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三十八回 定三分隆中決策 戰長江孫氏報仇

 

    卻說玄德訪孔明兩次不遇,欲再往訪之。關公曰:“兄長兩次親往拜謁,其禮太過矣。
想諸葛亮有虛名而無實學,故避而不敢見。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!”玄德曰:“不然,昔齊
桓公欲見東郭野人,五反而方得一面。況吾欲見大賢耶?”張飛曰:“哥哥差矣。量此村
夫,何足為大賢;今番不須哥哥去;他如不來,我只用一條麻繩縛將來!”玄德叱曰:“汝
豈不聞周文王謁姜子牙之事乎?文王且如此敬賢,汝何太無禮!今番汝休去,我自與云長
去。”飛曰:“既兩位哥哥都去,小弟如何落后!”玄德曰:“汝若同往,不可失禮。”飛
應諾。

    于是三人乘馬引從者往隆中。離草廬半里之外,玄德便下馬步行,正遇諸葛均。玄德忙
施禮,問曰:“令兄在莊否?”均曰:“昨暮方歸。將軍今日可與相見。”言罷,飄然自
去。玄德曰:“今番僥幸得見先生矣!”張飛曰:“此人無禮!便引我等到莊也不妨,何故
竟自去了!”玄德曰:“彼各有事,豈可相強。”三人來到莊前叩門,童子開門出問。玄德
曰:“有勞仙童轉報:劉備專來拜見先生。”童子曰:“今日先生雖在家,但今在草堂上晝
寢未醒。”玄德曰:“既如此,且休通報。”分付關、張二人,只在門首等著。玄德徐步而
入,見先生仰臥于草堂幾席之上。玄德拱立階下。半晌,先生未醒。關、張在外立久,不見
動靜,入見玄德猶然侍立。張飛大怒,謂云長曰:“這先生如何傲慢!見我哥哥侍立階下,
他竟高臥,推睡不起!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,看他起不起!”云長再三勸住。玄德仍命二人
出門外等候。望堂上時,見先生翻身將起,忽又朝里壁睡著。童子欲報。玄德曰:“且勿驚
動。”又立了一個時辰,孔明才醒,口吟詩曰:“大夢誰先覺?平生我自知,草堂春睡足,
窗外日遲遲。”孔明吟罷,翻身問童子曰:“有俗客來否?”童子曰:“劉皇叔在此,立候
多時。”孔明乃起身曰:“何不早報!尚容更衣。”遂轉入后堂。又半晌,方整衣冠出迎。

