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五十九回 許褚裸衣斗馬超 曹操抹書間韓遂

 

    卻說當夜兩兵混戰,直到天明,各自收兵。馬超屯兵渭口,日夜分兵,前后攻擊。曹操
在渭河內將船筏鎖鏈作浮橋三條,接連南岸。曹仁引軍夾河立寨,將糧草車輛穿連,以為屏
障。馬超聞之,教軍士各挾草一束,帶著火種,與韓遂引軍并力殺到寨前,堆積草把,放起
烈火。操兵抵敵不住,棄寨而走。車乘、浮橋,盡被燒毀。西涼兵大勝,截住渭河。曹操立
不起營寨,心中憂懼。荀攸曰:“可取渭河沙土筑起土城,可以堅守。”操撥三萬軍擔土筑
城。馬超又差龐德、馬岱各引五百馬軍,往來沖突;更兼沙土不實,筑起便倒,操無計可
施。時當九月盡,天氣暴冷,彤云密布,連日不開。曹操在寨中納悶。忽人報曰:“有一老
人來見丞相,欲陳說方略。”操請入。見其人鶴骨松姿,形貌蒼古。問之,乃京兆人也,隱
居終南山,姓婁,名子伯,道號夢梅居士。操以客禮待之。子伯曰:“丞相欲跨渭安營久
矣,今何不乘時筑之?”操曰:“沙土之地,筑壘不成。隱士有何良策賜教?”子伯曰:
“丞相用兵如神,豈不知天時乎?連日陰云布合,朔風一起,必大凍矣。風起之后,驅兵士
運土潑水,比及天明,土城已就。”操大悟,厚賞子伯。子伯不受而去。

    是夜北風大作。操盡驅兵士擔土潑水;為無盛水之具,作縑囊盛水澆之,隨筑隨凍。比
及天明,沙水凍緊,土城已筑完。細作報知馬超。超領兵觀之,大驚,疑有神助。次日,集
大軍嗚鼓而進。操自乘馬出營,止有許褚一人隨后。操揚鞭大呼曰:“孟德單騎至此,請馬
超出來答話。”超乘馬挺槍而出。操曰:“汝欺我營寨不成,今一夜天已筑就,汝何不早
降!”馬超大怒,意欲突前擒之,見操背后一人,睜圓怪眼,手提鋼刀,勒馬而立。超疑是
許褚,乃揚鞭問曰:“聞汝軍中有虎侯,安在哉?”許褚提刀大叫曰:“吾即譙郡許褚
也!”目射神光,威風抖擻。超不敢動,乃勒馬回。操亦引許褚回寨。兩軍觀之,無不駭
然。操謂諸將曰:“賊亦知仲康乃虎侯也!”自此軍中皆稱褚為虎侯,許褚曰:“某來日必
擒馬超。”操曰:“馬超英勇,不可輕敵。”褚曰:“某誓與死戰!”即使人下戰書,說虎
侯單搦馬超來日決戰。超接書大怒曰:“何敢如此相欺耶!”即批次日誓殺虎癡。

    次日,兩軍出營布成陣勢。超分龐德為左翼,馬岱為右翼,韓遂押中軍。超挺槍縱馬,
立于陣前,高叫:“虎癡快出!”曹操在門旗下回顧眾將曰:“馬超不減呂布之勇!”言未
絕,許褚拍馬舞刀而出。馬超挺槍接戰。斗了一百余合,勝負不分。馬匹困乏,各回軍中,
換了馬匹,又出陣前。又斗一百余合,不分勝負。許褚性起,飛回陣中,卸了盔甲,渾身筋
突,赤體提刀,翻身上馬,來與馬超決戰。兩軍大駭。兩個又斗到三十余合,褚奮威舉刀便
砍馬超。超閃過,一槍望褚心窩刺來。褚棄刀將槍挾住。兩個在馬上奪槍。許諸力大,一聲
響,拗斷槍桿,各拿半節在馬上亂打。操恐褚有失,遂令夏侯淵、曹洪兩將齊出夾攻。龐
德、馬岱見操將齊出,麾兩翼鐵騎,橫沖直撞,混殺將來。操兵大亂。許褚臂中兩箭。諸將
慌退入寨。馬超直殺到壕邊,操兵折傷大半。操令堅閉休出。馬超回至渭口,謂韓遂曰:
“吾見惡戰者莫如許褚,真虎癡也!”

