家一百余口,夫妻兩個,嫡親止有一個女兒,年二十余歲,半年之
前,著了一個邪祟,只在房中,茶飯并不出來討吃。若還有人去叫他,磚石亂打出
來,家中人都被他打傷了,累累請將法官來,也捉他不得。”李逵道:“太公,我
是薊州羅真人的徒弟,會得騰云駕霧,專能捉鬼,你若舍得東西,我與你今夜捉鬼。
如今先要一豬一羊,祭祀神將。”太公道:“豬羊我家盡有,酒自不必得說。”李
逵道:“你揀得膘肥的宰了,爛煮將來,好酒更要幾瓶,便可安排,今夜三更與你
捉鬼。”太公道:“師父如要書符紙札,老漢家中也有。”李逵道:“我的法只是
一樣,都沒什么鳥符,身到房里,便揪出鬼來。”燕青忍笑不住。
  老兒只道他是好話,安排了半夜,豬羊都煮得熟了,擺在廳上。李逵叫討十個
大碗,滾熱酒十瓶,做一巡篩,明晃晃點著兩枝蠟燭,焰騰騰燒著一爐好香。李逵
掇條凳子,坐在當中,并不念甚言語。腰間拔出大斧,砍開豬羊,大塊價扯將下來
吃。又叫燕青道:“小乙哥,你也來吃些。”燕青冷笑,那里肯來吃。李逵吃得飽
了,飲過五六碗好酒,看得太公呆了。李逵便叫眾莊客:“你們都來散福。”拈指
間散了殘肉。李逵道:“快舀桶湯來,與我們洗手洗腳。”無移時,洗了手腳,問
太公討茶吃了。又問燕青道:“你曾吃飯也不曾?”燕青道:“吃得飽了。”李逵
對太公道:“酒又醉,肉又飽,明日要走路程,老爺們去睡。”太公道:“卻是苦
也!這鬼幾時捉得?”李逵道:“你真個要我捉鬼,著人引我到你女兒房里去。”
太公道:“便是神道如今在房中,磚石亂打出來,誰人敢去?”
  李逵拔兩把板斧在手,叫人將火把遠遠照著。李逵大踏步直搶到房邊,只見房
內隱隱的有燈。李逵把眼看時,見一個后生摟著一個婦人在那里說話。李逵一腳踢
開了房門,斧到處,只見砍得火光爆散,霹靂交加。定睛打一看時,原來把燈盞砍
翻了。那后生卻待要走,被李逵大喝一聲,斧起處,早把后生砍翻。這婆娘便鉆入
床底下躲了。李逵把那漢子先一斧砍下頭來,提在床上,把斧敲著床邊喝道:“婆
娘,你快出來。若不鉆出來時,和床都剁的粉碎。”婆娘連聲叫道:“你饒我性命,
我出來。”卻才鉆出頭來,被李逵揪住頭發,直拖到死尸邊,問道:“我殺的那廝
是誰?”婆娘道:“是我奸夫王小二。”李逵又問道:“磚頭飯食,那里得來?”
婆娘道:“這是我把金銀頭面與他,三二更從墻上運將入來。”李逵道:“這等腌
婆娘,要你何用!”揪到床邊,一斧砍下頭來,把兩個人頭拴做一處,再提婆娘
尸首和漢子身尸相并,李逵道:“吃得飽,正沒消食處。”就解下上半截衣裳,拿
起雙斧,看著兩個死尸,一上一下,恰似發擂的亂剁了一陣。
  李逵笑道:“眼見這兩個不得活了。”插起大斧,提著人頭,大叫出廳前來:
“兩個鬼我都捉了。”撇下人頭,滿莊里人都吃一驚,都來看時,認得這個是太公
的女兒;那個人頭,無人認得。數內一個莊客相了一回,認出道:“有些像東村頭
會粘雀兒的王小二。”李逵道:“這個莊客倒眼乖!”太公道:“師父怎生得知?”
