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水滸傳》目錄



《水滸傳》 第五十二回 李逵打死殷天錫 柴進失陷高唐州


 
  話說當下朱仝對眾人說道:“若要我上山時,你只殺了黑旋風,與我出了這口
氣,我便罷。”李逵聽了大怒道:“教你咬我鳥!晁、宋二位哥哥將令,干我屁事!”
朱仝怒發,又要和李逵廝并,三個又勸住了。朱仝道:“若有黑旋風時,我死也不
上山去!”柴進道:“恁地也卻容易,我自有個道理,只留下李大哥在我這里便了。
你們三個自上山去,以滿晁、宋二公之意。”朱仝道:“如今做下這件事了,知府
必然行移文書,去鄆城縣追捉,拿我家小,如之奈何?”吳學究道:“足下放心,
此時多敢宋公明已都取寶眷在山上了。”朱仝方才有些放心。柴進置酒相待,就當
日送行。三個臨晚辭了柴大官人便行。柴進叫莊客備三騎馬送出關外,臨別時,吳
用又分付李逵道:“你且小心,只在大官人莊上住幾時,切不可胡亂惹事累人。待
半年三個月,等他性定,卻來取你還山,多管也來請柴大官人入伙。”三個自上馬
去了。
  不說柴進和李逵回莊,且只說朱仝隨吳用、雷橫來梁山泊入伙,行了一程,出
離滄州地界,莊客自騎了馬回去。三個取路投梁山泊來,于路無話,早到朱貴酒店
里,先使人上山寨報知。晁蓋、宋江引了大小頭目,打鼓吹笛,直到金沙灘迎接,
一行人都相見了。各人乘馬回到山上大寨前下了馬,都到聚義廳上,敘說舊話。朱
仝道:“小弟今蒙呼喚到山,滄州知府必然行移文書去鄆城縣捉我老小,如之奈何?”
宋江大笑道:“我教長兄放心,尊嫂并令郎已取到這里多日了。”朱仝又問道:“現
在何處?”宋江道:“奉養在家父太公歇處,兄長請自己去問慰便了。”朱仝大喜。
宋江著人引朱仝直到宋太公歇所,見了一家老小,并一應細軟行李,妻子說道:“近
日有人赍書來,說你已在山寨入伙了,因此收拾星夜到此。”朱仝出來拜謝了眾人。
宋江便請朱仝、雷橫山頂下寨,一面且做筵席,連日慶賀新頭領,不在話下。
  卻說滄州知府至晚不見朱仝抱小衙內回來,差人四散去尋了半夜,次日有人見
殺死在林子里,報與知府知道。府尹聽了大怒,親自到林子里看了,痛哭不已,備
辦棺木燒化。次日升廳,便行移公文,諸處緝捕捉拿朱仝正身。鄆城縣已自申報朱
仝妻子挈家在逃,不知去向,行開各州縣出給賞錢捕獲,不在話下。
  只說李逵在柴進莊上住了一個來月,忽一日,見一個人赍一封書火急奔莊上來,
柴大官人卻好迎著,接書看了,大驚道:“既是如此,我只得去走一遭。”李逵便
問道:“大官人有甚緊事?”柴進道:“我有個叔叔柴皇城,現在高唐州居住,今
被本州知府高廉的老婆兄弟殷天錫那廝,來要占花園,慪了一口氣,臥病在床,早
晚性命不保,必有遺囑的言語分付,特來喚我。想叔叔無兒無女,必須親身去走一
遭。”李逵道:“既是大官人去時,我也跟大官人去走一遭如何?”柴進道:“大
哥肯去時,就同走一遭。”柴進即便收拾行李,選了十數匹好馬,帶了幾個莊客。
次日五更起來,柴進、李逵并從人,都上了馬,離了莊院,望高唐州來。
  不一日,來到高唐州,入城直至柴皇城宅前下馬,留李逵和從人在外面廳房內。
柴進自徑入臥房里來看視那叔叔柴皇城時,但見:
  面如金紙,體似枯柴。悠悠無七魄三魂,細細只一絲兩氣。牙關緊急,連朝水
米不沾唇;心膈膨脹,盡日藥丸難下肚。喪門吊客已隨身,扁鵲盧醫難下手。
柴進看了柴皇城,自坐在叔叔榻前,放聲慟哭。皇城的繼室出來勸柴進道:“大官
