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七十二回 諸葛亮智取漢中 曹阿瞞兵退斜谷

 

    卻說徐晃引軍渡漢水,王平苦諫不聽,渡過漢水扎營。黃忠、趙云告玄德曰:“某等各
引本部兵去迎曹兵。”玄德應允。二人引兵而行。忠謂云曰:“今徐晃恃勇而來,且休與
敵;待日暮兵疲,你我分兵兩路擊之可也。”云然之,各引一軍據住寨柵。徐晃引兵從辰時
搦戰,直至申時,蜀兵不動。晃盡教弓弩手向前,望蜀營射去。黃忠謂趙云曰:“徐晃令弓
弩射者,其軍必將退也:可乘時擊之。”言未已,忽報曹兵后隊果然退動。于是蜀營鼓聲大
震:黃忠領兵左出,趙云領兵右出。兩下夾攻,徐晃大敗,軍士逼入漢水,死者無數。晃死
戰得脫,回營責王平曰:“汝見吾軍勢將危,如何不救?”平曰:“我若來救,此寨亦不能
保。我曾諫公休去,公不肯所,以致此敗。”晃大怒,欲殺王平。平當夜引本部軍就營中放
起火來,曹兵大亂,徐晃棄營而走。王平渡漢水來投趙云,云引見玄德。王平盡言漢水地
理。玄德大喜曰:“孤得王子均,取漢中無疑矣。”遂命王平為偏將軍,領向導使。卻說徐
晃逃回見操,說:“王平反去降劉備矣!”操大怒,親統大軍來奪漢水寨柵。趙云恐孤軍難
立,遂退于漢水之西。兩軍隔水相拒,玄德與孔明來觀形勢。孔明見漢水上流頭,有一帶土
山,可伏千余人;乃回到營中,喚趙云分付:“汝可引五百人,皆帶鼓角,伏于土山之下;
或半夜,或黃昏,只聽我營中炮響:炮響一番,擂鼓一番。只不要出戰。”子龍受計去了。
孔明卻在高山上暗窺。次日,曹兵到來搦戰,蜀營中一人不出,弓弩亦都不發。曹兵自回。
當夜更深,孔明見曹營燈火方息,軍士歇定,遂放號炮。子龍聽得,令鼓角齊鳴。曹兵驚
慌,只疑劫寨。及至出營,不見一軍。方才回營欲歇,號炮又響,鼓角又鳴,吶喊震地,山
谷應聲。曹兵徹夜不安。一連三夜,如此驚疑,操心怯,拔寨退三十里,就空闊處扎營。孔
明笑曰:“曹操雖知兵法,不知詭計。”遂請玄德親渡漢水,背水結營。玄德問計,孔明
曰:“可如此如此。”

    曹操見玄德背水下寨,心中疑惑,使人來下戰書。孔明批來日決戰。次日,兩軍會于中
路五界山前,列成陣勢。操出馬立于門旗下,兩行布列龍鳳旌旗,擂鼓三通,喚玄德答話。
玄德引劉封、孟達并川中諸將而出。操揚鞭大罵曰:“劉備忘恩失義,反叛朝廷之賊!”玄
德曰:“吾乃大漢宗親,奉詔討賊。汝上弒母后,自立為王,僭用天子鑾輿,非反而何?”
操怒,命徐晃出馬來戰,劉封出迎。交戰之時,玄德先走入陣。封敵晃不住,撥馬便走。操
下令:“捉得劉備,便為西川之主。”大軍齊吶喊殺過陣來。蜀兵望漢水而逃,盡棄營寨;
馬匹軍器,丟滿道上。曹軍皆爭取。操急鳴金收軍。眾將曰:“某等正待捉劉備,大王何故
收軍?”操曰:“吾見蜀兵背漢水安營,其可疑一也;多棄馬匹軍器,其可疑二也。可急退
軍,休取衣物。”遂下令曰:“妄取一物者立斬。火速退兵。”曹兵方回頭時,孔明號旗舉
起:玄德中軍領兵便出,黃忠左邊殺來,趙云右邊殺來。曹兵大潰而逃,孔明連夜追趕。

    操傳令軍回南鄭,只見五路火起,原來魏延、張飛得嚴顏代守閬中,分兵殺來,先得了
南鄭。操心驚,望陽平關而走。玄德大兵追至南鄭褒州。安民已畢,玄德問孔明曰:“曹操
此來,何敗之速也?”孔明曰:“操平生為人多疑,雖能用兵,疑則多敗。吾以疑兵勝
之。”玄德曰:“今操退守陽平關,其勢已孤,先生將何策以退之?”孔明曰?“亮已算定
了。”便差張飛、魏延分兵兩路去截曹操糧道,令黃忠、趙云分兵兩路去放火燒山。四路軍
將,各引向導官軍去了。

