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計襲樊城 元直走馬薦諸葛

 

    卻說曹仁忿怒,遂大起本部之兵,星夜渡河,意欲踏平新野。且說單福得勝回縣,謂玄
德曰:“曹仁屯兵樊城,今知二將被誅,必起大軍來戰。”玄德曰:“當何以迎之?”福
曰:“彼若盡提兵而來,樊城空虛,可乘間奪之。”玄德問計。福附耳低言如此如此。玄德
大喜,預先準備已定。忽報馬報說:“曹仁引大軍渡河來了。”單福曰:“果不出吾之
料。”遂請玄德出軍迎敵。兩陣對圓,趙云出馬喚彼將答話。曹仁命李典出陣,與趙云交
鋒。約戰十數合,李典料敵不過,撥馬回陣。云縱馬追趕,兩翼軍射住,遂各罷兵歸寨。李
典回見曹仁,言:“彼軍精銳,不可輕敵,不如回樊城。”曹仁大怒曰:“汝未出軍時,已
慢吾軍心;今又賣陣,罪當斬首!”便喝刀斧手推出李典要斬;眾將苦告方免。乃調李典領
后軍,仁自引兵為前部。次日鳴鼓進軍,布成一個陣勢,使人問玄德曰:“識吾陣勢?”單
福便上高處觀看畢,謂玄德曰:“此八門金鎖陣也。八門者:休、生、傷、杜、景、死、
驚、開。如從生門、景門、開門而入則吉;從傷門、驚門、休門而入則傷;從杜門、死們而
人則亡。今八門雖布得整齊,只是中間通欠主持。如從東南角上生門擊人,往正西景門而
出,其陣必亂。”玄德傳令,教軍士把住陣角,命趙云引五百軍從東南而入,徑往西出。云
得令,挺槍躍馬,引兵徑投東南角上,吶喊殺入中軍。曹仁便投北走。云不追趕,卻突出西
門,又從西殺轉東南角上來。曹仁軍大亂。玄德麾軍沖擊,曹兵大敗而退。單福命休追趕,
收軍自回。卻說曹仁輸了一陣,方信李典之言;因復請典商議,言:“劉備軍中必有能者,
吾陣竟為所破。”李典曰:“吾雖在此,甚憂樊城。”曹仁曰:“今晚去劫寨。如得勝,再
作計議;如不勝,便退軍回樊城。”李典曰:“不可。劉備必有準備。”仁曰:“若如此多
疑,何以用兵!”遂不聽李典之言。自引軍為前隊,使李典為后應,當夜二更劫寨。

    卻說單福正與玄德在寨中議事,忽信風驟起。福曰:“今夜曹仁必來劫寨。”玄德曰:
“何以敵之?”福笑曰:“吾已預算定了。”遂密密分撥已畢。至二更,曹仁兵將近寨,只
見寨中四圍火起,燒著寨柵。曹仁知有準備,急令退軍。趙云掩殺將來。仁不及收兵回寨,
急望北河而走。將到河邊,才欲尋船渡河,岸上一彪軍殺到:為首大將,乃張飛也。曹仁死
戰,李典保護曹仁下船渡河。曹軍大半淹死水中。曹仁渡過河面,上岸奔至樊城,令人叫
門。只見城上一聲鼓響,一將引軍而出,大喝曰:“吾已取樊城多時矣!”眾驚視之,乃關
云長也。仁大驚,撥馬便走。云長追殺過來。曹仁又折了好些軍馬,星夜投許昌。于路打
聽,方知有單福為軍師,設謀定計。不說曹仁敗回許昌。且說玄德大獲全勝,引軍入樊城,
縣令劉泌出迎。玄德安民已定。那劉泌乃長沙人,亦漢室宗親,遂請玄德到家,設宴相待。
只見一人侍立于側。玄德視其人器宇軒昂,因問泌曰:“此何人?”泌曰:“此吾之甥寇
封,本羅侯寇氏之子也;因父母雙亡,故依于此。”玄德愛之,欲嗣為義子。劉泌欣然從
之,遂使寇封拜玄德為父,改名劉封。玄德帶回,令拜云長、翼德為叔。云長曰:“兄長既
有子,何必用螟蛉?后必生亂。”玄德曰:“吾待之如子,彼必事吾如父,何亂之有!”云
長不悅。玄德與單福計議,令趙云引一千軍守樊城。玄德領眾自回新野。