人鞍馬風塵不易,初到此間,且休煩惱。”柴進施禮罷,便問事情。繼室答道:“此
間新任知府高廉,兼管本州兵馬,是東京高太尉的叔伯兄弟,倚仗他哥哥勢,要在
這里無所不為。帶將一個妻舅殷天錫來,人盡稱他做殷直閣。那廝年紀卻小,又倚
仗他姐夫高廉的權勢,在此間橫行害人。有那等獻勤的賣科,對他說我家宅后有個
花園水亭,蓋造得好。那廝帶將許多奸詐不及的三二十人,徑入家里來宅子后看了,
便要發遣我們出去,他要來住。皇城對他說道:‘我家是金枝玉葉,有先朝丹書鐵
券在門,諸人不許欺侮。你如何敢奪占我的住宅,趕我老小那里去?’那廝不容所
言,定要我們出屋。皇城去扯他,反被這廝推搶毆打,因此受這口氣,一臥不起,
飲食不吃,服藥無效,眼見得上天遠,入地近。今日得大官人來家做個主張,便有
些山高水低,也更不憂。”柴進答道:“尊嬸放心,只顧請好醫士調治叔叔,但有
門戶,小侄自使人回滄州家里,去取丹書鐵券來,和他理會。便告到官府今上御前,
也不怕他!”繼室道:“皇城干事,全不濟事,還是大官人理論是得。”
  柴進看視了叔叔一回,卻出來和李逵并帶來人從說知備細。李逵聽了,跳將起
來說道:“這廝好無道理!我有大斧在這里,教他吃我幾斧,卻再商量。”柴進道:
“李大哥,你且息怒,沒來由,和他粗鹵做甚么?他雖是倚勢欺人,我家放著有護
持圣旨,這里和他理論不得,須是京師也有大似他的,放著明明的條例,和他打官
司。”李逵道:“條例,條例,若還依得,天下不亂了!我只是前打后商量。那廝
若還去告,和那鳥官一發都砍了!”柴進笑道:“可知朱仝要和你廝并,見面不得。
這里是禁城之內,如何比得你小寨里橫行?”李逵道:“禁城便怎地?江州無為軍
偏我不曾殺人?”柴進道:“等我看了頭勢,用著大哥時,那時相央,無事只在房
里請坐。”正說之間,里面侍妾慌忙來請大官人看視皇城。
  柴進入到里面臥榻前,只見皇城閣著兩眼淚,對柴進說道:“賢侄志氣軒昂,
不辱祖宗。我今日被殷天錫慪死,你可看骨肉之面,親赍書往京師攔駕告狀,與我
報仇,九泉之下,也感賢侄親意。保重!保重!再不多囑!”言罷,便放了命。柴進
痛哭了一場。繼室恐怕昏暈,勸住柴進道:“大官人煩惱有日,且請商量后事。”
柴進道:“誓書在我家里,不曾帶得來,星夜教人去取,須用將往東京告狀。叔叔
尊靈,且安排棺槨盛殮,成了孝服,卻再商量。”柴進教依官制,備辦內棺外槨,
依禮鋪設靈位,一門穿了重孝,大小舉哀。李逵在外面聽得堂里哭泣,自己磨拳擦
掌價氣,問從人都不肯說。宅里請僧修設好事功果。
  至第三日,只見這殷天錫騎著一匹攛行的馬,將引閑漢三二十人,手執彈弓、
川弩、吹筒、氣球、拈竿、樂器,城外游玩了一遭,帶五七分酒,佯醉假顛,徑來
到柴皇城宅前,勒住馬,叫里面管家的人出來說話。柴進聽得說,掛著一身孝服,
慌忙出來答應。那殷天錫在馬上問道:“你是他家甚么人?”柴進答道:“小可是
柴皇城親侄柴進。”殷天錫道:“前日我分付道,教他家搬出屋去,如何不依我言
語?”柴進道:“便是叔叔臥病,不敢移動,夜來已自身故,待斷七了搬出去。”
殷天錫道:“放屁!我只限你三日便要出屋,三日外不搬,先把你這廝枷號起,先
吃我一百訊棍!”柴進道:“直閣休恁相欺!我家也是龍子龍孫,放著先朝丹書鐵
券,誰敢不敬?”殷天錫喝道:“你將出來我看!”柴進道:“現在滄州家里,已
使人去取來。”殷天錫大怒道:“這廝正是胡說!便有誓書鐵券,我也不怕,左右
與我打這廝!”