    卻說曹操退守陽平關,令軍哨探。回報曰:“今蜀兵將遠近小路,盡皆塞斷;砍柴去
處,盡放火燒絕。不知兵在何處。”操正疑惑間,又報張飛、魏延分兵劫糧。操問曰:“誰
敢敵張飛?”許褚曰:“某愿往!”操令許褚引一千精兵,去陽平關路上護接糧草。解糧官
接著,喜曰:“若非將軍到此,糧不得到陽平矣。”遂將車上的酒肉,獻與許褚。褚痛飲,
不覺大醉,便乘酒興,催糧車行。解糧官曰:“日已暮矣,前褒州之地,山勢險惡,未可過
去。”褚曰:“吾有萬夫之勇,豈懼他人哉!今夜乘著月色,正好使糧車行走。”許褚當
先,橫刀縱馬,引軍前進。二更已后,往褒州路上而來。行至半路,忽山凹里鼓角震天,一
枝軍當住。為首大將,乃張飛也,挺矛縱馬,直取許褚。褚舞刀來迎,卻因酒醉,敵不住張
飛;戰不數合,被飛一矛刺中肩膀,翻身落馬;軍士急忙救起,退后便走。張飛盡奪糧草車
輛而回。卻說眾將保著許褚,回見曹操。操令醫士療治金瘡,一面親自提兵來與蜀兵決戰。
玄德引軍出迎。兩陣對圓,玄德令劉封出馬。操罵曰:“賣履小兒,常使假子拒敵!吾若喚
黃須兒來,汝假子為肉泥矣!”劉封大怒,挺槍驟馬,徑取曹操。操令徐晃來迎,封詐敗而
走。操引兵追趕。蜀兵營中,四下炮響,鼓角齊鳴。操恐有伏兵,急教退軍。曹兵自相踐
踏,死者極多,奔回陽平關,方才歇定。蜀兵趕到城下:東門放火,西門吶喊;南門放火,
北門擂鼓。操大懼,棄關而走。蜀兵從后追襲。操正走之間,前面張飛引一枝兵截住,趙云
引一枝兵從背后殺來,黃忠又引兵從褒州殺來。操大敗。諸將保護曹操,奪路而走。方逃至
斜谷界口,前面塵頭忽起,一枝兵到。操曰:“此軍若是伏兵,吾休矣!”及兵將近,乃操
次子曹彰也。彰字子文,少善騎射;膂力過人,能手格猛獸。操嘗戒之曰:“汝不讀書而好
弓馬,此匹夫之勇,何足貴乎?”彰曰:“大丈夫當學衛青、霍去病,立功沙漠,長驅數十
萬眾,縱橫天下;何能作博士耶?”操嘗問諸子之志。彰曰:“好為將。”操問:“為將何
如?”彰曰:“披堅執銳,臨難不顧,身先士卒;賞必行,罰必信。”操大笑。建安二十三
年,代郡烏桓反,操令彰引兵五萬討之;臨行戒之曰:“居家為父子,受事為君臣。法不徇
情,爾宜深戒。”彰到代北,身先戰陣,直殺至桑干,北方皆平;因聞操在陽平敗陣,故來
助戰。操見彰至,大喜曰:“我黃須兒來,破劉備必矣!”遂勒兵復回,于斜谷界口安營。
有人報玄德,言曹彰到。玄德問曰:“誰敢去戰曹彰?”劉封曰:“某愿往。”孟達又說要
去。玄德曰:“汝二人同去,看誰成功。”各引兵五千來迎:“劉封在先,孟達在后,曹彰
出馬與封交戰,只三合,封大敗而回。孟達引兵前進,方欲交鋒,只見曹兵大亂。原來馬
超、吳蘭兩軍殺來,曹兵驚動。孟達引兵夾攻。馬超士卒,蓄銳日久,到此耀武揚威,勢不
可當。曹兵敗走。曹彰正遇吳蘭,兩個交鋒,不數合,曹彰一戟刺吳蘭于馬下。三軍混戰。
操收兵于斜谷界口扎住。操屯兵日久,欲要進兵,又被馬超拒守;欲收兵回,又恐被蜀兵恥
笑,心中猶豫不決。適庖官進雞湯。操見碗中有雞肋,因而有感于懷。正沉吟間,夏侯惇入
帳,稟請夜間口號。操隨口曰:“雞肋!雞肋!”惇傳令眾官,都稱“雞肋”。行軍主簿楊
修,見傳“雞肋”二字,便教隨行軍士,各收拾行裝,準備歸程。有人報知夏侯惇。惇大
驚,遂請楊修至帳中問曰:“公何收拾行裝?”修曰:“以今夜號令,便知魏王不日將退兵
歸也:雞肋者,食之無肉,棄之有味。今進不能勝,退恐人笑,在此無益,不如早歸:來日
魏王必班師矣。故先收拾行裝,免得臨行慌亂。”夏侯惇曰:“公真知魏王肺腑也!”遂亦
收拾行裝。于是寨中諸將,無不準備歸計。當夜曹操心亂,不能穩睡,遂手提鋼斧,繞寨私
行。只見夏侯惇寨內軍士,各準備行裝。操大驚,急回帳召惇問其故。惇曰:“主簿楊德祖
先知大王欲歸之意。”操喚楊修問之,修以雞肋之意對。操大怒曰:“汝怎敢造言亂我軍
心!”喝刀斧手推出斬之,將首級號令于轅門外。原來楊修為人恃才放曠,數犯曹操之忌:
操嘗造花園一所;造成,操往觀之,不置褒貶,只取筆于門上書一“活”字而去。人皆不曉
其意。修曰:“門內添活字,乃闊字也。丞相嫌園門闊耳。”于是再筑墻圍,改造停當,又
請操觀之。操大喜,問曰:“誰知吾意?”左右曰:“楊修也。”操雖稱美,心甚忌之。又
一日,塞北送酥一盒至。操自寫“一合酥”三字于盒上,置之案頭。修入見之,竟取匙與眾
分食訖。操問其故,修答曰:“盒上明書一人一口酥,豈敢違丞相之命乎?”操雖喜笑,而
心惡之。操恐人暗中謀害己身,常分付左右:“吾夢中好殺人;凡吾睡著,汝等切勿近
前。”一日,晝寢帳中,落被于地,一近侍慌取覆蓋。操躍起拔劍斬之,復上床睡;半晌而
起,佯驚問:“何人殺吾近侍?”眾以實對。操痛哭,命厚葬之。人皆以為操果夢中殺人;
惟修知其意,臨葬時指而嘆曰:“丞相非在夢中,君乃在夢中耳!”操聞而愈惡之。操第三
子曹植,愛修之才,常邀修談論,終夜不息。操與眾商議,欲立植為世子,曹丕知之,密請
朝歌長吳質入內府商議;因恐有人知覺,乃用大簏藏吳質于中,只說是絹匹在內,載入府
中。修知其事,徑來告操。操令人于丕府門伺察之。丕慌告吳質,質曰:“無憂也:明日用
大簏裝絹再入以惑之。”丕如其言,以大簏載絹入。使者搜看簏中,果絹也,回報曹操。操
因疑修譖害曹丕,愈惡之。操欲試曹丕、曹植之才干。一日,令各出鄴城門;卻密使人分付
門吏,令勿放出。曹丕先至,門吏阻之,丕只得退回。植聞之,問于修。修曰:“君奉王命
而出,如有阻當者,竟斬之可也。”植然其言。及至門,門吏阻住。植叱曰:“吾奉王命,
誰敢阻當!”立斬之。于是曹操以植為能。后有人告操曰:“此乃楊修之所教也。”操大
怒,因此亦不喜植。修又嘗為曹植作答教十余條,但操有問,植即依條答之。操每以軍國之
事問植,植對答如流。操心中甚疑。后曹丕暗買植左右,偷答教來告操。操見了大怒曰:
“匹夫安敢欺我耶!”此時已有殺修之心;今乃借惑亂軍心之罪殺之。修死年三十四歲。后
人有詩曰:“聰明楊德祖,世代繼簪纓。筆下龍蛇走,胸中錦繡成。開談驚四座,捷對冠群
英。身死因才誤,非關欲退兵。”

