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五十四回 入云龍斗法破高廉 黑旋風探穴救柴進


 
  話說當下羅真人道:“弟子,你往日學的法術,卻與高廉的一般。吾今傳授與
汝五雷天罡正法,依此而行,可救宋江,保國安民,替天行道。休被人欲所縛,誤
了大事,專精從前學道之心。你的老母,我自使人早晚看視,勿得憂念。汝應上界
天閑星,以此容汝去助宋公明。吾有八個字,汝當記取,休得臨期有誤。”羅真人
說那八個字,道是:“逢幽而止,遇汴而還。”公孫勝拜授了訣法,便和戴宗、李
逵三個,拜辭了羅真人,別了眾道伴下山。歸到家中,收拾了道衣,寶劍二口,并
鐵冠如意等物了當,拜辭了老母,離山上路。行過了三四十里路程,戴宗道:“小
可先去報知哥哥,先生和李逵大路上來,卻得再來相接。”公孫勝道:“正好。賢
弟先往報知,吾亦趲行來也。”戴宗分付李逵道:“于路小心伏侍先生。但有些差
池,教你受苦。”李逵道:“他和羅真人一般的法術,我如何敢輕慢了他?”戴宗
拴上甲馬,作起神行法來,預先去了。
  卻說公孫勝和李逵兩個,離了二仙山九宮縣,取大路而行,到晚尋店安歇。李
逵懼怕羅真人法術,十分小心伏侍公孫勝,那里敢使性。兩個行了三日,來到一個
去處,地名喚做武岡鎮。只見街市人煙輳集,公孫勝道:“這兩日于路走的困倦,
買碗素酒素面吃了行。”李逵道:“也好。”卻見驛道旁邊一個小酒店,兩個人來
店里坐下。公孫勝坐了上首,李逵解了腰包,下首坐了。叫過賣一面打酒,就安排
些素饌來,與二人吃。公孫勝道:“你這里有甚素點心賣?”過賣道:“我店里只
賣酒肉,沒有素點心,市口人家有棗糕賣。”李逵道:“我去買些來。”便去包內
取了銅錢,徑投市鎮上來,買了一包棗糕。欲待回來,只聽得路旁側首有人喝采道:
“好氣力!”李逵看時,一伙人圍定一個大漢,把鐵瓜錘在那里使,眾人看了喝采
他。
  李逵看那大漢時,七尺以上身材,面皮有麻,鼻子上一條大路。李逵看那鐵錘
時,約有三十來斤。那漢使的發了,一瓜錘正打在壓街石上,把那石頭打做粉碎,
眾人喝采。李逵忍不住,便把棗糕揣在懷中,便來拿那鐵錘。那漢喝道:“你是甚
么鳥人?敢來拿我的錘!”李逵道:“你使的甚么鳥好,教眾人喝采!看了倒污眼!
你看老爺使一回,教眾人看。”那漢道:“我借與你,你若使不動時,且吃我一頓
脖子拳了去。”李逵接過瓜錘,如弄彈丸一般。使了一回,輕輕放下,面又不紅,
心頭不跳,口內不喘。那漢看了,倒身下拜,說道:“愿求哥哥大名。”李逵道:
“你家在那里住?”那漢道:“只在前面便是。”引了李逵到一個所在,見一把鎖
鎖著門。那漢把鑰匙開了門,請李逵到里面坐地。李逵看他屋里都是鐵砧、鐵錘、
火爐、鉗、鑿家火,尋思道:“這人必是個打鐵匠人,山寨里正用得著,何不叫他
也去入伙?”