  眾人卻待動手,原來黑旋風李逵在門縫里都看見,聽得喝打柴進,便拽開房門,
大吼一聲,直搶到馬邊,早把殷天錫揪下馬來,一拳打翻。那二三十人卻待搶他,
被李逵手起,早打倒五六個,一哄都走了。李逵拿殷天錫提起來,拳頭腳尖一發上,
柴進那里勸得住。看那殷天錫時,嗚呼哀哉,伏惟尚饗。有詩為證:
慘刻侵謀倚橫豪,豈知天理竟難逃。
李逵猛惡無人敵,不見閻羅不肯饒。
  李逵將殷天錫打死在地,柴進只叫得苦,便教李逵且去后堂商議。柴進道:“眼
見得便有人到這里,你安身不得了。官司我自支吾,你快走回梁山泊去。”李逵道:
“我便走了,須連累你。”柴進道:“我自有誓書鐵券護身,你便去是,事不宜遲。”
李逵取了雙斧,帶了盤纏,出后門,自投梁山泊去了。
  不多時,只見二百余人各執刀杖槍棒,圍住柴皇城家。柴進見來捉人,便出來
說道:“我同你們府里分訴去。”眾人先縛了柴進,便入家里搜捉行兇黑大漢不見,
只把柴進綁到州衙內,當廳跪下。知府高廉聽得打死了他的舅子殷天錫,正在廳上
咬牙切齒忿恨,只待拿人來。早把柴進驅翻在廳前階下,高廉喝道:“你怎敢打死
了我殷天錫?”柴進告道:“小人是柴世宗嫡派子孫,家門有先朝太祖誓書鐵券,
現在滄州居住。為是叔叔柴皇城病重,特來看視,不幸身故,現今停喪在家。殷直
閣將帶三二十人到家,定要趕逐出屋,不容柴進分說,喝令眾人毆打,被莊客李大
救護,一時行兇打死。”高廉喝道:“李大現在那里?”柴進道:“心慌逃走了。”
高廉道:“他是個莊客,不得你的言語,如何敢打死人!你又故縱他逃走了,卻來
瞞昧官府。你這廝,不打如何肯招?牢子下手,加力與我打這廝!”柴進叫道:“莊
客李大救主,誤打死人,非干我事!放著先朝太祖誓書,如何便下刑法打我?”高
廉道:“誓書有在那里?”柴進道:“已使人回滄州去取來也。”高廉大怒,喝道:
“這廝正是抗拒官府,左右腕頭加力,好生痛打!”眾人下手,把柴進打得皮開肉
綻,鮮血迸流,只得招做使令莊客李大打死殷天錫,取面二十五斤死囚枷釘了,發
下牢里監收。殷天錫尸首檢驗了,自把棺木殯葬,不在話下。這殷夫人要與兄弟報
仇,教丈夫高廉抄扎了柴皇城家私,監禁下人口,占住了房屋圍院,柴進自在牢中
受苦。有詩為證:
脂唇粉面毒如蛇,鐵券金書空里花。
可怪祖宗能讓位,子孫猶不保身家。
  卻說李逵連夜回梁山泊,到得寨里,來見眾頭領。朱仝一見李逵,怒從心起,
掣條樸刀,徑奔李逵。黑旋風拔出雙斧,便斗朱仝。晁蓋、宋江,并眾頭領,一齊
向前勸住。宋江與朱仝陪話道:“前者殺了小衙內,不干李逵之事。卻是軍師吳學
究因請兄長不肯上山,一時定的計策。今日既到山寨,便休記心,只顧同心協助,
共興大義,休教外人恥笑。”便叫李逵兄弟與朱仝陪話。李逵睜著怪眼,叫將起來,
說道:“他直恁般做得起!我也多曾在山寨出氣力,他又不曾有半點之功,卻怎地
倒教我陪話!”宋江道:“兄弟,卻是你殺了小衙內,雖是軍師嚴令,論齒序他也
是你哥哥,且看我面,與他伏個禮,我卻自拜你便了。”李逵吃宋江央及不過,便
道:“我不是怕你,為是哥哥逼我,沒奈何了,與你陪話。”李逵吃宋江逼住了,
