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七十六回 徐公明大戰沔水 關云長敗走麥城

 

    卻說糜芳聞荊州有失,正無計可施。忽報公安守將傅士仁至,芳忙接入城,問其事故。
士仁曰:“吾非不忠。勢危力困,不能支持,我今已降東吳。將軍亦不如早降。”芳曰:
“吾等受漢中王厚恩,安忍背之?“士仁曰:“關公去日,痛恨吾二人;倘一日得勝而回,
必無輕恕。公細察之。”芳曰:“吾兄弟久事漢中王,豈可一朝相背?”正猶豫間,忽報關
公遣使至,接入廳上。使者曰:“關公軍中缺糧,特來南郡、公安二處取白米十萬石,令二
將軍星夜解去軍前交割。如遲立斬。”芳大驚,顧謂傅士仁曰:“今荊州已被東吳所取,此
糧怎得過去?”士仁厲聲曰:“不必多疑!”遂拔劍斬來使于堂上。芳驚曰:“公如何斬
之?”士仁曰:“關公此意,正要斬我二人。我等安可束手受死?公今不早降東吳,必被關
公所殺。”正說間,忽報呂蒙引兵殺至城下。芳大驚,乃同傅士仁出城投降。蒙大喜,引見
孫權。權重賞二人。安民已畢,大犒三軍。

    時曹操在許都,正與眾謀士議荊州之事,忽報東吳遣使奉書至。操召人,使者呈上書
信。操拆視之,書中具言吳兵將襲荊州,求操夾攻云長;且囑勿泄漏,使云長有備也。操與
眾謀士商議,主簿董昭曰:“今樊城被困,引頸望救,不如令人將書射入樊城,以寬軍心;
且使關公知東吳將襲荊州。彼恐荊州有失,必速退兵,卻令徐晃乘勢掩殺,可獲全功。”操
從其謀,一面差人催徐晃急戰;一面親統大兵,徑往洛陽之南陽陵坡駐扎,以救曹仁。

    卻說徐晃正坐帳中,忽報魏王使至。晃接入問之,使曰:“今魏王引兵,已過洛陽;令
將軍急戰關公,以解樊城之困。”正說間,探馬報說:“關平屯兵在偃城,廖化屯兵在四
冢:前后一十二個寨柵,連絡不絕。”晃即差副將徐商、呂建假著徐晃旗號,前赴偃城與關
平交戰。晃卻自引精兵五百,循沔水去襲偃城之后。且說關平聞徐晃自引兵至,遂提本部兵
迎敵。兩陣對圓,關平出馬,與徐商交鋒,只三合,商大敗而走;呂建出戰,五六合亦敗
走。平乘勝追殺二十余里,忽報城中火起。平知中計,急勒兵回救偃城。正遇一彪軍擺開,
徐晃立馬在門旗下,高叫曰:“關平賢侄,好不知死!汝荊州已被東吳奪了,猶然在此狂
為!”平大怒,縱馬輪刀,直取徐晃;不三四合,三軍喊叫,偃城中火光大起。平不敢戀
戰,殺條大路,徑奔四冢寨來。廖化接著。化曰:“人言荊州已被呂蒙襲了,軍心驚慌,如
之奈何?”平曰:“此必訛言也。軍士再言者斬之。”

    忽流星馬到,報說正北第一屯被徐晃領兵攻打。平曰:“若第一屯有失,諸營豈得安
寧?此間皆靠沔水,賊兵不敢到此。吾與汝同去救第一屯。”廖化喚部將分付曰:“汝等堅
守營寨,如有賊到,即便舉火。”部將曰:“四冢寨鹿角十重,雖飛鳥亦不能入,何慮賊
兵!”于是關平、廖化盡起四冢寨精兵,奔至第一屯住扎。關平看見魏兵屯于淺山之上,謂
廖化曰:“徐晃屯兵,不得地利,今夜可引兵劫寨。”化曰:“將軍可分兵一半前去,某當
謹守本寨。”