  李逵又道:“漢子,你通個姓名,教我知道。”那漢道:“小人姓湯,名隆。
父親原是延安府知寨官,因為打鐵上,遭際老種經略相公帳前敘用。近年父親在任
亡故,小人貪賭,流落在江湖上,因此權在此間打鐵度日。入骨好使槍棒。為是自
家渾身有麻點,人都叫小人做‘金錢豹子’。敢問哥哥高姓大名?”李逵道:“我
便是梁山泊好漢黑旋風李逵。”湯隆聽了,再拜道:“多聞哥哥威名,誰想今日偶
然得遇。”李逵道:“你在這里,幾時得發跡?不如跟我上梁山泊入伙,叫你也做
個頭領。”湯隆道:“若得哥哥不棄,肯帶攜兄弟時,愿隨鞭鐙。”就拜李逵為兄。
李逵認湯隆為弟。湯隆道:“我又無家人伴當,同哥哥去市鎮上吃三杯淡酒,表結
拜之意。今晚歇一夜,明日早行。”李逵道:“我有個師父在前面酒店里,等我買
棗糕去吃了便行,擱不得,只可如今便行。”湯隆道:“如何這般要緊?”李逵
道:“你不知宋公明哥哥,現今在高唐州界首廝殺,只等我這師父到來救應。”湯
隆道:“這個師父是誰?”李逵道:“你且休問,快收拾了去。”湯隆急急拴了包
裹、盤纏、銀兩,戴上氈笠兒,跨了口腰刀,提條樸刀,棄了家中破房舊屋,粗重
家火,跟了李逵,直到酒店里來見公孫勝。
  公孫勝埋怨道:“你如何去了許多時?再來遲些,我依前回去了。”李逵不敢
做聲回話。引過湯隆拜了公孫勝,備說結義一事。公孫勝見說他是打鐵出身,心中
也喜。李逵取出棗糕,叫過賣將去整理。三個一同飲了幾杯酒,吃了棗糕,算還了
酒錢。李逵、湯隆各背上包裹,與公孫勝離了武岡鎮,迤望高唐州來。三個于路,
三停中走了兩停多路,那日早,卻好迎著戴宗來接。公孫勝見了大喜,連忙問道:
“近日相戰如何?”戴宗道:“高廉那廝,近日箭瘡平復,每日領兵來搦戰。哥哥
堅守,不敢出敵,只等先生到來。”公孫勝道:“這個容易。”李逵引著湯隆拜見
戴宗,說了備細,四人一處奔高唐州來。離寨五里遠,早有呂方、郭盛,引一百余
騎軍馬迎接著。四人都上了馬,一同到寨,宋江、吳用等出寨迎接。各施禮罷,擺
了接風酒,敘問間闊之情,請入中軍帳內,眾頭領亦來作慶。李逵引過湯隆來參見
宋江、吳用,并眾頭領等。講禮已罷,寨中且做慶賀筵席。
  次日中軍帳上,宋江、吳用、公孫勝商議破高廉一事,公孫勝道:“主將傳令,
且著拔寨都起,看敵軍如何,貧道自有區處。”當日宋江傳令各寨,一齊引軍起身,
直抵高唐州城壕,下寨已定。次早五更造飯,軍人都披掛衣甲。宋公明、吳學究、
公孫勝,三騎馬直到軍前,搖旗擂鼓,吶喊篩鑼,殺到城下來。
  再說知府高廉在城中箭瘡已痊,隔夜小軍來報知宋江軍馬又到,早晨都披掛了
衣甲,便開了城門,放下吊橋,將引三百神兵并大小將校,出城迎敵。兩軍漸近,
旗鼓相望,各擺開陣勢。兩陣里花腔鼉鼓擂,雜彩繡旗搖。宋江陣門開處,分十騎
馬來,雁翅般擺開在兩邊。左手下五將:花榮、秦明、朱仝、歐鵬、呂方;右手下