只得撇了雙斧,拜了朱仝兩拜,朱仝方才消了這口氣。山寨里晁頭領且教安排筵席,
與他兩個和解。
  李逵說起:“柴大官人因去高唐州看親叔叔柴皇城病癥,卻被本州高知府妻舅
殷天錫,要奪屋宇花園,毆罵柴進,吃我打死了殷天錫那廝。”宋江聽罷,失驚道:
“你自走了,須連累柴大官人吃官司。”吳學究道:“兄長休驚,等戴宗回山,便
有分曉。”李逵問道:“戴宗哥哥那里去了?”吳用道:“我怕你在柴大官人莊上
惹事不好,特地教他來喚你回山。他到那里,不見你時,必去高唐州尋你。”說言
未絕,只見小校來報戴院長回來了。宋江便去迎接,到了堂上坐下,便問柴大官人
一事。戴宗答道:“去到柴大官人莊上,已知同李逵投高唐州去了。徑奔那里去打
聽,只見滿城人傳道殷天錫因爭柴皇城莊屋,被一個黑大漢打死了,現今負累了柴
大官人陷于縲紲,下在牢里。柴皇城一家人口家私,盡都抄扎了。柴大官人性命,
早晚不保。”晁蓋道:“這個黑廝又做出來了,但到處便惹口面。”李逵道:“柴
皇城被他打傷,慪氣死了,又來占他房屋,又喝教打柴大官人,便是活佛,也忍不
得!”晁蓋道:“柴大官人自來與山寨有恩,今日他有危難,如何不下山去救他?
我親自去走一遭。”宋江道: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如何可便輕動?小可和柴大官人
舊來有恩,情愿替哥哥下山。”吳學究道:“高唐州城池雖小,人物稠穰,軍廣糧
多,不可輕敵。煩請林沖、花榮、秦明、李俊、呂方、郭盛、孫立、歐鵬、楊林、
鄧飛、馬麟、白勝,十二個頭領,部引馬步軍兵五千,作前隊先鋒;軍中主帥宋公
明、吳用,并朱仝、雷橫、戴宗、李逵、張順、楊雄、石秀,十個頭領,部引馬步
軍兵三千策應。”共該二十二位頭領,辭了晁蓋等眾人,離了山寨,望高唐州進發。
端的好整齊,但見:
  繡旗飄號帶,畫角間銅鑼。三股叉,五股叉,燦燦秋霜;點鋼槍,蘆葉槍,紛
紛瑞雪。蠻牌遮路,強弓硬弩當先;火炮隨車,大戟長戈擁后。鞍上將似南山猛虎,
人人好斗能爭;坐下馬如北海蒼龍,騎騎能沖敢戰。端的槍刀流水急,果然人馬撮
風行。
  梁山泊前軍已到高唐州地界,早有軍卒報知高廉。高廉聽了,冷笑道:“你這
伙草賊,在梁山泊窩藏,我兀自要來剿捕你,今日你倒來就縛,此是天教我成功。
左右,快傳下號令,整點軍馬出城迎敵,著那眾百姓上城守護。”這高知府上馬管
軍,下馬管民,一聲號令下去,那帳前都統、監軍、統領、統制、提轄軍職一應官
員,各各部領軍馬,就教場里點視已罷,諸將便擺布出城迎敵。高廉手下有三百體
己軍士,號為飛天神兵,一個個都是山東、河北、江西、湖南、兩淮、兩浙選來的
精壯好漢。那三百飛天神兵怎生結束,但見:
  頭披亂發,腦后撒一把煙云;身掛葫蘆,背上藏千條火焰。黃抹額齊分八卦,
豹皮甲盡按四方。熟銅面具似金裝,鑌鐵滾刀如掃帚。掩心鎧甲,前后豎兩面青銅;
照眼旌旗,左右列千
層黑霧。疑是天蓬離斗府,正如月孛下云衢。
  那知府高廉親自引了三百神兵,披甲背劍,上馬出到城外,把部下軍官周回排
