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六十三回 宋江兵打北京城 關勝議取梁山泊


 
  話說當時石秀和盧俊義兩個,在城內走投沒路,四下里人馬合來,眾做公的把
撓鉤搭住,套索絆翻,可憐悍勇英雄,方信寡不敵眾。兩個當下盡被捉了,解到梁
中書面前,叫押過劫法場的賊來。石秀押在廳下,睜圓怪眼,高聲大罵:“你這敗
壞國家害百姓的賊,我聽著哥哥將令:早晚便引軍來,打你城子,踏為平地,把你
砍做三截!先教老爺來和你們說知。”石秀在廳前千賊萬賊價罵,廳上眾人都唬呆
了。梁中書聽了,沉吟半晌,叫取大枷來,且把二人枷了,監放死囚牢里,分付蔡
福在意看管,休教有失。蔡福要結識梁山泊好漢,把他兩個做一處牢里關著,每日
好酒好肉與他兩個吃,因此不曾吃苦,倒將養得好了。卻說梁中書喚本州新任王太
守當廳發落,就城中計點被傷人數。殺死的有七八十個,跌傷頭面,磕損皮膚,撞
折腿腳者,不計其數。報名在官,梁中書支給官錢,醫治燒化了當。
  次日,城里城外報說將來:“收得梁山泊沒頭帖子數十張,不敢隱瞞,只得呈
上。”梁中書看了,嚇得魂飛天外,魄散九霄。帖子上寫道:
  梁山泊義士宋江,仰示大名府,布告天下。今為大宋朝濫官當道,污吏專權,
毆死良民,涂炭萬姓。北京盧俊義乃豪杰之士,今者啟請上山,一同替天行道。如
何妄徇奸賄,殺害善良!特令石秀先來報知,不期俱被擒捉。如是存得二人性命,
獻出淫婦奸夫,吾無侵擾;倘若故傷羽翼,屈壞股肱,便當拔寨興師,同心雪恨,
大兵到處,玉石俱焚。剿除奸詐,殄滅愚頑,天地咸扶,鬼神共,談笑入城,并
無輕恕。義夫節婦,孝子順孫,好義良民,清慎官吏,切勿驚惶,各安職業。諭眾
知悉。
當時梁中書看了沒頭告示,便喚王太守到來商議:“此事如何剖決?”王太守是個
善懦之人,聽得說了這話,便稟梁中書道:“梁山泊這一伙,朝廷幾次尚且收捕他
不得,何況我這里一郡之力?倘若這亡命之徒,引兵到來,朝廷救兵不迭,那時悔
之晚矣!若論小官愚意:且姑存此二人性命,一面寫表,申奏朝廷;二即奉書呈上
蔡太師恩相知道;三者可教本處軍馬出城下寨,提備不虞。如此,可保北京無事,
軍民不傷。若將這兩個一時殺壞,誠恐寇兵臨城,一者無兵解救,二者朝廷見怪,
三乃百姓驚慌,城中擾亂,深為未便。”梁中書聽了道:“知府言之極當。”先喚
押牢節級蔡福來,便道:“這兩個賊徒,非同小可。你若是拘束得緊,誠恐喪命;
若教你寬松,又怕他走了。你弟兄兩個,早早晚晚,可緊可慢,在意堅固管候發落,
休得時刻怠慢。”蔡福聽了,心中暗喜:“如此發放,正中下懷。”領了鈞旨,自
去牢中安慰他兩個,不在話下。
  只說梁中書便喚兵馬都監大刀聞達、天王李成兩個,都到廳前商議。梁中書備
說梁山泊沒頭告示,王太守所言之事。兩個都監聽罷,李成便道:“量這伙草寇,
