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五十一回 曹仁大戰東吳兵 孔明一氣周公瑾

 

    卻說孔明欲斬云長,玄德曰:“昔吾三人結義時,誓同生死。今云長雖犯法,不忍違卻
前盟。望權記過,容將功贖罪。”孔明方才饒了。且說周瑜收軍點將,各各敘功,申報吳
侯。所得降卒,盡行發付渡江,大犒三軍,遂進兵攻取南郡。前隊臨江下寨,前后分五營。
周瑜居中。瑜正與眾商議征進之策,忽報:“劉玄德使孫乾來與都督作賀。”瑜命請入。乾
施禮畢,言:“主公特命乾拜謝都督大德,有薄禮上獻。”瑜問曰:“玄德在何處?”乾答
曰:“現移兵屯油江口。”瑜驚曰:“孔明亦在油江否?”乾曰;“孔明與主公同在油
江。”瑜曰:“足下先回,某親來相謝也。”瑜收了禮物,發付孫乾先回。肅曰:“卻才都
督為何失驚?”瑜曰:“劉備屯兵油江,必有取南郡之意。我等費了許多軍馬,用了許多錢
糧,目下南郡反手可得;彼等心懷不仁,要就現成,須放著周瑜不死!”肅曰:“當用何策
退之?”瑜曰:“吾自去和他說話。好便好;不好時,不等他取南郡,先結果了劉備!”肅
曰:“某愿同往。”于是瑜與魯肅引三千輕騎,徑投油江口來。先說孫乾回見玄德,言周瑜
將親來相謝。玄德乃問孔明曰:“來意若何?”孔明笑曰:“那里為這些薄禮肯來相謝。止
為南郡而來。”玄德曰:“他若提兵來,何以待之?”孔明曰:“他來便可如此如此應
答。”遂于油江口擺開戰船,岸上列著軍馬。人報:“周瑜、魯肅引兵到來。”孔明使趙云
領數騎來接。瑜見軍勢雄壯,心甚不安。行至營門外,玄德、孔明迎入帳中。各敘禮畢,設
宴相待。玄德舉酒致謝鏖兵之事。酒至數巡,瑜曰:“豫州移兵在此,莫非有取南郡之意
否?”玄德曰:“聞都督欲取南郡,故來相助。若都督不取,備必取之”。瑜笑曰:“吾東
吳久欲吞并漢江,今南郡已在掌中,如何不取?”玄德曰:“勝負不可預定。曹操臨歸,令
曹仁守南郡等處,必有奇計;更兼曹仁勇不可當:但恐都督不能取耳。”瑜曰:“吾若取不
得,那時任從公取。”玄德曰:“子敬、孔明在此為證,都督休悔。”魯肅躊躇未對。瑜
曰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何悔之有!”孔明曰:“都督此言,甚是公論。先讓東吳去取;若
不下,主公取之,有何不可!”瑜與肅辭別玄德、孔明,上馬而去。玄德問孔明曰:“卻才
先生教備如此回答,雖一時說了,展轉尋思,于理未然。我今孤窮一身,無置足之地,欲得
南郡,權且容身;若先教周瑜取了,城池已屬東吳矣,卻如何得住?”孔明大笑曰:“當初
亮勸主公取荊州,主公不聽,今日卻想耶?”玄德曰:“前為景升之地,故不忍取;今為曹
操之地,理合取之。”孔明曰:“不須主公憂慮。盡著周瑜去廝殺,早晚教主公在南郡城中