成陣勢,卻將三百神兵列在中軍,搖旗吶喊,擂鼓鳴金,只等敵軍到來。卻說林沖、
花榮、秦明引領五千人馬到來。兩軍相迎,旗鼓相望,各把強弓硬弩射住陣腳。兩
軍中吹動畫角,發起擂鼓。花榮、秦明,帶同十個頭領,都到陣前,把馬勒住。頭
領林沖橫丈八蛇矛,躍馬出陣,厲聲高叫:“高唐州納命的出來!”高廉把馬一縱,
引著三十余個軍官,都出到門旗下,勒住馬,指著林沖罵道:“你這伙不知死的叛
賊,怎敢直犯俺的城池?”林沖喝道:“你這個害民強盜,我早晚殺到京師,把你
那廝欺君賊臣高俅,碎尸萬段,方是愿足。”高廉大怒,回頭問道:“誰人出馬先
捉此賊去?”軍官隊里轉出一個統制官,姓于,名直,拍馬掄刀,竟出陣前。林沖
見了,徑奔于直,兩個戰不到五合,于直被林沖心窩里一蛇矛刺著,翻筋斗顛下馬
去。高廉見了大驚,“再有誰人出馬報仇?”軍官隊里又轉出一個統制官,姓溫,
雙名文寶,使一條長槍,騎一匹黃驃馬,鑾鈴響,珂鳴,早出到陣前,四只馬蹄
蕩起征塵,直奔林沖。秦明見了,大叫:“哥哥稍歇,看我立斬此賊。”林沖勒住
馬,收了點鋼矛,讓秦明戰溫文寶。兩個約斗十合之上,秦明放個門戶,讓他槍搠
入來,手起棍落,把溫文寶削去半個天靈蓋,死于馬上,那馬跑回本陣去了。兩陣
軍相對,齊吶聲喊。
  高廉見連折二將,便去背上掣出那口太阿寶劍來,口中念念有詞,喝聲道:“疾!”
只見高廉隊中卷起一道黑氣。那道氣散至半空里,飛沙走石,撼地搖天,刮起怪風,
徑掃過對陣來。林沖、秦明、花榮等眾將,對面不能相顧,驚得那坐下馬亂竄咆哮,
眾人回身便走。高廉把劍一揮,指點那三百神兵,從陣里殺將出來,背后官軍協助,
一掩過來,趕得林沖等軍馬星落云散,七斷八續,呼兄喚弟,覓子尋爺,五千軍兵
折了一千余人,直退回五十里下寨。高廉見人馬退去,也收了本部軍兵,入高唐州
城里安下。
  卻說宋江中軍人馬到來,林沖等接著,且說前事。宋江、吳用聽了大驚,與軍
師道:“是何神術,如此利害?”吳學究道:“想是妖法,若能回風返火,便可破
敵。”宋江聽罷,打開天書看時,第三卷上有回風返火破陣之法。宋江大喜,用心
記了咒語并秘訣,整點人馬,五更造飯吃了,搖旗擂鼓,殺進城下來。
  有人報入城中,高廉再點了得勝人馬,并三百神兵,開放城門,布下吊橋,出
來擺成陣勢。宋江帶劍縱馬出陣前,望見高廉軍中一簇皂旗,吳學究道:“那陣內
皂旗,便是使神師計的軍兵。但恐又使此法,如何迎敵?”宋江道:“軍師放心,
我自有破陣之法。諸軍眾將勿得驚疑,只顧向前殺去。”高廉分付大小將校:“不
要與他強敵挑斗,但見牌響,一齊并力擒獲宋江,我自有重賞。”兩軍喊聲起處,
高廉馬鞍鞒上掛著那面聚獸銅牌,上有龍章鳳篆,手里拿著寶劍,出陣前。宋江指
著高廉罵道:“昨夜我不曾到,兄弟們誤折一陣,今日我必要把你誅盡殺絕。”高
廉喝道:“你這伙反賊,快早早下馬受縛,省得我腥手污腳!”言罷,把劍一揮,
口中念念有詞,喝聲道:“疾!”黑氣起處,早卷起怪風來。宋江不等那風到,口
中也念念有詞,左手捏訣,右手提劍一指,說聲道:“疾!”那陣風不望宋江陣里