    卻說曹操料馬超可以計破,乃密令徐晃、朱靈盡渡河西結營,前后夾攻。一日,操于城
上見馬超引數百騎,直臨寨前,往來如飛。操觀良久,擲兜鍪于地曰:“馬兒不死,吾無葬
地矣!”夏侯淵聽了,心中氣忿,厲聲曰:“吾寧死于此地,誓滅馬賊!”遂引本部千余
人,大開寨門,直趕去。操急止不住,恐其有失,慌自上馬前來接應。馬超見曹兵至,乃將
前軍作后隊,后隊作先鋒,一字兒擺開。夏侯淵到,馬超接往廝殺。超于亂軍中遙見曹操,
就撇了夏侯淵,直取曹操。操大驚,撥馬而走。曹兵大亂。

    正追之際,忽報操有一軍,已在河西下了營寨,超大驚,無心追趕,急收軍回寨,與韓
遂商議,言:“操兵乘虛已渡河西,吾軍前后受敵,如之奈何?”部將李堪曰:“不如割地
請和,兩家且各罷兵,捱過冬天,到春暖別作計議。”韓遂曰:“李堪之言最善,可從
之。”

    超猶豫未決。楊秋、侯選皆勸求和,于是韓遂遣楊秋為使,直往操寨下書,言割地請和
之事。操曰:“汝且回寨,吾來日使人回報。”楊秋辭去。賈詡入見操曰:“丞相主意若
何?”操曰:“公所見若何?”詡曰:“兵不厭詐,可偽許之;然后用反間計,令韓、馬相
疑,則一鼓可破也。”操撫掌大喜曰:“天下高見,多有相合。文和之謀,正吾心中之事
也。”于是遣人回書,言:“待我徐徐退兵,還汝河西之地。”一面教搭起浮橋,作退軍之
意。馬超得書,謂韓遂曰:“曹操雖然許和,奸雄難測。倘不準備,反受其制。超與叔父輪
流調兵,今日叔向操,超向徐晃;明日超向操,叔向徐晃:分頭提備,以防其詐。”韓遂依
計而行。

    早有人報知曹操。操顧賈詡曰:“吾事濟矣!”問:“來日是誰合向我這邊?”人報
曰:“韓遂。”次日,操引眾將出營,左右圍繞,操獨顯一騎于中央。韓遂部卒多有不識操
者,出陣觀看。操高叫曰:“汝諸軍欲觀曹公耶?吾亦猶人也,非有四目兩口,但多智謀
耳。”諸軍皆有懼色。操使人過陣謂韓遂曰:“丞相謹請韓將軍會話。”韓遂即出陣;見操
并無甲仗,亦棄衣甲,輕服匹馬而出。二人馬頭相交,各按轡對語。操曰:“吾與將軍之
父,同舉孝廉,吾嘗以叔事之。吾亦與公同登仕路,不覺有年矣。將軍今年妙齡幾何?”韓
遂答曰:“四十歲矣。”操曰:“往日在京師,皆青春年少,何期又中旬矣!安得天下清平
共樂耶!”只把舊事細說,并不提起軍情。說罷大笑,相談有一個時辰,方回馬而別,各自
歸寨。早有人將此事報知馬超。超忙來問韓遂曰:“今日曹操陣前所言何事?”遂曰:“只
訴京師舊事耳。”超曰:“安得不言軍務乎?”遂曰:“曹操不言,吾何獨言之?”超心甚
疑,不言而退。