如何敢擅離巢穴?相公何必有勞神思?李某不才,食祿多矣,無功報德,愿施犬馬之
勞,統領軍卒,離城下寨。草寇不來,別作商議;如若那伙強寇年衰命盡,擅離巢
穴,領眾前來,不是小將夸口,定令此賊片甲不回!”梁中書聽了大喜,隨即取金
花繡緞,賞勞二將。兩個辭謝,別了梁中書,各回營寨安歇。
  次日,李成升帳,喚大小官軍上帳商議。旁邊走過一人,威風凜凜,相貌堂堂,
便是急先鋒索超,又出頭相見。李成傳令道:“宋江草寇,早晚臨城,要來打俺北
京,你可點本部軍兵,離城三十五里下寨,我隨后卻領軍來。”索超得了將令,次
日點起本部軍兵,至三十五里,地名飛虎峪,靠山下了寨柵。次日,李成引領正偏
將,離城二十五里,地名槐樹坡,下了寨柵。周圍密布槍刀,四下深藏鹿角,三面
掘下陷坑。眾軍摩拳擦掌,諸將協力同心,只等梁山泊軍馬到來,便要建功。
  話分兩頭。原來這沒頭帖子,卻是吳學究聞得燕青、楊雄報信,又叫戴宗打聽
得盧員外、石秀都被擒捉,因此虛寫告示,向沒人處撇下及橋梁道路上貼放,只要
保全盧俊義、石秀二人性命。戴宗回到梁山泊,把上項事備細與眾頭領說知。宋江
聽罷大驚,就忠義堂上打鼓集眾,大小頭領,各依次序而坐。宋江開話對吳學究道:
“當初軍師好意,啟請盧員外上山來聚義,今日不想卻教他受苦,又陷了石秀兄弟。
當用何計可救?”吳用道:“兄長放心。小生不才,愿獻一計,乘此機會,就取北
京錢糧,以供山寨之用。明日是個吉辰,請兄長分一半頭領,把守山寨,其余盡隨
我等去打城池。”宋江道:“軍師之言極當。”便喚鐵面孔目裴宣,派撥大小軍兵,
來日起程。黑旋風李逵便道:“我這兩把大斧,多時不曾發市,聽得打州劫縣,他
也在廳邊歡喜。哥哥撥與我五百小嘍羅,搶到北京,把梁中書砍做肉泥,拿住李固
和那婆娘,碎尸萬段。救取盧員外、石秀二人性命,是我心愿。”宋江道:“兄弟
雖然勇猛,這北京非比別處州府,且梁中書又是蔡太師女婿;更兼手下有李成、聞
達,都有萬夫不當之勇,不可輕敵。”李逵大叫道:“哥哥這般長別人志氣,滅自
己威風!且看兄弟去如何。若還輸了,誓不回山。”吳用道:“既然你要去,便教
做先鋒,點與五百好漢相隨,就充頭陣,來日下山。”當晚宋江和吳用商議,撥定
了人數。裴宣寫了告示,送到各寨,各依撥次施行,不得時刻有誤。
  此時秋末冬初天氣,征夫容易披掛,戰馬易得肥滿,軍卒久不臨陣,皆生戰斗
之心;各恨不平,盡想報仇之念。得蒙差遣,歡天喜地,收拾槍刀,拴束鞍馬,摩
拳擦掌,時刻下山。第一撥:當先哨路黑旋風李逵,部領小嘍羅五百。第二撥:兩
頭蛇解珍、雙尾蝎解寶、毛頭星孔明、獨火星孔亮,部領小嘍羅一千。第三撥:女
頭領一丈青扈三娘,副將母夜叉孫二娘、母大蟲顧大嫂,部領小嘍羅一千。第四撥:
撲天雕李應,副將九紋龍史進、小尉遲孫新,部領小嘍羅一千。中軍主將都頭領宋
江,軍師吳用。簇帳頭領四員:小溫侯呂方、賽仁貴郭盛、病尉遲孫立、鎮三山黃