高坐。”玄德曰:“計將安出?”孔明曰:“只須如此如此。”玄德大喜,只在江口屯扎,
按兵不動。卻說周瑜、魯肅回寨。肅曰:“都督如何亦許玄德取南郡?”瑜曰:“吾彈指可
得南郡,落得虛做人情。”隨問帳下將士:“誰敢先取南郡?”一人應聲而出,乃蔣欽也。
瑜曰:“汝為先鋒,徐盛、丁奉為副將,撥五千精銳軍馬,先渡江。吾隨后引兵接應。”且
說曹仁在南郡,分付曹洪守彝陵,以為掎角之勢。人報:“吳兵已渡漢江。”仁曰:“堅守
勿戰為上。”驍將牛金奮然進曰:“兵臨城下而不出戰,是怯也。況吾兵新敗,正當重振銳
氣。某愿借精兵五百,決一死戰。”仁從之,令牛金引五百軍出戰。丁奉縱馬來迎。約戰四
五合,奉詐敗,牛金引軍追趕入陣。奉指揮眾軍一裹圍牛金于陣中。金左右沖突,不能得
出。曹仁在城上望見牛金困在垓心,遂披甲上馬,引麾下壯士數百騎出城,奮力揮刀,殺入
吳陣。徐盛迎戰,不能抵擋。曹仁殺到垓心,救出牛金。回顧尚有數十騎在陣,不能得出,
遂復翻身殺入,救出重圍。正遇蔣欽攔路,曹仁與牛金奮力沖散。仁弟曹純,亦引兵接應,
混殺一陣。吳軍敗走,曹仁得勝而回。蔣欽兵敗,回見周瑜,瑜怒欲斬之,眾將告免。瑜即
點兵,要親與曹仁決戰。甘寧曰:“都督未可造次。今曹仁令曹洪據守彝陵,為掎角之勢;
某愿以精兵三千,徑取彝陵,都督然后可取南郡。”瑜服其論,先教甘寧領三千兵攻打彝
陵,早有細作報知曹仁,仁與陳矯商議。矯曰:“彝陵有失,南郡亦不可守矣。宜速救
之。”仁遂令曹純與牛金暗地引兵救曹洪。曹純先使人報知曹洪,令洪出城誘敵。甘寧引兵
至彝陵,洪出與甘寧交鋒。戰有二十余合,洪敗走。寧奪了彝陵。至黃昏時,曹純、牛金兵
到,兩下相合,圍了彝陵。探馬飛報周瑜,說甘寧困于彝陵城中,瑜大驚。程普曰:“可急
分兵救之。”瑜曰:“此地正當沖要之處,若分兵去救,倘曹仁引兵來襲,奈何?”呂蒙
曰:“甘興霸乃江東大將,豈可不救?”瑜曰:“吾欲自往救之;但留何人在此,代當吾
任?”蒙曰:“留凌公績當之。蒙為前驅,都督斷后;不須十日,必奏凱歌。”瑜曰:“未
知凌公績肯暫代吾任否?”凌統曰:“若十日為期,可當之;十日之外,不勝其任矣。”瑜
大喜,遂留兵萬余,付與凌統;即日起大兵投彝陵來。蒙謂瑜曰:“彝陵南僻小路,取南郡
極便。可差五百軍去砍倒樹木,以斷其路。彼軍若敗,必走此路;馬不能行,必棄馬而走,
吾可得其馬也。”瑜從之,差軍去訖。

    大兵將至彝陵,瑜問:“誰可突圍而入,以救甘寧?”周泰愿往,即時綽刀縱馬,直殺
入曹軍之中,徑到城下。甘寧望見周泰至,自出城迎之。泰言:“都督自提兵至。”寧傳令
教軍士嚴裝飽食,準備內應。卻說曹洪、曹純、牛金聞周瑜兵將至,先使人往南郡報知曹
仁,一面分兵拒敵。及吳兵至,曹兵迎之。比及交鋒,甘寧、周泰分兩路殺出,曹兵大亂,