    曹操既殺楊修,佯怒夏侯惇,亦欲斬之。眾官告免。操乃叱退夏侯惇,下令來日進兵。
次日,兵出斜谷界口,前面一軍相迎,為首大將乃魏延也。操招魏延歸降,延大罵。操令龐
德出戰。二將正斗間,曹寨內火起。人報馬超劫了中后二寨。操拔劍在手曰:“諸將退后者
斬!”眾將努力向前,魏延詐敗而走。操方麾軍回戰馬超,自立馬于高阜處,看兩軍爭戰。
忽一彪軍撞至面前,大叫:“魏延在此!”拈弓搭箭,射中曹操。操翻身落馬。延棄弓綽
刀,驟馬上山坡來殺曹操。刺斜里閃出一將,大叫:“休傷吾主!”視之,乃龐德也。德奮
力向前,戰退魏延,保操前行。馬超已退。操帶傷歸寨:原來被魏延射中人中,折卻門牙兩
個,急令醫士調治。方憶楊修之言,隨將修尸收回厚葬,就令班師;卻教龐德斷后。操臥于
氈車之中,左右虎賁軍護衛而行。忽報斜谷山上兩邊火起,伏兵趕來。曹兵人人驚恐。正
是:依稀昔日潼關厄,仿佛當年赤壁危。未知曹操性命如何,且看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