    是夜,關平引一枝兵殺入魏寨,不見一人。平知是計,火速退時,左邊徐商,右邊呂
建,兩下夾攻。平大敗回營,魏兵乘勢追殺前來,四面圍住。關平、廖化支持不住,棄了第
一屯,徑投四冢寨來。早望見寨中火起。急到寨前,只見皆是魏兵旗號。關平等退兵,忙奔
樊城大路而走。前面一軍攔住,為首大將,乃是徐晃也。平、化二人奮力死戰,奪路而走,
回到大寨,來見關公曰:“今徐晃奪了偃城等處;又兼曹操自引大軍,分三路來救樊城;多
有人言荊州已被呂蒙襲了。”關公喝曰:“此敵人訛言,以亂我軍心耳!東吳呂蒙病危,孺
子陸遜代之,不足為慮!”

    言未畢,忽報徐晃兵至。公令備馬。平諫曰:“父體未痊,不可與敵。”公曰:“徐晃
與吾有舊,深知其能;若彼不退,吾先斬之,以警魏將。”遂披掛提刀上馬,奮然而出。魏
軍見之,無不驚懼。公勒馬問曰:“徐公明安在?”魏營門旗開處,徐晃出馬,欠身而言
曰:“自別君侯,倏忽數載,不想君侯須發已蒼白矣!憶昔壯年相從,多蒙教誨,感謝不
忘。今君侯英風震于華夏,使故人聞之,不勝嘆羨!茲幸得一見,深慰渴懷。”公曰:“吾
與公明交契深厚,非比他人;今何故數窮吾兒耶?”晃回顧眾將,厲聲大叫曰:“若取得云
長首級者,重賞千金!”公驚曰:“公明何出此言?”晃曰:“今日乃國家之事,某不敢以
私廢公。”言訖,揮大斧直取關公。公大怒,亦揮刀迎之。戰八十余合,公雖武藝絕倫,終
是右臂少力。關平恐公有失,火急鳴金,公撥馬回寨。忽聞四下里喊聲大震。原來是樊城曹
仁聞曹操救兵至,引軍殺出城來,與徐晃會合,兩下夾攻,荊州兵大亂。關公上馬,引眾將
急奔襄江上流頭。背后魏兵追至。關公急渡過襄江,望襄陽而奔。忽流星馬到,報說:“荊
州已被呂蒙所奪,家眷被陷。”關公大驚。不敢奔襄陽,提兵投公安來。探馬又報:“公安
傅士仁已降東吳了。”關公大怒。忽催糧人到,報說:“公安傅士仁往南郡,殺了使命,招
糜芳都降東吳去了。”

    關公聞言,怒氣沖塞,瘡口迸裂,昏絕于地。眾將救醒,公顧謂司馬王甫曰:“悔不聽
足下之言,今日果有此事!”因問:“沿江上下,何不舉火?”探馬答曰:“呂蒙使水手盡
穿白衣,扮作客商渡江,將精兵伏于【舟冓】【舟鹿】之中,先擒了守臺士卒,因此不得舉
火。”公跌足嘆曰:“吾中奸賊之謀矣!有何面目見兄長耶!”管糧都督趙累曰:“今事急
矣,可一面差人往成都求救,一面從旱路去取荊州。”關公依言,差馬良、伊籍赍文三道,
星夜赴成都求救;一面引兵來取荊州,自領前隊先行,留廖化、關平斷后。卻說樊城圍解,
曹仁引眾將來見曹操,泣拜請罪。操曰:“此乃天數,非汝等之罪也。”操重賞三軍,親至
四冢寨周圍閱視,顧謂眾將曰:“荊州兵圍塹鹿角數重,徐公明深入其中,竟獲全功。孤用
兵三十余年,未敢長驅徑入敵圍。公明真膽識兼優者也!”眾皆嘆服。操班師還于摩陂駐扎。
徐晃兵至,操親出寨迎之,見晃軍皆按隊伍而行,并無差亂。操大喜曰:“徐將軍真有周亞
夫之風矣!”遂封徐晃為平南將軍,同夏侯尚守襄陽,以遏關公之師。操因荊州未定,就屯
兵于摩陂,以候消息。卻說關公在荊州路上,進退無路,謂趙累曰:“目今前有吳兵,后有
魏兵,吾在其中,救兵不至,如之奈何?”累曰:“昔呂蒙在陸口時,嘗致書君侯,兩家約
好,共誅操賊,今卻助操而襲我,是背盟也。君侯暫駐軍于此,可差人遺書呂蒙責之,看彼
如何對答。”關公從其言,遂修書遣使赴荊州來。