吳兵四下掩殺。曹洪、曹純、牛金果然投小路而走;卻被亂柴塞道,馬不能行,盡皆棄馬而
走。吳兵得馬五百余匹。周瑜驅兵星夜趕到南郡,正遇曹仁軍來救彝陵。兩軍接著,混戰一
場。天色已晚,各自收兵。

    曹仁回城中,與眾商議。曹洪曰:“目今失了彝陵,勢已危急,何不拆丞相遺計觀之,
以解此危?”曹仁曰:“汝言正合吾意。”遂拆書觀之,大喜,便傳令教五更造飯;平明,
大小軍馬,盡皆棄城;城上遍插旌旗,虛張聲勢。軍分三門而出。卻說周瑜救出甘寧,陳兵
于南郡城處。見曹兵分三門而出,瑜上將臺觀看。只見女墻邊虛搠旌旗,無人守護;又見軍
士腰下各束縛包裹。瑜暗忖曹仁必先準備走路,遂下將臺號令,分布兩軍為左右翼;如前軍
得勝,只顧向前追趕,直待鳴金,方許退步。命程普督后軍,瑜親自引軍取城。對陣鼓聲響
處,曹洪出馬搦戰,瑜自至門旗下,使韓當出馬,與曹洪交鋒;戰到三十余合,洪敗走。曹
仁自出接戰,周泰縱馬相迎;斗十余合,仁敗走。陣勢錯亂。周瑜麾兩翼軍殺出,曹軍大
敗。瑜自引軍馬追至南郡城下,曹軍皆不入城,望西北面走。韓當、周泰引前部盡力追趕。
瑜見城門大開,城上又無人,遂令眾軍搶城。數十騎當先而入。瑜在背后縱馬加鞭,直入甕
城。陳矯在敵樓上,望見周瑜親自入城來,暗暗喝采道:“丞相妙策如神!”一聲梆子響,
兩邊弓弩齊發,勢如驟雨。爭先入城的,都顛入陷坑內。周瑜急勒馬回時,被一弩箭,正射
中左助,翻身落馬。牛金從城中殺出,來捉周瑜;徐盛、丁奉二人舍命救去。城中曹兵突
出,吳兵自相踐踏,落塹坑者無數。程普急收軍時,曹仁、曹洪分兵兩路殺回。吳兵大敗。
幸得凌統引一軍從刺斜里殺來,敵住曹兵。曹仁引得勝兵進城,程普收敗軍回寨。丁、徐二
將救得周瑜到帳中,喚行軍醫者用鐵鉗子拔出箭頭,將金瘡藥敷掩瘡口,疼不可當,飲食俱
廢。醫者曰:“此箭頭上有毒,急切不能痊可。若怒氣沖激,其瘡復發。”程普令三軍緊守
各寨,不許輕出,三日后,牛金引軍來搦戰,程普按兵不動。牛金罵至日暮方回,次日又來
罵戰。程普恐瑜生氣,不敢報知。第三日,牛金直至寨門外叫罵,聲聲只道要捉周瑜。程普
與眾商議,欲暫且退兵,回見吳侯,卻再理會。卻說周瑜雖患瘡痛,心中自有主張;已知曹
兵常來寨前叫罵,卻不見眾將來稟。一日,曹仁自引大軍,擂鼓吶喊,前來搦戰。程普拒住
不出。周瑜喚眾將入帳問曰:“何處鼓噪吶喊?”眾將曰:“軍中教演士卒。”瑜怒曰:
“何欺我也!吾已知曹兵常來寨前辱罵。程德謀既同掌兵權,何故坐視?”遂命人請程普入
帳問之。普曰:“吾見公瑾病瘡,醫者言勿觸怒,故曹兵搦戰,不敢報知。”瑜曰:“公等
不戰,主意若何?”普曰:“眾將皆欲收兵暫回江東。待公箭瘡平復,再作區處。”瑜聽
罷,于床上奮然躍起曰:“大丈夫既食君祿,當死于戰場,以馬革裹尸還,幸也!豈可為我
一人,而廢國家大事乎?”言訖,即披甲上馬。諸軍眾將,無不駭然。遂引數百騎出營前。