來,倒望高廉神兵隊里去了。宋江卻待招呼人馬殺將過去,高廉見回了風,急取銅
牌,把劍敲動,向那神兵隊里卷一陣黃沙,就中軍走出一群猛獸。但見:
  狻猊舞爪,獅子搖頭。閃金獬豸逞威雄,奮錦貔貅施勇猛。豺狼作對吐獠牙,
直奔雄兵;虎豹成群張巨口,來噴劣馬。帶刺野豬沖陣入,卷毛惡犬撞人來。如龍
大蟒撲天飛,吞象頑蛇鉆地落。
  高廉銅牌響處,一群怪獸毒蟲直沖過來,宋江陣里眾多人馬驚呆了。宋江撇了
劍,撥回馬先走,眾頭領簇捧著,盡都逃命,大小軍校,你我不能相顧,奪路而走。
高廉在后面把劍一揮,神兵在前,官軍在后,一齊掩殺將來。宋江人馬,大敗虧輸。
高廉趕殺二十余里,鳴金收軍,城中去了。宋江來到土坡下,收住人馬,扎下寨柵,
雖是損折了些軍卒,卻喜眾頭領都有。屯住軍馬,便與軍師吳用商議道:“今番打
高唐州,連折了兩陣,無計可破神兵,如之奈何?”吳學究道:“若是這廝會使神
師計,他必然今夜要來劫寨,可先用計提備,此處只可屯扎些少軍馬,我等去舊寨
內駐扎。”宋江傳令,只留下楊林、白勝看寨,其余人馬,退去舊寨內將息。
  且說楊林、白勝引人離寨半里草坡內埋伏,等到一更時分。但見:
  云生四野,霧漲八方。搖天撼地起狂風,倒海翻江飛急雨。雷公忿怒,倒騎火
獸逞神威;電母生嗔,亂掣金蛇施圣力。大樹和根拔去,深波徹底卷干。若非灌口
斬蛟龍,疑是泗州降水母。
當夜風雷大作,楊林、白勝引著三百余人伏在草里看時,只見高廉步走,引領三百
神兵,吹風唿哨,殺入寨里來,見是空寨,回身便走。楊林、白勝吶聲喊,高廉只
怕中了計,四散便走,三百神兵各自奔逃。楊林、白勝亂放弩箭,只顧射去,一箭
正中高廉左肩,眾軍四散,冒雨趕殺。高廉引領了神兵去得遠了,楊林、白勝人少,
不敢深入。少刻,雨過云收,復見一天星斗,月光之下,草坡前搠翻射死拿得神兵
二十余人,解赴宋公明寨內。具說雷雨風云之事。宋江、吳用見說,大驚道:“此
間只隔得五里遠近,卻又無雨無風!”眾人議道:“正是妖法只在本處,離地只有
三四十丈,云雨氣味,是左近水泊中攝將來的。”楊林說:“高廉也自披發仗劍,
殺入寨中,身上中了我一弩箭,回城中去了。為是人少,不敢去追。”宋江分賞楊
林、白勝,把拿來的中傷神兵斬了,分撥眾頭領下了七八個小寨,圍繞大寨,提備
再來劫寨,一面使人回山寨,取軍馬協助。
  且說高廉自中了箭,回到城中養病,令軍士守護城池,曉夜提備,“且休與他
廝殺,待我箭瘡平復起來,捉宋江未遲。”
  卻說宋江見折了人馬,心中憂悶,和軍師吳用商量道:“只這回高廉尚且破不
得,倘或別添他處軍馬,并力來劫,如之奈何?”吳學究道:“我想要破高廉妖法,
只除非依我如此如此。若不去請這個人來,柴大官人性命,也是難救。高唐州城子,
永不能得。”正是:要除起霧興云法,須請通天徹地人。
  畢竟吳學究說這個人是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水滸傳》目錄   下一回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