    玄德見孔明身長八尺,面如冠玉,頭戴綸巾,身披鶴氅,飄飄然有神仙之概。玄德下拜
曰:“漢室末胄、涿郡愚夫,久聞先生大名,如雷貫耳。昨兩次晉謁,不得一見,已書賤名
于文幾,未審得入覽否?”孔明曰:“南陽野人,疏懶性成,屢蒙將軍枉臨,不勝愧赧。”
二人敘禮畢,分賓主而坐,童子獻茶。茶罷,孔明曰:“昨觀書意,足見將軍憂民憂國之
心;但恨亮年幼才疏,有誤下問。”玄德曰:“司馬德操之言,徐元直之語,豈虛談哉?望
先生不棄鄙賤,曲賜教誨。”孔明曰:“德操、元直,世之高士。亮乃一耕夫耳,安敢談天
下事?二公謬舉矣。將軍奈何舍美玉而求頑石乎?”玄德曰:“大丈夫抱經世奇才,豈可空
老于林泉之下?愿先生以天下蒼生為念,開備愚魯而賜教。”孔明笑曰:“愿聞將軍之
志。”玄德屏人促席而告曰:“漢室傾頹,奸臣竊命,備不量力,欲伸大義于天下,而智術
淺短,迄無所就。惟先生開其愚而拯其厄,實為萬幸!”孔明曰:“自董卓造逆以來,天下
豪杰并起。曹操勢不及袁紹,而竟能克紹者,非惟天時,抑亦人謀也。今操已擁百萬之眾,
挾天子以令諸侯,此誠不可與爭鋒。孫權據有江東,已歷三世,國險而民附,此可用為援而
不可圖也。荊州北據漢、沔,利盡南海,東連吳會,西通巴、蜀,此用武之地,非其主不能
守;是殆天所以資將軍,將軍豈有意乎?益州險塞,沃野千里,天府之國,高祖因之以成帝
業;今劉璋暗弱,民殷國富,而不知存恤,智能之士,思得明君。將軍既帝室之胄,信義著
于四海,總攬英雄,思賢如渴,若跨有荊、益,保其巖阻,西和諸戎,南撫彝、越,外結孫
權,內修政理;待天下有變,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兵以向宛、洛,將軍身率益州之眾以出秦
川,百姓有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?誠如是,則大業可成,漢室可興矣。此亮所以為將軍
謀者也。惟將軍圖之。”言罷,命童子取出畫一軸,掛于中堂,指謂玄德曰:“此西川五十
四州之圖也。將軍欲成霸業,北讓曹操占天時,南讓孫權占地利,將軍可占人和。先取荊州
為家,后即取西川建基業,以成鼎足之勢,然后可圖中原也。”玄德聞言,避席拱手謝曰:
“先生之言,頓開茅塞,使備如撥云霧而睹青天。但荊州劉表、益州劉璋,皆漢室宗親,備
安忍奪之?”孔明曰:“亮夜觀天象,劉表不久人世;劉璋非立業之主:久后必歸將軍。”
玄德聞言,頓首拜謝。只這一席話,乃孔明未出茅廬,已知三分天下,真萬古之人不及也!
后人有詩贊曰:“豫州當日嘆孤窮,何幸南陽有臥龍!欲識他年分鼎處,先生笑指畫圖
中。”玄德拜請孔明曰:“備雖名微德薄,愿先生不棄鄙賤,出山相助。備當拱聽明誨。”
孔明曰:“亮久樂耕鋤,懶于應世,不能奉命。”玄德泣曰:“先生不出,如蒼生何!”言
畢,淚沾袍袖,衣襟盡濕。孔明見其意甚誠,乃曰:“將軍既不相棄,愿效犬馬之勞。”玄
德大喜,遂命關、張入,拜獻金麻禮物。孔明固辭不受。玄德曰:“此非聘大賢之禮,但表
劉備寸心耳。”孔明方受。于是玄德等在莊中共宿一宵。

    次日,諸葛均回,孔明囑付曰:“吾受劉皇叔三顧之恩,不容不出。汝可躬耕于此,勿
得荒蕪田畝。待我功成之日,即當歸隱。”后人有詩嘆曰:“身未升騰思退步,功成應憶去
時言。只因先主丁寧后,星落秋風五丈原。”又有古風一篇曰:“高皇手提三尺雪,芒碭白
蛇夜流血;平秦滅楚入咸陽,二百年前幾斷絕。大哉光武興洛陽,傳至桓靈又崩裂;獻帝遷
都幸許昌,紛紛四海生豪杰:曹操專權得天時,江東孫氏開鴻業;孤窮玄德走天下,獨居新
野愁民厄。南陽臥龍有大志,腹內雄兵分正奇;只因徐庶臨行語,茅廬三顧心相知。先生爾
時年三九,收拾琴書離隴畝;先取荊州后取川,大展經綸補天手;縱橫舌上鼓風雷,談笑胸
中換星斗;龍驤虎視安乾坤,萬古千秋名不朽!”玄德等三人別了諸葛均,與孔明同歸新
野。

    玄德待孔明如師,食則同桌,寢則同榻,終日共論天下之事,孔明曰:“曹操于冀州作
玄武池以練水軍,必有侵江南之意。可密令人過江探聽虛實。”玄德從之,使人往江東探
聽。

    卻說孫權自孫策死后,據住江東,承父兄基業,廣納賢士,開賓館于吳會,命顧雍、張
纮延接四方賓客。連年以來,你我相薦。時有會稽闞澤,字德潤;彭城嚴畯,字曼才;沛縣
薛綜,字敬文;汝陽程秉,字德樞;吳郡朱桓,字休穆;陸績,字公紀;吳人張溫,字惠
恕;烏傷駱統,字公緒;烏程吾粲,字孔休:此數人皆至江東,孫權敬禮甚厚。又得良將數
人:乃汝南呂蒙,字子明;吳郡陸遜,宇伯言;瑯琊徐盛,字文向;東郡潘璋,字文珪;廬
江丁奉,字承淵。文武諸人,共相輔佐,由此江東稱得人之盛。