五將:是林沖、孫立、鄧飛、馬麟、郭盛;中間三騎馬上,為頭是主將宋公明,怎
生打扮:
  頭頂茜紅巾,腰系獅蠻帶。錦征袍大鵬貼背,水銀盔彩鳳飛檐。抹綠靴斜踏寶
鐙,黃金甲光動龍鱗。描金隨定紫絲鞭,錦鞍穩稱桃花馬。
左邊那騎馬上,坐著的便是梁山泊掌握兵權軍師吳學究,怎生打扮:
  五明扇齊攢白羽,九綸巾巧簇烏紗。素羅袍香皂沿邊,碧玉環絲絳束定。鳧舄
穩踏葵花鐙,銀鞍不離紫絲韁。兩條銅鏈腰間掛,一騎青驄出戰場。
右邊那騎馬上,坐著的便是梁山泊掌握行兵布陣副軍師公孫勝,怎生打扮:
  星冠耀日,神劍飛霜。九霞衣服繡春云,六甲風雷藏寶訣。腰間系雜色短須絳,
背上懸松文古定劍。穿一雙云頭點翠早朝靴,騎一匹分鬃昂首黃花馬。名標蕊笈玄
功著,身列仙班道行高。
三個總軍主將,三騎馬出到陣前。看對陣金鼓齊鳴,門旗開處,也有二三十個軍官,
簇擁著高唐州知府高廉出在陣前,立馬于門旗下。怎生結束,但見:
  束發冠珍珠嵌就,絳紅袍錦繡攢成。連環鎧甲耀黃金,雙翅銀盔飛彩鳳。足穿
云縫吊墩靴,腰系獅蠻金帶。手內劍橫三尺水,陣前馬跨一條龍。
  那知府高廉出到陣前,厲聲高叫,喝罵道:“你那水洼草賊,既有心要來廝殺,
定要分個勝敗,見個輸贏,走的不是好漢!”宋江聽罷,問一聲:“誰人出馬立斬
此賊?”小李廣花榮挺槍躍馬,直至垓心。高廉見了,喝問道:“誰與我直取此賊
去?”那統制官隊里轉出一員上將,喚做薛元輝,使兩口雙刀,騎一匹劣馬,飛出
垓心,來戰花榮。兩個在陣前斗了數合,花榮撥回馬,望本陣便走。薛元輝不知是
計,縱馬舞刀,盡力來趕。花榮略帶住了馬,拈弓取箭,扭轉身軀,只一箭,把薛
元輝頭重腳輕,射下馬去。兩軍齊吶聲喊。高廉在馬上見了大怒,急去馬鞍鞒前,
取下那面聚獸銅牌,把劍去擊。那里敲得三下,只見神兵隊里卷起一陣黃砂來,罩
的天昏地暗,日色無光。喊聲起處,豺狼虎豹,怪獸毒蟲,就這黃砂內卷將出來。
眾軍恰待都走,公孫勝在馬上,早掣出那一把松文古定劍來,指著敵軍,口中念念
有詞,喝聲道:“疾!”只見一道金光射去,那伙怪獸毒蟲,都就黃砂中亂紛紛墜
于陣前。眾軍人看時,卻都是白紙剪的虎豹走獸,黃砂盡皆蕩散不起。宋江看了,
鞭梢一指,大小三軍,一齊掩殺過去。但見人亡馬倒,旗鼓交橫。高廉急把神兵退
走入城。宋江軍馬趕到城下,城上急拽起吊橋,閉上城門,擂木炮石,如雨般打將
下來。宋江叫且鳴金,收聚軍馬下寨,整點人數,各獲大勝。回帳稱謝公孫先生神
功道德,隨即賞勞三軍。
  次日,分兵四面圍城,盡力攻打,公孫勝對宋江、吳用道:“昨夜雖是殺敗敵
軍大半,眼見得那三百神兵退入城中去了。今日攻擊得緊,那廝夜間必來偷營劫寨。
今晚可收軍一處,至夜深,分去四面埋伏。這里虛扎寨柵,教眾將只聽霹靂響,看
寨中火起,一齊進兵。”傳令已了。當日攻城至未牌時分,都收四面軍兵還寨,卻