    卻說呂蒙在荊州,傳下號令:凡荊州諸郡,有隨關公出征將士之家,不許吳兵攪擾,按
月給與糧米;有患病者,遣醫治療。將士之家,感其恩惠,安堵不動。忽報關公使至,呂蒙
出郭迎接入城,以賓禮相待。使者呈書與蒙。蒙看畢,謂來使曰:“蒙昔日與關將軍結好,
乃一己之私見;今日之事,乃上命差遣,不得自主。煩使者回報將軍,善言致意。”遂設宴
款待,送歸館驛安歇。于是隨征將士之家,皆來問信;有附家書者,有口傳音信者,皆言家
門無恙,衣食不缺。

    使者辭別呂蒙,蒙親送出城。使者回見關公,具道呂蒙之語,并說:“荊州城中,君侯
寶眷并諸將家屬,俱各無恙,供給不缺。”公大怒曰:“此奸賊之計也!我生不能殺此賊,
死必殺之,以雪吾恨!”喝退使者。使者出寨,眾將皆來探問家中之事;使者具言各家安
好,呂蒙極其恩恤,并將書信傳送各將。各將欣喜,皆無戰心。

    關公率兵取荊州,軍行之次,將士多有逃回荊州者。關公愈加恨怒,遂催軍前進。忽然
喊聲大震,一彪軍攔住,為首大將,乃蔣欽也,勒馬挺槍大叫曰:“云長何不早降!”關公
罵曰:“吾乃漢將,豈降賊乎!”拍馬舞刀,直取蔣欽。不三合,欽敗走。關公提刀追殺二
十余里,喊聲忽起,左邊山谷中韓當領軍沖出,右邊山谷中周泰引軍沖出,蔣欽回馬復戰,
三路夾攻。關公急撒軍回走。行無數里,只見南山岡上人煙聚集,一面白旗招飐,上寫“荊
州土人”四字,眾人都叫本處人速速投降。關公大怒,欲上岡殺之。山崦內又有兩軍撞出:
左邊丁奉,右邊徐盛;并合蔣欽等三路軍馬,喊聲震地,鼓角喧天,將關公困在核心。手下
將士,漸漸消疏。比及殺到黃昏,關公遙望四山之上,皆是荊州土兵,呼兄喚弟,覓子尋
爺,喊聲不住。軍心盡變,皆應聲而去。關公止喝不住,部從止有三百余人。殺至三更,正
東上喊聲連天,乃是關平、廖化分兩路兵殺入重圍,救出關公。關平告曰:“軍心亂矣,必
得城池暫屯,以待援兵。麥城雖小,足可屯扎。”關公從之,催促殘軍前至麥城,分兵緊守
四門,聚將士商議。趙累曰:“此處相近上庸,現有劉封、孟達在彼把守,可速差人往求救
兵。若得這枝軍馬接濟,以待川兵大至,軍心自安矣。”

    正議間,忽報吳兵已至,將城四面圍定。公問曰:“誰敢突圍而出,往上庸求救?”廖
化曰:“某愿往。”關平曰:“我護送汝出重圍。”關公即修書付廖化藏于身畔。飽食上
馬,開門出城。正遇吳將丁奉截往。被關平奮力沖殺,奉敗走,廖化乘勢殺出重圍。投上庸
去了。關平入城,堅守不出。