    卻說曹操回寨,謂賈詡曰:“公知吾陣前對語之意否?”詡曰:“此意雖妙,尚未足間
二人。某有一策,令韓、馬自相仇殺。”操問其計。賈詡曰:“馬超乃一勇之夫,不識機
密。丞相親筆作一書,單與韓遂,中間朦朧字樣,于要害處,自行涂抹改易,然后封送與韓
遂,故意使馬超知之。超必索書來看。若看見上面要緊去處,盡皆改抹,只猜是韓遂恐超知
甚機密事,自行改抹,正合著單騎會語之疑;疑則必生亂。我更暗結韓遂部下諸將,使互相
離間,超可圖矣。”操曰:“此計甚妙。”隨寫書一封,將緊要處盡皆改抹,然后實封,故
意多遣從人送過寨去,下了書自回。果然有人報知馬超。超心愈疑,徑來韓遂處索書看。韓
遂將書與超。超見上面有改抹字樣,問遂曰:“書上如何都改抹糊涂?”遂曰:“原書如
此,不知何故。”超曰:“豈有以草稿送與人耶?必是叔父怕我知了詳細,先改抹了。”遂
曰:“莫非曹操錯將草稿誤封來了。”超曰:“吾又不信。曹操是精細之人,豈有差錯?吾
與叔父并力殺賊,奈何忽生異心?”遂曰:“汝若不信吾心,來日吾在陣前賺操說話,汝從
陣內突出,一槍刺殺便了。”超曰:“若如此,方見叔父真心。”兩人約定。次日,韓遂引
侯選、李堪、梁興、馬玩、楊秋五將出陣。馬超藏在門影里。韓遂使人到操寨前,高叫:
“韓將軍請丞相攀話。”操乃令曹洪引數十騎徑出陣前與韓遂相見。馬離數步,洪馬上欠身
言曰:“夜來丞相拜意將軍之言,切莫有誤。”言訖便回馬。超聽得大怒,挺槍驟馬,便刺
韓遂。五將攔住,勸解回寨。遂曰:“賢侄休疑,我無歹心。”馬超那里肯信,恨怨而去。
韓遂與五將商議曰:“這事如何解釋?”楊秋曰:“馬超倚仗武勇,常有欺凌主公之心,便
勝得曹操,怎肯相讓?以某愚見,不如暗投曹公,他日不失封侯之位。”遂曰:“吾與馬騰
結為兄弟,安忍背之?”楊秋曰:“事已至此,不得不然。”遂曰:“誰可以通消息?”楊
秋曰:“某愿往。”遂乃寫密書,遣楊秋徑來操寨,說投降之事。操大喜,許封韓遂為西涼
侯、楊秋為西涼太守。其余皆有官爵。約定放火為號,共謀馬超。楊秋拜辭,回見韓遂,備
言其事:“約定今夜放火,里應外合。”遂大喜,就令軍士于中軍帳后堆積干柴,五將各懸
刀劍聽候,韓遂商議,欲設宴賺請馬超,就席圖之,猶豫未去。不想馬超早已探知備細,便
帶親隨數人,仗劍先行,令龐德、馬岱為后應。超潛步入韓遂帳中,只見五將與韓遂密語,
只聽得楊秋口中說道:“事不宜遲,可速行之!”超大怒,揮劍直入,大喝曰:“群賊焉敢
謀害我!”眾皆大驚。超一劍望韓遂面門剁去,遂慌以手迎之,左手早被砍落。五將揮刀齊
出。超縱步出帳外,五將圍繞混殺。超獨揮寶劍,力敵五將。劍光明處,鮮血濺飛:砍翻馬
玩,剁倒梁興,三將各自逃生。超復入帳中來殺韓遂時,已被左右救去。帳后一把火起,各
寨兵皆動。超連忙上馬,龐德、馬岱亦至,互相混戰。超領軍殺出時,操兵四至:前有許
褚,后有徐晃,左有夏侯淵,右有曹洪。西涼之兵,自相并殺。超不見了龐德、馬岱,乃引
百余騎,截于渭橋之上。天色微明,只見李堪領一軍從橋下過,超挺槍縱馬逐之。李堪拖槍
而走。恰好于禁從馬超背后趕來。禁開弓射馬超。超聽得背后弦響,急閃過,卻射中前面李
堪,落馬而死。超回馬來殺于禁,禁拍馬走了。超回橋上住扎。操兵前后大至,虎衛軍當
先,亂箭夾射馬超。超以槍撥之,矢皆紛紛落地。超令從騎往來突殺。爭奈曹兵圍裹堅厚,
不能沖出。超于橋上大喝一聲,殺入河北,從騎皆被截斷。超獨在陣中沖突,卻被暗弩射倒
坐下馬,馬超墮于地上,操軍逼合。正在危急,忽西北角上一彪軍殺來,乃龐德、馬岱也。
二人救了馬超,將軍中戰馬與馬超騎了,翻身殺條血路,望西北而走。曹操聞馬超走脫,傳
令諸將:“無分曉夜,務要趕到馬兒。如得首級者,千金賞,萬戶侯;生獲者封大將軍。”
眾將得令,各要爭功,迤邐追襲。馬超顧不得人馬困乏,只顧奔走。從騎漸漸皆散。步兵走
不上者,多被擒去。止剩得三十余騎,與龐德、馬岱望隴西臨洮而去。