在營中大吹大擂飲酒。看看天色漸晚,眾頭領暗暗分撥開去,四面埋伏已定。
  卻說宋江、吳用、公孫勝、花榮、秦明、呂方、郭盛上土坡等候。是夜,高廉
果然點起三百神兵,背上各帶鐵葫蘆,于內藏著硫黃焰硝,煙火藥料;各人俱執鉤
刃、鐵掃帚,口內都銜蘆哨。二更前后,大開城門,放下吊橋,高廉當先,驅領神
兵前進,背后卻帶三十余騎,奔殺前來。離寨漸近,高廉在馬上作起妖法,卻早黑
氣沖天,狂風大作,飛砂走石,播土揚塵。三百神兵各取火種,去那葫蘆口上點著,
一聲蘆哨齊響,黑氣中間,火光罩身,大刀闊斧,滾入寨里來。高埠處,公孫勝仗
劍作法,就空寨中平地上刮剌剌起個霹靂。三百神兵急待退步,只見那空寨中火起,
光焰亂飛,上下通紅,無路可出。四面伏兵齊趕,圍定寨柵,黑處遍見。三百神兵,
不曾走得一個,都被殺在寨里。高廉急引了三十余騎,奔走回城。背后一枝軍馬追
趕將來,乃是豹子頭林沖。看看趕上,急叫得放下吊橋,高廉只帶得八九騎入城,
其余盡被林沖和人連馬生擒活捉了去。高廉進到城中,盡點百姓上城守護。高廉軍
馬神兵,被宋江、林沖殺個盡絕。
  次日,宋江又引軍馬四面圍城甚急。高廉尋思:“我數年學得術法,不想今日
被他破了,似此如之奈何?只得使人去鄰近州府求救。”急急修書二封,教去東昌、
寇州,二處離此不遠,“這兩個知府,都是我哥哥抬舉的人。”教星夜起兵來接應。
差了兩個帳前統制官,赍擎書信,放開西門,殺將出來,投西奪路去了。眾將卻待
去追趕,吳用傳令:“且放他出去,可以將計就計。”宋江問道:“軍師如何作用?”
吳學究道:“城中兵微將寡,所以他去求救。我這里可使兩枝人馬,詐作救應軍兵,
于路混戰。高廉必然開門助戰,乘勢一面取城,把高廉引入小路,必然擒獲。”宋
江聽了大喜。令戴宗回梁山泊另取兩枝軍馬,分作兩路而來。
  且說高廉每夜在城中空闊處,堆積柴草,竟天價放火為號,城上只望救兵到來。
過了數日,守城軍兵望見宋江陣中不戰自亂,急忙報知。高廉聽了,連忙披掛上城
瞻望,只見兩路人馬戰塵蔽日,喊殺連天,沖奔前來,四面圍城軍馬,四散奔走。
高廉知是兩路救軍到了,盡點在城軍馬,大開城門,分頭掩殺出去。
  且說高廉撞到宋江陣前,看見宋江引著花榮、秦明,三騎馬望小路而走。高廉
引了人馬,急去追趕,忽聽得山坡后連珠炮響,心中疑惑,便收轉人馬回來。兩邊
鑼響,左手下呂方,右手下郭盛,各引五百人馬沖將出來。高廉急奪路走時,部下
軍馬折其大半,奔走脫得垓心時,望見城上已都是梁山泊旗號。舉眼再看,無一處
是救應軍馬,只得引著些敗卒殘兵,投山僻小路而走。行不到十里之外,山背后撞
出一彪人馬,當先擁出病尉遲孫立,攔住去路,厲聲高叫:“我等你多時,好好下
馬受縛!”高廉引軍便回,背后早有一彪人馬,截住去路,當先馬上卻是美髯公朱
仝。兩頭夾攻將來,四面截了去路,高廉便棄了坐下馬便走上山。四下里部軍一齊