    且說劉封、孟達自取上庸,太守申耽率眾歸降,因此漢中王加劉封為副將軍,與孟達同
守上庸。當日探知關公兵敗,二人正議間,忽報廖化至。

    封令請人問之。化曰:“關公兵敗,現困于麥城,被圍至急。蜀中援兵,不能旦夕即
至。特命某突圍而出,來此求救。望二將軍速起上庸之兵,以救此危。倘稍遲延,公必陷
矣。”封曰:“將軍且歇,容某計議。”

    化乃至館驛安歇,專候發兵。劉封謂孟達曰:“叔父被困,如之奈何?”達曰:“東吳
兵精將勇;且荊州九郡,俱已屬彼,止有麥城,乃彈丸之地;又聞曹操親督大軍四五十萬,
屯于摩陂:量我等山城之眾,安能敵得兩家之強兵?不可輕敵。”封曰:“吾亦知之。奈關
公是吾叔父,安忍坐視而下救乎?”達笑曰:“將軍以關公為叔,恐關公未必以將軍為侄
也。某聞漢中王初嗣將軍之時,關公即不悅。后漢中王登位之后,欲立后嗣,問于孔明,孔
明曰:‘此家事也,問關、張可矣,’漢中王遂遣人至荊州問關公,關公以將軍乃螟蛉之
子,不可僭立,勸漢中王遠置將軍于上庸山城之地,以杜后患。此事人人知之,將軍豈反不
知耶?何今日猶沾沾以叔侄之義,而欲冒險輕動乎?”封曰:“君言雖是,但以何詞卻
之?”達曰:“但言山城初附,民心未定,不敢造次興兵,恐失所守。”封從其言。次日,
請廖化至,言此山城初附之所,未能分兵相救。化大驚,以頭叩地曰:“若如此,則關公休
矣!”達曰:“我今即往,一杯之水,安能救一車薪之火乎?將軍速回,靜候蜀兵至可
也。”化大慟告求,劉封、孟達皆拂袖而入。廖化知事不諧,尋思須告漢中王求救,遂上馬
大罵出城,望成都而去。

    卻說關公在麥城盼望上庸兵到,卻不見動靜;手下止有五六百人,多半帶傷;城中無
糧,甚是苦楚。忽報城下一人教休放箭,有話來見君侯。公令放入,問之,乃諸葛瑾也。禮
畢茶罷,瑾曰:“今奉吳侯命,特來勸諭將軍。自古道識時務者為俊杰,今將軍所統漢上九
郡,皆已屬他人類;止有孤城一區,內無糧草,外無救兵,危在旦夕。將軍何不從瑾之言,
歸順吳侯,復鎮荊襄,可以保全家眷。幸君侯熟思之。”關公正色而言曰:“吾乃解良一武
夫,蒙吾主以手足相待,安肯背義投敵國乎?城若破,有死而已。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,竹
可焚而不可毀其節,身雖殞,名可垂于竹帛也。汝勿多言,速請出城,吾欲與孫權決一死
戰!”瑾曰:“吳侯欲與君侯結秦晉之好,同力破曹,共扶漢室,別無他意。君侯何執迷如
是?”言未畢,關平拔劍而前,欲斬諸葛瑾。公止之曰:“彼弟孔明在蜀,佐汝伯父,今若
殺彼,傷其兄弟之情也。”遂令左右逐出諸葛瑾。瑾滿面羞慚,上馬出城,回見吳侯曰:
“關公心如鐵石,不可說也。”孫權曰:“真忠臣也!似此如之奈何?’呂范曰:“某請卜
其休咎。”權即令卜之。范揲蓍成象,乃“地水師卦”,更有玄武臨應,主敵人遠奔。權問
呂蒙曰:“卦主敵人遠奔,卿以何策擒之?”蒙笑曰:“卦象正合某之機也。關公雖有沖天
之翼,飛不出吾羅網矣!”正是:龍游溝壑遭蝦戲,鳳入牢籠被鳥欺。畢竟呂蒙之計若何,
且看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