    卻說曹仁與李典回許都,見曹操,泣拜于地請罪,具言損將折兵之事。操曰:“勝負乃
軍家之常。但不知誰為劉備畫策?”曹仁言是單福之計。操曰:“單福何人也?”程昱笑
曰:“此非單福也。此人幼好學擊劍;中平末年,嘗為人報仇殺人,披發涂面而走,為吏所
獲;問其姓名不答,吏乃縛于車上,擊鼓行于市,今市人識之,雖有識者不敢言,而同伴竊
解救之。乃更姓名而逃,折節向學,遍訪名師,嘗與司馬徽談論。此人乃潁川徐庶,字元
直。單福乃其托名耳。”操曰:“徐庶之才,比君何如?”昱曰:“十倍于昱。”操曰:
“惜乎賢士歸于劉備!羽翼成矣?奈何?”昱曰:“徐庶雖在彼,丞相要用,召來不難。”
操曰:“安得彼來歸?”昱曰:“徐庶為人至孝。幼喪其父,止有老母在堂。現今其弟徐康
已亡,老母無人侍養。丞相可使人賺其母至許昌,令作書召其子,則徐庶必至矣。”

    操大喜,使人星夜前去取徐庶母。不一日取至,操厚待之。因謂之曰:“聞令嗣徐元
直,乃天下奇才也。今在新野,助逆臣劉備,背叛朝廷,正猶美玉落于汙泥之中,誠為可
惜。今煩老母作書,喚回許都,吾于天子之前保奏,必有重賞。”遂命左右捧過文房四寶,
令徐母作書。徐母曰:“劉備何如人也?”操曰:“沛郡小輩,妄稱皇叔,全無信義,所謂
外君子而內小人者也。徐母厲聲曰:“汝何虛誑之甚也!吾久聞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,孝景
皇帝閣下玄孫,屈身下士,恭己待人,仁聲素著,世之黃童、白叟、牧子、樵夫皆知其名:
真當世之英雄也。吾兒輔之,得其主矣。汝雖托名漢相,實為漢賊。乃反以玄德為逆臣,欲
使吾幾背明投暗,豈不自恥乎!“言訖,取石硯便打曹操。操大怒,叱武士執徐母出,將斬
之。程昱急止之,入諫操曰:“徐母觸忤丞相者,欲求死也。丞相若殺之,則招不義之名,
而成徐母之德。徐母既死,徐庶必死心助劉備以報仇矣;不如留之,使徐庶身心兩處,縱使
助劉備,亦不盡力也。且留得徐母在,昱自有計賺徐庶至此,以輔丞相。”操然其言,遂不
殺徐母,送于別室養之。程昱日往問候,詐言曾與徐庶結為兄弟,待徐母如親母;時常饋送
物件,必具手啟。徐母因亦作手啟答之。程昱賺得徐母筆跡,乃仿其字體,詐修家書一封,
差一心腹人,持書徑奔新野縣,尋問“單福”行幕。軍士引見徐庶。庶知母有家書至,急喚
入問之。來人曰:“某乃館下走卒,奉老夫人言語,有書附達。”庶拆封視之。書曰:“近
汝弟康喪,舉目無親。正悲凄間,不期曹丞相使人賺至許昌,言汝背反,下我于縲絏,賴程
昱等救免。若得汝降,能免我死。如書到日,可念劬勞之恩,星夜前來,以全孝道;然后徐
圖歸耕故園,免遭大禍。吾今命若懸絲,專望救援!更不多囑。”徐庶覽畢,淚如泉涌。持
書來見玄德曰:“某本潁川徐庶,字元直;為因逃難,更名單福。前聞劉景升招賢納士,特
往見之;及與論事,方知是無用之人,故作書別之。夤夜至司馬水鏡莊上,訴說其事。水鏡
深責庶不識主,因說劉豫州在此,何不事之?庶故作狂歌于市以動使君;幸蒙不棄,即賜重
用。爭奈老母今被曹操奸計賺至許昌囚禁,將欲加害。老母手書來喚,庶不容不去。非不欲
效犬馬之勞,以報使君;奈慈親被執,不得盡力。今當告歸,容圖后會。”玄德聞言大哭
曰:“子母乃天性之親,元直無以備為念。待與老夫人相見之后,或者再得奉教。”徐庶便
拜謝欲行。玄德曰:“乞再聚一宵,來日餞行。”孫乾密謂玄德曰:“元直天下奇才,久在
新野,盡知我軍中虛實。今若使歸曹操,必然重用,我其危矣。主公宜苦留之,切勿放去。
操見元直不去,必斬其母。元直知母死,必為母報仇。力攻曹操也。”玄德曰:“不可。使
人殺其母,而吾用其子,不仁也;留之不使去,以絕其子母之道,不義也。吾寧死,不為不
仁不義之事。”眾皆感嘆。