趕上山去,高廉慌忙口中念念有詞,喝聲道:“起!”駕一片黑云,冉冉騰空,直
上山頂。只見山坡邊轉出公孫勝來,見了,便把劍在馬上望空作用,口中也念念有
詞,喝聲道:“疾!”將劍望上一指,只見高廉從云中倒撞下來。側首搶過插翅虎
雷橫,一樸刀把高廉揮做兩段。可憐五馬諸侯貴,化作南柯夢里人。有詩為證:
上臨之以天鑒,下察之以地。
明有王法相繼,暗有鬼神相隨。
行兇畢竟逢兇,恃勢還歸失勢。
勸君自警平生,可嘆可驚可畏。
  且說雷橫提了首級,都下山來,先使人去飛報主帥。宋江已知殺了高廉,收軍
進高唐州城內,先傳下將令,休得傷害百姓。一面出榜安民,秋毫無犯,且去大牢
中救出柴大官人來。那時當牢節級、押獄禁子,已都走了,止有三五十個罪囚,盡
數開了枷鎖釋放。數中只不見柴大官人一個,宋江心中憂悶。尋到一處監房內,卻
監著柴皇城一家老小;又一座牢內,監著滄州提捉到柴進一家老小,同監在彼,為
是連日廝殺,未曾取問發落,只是沒尋柴大官人處。
  吳學究教喚集高唐州押獄禁子跟問時,數內有一個稟道:“小人是當牢節級藺
仁。前日蒙知府高廉所委,專一牢固監守柴進,不得有失。又分付道:‘但有兇吉,
你可便下手。’三日之前,知府高廉要取柴進出來施刑。小人為見本人是個好男子,
不忍下手,只推道:‘本人病至八分,不必下手。’后又催并得緊,小人回稱‘柴
進已死’。因是連日廝殺,知府不閑,小人卻恐他差人下來看視,必見罪責,昨日
引柴進去后面枯井邊,開了枷鎖,推放里面躲避,如今不知存亡。”
  宋江聽了,慌忙著藺仁引入。直到后牢枯井邊望時,見里面黑洞洞地,不知多
少深淺。上面叫時,那得人應,把索子放下去探時,約有八九丈深。宋江道:“柴
大官人眼見得多是沒了。”宋江垂淚。吳學究道:“主帥且休煩惱。誰人敢下去探
看一遭,便見有無。”說猶未了,轉過黑旋風李逵來,大叫道:“等我下去。”宋
江道:“正好。當初也是你送了他,今日正宜報本。”李逵笑道:“我下去不怕,
你們莫割斷了繩索。”吳學究道:“你卻也忒奸猾。”且取一個大篾籮,把索子絡
了,接長索頭,扎起一個架子,把索掛在上面。李逵脫得赤條條的,手拿兩把板斧,
坐在籮里,卻放下井里去,索上縛兩個銅鈴。漸漸放到底下,李逵卻從籮里爬將出
來,去井底下摸時,摸著一堆,卻是骸骨。李逵道:“爺娘,甚鳥東西在這里!”
又去這邊摸時,底下濕漉漉的,沒下腳處。李逵把雙斧拔放籮里,兩手去摸底下,
四邊卻寬。一摸摸著一個人,做一堆兒蹲在水坑里。李逵叫一聲:“柴大官人!”
那里見動,把手去摸時,只覺口內微微聲喚。李逵道:“謝天地,恁地時,還有救
哩!”隨即爬在籮里,搖動銅鈴,眾人扯將上來。李逵說下面的事,宋江道:“你
可再下去,先把柴大官人放在籮里,先發上來,卻再放籮下來取你。”李逵道:“哥
哥不知我去薊州,著了兩道兒,今番休撞第三遍。”宋江笑道:“我如何肯弄你?