李逵道:“你女兒躲在床底下,被我揪出來問時,說道:‘他是奸夫王小二,吃的
飲食,都是他運來。’問了備細,方才下手。”太公哭道:“師父,留得我女兒也
罷。”李逵罵道:“打脊老牛,女兒偷了漢子,兀自要留他!你恁地哭時,倒要賴
我不謝。我明日卻和你說話。”燕青尋了個房,和李逵自去歇息。太公卻引人點著
燈燭,入房里去看時,照見兩個沒頭尸首,剁做十來段,丟在地下。太公、太婆煩
惱啼哭,便叫人扛出后面,去燒化了。李逵睡到天明,跳將起來,對太公道:“昨
夜與你捉了鬼,你如何不謝?”太公只得收拾酒食相待,李逵、燕青吃了便行。狄
太公自理家事,不在話下。
  且說李逵和燕青離了四柳村,依前上路,此時草枯地闊,木落山空,于路無話。
兩個因大寬轉梁山泊北,到寨尚有七八十里,巴不到山,離荊門鎮不遠。當日天晚,
兩個奔到一個大莊院敲門,燕青道:“俺們尋客店中歇去。”李逵道:“這大戶人
家,卻不強似客店多少!”說猶未了,莊客出來,對說道:“我主太公正煩惱哩!
你兩個別處去歇。”李逵直走入去,燕青拖扯不住,直到草廳上。李逵口里叫道:
“過往客人借宿一宵,打甚鳥緊?便道太公煩惱,我正要和煩惱的說話。”里面太
公張時,看見李逵生得兇惡,暗地教人出來接納,請去廳外側首,有間耳房,叫他
兩個安歇,造些飯食,與他兩個吃,著他里面去睡。多樣時,搬出飯來,兩個吃了,
就便歇息。
  李逵當夜沒些酒,在土炕子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只聽得太公、太婆在里面哽哽
咽咽的哭,李逵心焦,那雙眼怎地得合。巴到天明,跳將起來,便向廳前問道:“你
家甚么人,哭這一夜,攪得老爺睡不著。”太公聽了,只得出來答道:“我家有個
女兒,年方一十八歲,被人強奪了去,以此煩惱。”李逵道:“又來作怪!奪你女
兒的是誰?”太公道:“我與你說他姓名,驚得你屁滾尿流!他是梁山泊頭領宋江,
有一百單八個好漢,不算小軍。”李逵道:“我且問你:他是幾個來?”太公道:
“兩日前,他和一個小后生各騎著一匹馬來。”李逵便叫燕青:“小乙哥,你來聽
這老兒說的話,俺哥哥原來口是心非,不是好人了也。”燕青道:“大哥莫要造次,
定沒這事!”李逵道:“他在東京兀自去李師師家去,到這里怕不做出來!”李逵
便對太公說道:“你莊里有飯,討些我們吃。我實對你說,則我便是梁山泊黑旋風
李逵,這個便是浪子燕青。既是宋江奪了你的女兒,我去討來還你。”太公拜謝了。
  李逵、燕青徑望梁山泊來,直到忠義堂上。宋江見了李逵、燕青回來,便問道:
“兄弟,你兩個那里來?錯了許多路,如今方到。”李逵那里答應,睜圓怪眼,拔
出大斧,先砍倒了杏黃旗,把“替天行道”四個字扯做粉碎,眾人都吃一驚。宋江
喝道:“黑廝又做甚么?”李逵拿了雙斧,搶上堂來,徑奔宋江。詩曰:
梁山泊里無奸佞,忠義堂前有諍臣。
留得李逵雙斧在,世間直氣尚能伸。
當有關勝、林沖、秦明、呼延灼、董平五虎將,慌忙攔住,奪了大斧,揪下堂來。
宋江大怒,喝道:“這廝又來作怪!你且說我的過失。”李逵氣做一團,那里說得
出。燕青向前道:“哥哥聽稟一路上備細:他在東京城外客店里跳將出來,拿著雙
斧,要去劈門,被我一交翻,拖將起來。說與他:‘哥哥已自去了,獨自一個風
甚么?’恰才信小弟說,不敢從大路走。他又沒了頭巾,把頭發綰做兩個丫髻。正
來到四柳村狄太公莊上,他去做法官捉鬼,正拿了他女兒并奸夫兩個,都剁做肉醬。
后來卻從大路西邊上山,他定要大寬轉,將近荊門鎮,當日天晚了,便去劉太公莊
上投宿。只聽得太公兩口兒一夜啼哭,他睡不著,巴得天明,起去問他。劉太公說
道:‘兩日前梁山泊宋江和一個年紀小的后生,騎著兩匹馬到莊上來,老兒聽得說
是替天行道的人,因此叫這十八歲的女兒出來把酒,吃到半夜,兩個把他女兒奪了
去。’李逵大哥聽了這話,便道是實,我再三解說道:‘俺哥哥不是這般的人,多
有依草附木,假名托姓的在外頭胡做。’李大哥道:‘我見他在東京時,兀自戀著
唱的李師師不肯放,不是他是誰?’因此來發作。”
  宋江聽罷,便道:“這般屈事,怎地得知?如何不說?”李逵道:“我閑常把
你做好漢,你原來卻是畜生!你做得這等好事!”宋江喝道:“你且聽我說!我和三
二千軍馬回來,兩匹馬落路時,須瞞不得眾人。若還搶得一個婦人,必然只在寨里!