信。前軍頭領霹靂火秦明,副將百勝將韓滔、天目將彭。后軍頭領豹子頭林沖,
副將鐵笛仙馬麟、火眼狻猊鄧飛。左軍頭領雙鞭呼延灼,副將摩云金翅歐鵬、錦毛
虎燕順。右軍頭領小李廣花榮,副將跳澗虎陳達、白花蛇楊春。并帶炮手轟天雷凌
振,接應糧草。探聽軍情頭領一員,神行太保戴宗。軍兵分撥已定,平明,各頭領
依次而行,當日進發。只留下副軍師公孫勝并劉唐、朱仝、穆弘四個頭領,統領馬
步軍兵,守把山寨。三關水寨中,自有李俊等守把,不在話下。
  卻說索超正在飛虎峪寨中坐地,只見流星報馬前來報說:“宋江軍馬大小人兵,
不計其數,離寨約有二三十里,將近到來。”索超聽的,飛報李成槐樹坡寨內。李
成聽了,一面報馬入城,一面自備了戰馬,直到前寨。索超接著,說了備細。次日
五更造飯,平明拔寨都起,前到庾家疃,列成陣勢,擺開一萬五千人馬。李成、索
超全副披掛,門旗下勒住戰馬。平東一望,遠遠地塵土起處,約有五百余人,飛奔
前來。李成鞭梢一指,軍健腳踏硬弩,手拽強弓。梁山泊好漢在庾家疃一字兒擺成
陣勢。只見:
  人人都帶茜紅巾,個個齊穿緋衲襖。鷺鷥腿緊系腳繃,虎狼腰牢拴裹肚。三股
叉直迸寒光,四棱簡橫拖冷霧。柳葉槍,火尖槍,密布如麻;青銅刀,偃月刀,紛
紛似雪。滿地紅旗飄火焰,半空赤幟耀霞光。
  東陣上只見一員好漢,當前出馬,乃是黑旋風李逵,手雙斧,睜圓怪眼,咬
碎鋼牙,高聲大叫:“認得梁山泊好漢黑旋風么?”李成在馬上看了,與索超大笑
道:“每日只說梁山泊好漢,原來只是這等腌草寇,何足為道!先鋒,你看么?何
不先捉此賊?”索超笑道:“割雞焉用牛刀,自有戰將建功,不必主將掛念。”言
未絕,索超馬后一員首將,姓王,名定,手拈長槍,引領部下一百馬軍,飛奔沖將
過來。李逵膽勇過人,雖是帶甲遮護,怎當馬軍一沖,當時四下奔走。索超引軍直
趕過庾家疃來,只見山坡背后,鑼鼓喧天,早撞出兩彪軍馬:左有解珍、孔亮,右
有孔明、解寶,各領五百小嘍羅,沖殺將來。索超見他有接應軍馬,方才吃驚,不
來追趕,勒馬便回。李成問道:“如何不拿賊來?”索超道:“趕過山去,正要拿
他,原來這廝們倒有接應人馬,伏兵齊起,難以下手。”李成道:“這等草寇,何
足懼哉!”將引前部軍兵,盡數殺過庾家疃來。只見前面搖旗吶喊,擂鼓鳴鑼,又
是一彪軍馬:當先一騎馬上,卻是一員女將,結束得十分標致。有《念奴嬌》為證:
  玉雪肌膚,芙蓉模樣,有天然標格。金鎧輝煌鱗甲動,銀滲紅羅抹額。玉手纖
纖,雙持寶刃,恁英雄赫。眼溜秋波,萬種妖嬈堪摘。  謾馳寶馬當前,霜刃
如風,要把官兵斬馘。粉面塵飛,征袍汗濕,殺氣騰胸腋。戰士消魂,敵人喪膽,
女將中間奇特。得勝歸來,隱隱笑生雙頰。
  且說這扈三娘引軍,紅旗上金書大字“女將一丈青”,左有顧大嫂,右有孫二
娘,引一千余軍馬,盡是七長八短漢,四山五岳人。李成看了道:“這等軍人,作
何用處!先鋒與我向前迎敵,我卻分兵勒捕四下草寇。”索超領了將令,手金蘸