    曹操親自追至安定,知馬超去遠,方收兵回長安。眾將畢集。韓遂已無左手,做了殘疾
之人,操教就于長安歇馬,授西涼侯之職。楊秋、侯選皆封列侯,令守渭口。下令班師回許
都。涼州參軍楊阜,字義山,徑來長安見操。操問之,楊阜曰:“馬超有呂布之勇,深得羌
人之心。今丞相若不乘勢剿絕,他日養成氣力,隴上諸郡,非復國家之有也。望丞相且休回
兵。”操曰:“吾本欲留兵征之,奈中原多事,南方未定,不可久留。君當為孤保之。”阜
領諾,又保薦韋康為涼州刺史,同領兵屯冀城,以防馬超。阜臨行,請于操曰:“長安必留
重兵以為后援。”操曰:“吾已定下,汝但放心。”阜辭而去。

    眾將皆問曰:“初賊據潼關,渭北道缺,丞相不從河東擊馮翊,而反守潼關,遷延日
久,而后北渡,立營固守,何也?”操曰:“初賊守潼關,若吾初到,便取河東,賊必以各
寨分守諸渡口,則河西不可渡矣。吾故盛兵皆聚于潼關前,使賊盡南守,而河西不準備,故
徐晃、朱靈得渡也。吾然后引兵北渡,連車樹柵為甬道,筑冰城,欲賊知吾弱,以驕其心,
使不準備。吾乃巧用反間,畜士卒之力,一旦擊破之。正所謂疾雷不及掩耳。兵之變化,固
非一道也。”眾將又請問曰:“丞相每聞賊加兵添眾,則有喜色,何也?”操曰:“關中邊
遠,若群賊各依險阻,征之非一二年不可平復;今皆來聚一處,其眾雖多,人心不一,易于
離間,一舉可滅:吾故喜也。”眾將拜曰:“丞相神謀,眾不及也;”操曰:“亦賴汝眾文
武之力。”遂重賞諸軍。留夏侯淵屯兵長安,所得降兵,分撥各部。夏侯淵保舉馮翊高陵
人,姓張,名既,字德容,為京兆尹,與淵同守長安。操班師回都。獻帝排鑾駕出郭迎接。
詔操“贊拜不名,入朝不趨,劍履上殿”:如漢相蕭何故事。自此威震中外。這消息播入漢
中,早驚動了漢寧太守張魯。原來張魯乃沛國豐人。其祖張陵在西川鵠鳴山中造作道書以惑
人,人皆敬之。陵死之后,其子張衡行之。百姓但有學道者,助米五斗。世號“米賊”。張
衡死,張魯行之。魯在漢中自號為“師君”;其來學道者皆號為“鬼卒”;為首者號為“祭
酒”;領眾多者號為“治頭大祭酒”。務以誠信為主,不許欺詐。如有病者,即設壇使病人
居于靜室之中,自思已過,當面陳首,然后為之祈禱;主祈禱之事者,號為“奸令祭灑”。
祈禱之法,書病人姓名,說服罪之意,作文三通,名為“三官手書”:一通放于山頂以奏
天,一通埋于地以奏地,一通沉于水以申水官。如此之后,但病痊可,將米五斗為謝。又蓋
義舍:舍內飯米、柴火、肉食齊備,許過往人量食多少,自取而食;多取者受天誅。境內有
犯法者,必恕三次;不改者,然后施刑。所在并無官長,盡屬祭酒所管。如此雄據漢中之地
已三十年。國家以為地遠不能征伐,就命魯為鎮南中郎將,領漢寧太守,通進貢而已。當年
聞操破西涼之眾,威震天下,乃聚眾商議曰:“西涼馬騰遭戮,馬超新敗,曹操必將侵我漢
中。我欲自稱漢寧王,督兵拒曹操,諸君以為何如?”閻圃曰:“漢川之民戶出十萬余眾,
財富糧足,四面險固;今馬超新敗,西涼之民,從子午谷奔入漢中者,不下數萬。愚意益州
劉璋昏弱,不如先取西川四十一州為本,然后稱王未遲。”張魯大喜,遂與弟張衛商議起
兵。早有細作報入川中。

    卻說益州劉璋,字季玉,即劉焉之子,漢魯恭王之后。章帝元和中,徙封竟陵,支庶因
居于此。后焉官至益州牧,興平元年患病疽而死,州大吏趙韙等,共保璋為益州牧。璋曾殺
張魯母及弟,因此有仇。璋使龐羲為巴西太守,以拒張魯。時籠羲探知張魯欲興兵取川,急
報知劉璋。璋平生懦弱,聞得此信,心中大憂,急聚眾官商議。忽一人昂然而出曰:“主公
放心。某雖不才,憑三寸不爛之舌,使張魯不敢正眼來覷西川。”正是:只因蜀地謀臣進,
致引荊州豪杰來。未知此人是誰,且看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