你卻去我房里搜看。”李逵道:“哥哥,你說甚么鳥閑話!山寨里都是你手下的人,
護你的多,那里不藏過了?我當初敬你是個不貪色欲的好漢,你原來是酒色之徒:
殺了閻婆惜,便是小樣;去東京養李師師,便是大樣。你不要賴,早早把女兒送還
老劉,倒有個商量。你若不把女兒還他時,我早做早殺了你,晚做晚殺了你。”宋
江道:“你且不要鬧嚷,那劉太公不死,莊客都在,俺們同去面對。若還對翻了,
就那里舒著脖子,受你板斧;如若對不翻,你這廝沒上下,當得何罪?”李逵道:
“我若還拿你不著,便輸這顆頭與你!”宋江道:“最好,你眾兄弟都是證見。”
便叫鐵面孔目裴宣寫了賭賽軍令狀二紙,兩個各書了字,宋江的把與李逵收了,李
逵的把與宋江收了。李逵又道:“這后生不是別人,只是柴進。”柴進道:“我便
同去。”李逵道:“不怕你不來。若到那里對翻了之時,不怕你柴大官人,是米大
官人,也吃我幾斧。”柴進道:“這個不妨,你先去那里等。我們前去時,又怕有
蹺蹊。”李逵道:“正是。”便喚了燕青:“俺兩個依前先去,他若不來,便是心
虛,回來罷休不得。”正是:
至上無過任評論,其次納諫以為恩。
最下自差偏自是,令人敢怒不敢言。
  燕青與李逵再到劉太公莊上,太公接見,問道:“好漢,所事如何?”李逵道:
“如今我那宋江,他自來教你認他,你和太婆并莊客都仔細認他。若還是時,只管
實說,不要怕他,我自替你做主。”只見莊客報道:“有十數騎馬來到莊上了。”
李逵道:“正是了。”側邊屯住了人馬,只教宋江、柴進入來。宋江、柴進徑到草
廳上坐下。
  李逵提著板斧立在側邊,只等老兒叫聲“是”,李逵便要下手。那劉太公近前
來拜了宋江。李逵問老兒道:“這個是奪你女兒的不是?”那老兒睜開羸眼,打
起老精神,定睛看了道:“不是。”宋江對李逵道:“你卻如何?”李逵道:“你
兩個先著眼瞅他,這老兒懼怕你,便不敢說是。”宋江道:“你叫滿莊人都來認我。”
李逵隨即叫到眾莊客人等認時,齊聲叫道:“不是。”宋江道:“劉太公,我便是
梁山泊宋江,這位兄弟,便是柴進。你的女兒,都是吃假名托姓的騙將去了。你若
打聽得出來,報上山寨,我與你做主。”宋江對李逵道:“這里不和你說話,你回
來寨里,自有辯理。”宋江、柴進自與一行人馬,先回大寨里去。
  燕青道:“李大哥,怎地好?”李逵道:“只是我性緊上,錯做了事。既然輸
了這顆頭,我自一刀割將下來,你把去獻與哥哥便了。”燕青道:“你沒來由尋死
做甚么?我叫你一個法則,喚做負荊請罪。”李逵道:“怎地是負荊?”燕青道:
“自把衣服脫了,將麻繩綁縛了,脊梁上背著一把荊杖,拜伏在忠義堂前,告道:
‘由哥哥打多少。’他自然不忍下手。這個喚做負荊請罪。”李逵道:“好卻好,
只是有些惶恐,不如割了頭去干凈。”燕青道:“山寨里都是你兄弟,何人笑你?”