斧,拍坐下馬,殺奔前來。一丈青勒馬回頭,望山凹里便走。李成分開人馬,四下
里趕殺。正趕之間,只聽的喊聲震地,霧氣遮天,一彪人馬飛也似追來。李成急急
退兵十四五里,首尾不能管顧。急退入庾家疃時,左沖出解珍、孔亮,部領人馬,
趕殺將來;右沖出孔明、解寶,部領人馬,又殺到來。三員女將,撥轉馬頭,隨后
殺來,趕的李成軍馬四分五落。急待回寨,黑旋風李逵當先攔住。李成、索超沖開
人馬,奪路而去。比及回寨,大折一陣。宋江軍馬也不追趕,一面收兵暫歇,扎下
營寨。
  且說李成、索超,慌忙差人入城。報知梁中書,連夜再差聞達速領本部軍馬前
來助戰。李成接著,就槐樹坡寨內商議退兵之策。聞達笑道:“疥癩之疾,何足掛
意!聞某不才,來日愿決一陣,務要全勝。”當夜商議定了,傳令與軍士得知,四
更造飯,五更披掛,平明進兵。戰鼓三通,拔寨都起,前到庾家疃。早見宋江軍馬,
潑風也似價來。但見:
征云冉冉飛晴空,征塵漠漠迷西東。
十萬貔貅聲震地,車廂火炮如雷轟。
鼙鼓冬冬撼山谷,旌旗獵獵搖天風。
槍影搖空翻玉蟒,劍光耀日飛蒼龍。
六師鷹揚鬼神泣,三軍英勇貅虎同。
罡星煞曜降凡世,天蓬丁甲離青穹。
銀盔金甲濯冰雪,強弓硬弩真難攻。
人人只欲盡忠義,擒王斬將非邀功。
大刀聞達不知量,狂言逞技真雕蟲!
飛虎峪中兵四起,星馳電逐無前鋒。
閉關收拾殘戈甲,有如脫兔潛葭蓬。
當日大刀聞達,便教將軍馬擺開,強弓硬弩,射住陣腳。花腔鼉鼓擂,雜彩繡旗搖。
宋江陣中,早已捧出一員大將,紅旗銀字,大書“霹靂火秦明”。怎生打扮:
  頭戴朱紅漆笠,身穿絳色袍鮮,連環鎖甲獸吞肩。抹綠戰靴云嵌,鳳翅明盔耀
日,獅蠻寶帶腰懸。狼牙混棍手中拈,凜
凜英雄罕見。
秦明勒馬,厲聲高叫:“北京濫官污吏聽著!多時要打你這城子,誠恐害了百姓良
民。好好將盧俊義、石秀送將過來,淫婦奸夫,一同解出,我便退兵罷戰,誓不相
侵。若是執迷不悟,便教昆岡火起,玉石俱焚,只在目前。有話早說,休得俄延!”
說猶未了,聞達大怒,便問首將:“誰與我力擒此賊?”說言未了,腦后鈴鸞響處,
一員大將,當先出馬。怎生打扮:
  耀日兜鍪晃晃,連環鐵甲重重,團花點翠錦袍紅,金帶成雙鳳。鵲畫弓藏袋
內,狼牙箭插壺中。雕鞍穩定五花龍,大斧手中摩弄。
這個是北京上將,姓索,名超,因為此人性急,人皆呼他為急先鋒。出到陣前,高
聲喝道:“你這廝是朝廷命官,國家有何負你?你好人不做,卻去落草為賊!我今拿
住你時,碎尸萬段,死有余辜!”這個秦明,又是一個性急的人,聽了這話,正是
爐中添炭,火上澆油,拍馬向前,掄狼牙棍直奔將來;索超縱馬,直挺秦明。二匹
劣馬相交,兩般軍器并舉,眾軍吶喊。斗過二十余合,不分勝敗。宋江軍中,先鋒
隊里轉過韓滔,就馬上拈弓搭箭,覷的索超較親,颼地只一箭,正中索超左臂。撇
了大斧,回馬望本陣便走。宋江鞭梢一指,大小三軍,一齊卷殺過來。殺的尸橫遍