    建安七年,曹操破袁紹,遣使往江東,命孫權遣子入朝隨駕。權猶豫未決。吳太夫人命
周瑜、張昭等面議。張昭曰:“操欲令我遣子入朝,是牽制諸侯之法也。然若不令去,恐其
興兵下江東,勢必危矣。”周瑜曰:“將軍承父兄遺業,兼六郡之眾,兵精糧足,將士用
命,有何逼迫而欲送質于人?質一入,不得不與曹氏連和;彼有命召,不得不往:如此,則
見制于人也。不如勿遣,徐觀其變,別以良策御之。”吳太夫人曰:“公瑾之言是也。”權
遂從其言,謝使者,不遣子。自此曹操有下江南之意。但正值北方未寧,無暇南征。

    建安八年十一月,孫權引兵伐黃祖,戰于大江之中。祖軍敗績。權部將凌操,輕舟當
先,殺入夏口,被黃祖部將甘寧一箭射死。凌操子凌統,時年方十五歲,奮力往奪父尸而
歸。權見風色不利,收軍還東吳。

    卻說孫權弟孫翊為丹陽太守,翊性剛好酒,醉后嘗鞭撻士卒。丹陽督將媯覽、郡丞戴員
二人,常有殺翊之心;乃與翊從人邊洪結為心腹,共謀殺翊。時諸將縣令,皆集丹陽,翊設
宴相待。翊妻徐氏美而慧,極善卜《易》,是日卜一卦,其象大兇,勸翊勿出會客。翊不
從,遂與眾大會。至晚席散,邊洪帶刀跟出門外,即抽刀砍死孫翊。媯覽、戴員乃歸罪邊
洪,斬之于市。二人乘勢擄翊家資侍妾。媯覽見徐氏美貌,乃謂之曰:“吾為汝夫報仇,汝
當從我;不從則死。”徐氏曰:“夫死未幾,不忍便相從;可待至晦日,設祭除服,然后成
親未遲。”覽從之。徐氏乃密召孫翊心腹舊將孫高、傅嬰二人入府,泣告曰:“先夫在日,
常言二公忠義。今媯、戴二賊,謀殺我夫,只歸罪邊洪,將我家資童婢盡皆分去。媯覽又欲
強占妾身,妾已詐許之,以安其心。二將軍可差人星夜報知吳侯,一面設密計以圖二賊,雪
此仇辱,生死銜恩!”言畢再拜。孫高、傅嬰皆泣曰:“我等平日感府君恩遇,今日所以不
即死難者,正欲為復仇計耳。夫人所命,敢不效力!”于是密遣心腹使者往報孫權。

    至晦日,徐氏先召孫、傅二人,伏于密室韓幕之中,然后設祭于堂上。祭畢,即除去孝
服,沐浴薰香,濃妝艷裹,言笑自若。媯覽聞之甚喜。至夜,徐氏遺婢妾請覽入府,設席堂
中飲酒。飲既醉,徐氏乃邀覽入密室。覽喜,乘醉而入。徐氏大呼曰:“孫、傅二將軍何
在!”二人即從幃幕中持刀躍出。媯覽措手不及,被傅嬰一刀砍倒在地,孫高再復一刀,登
時殺死。徐氏復傳請戴員赴宴。員入府來,至堂中,亦被孫、傅二將所殺。一面使人誅戮二
賊家小及其余黨。徐氏遂重穿孝服,將媯覽、戴員首級,祭于孫翊靈前。不一日,孫權自領
軍馬至丹陽,見徐氏已殺媯、戴二賊,乃封孫高、傅嬰為牙門將,令守丹陽,取徐氏歸家養
老。江東人無不稱徐氏之德。后人有詩贊曰:“才節雙全世所無,奸回一旦受摧鋤。庸臣從
賊忠臣死,不及東吳女丈夫。”