李逵沒奈何,只得同燕青回寨來,負荊請罪。
  卻說宋江、柴進先歸到忠義堂上,和眾兄弟們正說李逵的事,只見黑旋風脫得
赤條條地,背上負著一把荊杖,跪在堂前,低著頭,口里不做一聲。宋江笑道:“你
那黑廝,怎地負荊?只這等饒了你不成?”李逵道:“兄弟的不是了!哥哥揀大棍打
幾十罷!”宋江道:“我和你賭砍頭,你如何卻來負荊?”李逵道:“哥哥既是不
肯饒我,把刀來割這顆頭去,也是了當。”眾人都替李逵陪話。宋江道:“若要我
饒他,只教他捉得那兩個假宋江,討得劉太公女兒來還他,這等方才饒你。”李逵
聽了,跳將起來,說道:“我去甕中捉鱉,手到拿來。”宋江道:“他是兩個好漢,
又有兩副鞍馬,你只獨自一個,如何近傍得他?再叫燕青和你同去。”燕青道:“哥
哥差遣,小弟愿往。”便去房中取了弩子,綽了齊眉棍,隨著李逵,再到劉太公莊
上。
  燕青細問他來情,劉太公說道:“日平西時來,三更里去了,不知所在,又不
敢跟去。那為頭的生的矮小,黑瘦面皮。第二個夾壯身材,短須大眼。”二人問了
備細,便叫:“太公放心,好歹要救女兒還你。我哥哥宋公明的將令,務要我兩個
尋將來,不敢違誤。”便叫煮下干肉,做下蒸餅,各把料袋裝了,拴在身邊,離了
劉太公莊上。先去正北上尋,但見荒僻無人煙去處。走了一兩日,絕不見些消耗。
卻去正東上,又尋了兩日,直到凌州高唐界內,又無消息。李逵心焦面熱,卻回來
望西邊尋去。又尋了兩日,絕無些動靜。
  當晚,兩個且向山邊一個古廟中供床上宿歇,李逵那里睡得著,爬起來坐地。
只聽得廟外有人走的響,李逵跳將起來,開了廟門看時,只見一條漢子,提著把樸
刀,轉過廟后山腳下上去,李逵在背后跟去。燕青聽得,拿了弩弓,提了桿棍,隨
后跟來,叫道:“李大哥,不要趕,我自有道理。”是夜月色朦朧,燕青遞桿棍與
了李逵,遠遠望見那漢低著頭只顧走。燕青趕近,搭上箭,弩弦穩放,叫聲:“如
意子,不要誤我。”只一箭,正中那漢的右腿,撲地倒了。李逵趕上,劈衣領揪住,
直拿到古廟中,喝問道:“你把劉太公的女兒搶的那里去了?”那漢告道:“好漢,
小人不知此事,不曾搶甚么劉太公女兒。小人只是這里剪徑,做些小買賣,那里敢
大弄,搶奪人家子女!”李逵把那漢捆做一塊,提起斧來喝道:“你若不實說,砍
你做二十段。”那漢叫道:“且放小人起來商議。”燕青道:“漢子,我且與你拔
了這箭。”放將起來問道:“劉太公女兒,端的是甚么人搶了去?只是你這里剪徑
的,你豈可不知些風聲?”那漢道:“小人胡猜,未知真實。離此間西北上約有十
五里,有一座山,喚做牛頭山,山上舊有一個道院。近來新被兩個強人:一個姓王,
名江,一個姓董,名海,這兩個都是綠林中草賊,先把道士道童都殺了,隨從只有
五七個伴當,占住了道院,專一下來打劫。但到處只稱是宋江,多敢是這兩個搶了
去。”燕青道:“這話有些來歷。漢子,你休怕我!我便是梁山泊浪子燕青,他便
是黑旋風李逵。我與你調理箭瘡,你便引我兩個到那里去。”那人道:“小人愿往。”
  燕青去尋樸刀還了他,又與他扎縛了瘡口,趁著月色微明,燕青、李逵扶著他
走過十五里來路,到那山看時,苦不甚高,果似牛頭之狀。三個上得山來,天尚未
明,來到山頭看時,團團一遭土墻,里面約有二十來間房子。李逵道:“我與你先
跳入墻去。”燕青道:“且等天明卻理會。”李逵那里忍耐得,騰地跳將過去了。
只聽得里面有人喝聲,門開處,早有人出來,便挺樸刀來奔李逵。燕青生怕撅撒了