野,流血成河,大敗虧輸。直追過庾家疃,隨即奪了槐樹坡小寨。當晚聞達直奔飛
虎峪,計點軍兵,三停去一。宋江就槐樹坡寨內屯扎,吳用道:“軍兵敗走,心中
必怯。若不乘勢追趕,誠恐養成勇氣,急忙難得。”宋江道:“軍師之言極當。”
隨即傳令,當晚就將精銳得勝軍將,分作四路,連夜進發,殺奔城來。
  再說聞達奔到飛虎峪,忙忙似喪家之犬,急急如漏網之魚,正在寨中商議計策,
小校來報:“近山上一帶火起!”聞達帶領軍兵,上馬看時,只見東邊山上,火把
不知其數,照的遍山遍野通紅。聞達便引軍兵迎敵,山后又是馬軍來到,當先首將
小李廣花榮,引副將楊春、陳達,橫殺將來。聞達措手不及,領兵便回飛虎峪。西
邊山上,火把不知其數,當先首將雙鞭呼延灼,引副將歐鵬、燕順,沖擊將來。后
面喊聲又起,卻是首將霹靂火秦明,引副將韓滔、彭,并力殺來。聞達軍馬大亂,
拔寨都起。只見前面喊聲又起,火光晃耀,卻是轟天雷凌振,將帶副手,從小路直
轉飛虎峪那邊,放起炮來。聞達引軍奪路,奔城而去。只見前面鼓聲響處,早有一
彪軍馬攔路,火光叢中,閃出首將豹子頭林沖,引副將馬麟、鄧飛,截住歸路。四
下里戰鼓齊鳴,烈火競起,眾軍亂攛,各自逃生。聞達手舞大刀,殺開條路走,正
撞著李成,合兵一處,且戰且走。戰到天明,已至城下。梁中書聽的這個消息,驚
的三魂蕩蕩,七魄幽幽,連忙點軍出城,接應敗殘人馬,緊閉城門,堅守不出。次
日,宋江軍馬追來,直抵東門下寨,準備攻城。
  且說梁中書在留守司聚眾商議,難以解救。李成道:“賊兵臨城,事在告急,
若是遲延,必至失陷。相公可修告急家書,差心腹之人,星夜趕上京師,報與蔡太
師知道,早奏朝廷,調遣精兵前來救應,此是上策;第二,作緊行文,關報鄰近府
縣,亦教早早調兵接應;第三,北京城內,著仰大名府起差民夫上城,同心協助,
守護城池,準備擂木炮石,踏弩硬弓,灰瓶金汁,曉夜提備,如此可保無虞。”梁
中書道:“家書隨便修下,誰人去走一遭?”當日差下首將王定,全副披掛;又差
數個馬軍,領了密書,放開城門吊橋,望東京飛報聲息,及關報鄰近府分,發兵救
應。先仰王太守起集民夫上城守護,不在話下。
  且說宋江分調眾將,引軍圍城,東西北三面下寨,只空南門不圍,每日引軍攻
打一面。向山寨中催取糧草,為久屯之計,務要打破北京,救取盧員外、石秀二人。
李成、聞達連日提兵出城交戰,不能取勝。索超箭瘡將息,未得痊可。
  不說宋江軍兵打城,且說首將王定赍領密書,三騎馬直到東京太師府前下馬。
門吏轉報入去,太師教喚王定進來,直到后堂拜罷,呈上密書。蔡太師拆開封皮看
了,大驚,問其備細。王定把盧俊義的事,一一說了:“如今宋江領兵圍城,聲勢
浩大,不可抵敵。”庾家疃、槐樹坡、飛虎峪三處廝殺,盡皆說罷。蔡京道:“鞍
馬勞困,你且去館驛內安下,待我會官商議。”王定又稟道:“太師恩相:大名危
如累卵,破在旦夕,倘或失陷,河北縣郡,如之奈何?望太師恩相早早發兵剿除!”