望見曹兵已布成陣勢,曹仁自立馬于門旗下,揚鞭大罵曰:“周瑜孺子,料必橫夭,再不敢
正覷我兵!”罵猶未絕,瑜從群騎內突然出曰:“曹仁匹夫!見周郎否!”曹軍看見,盡皆
驚駭。曹仁回顧眾將曰:“可大罵之!”眾軍厲聲大罵。周瑜大怒,使潘璋出戰。未及交
鋒,周瑜忽大叫一聲,口中噴血。墜于馬下。曹兵沖來,眾將向前抵住,混戰一場,救起周
瑜,回到帳中。程普問曰:“都督貴體若何?”瑜密謂普曰:“此吾之計也。”普曰:“計
將安出?”瑜曰:“吾身本無甚痛楚;吾所以為此者,欲令曹兵知我病危,必然欺敵。可使
心腹軍士去城中詐降,說吾已死。今夜曹仁必來劫寨。吾卻于四下埋伏以應之,則曹仁可一
鼓而擒也。”程普曰:“此計大妙!”隨就帳下舉起哀聲。眾軍大驚,盡傳言都督箭瘡大發
而死,各寨盡皆掛孝。卻說曹仁在城中與眾商議,言周瑜怒氣沖發,金瘡崩裂,以致口中噴
血,墜于馬下,不久必亡。正論間,忽報:“吳寨內有十數個軍士來降。中間亦有二人,原
是曹兵被擄過去的。”曹仁忙喚入問之。軍士曰:“今日周瑜陣前金瘡碎裂,歸寨即死。今
眾將皆已掛孝舉哀。我等皆受程普之辱,故特歸降,便報此事。”曹仁大喜,隨即商議今晚
便去劫寨,奪周瑜之尸,斬其首級,送赴許都。陳矯曰:“此計速行,不可遲誤。”

    曹仁遂令牛金為先鋒,自為中軍,曹洪、曹純為合后,只留陳矯領些少軍士守城,其余
軍兵盡起。初更后出城,徑投周瑜大寨。來到寨門,不見一人,但見虛插旗槍而已。情知中
計,急忙退軍。四下炮聲齊發:東邊韓當、蔣欽殺來,西邊周泰、潘璋殺來,南邊徐盛、丁
奉殺來,北邊陳武、呂蒙殺來。曹兵大敗,三路軍皆被沖散,首尾不能相救。曹仁引十數騎
殺出重圍,正遇曹洪,遂引敗殘軍馬一同奔走。殺到五更,離南郡不遠,一聲鼓響,凌統又
引一軍攔住去路,截殺一陣。曹仁引軍刺斜而走,又遇甘寧大殺一陣。曹仁不敢回南郡,徑
投襄陽大路而行,吳軍趕了一程,自回。

    周瑜、程普收住眾軍,徑到南郡城下,見旌旗布滿,敵樓上一將叫曰:“都督少罪!吾
奉軍師將令,已取城了。吾乃常山趙子龍也。”周瑜大怒,便命攻城。城上亂箭射下。瑜命
且回軍商議,使甘寧引數千軍馬,徑取荊州;凌統引數千軍馬,徑取襄陽;然后卻再取南郡
未遲。正分撥間,忽然探馬急來報說:“諸葛亮自得了南郡,遂用兵符,星夜詐調荊州守城
軍馬來救,卻教張飛襲了荊州。”又一探馬飛來報說:“夏侯惇在襄陽,被諸葛亮差人赍兵
符,詐稱曹仁求救,誘惇引兵出,卻教云長襲取了襄陽。二處城池,全不費力,皆屬劉玄德
矣。”周瑜曰:“諸葛亮怎得兵符?”程普曰:“他拿住陳矯,兵符自然盡屬之矣。”周瑜
大叫一聲,金瘡迸裂。正是:幾郡城池無我分,一場辛苦為誰忙!未知性命如何,且看下文
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