    且說東吳各處山賊,盡皆平復。大江之中,有戰船七千余只。孫權拜周瑜為大都督,總
統江東水陸軍馬。建安十二年,冬十月,權母吳太夫人病危,召周瑜、張昭二人至,謂曰:
“我本吳人,幼亡父母,與弟吳景徒居越中。后嫁與孫氏,生四子。長子策生時,吾夢月入
懷;后生次子權,又夢日入懷。卜者云:夢日月入懷者,其子大貴。不幸策早喪,今將江東
基業付權。望公等同心助之,吾死不朽矣!”又囑權曰:“汝事子布、公瑾以師傅之禮,不
可怠慢。吾妹與我共嫁汝父,則亦汝之母也;吾死之后,事吾妹如事我。汝妹亦當恩養,擇
佳婿以嫁之。”言訖遂終。孫權哀哭,具喪葬之禮,自不必說。

    至來年春,孫權商議欲伐黃祖。張昭曰:“居喪未及期年,不可動兵。”周瑜曰:“報
仇雪恨,何待期年?”權猶豫未決。適平北都尉呂蒙入見,告權曰:“某把龍湫水口,忽有
黃祖部將甘寧來降。某細詢之:寧字興霸,巴郡臨江人也;頗通書史,有氣力,好游俠;嘗
招合亡命,縱橫于江湖之中;腰懸銅鈴,人聽鈴聲,盡皆避之。又嘗以西川錦作帆幔,時人
皆稱為錦帆賊。后悔前非,改行從善,引眾投劉表。見表不能成事,即欲來投東吳,卻被黃
祖留住在夏口。前東吳破祖時,祖得甘寧之力,救回夏口;乃待寧甚薄。都督蘇飛屢薦寧于
祖。祖曰:寧乃劫江之賊,豈可重用!寧因此懷恨。蘇飛知其意,乃置酒邀寧到家,謂之
曰:吾薦公數次,奈主公不能用。日月逾邁,人生幾何,宜自遠圖。吾當保公為邾縣長,自
作去就之計。寧因此得過夏口,欲投江東,恐江東恨其救黃祖殺凌操之事。某具言主公求賢
若渴,不記舊恨;況各為其主,又何恨焉?寧欣然引眾渡江,來見主公。乞鈞旨定奪。”孫
權大喜曰:“吾得興霸,破黃祖必矣。”遂命呂蒙引甘寧入見。參拜已畢,權曰:“興霸來
此,大獲我心,豈有記恨之理?請無懷疑。愿教我以破黃祖之策。”寧曰:“今漢祚日危,
曹操終必篡竊。南荊之地操所必爭也。劉表無遠慮,其子又愚劣,不能承業傳基,明公宜早
圖之;若遲,則操先圖之矣。今宜先取黃祖。祖今年老昏邁,務于貨利;侵求吏民,人心皆
怨;戰具不修,軍無法律。明公若往攻之,其勢必破。既破祖軍,鼓行而西,據楚關而圖
巴、蜀,霸業可定也。”孫權曰:“此金玉之論也!”遂命周瑜為大都督,總水陸軍兵;呂
蒙為前部先鋒;董襲與甘寧為副將;權自領大軍十萬,征討黃祖。

    細作探知,報至江夏。黃祖急聚眾商議,令蘇飛為大將,陳就、鄧龍為先鋒,盡起江夏
之兵迎敵。陳就、鄧龍各引一隊艨艟截住沔口,艨艟上各設強弓硬弩千余張,將大索系定艨
艟于水面上。東吳兵至,艨艟上鼓響,弓弩齊發,兵不敢進,約退數里水面。甘寧謂董襲
曰:“事已至此,不得不進。”乃選小船百余只,每船用精兵五十人:二十人撐船,三十人
各披衣甲,手執銅刀,不避矢石,直至艨艟傍邊,砍斷大索,艨艟遂橫。甘寧飛上艨艟,將
鄧龍砍死。陳就棄船而走。呂蒙見了,跳下小船,自舉櫓棹,直入船隊,放火燒船。陳就急
待上岸,呂蒙舍命趕到跟前,當胸一刀砍翻。比及蘇飛引軍于岸上接應時,東吳諸將一齊上
岸,勢不可當。祖軍大敗。蘇飛落荒而走,正遇東吳大將潘璋,兩馬相交,戰不數合,被璋
生擒過去,徑至船中來見孫權。權命左右以檻車囚之,待活捉黃祖,一并誅戮。催動三軍,
不分晝夜,攻打夏口。正是:只因不用錦帆賊,至令沖開大索船。未知黃祖勝負如何,且看
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