蔡京道:“不必多說,你且退去。”王定去了。
  太師隨即差當日府干,請樞密院官急來商議軍情重事。不移時,東廳樞密使童
貫引三衙太尉,都到節堂參見太師。蔡京把大名危急之事,備細說了一遍:“如今
將何計策,用何良將,可退賊兵,以保城郭?”說罷,眾官互相廝覷,各有懼色。
只見那步司太尉背后轉出一人,乃是衙門防御使保義,姓宣,名贊,掌管兵馬。此
人生的面如鍋底,鼻孔朝天,卷發赤須,彪形八尺;使口鋼刀,武藝出眾。先前在
王府曾做郡馬,人呼為丑郡馬。因對連珠箭贏了番將,郡王愛他武藝,招做女婿。
誰想郡主嫌他丑陋,懷恨而亡,因此不得重用,只做得個兵馬保義使。童貫是個阿
諛諂佞之徒,與他不能相下,常有嫌疑之心。當時此人忍不住,出班來稟太師道:
“小將當初在鄉中,有個相識。此人乃是漢末三分義勇武安王嫡派子孫,姓關,名
勝,生的規模與祖上云長相似,使一口青龍偃月刀,人稱為大刀關勝。現做蒲東巡
檢,屈在下僚。此人幼讀兵書,深通武藝,有萬夫不當之勇。若以禮幣請他,拜為
上將,可以掃清水寨,殄滅狂徒,保國安民。乞取鈞旨。”蔡京聽罷大喜,就差宣
贊為使,赍了文書,鞍馬連夜星火前往蒲東,禮請關勝赴京計議。眾官皆退。
  話休絮繁。宣贊領了文書,上馬進發,帶將三五個從人,不則一日,來到蒲東
巡檢司前下馬。當日關勝正和郝思文在衙內論說古今興廢之事,聞說東京有使命至,
關勝忙與郝思文出來迎接。各施禮罷,請到廳上坐地。關勝問道:“故人久不相見,
今日何事,遠勞親自到此?”宣贊回言:“為因梁山泊草寇攻打北京,宣某在太師
面前,一力保舉兄長有安邦定國之策,降兵斬將之才,特奉朝廷敕旨,太師鈞命,
彩幣鞍馬,禮請起行。兄長勿得推卻,便請收拾赴京。”關勝聽罷大喜,與宣贊說
道:“這個兄弟,姓郝,雙名思文,是我拜義弟兄。當初他母親夢井木犴投胎,因
而有孕,后生此人,因此人喚他做井木犴。這兄弟十八般武藝無有不能。得蒙太師
呼喚,一同前去,協力報國,有何不可?”宣贊喜諾,就行催請登程。
  當下關勝分付老小,一同郝思文,將引關西漢十數個人,收拾刀馬、盔甲、行
李,跟隨宣贊連夜起程。來到東京,徑投太師府前下馬。門吏轉報蔡太師得知,教
喚進。宣贊引關勝、郝思文直到節堂,拜見已罷,立在階下。蔡京看了關勝,端的
好表人材:堂堂八尺五六身軀,細細三柳髭須,兩眉入鬢,鳳眼朝天;面如重棗,
唇若涂朱。太師大喜,便問:“將軍青春多少?”關勝答道:“小將三旬有二。”
蔡太師道:“梁山泊草寇圍困北京城郭,請問良將,愿施妙策,以解其圍。”關勝
稟道:“久聞草寇占住水洼,驚群動眾。今擅離巢穴,自取其禍。若救北京,虛勞
人力。乞假精兵數萬,先取梁山,后拿賊寇,教他首尾不能相顧。”太師見說大喜,
與宣贊道:“此乃圍魏救趙之計,正合吾心。”隨即喚樞密院官,調撥山東、河北
精銳軍兵一萬五千,教郝思文為先鋒,宣贊為合后,關勝為領兵指揮使,步軍太尉
段常接應糧草。犒賞三軍,限日下起行,大刀闊斧,殺奔梁山泊來。直教龍離大海,
不能駕霧騰云;虎到平川,怎地張牙舞爪?正是:貪觀天上中秋月,失卻盤中照殿
珠。
  畢竟宋江軍馬怎地結果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