事,拄著桿棒,也跳過墻來。那中箭的漢子一道煙走了。燕青見這出來的好漢正斗
李逵,潛身暗行,一棒正中那好漢臉頰骨上,倒入李逵懷里來,被李逵后心只一斧,
砍翻在地,里面絕不見一個人出來。燕青道:“這廝必有后路走了。我與你去截住
后門,你卻把著前門,不要胡亂入去。”且說燕青來到后門墻外,伏在黑暗處,只
見后門開處,早有一條漢子拿了鑰匙,來開后面墻門。燕青轉將過去,那漢見了,
繞房檐便走出前門來。燕青大叫:“前門截住!”李逵搶將過來,只一斧,劈胸膛
砍倒,便把兩顆頭都割下來,拴做一處。李逵性起,砍將入去,泥神也似都推倒了。
那幾個伴當躲在灶前,被李逵趕去,一斧一個,都殺了。來到房中看時,果然見那
個女兒在床上嗚嗚的啼哭。看那女子,云鬢花顏,其實美麗。有詩為證:
弓鞋窄窄起春羅,香沁酥胸玉一窩。
麗質難禁風雨驟,不勝幽恨蹙秋波。
燕青問道:“你莫不是劉太公女兒么?”那女子答道:“奴家在十數日之前,被這
兩個賊擄在這里,每夜輪一個將奴家奸宿。奴家晝夜淚雨成行,要尋死處,被他監
看得緊。今日得將軍搭救,便是重生父母,再養爹娘。”燕青道:“他有兩匹馬,
在那里放著?”女子道:“只在東邊房內。”燕青備上鞍子,牽出門外,便來收拾
房中積攢下的黃白之資,約有三五千兩。燕青便叫那女子上了馬,將金銀包了,和
人頭抓了,拴在一匹馬上。李逵縛了個草把,將窗下殘燈,把草房四邊點著燒起。
他兩個開了墻門,步送女子下山,直到劉太公莊上。爹娘見了女子,十分歡喜,煩
惱都沒了,盡來拜謝兩位頭領。燕青道:“你不要謝我兩個,你來寨里拜謝俺哥哥
宋公明。”兩個酒食都不肯吃,一家騎了一匹馬,飛奔山上來。
  回到寨中,紅日銜山之際,都到三關之上。兩個牽著馬,駝著金銀,提了人頭,
徑到忠義堂上,拜見宋江。燕青將前事細細說了一遍。宋江大喜,叫把人頭埋了,
金銀收入庫中,馬放去戰馬群內喂養。次日,設筵宴與燕青、李逵作賀。劉太公也
收拾金銀上山,來到忠義堂上,拜謝宋江。宋江那里肯受,與了酒飯,教送下山回
莊去了,不在話下。梁山泊自是無話,不覺時光迅速:
  看看鵝黃著柳,漸漸鴨綠生波。桃腮亂簇紅英,杏臉微開絳蕊。山前花,山后
樹,俱發萌芽;州上蘋,水中蘆,都回生意。谷雨初晴,可是麗人天氣;禁煙才過,
正當三月韶華。
  宋江正坐,只見關下解一伙人到來,說道:“拿到一伙牛子,有七八個車箱,
又有幾束哨棒。”宋江看時,這伙人都是彪形大漢,跪在堂前告道:“小人等幾個
直從鳳翔府來,今上泰安州燒香。目今三月二十八日天齊圣帝降誕之辰,我們都去
臺上使棒,一連三日,何止有千百對在那里。今年有個撲手好漢,是太原府人氏,
姓任,名原,身長一丈,自號擎天柱,口出大言,說道:‘相撲世間無對手,爭交
天下我為魁。’聞他兩年曾在廟上爭交,不曾有對手,白白地拿了若干利物,今年
又貼招兒,單搦天下人相撲。小人等因這個人來,一者燒香,二乃為看任原本事,
三來也要偷學他幾路好棒,伏望大王慈悲則個。”宋江聽了,便叫小校:“快送這
伙人下山去,分毫不得侵犯。今后遇有往來燒香的人,休要驚嚇他,任從過往。”
那伙人得了性命,拜謝下山去了。只見燕青起身稟復宋江,說無數句,話不一席,
有分教:驚動了泰安州,大鬧了祥符縣。正是:東岳廟中雙虎斗,嘉寧殿上二龍爭。
  畢竟燕青說出甚么話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