你快下去。”李逵只得再坐籮里,又下井去。
  到得底下,李逵爬將出籮去,卻把柴大官人抱在籮里,搖動索上銅鈴。上面聽
得,早扯起來。到上面,眾人看了大喜。宋江見柴進頭破額裂,兩腿皮肉打爛,眼
目略開又閉。宋江心中甚是凄慘,叫請醫生調治。李逵卻在井底下發喊大叫。宋江
聽得,急叫把籮放將下去,取他上來。李逵到得上面,發作道:“你們也不是好人,
便不把籮放下來救我!”宋江道:“我們只顧看顧柴大官人,因此忘了你,休怪。”
宋江就令眾人把柴進扛扶上車睡了。先把兩家老小,并奪轉許多家財,共有二十余
輛車子,叫李逵、雷橫,先護送上梁山泊去。卻把高廉一家老小良賤三四十口,處
斬于市。賞謝了藺仁,再把府庫財帛,倉廒糧米,并高廉所有家私,盡數裝載上山。
大小將校離了高唐州,得勝回梁山泊。所過州縣,秋毫無犯。在路已經數日,回到
大寨,柴進扶病起來,稱謝晁、宋二公并眾頭領。晁蓋教請柴大官人就山頂宋公明
歇處,另建一所房子,與柴進并家眷安歇。晁蓋、宋江等眾皆大喜。自高唐州回來,
又添得柴進、湯隆兩個頭領,且作慶賀筵席,不在話下。
  再說東昌、寇州兩處,已知高唐州殺了高廉,失陷了城池,只得寫表差人申奏
朝廷。又有高唐州逃難官員,都到京師說知真實。高太尉聽了,知道殺死他兄弟高
廉。次日五更,在待漏院中,專等景陽鐘響。百官各具公服,直臨丹墀,伺候朝見。
當日五更三點,道君皇帝升殿。凈鞭三下響,文武兩班齊。天子駕坐,殿頭官喝道:
“有事出班啟奏,無事卷簾退朝。”高太尉出班奏曰:“今有濟州梁山泊賊首晁蓋、
宋江,累造大惡。打劫城池,搶擄倉廒,聚集兇徒惡黨,現在濟州殺害官軍,鬧了
江州無為軍,今又將高唐州官民殺戮一空,倉廒庫藏,盡被擄去。此是心腹大患,
若不早行誅剿,他日養成賊勢,難以制伏。伏乞圣斷。”天子聞奏大驚,隨即降下
圣旨,就委高太尉選將調兵,前去剿捕,務要掃清水泊,殺絕種類。高太尉又奏道:
“量此草寇,不必興舉大兵。臣保一人,可去收復。”天子道:“卿若舉用,必無
差錯,即令起行,飛捷報功,加官賜賞,高遷任用。”高太尉奏道:“此人乃開國
之初,河東名將呼延贊嫡派子孫,單名喚個灼字,使兩條銅鞭,有萬夫不當之勇。
現受汝寧郡都統制,手下多有精兵勇將。臣舉保此人,可以征剿梁山泊。可授兵馬
指揮使,領馬步精銳軍士,克日掃清山寨,班師還朝。”天子準奏,降下圣旨:“著
樞密院即便差人赍敕前往汝寧州,星夜宣取。”當日朝罷,高太尉就于帥府著樞密
院撥一員軍官,赍擎圣旨,前去宣取。當日起行,限時定日,要呼延灼赴京聽命。
  卻說呼延灼在汝寧州統軍司坐衙,聽得門人報道:“有圣旨特來宣取將軍赴京,
有委用的事。”呼延灼與本州官員出郭迎接到統軍司。開讀已罷,設宴管待使臣,
火急收拾了頭盔衣甲,鞍馬器械,帶引三四十從人,一同使命,離了汝寧州,星夜
赴京。于路無話,早到京師城內殿司府前下馬,來見高太尉。當日高俅正在殿帥府
坐衙,門吏報道:“汝寧州宣到呼延灼,現在門外。”高太尉大喜,叫喚進來參見
了。看那呼延灼一表非俗,正是:
  開國功臣后裔,先朝良將玄孫。家傳鞭法最通神,英武熟經戰陣。  仗劍能
探虎穴,彎弓解射雕群。將軍出世定乾坤,呼延灼威名大振。
當下高太尉問慰已畢,與了賞賜。次日早朝,引見道君皇帝。徽宗天子看了呼延灼
一表非俗,喜動天顏,就賜踢雪烏騅一匹。那馬渾身墨錠似黑,四蹄雪練價白,因
此名為踢雪烏騅。那馬日行千里。圣旨賜與呼延灼騎坐。呼延灼就謝恩已罷,隨高
太尉再到殿帥府,商議起軍,剿捕梁山泊一事。呼延灼道:“稟明恩相:小人覷探
梁山泊兵多將廣,武藝高強,不可輕敵小覷。乞保二將為先鋒,同提軍馬到彼,必
獲大功。”高太尉聽罷大喜,問道:“將軍所保誰人,可為前部先鋒?”不爭呼延
灼舉保此二將,有分教:宛子城重添良將,梁山泊大破官軍。且教功名未上凌煙閣,
姓字先標聚義廳。
  畢竟呼延灼對高太尉保出誰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