    玄德請徐庶飲酒,庶曰:“今聞老母被囚,雖金波玉液不能下咽矣。”玄德曰:“備聞
公將去,如失左右手,雖龍肝鳳髓,亦不甘味。”二人相對而泣,坐以待旦。諸將已于郭外
安排筵席餞行。玄德與徐庶并馬出城,至長亭,下馬相辭。玄德舉杯謂徐庶曰:“備分淺緣
薄,不能與先生相聚。望先生善事新主,以成功名。”庶泣曰:“某才微智淺,深荷使君重
用。今不幸半途而別,實為老母故也。縱使曹操相逼,庶亦終身不設一謀。”玄德曰:“先
生既去,劉備亦將遠遁山林矣。”庶曰:“某所以與使君共圖王霸之業者,恃此方寸耳;今
以老母之故,方寸亂矣,縱使在此,無益于事。使君宜別求高賢輔佐,共圖大業,何便灰心
如此?”玄德曰:“天下高賢,無有出先生右者。”庶曰:“某樗櫟庸材,何敢當此重
譽。”臨別,又顧謂諸將曰:“愿諸公善事使君,以圖名垂竹帛,功標青史,切勿效庶之無
始終也。”諸將無不傷感。玄德不忍相離,送了一程,又送一程。庶辭曰:“不勞使君遠
送,庶就此告別。”玄德就馬上執庶之手曰:“先生此去,天各一方,未知相會卻在何
日!”說罷,淚如雨下。庶亦涕泣而別。玄德立馬于林畔,看徐庶乘馬與從者匆匆而去。玄
德哭曰:“元直去矣!吾將奈何?”凝淚而望,卻被一樹林隔斷。玄德以鞭指曰:“吾欲盡
伐此處樹木。”眾問何故。玄德曰:“因阻吾望徐元直之目也。”

    正望間,忽見徐庶拍馬而回。玄德曰:“元直復回,莫非無去意乎?”遂欣然拍馬向前
迎問曰:“先生此回,必有主意。”庶勒馬謂玄德曰:“某因心緒如麻,忘卻一語:此間有
一奇士,只在襄陽城外二十里隆中。使君何不求之?”玄德曰:“敢煩元直為備請來相
見。”庶曰:“此人不可屈致,使君可親往求之。若得此人,無異周得呂望、漢得張良
也。”玄德曰:“此人比先生才德何如?”庶曰:“以某比之,譬猶駑馬并麒麟、寒鴉配鸞
鳳耳。此人每嘗自比管仲,樂毅;以吾觀之,管、樂殆不及此人。此人有經天緯地之才,蓋
天下一人也!”玄德喜曰:“愿聞此人姓名。”庶曰:“此人乃瑯琊陽都人,覆姓諸葛,名
亮,字孔明,乃漢司隸校尉諸葛豐之后。其父名珪,字子貢,為泰山郡丞,早卒;亮從其叔
玄。玄與荊州劉景升有舊,因往依之,遂家于襄陽。后玄卒,亮與弟諸葛均躬耕于南陽。嘗
好為《梁父吟》。所居之地有一岡,名臥龍岡,因自號為臥龍先生。此人乃絕代奇才,使君
急宜枉駕見之。若此人肯相輔佐,何愁天下不定乎!”玄德曰:“昔水鏡先生曾為備言:
‘伏龍、鳳雛,兩人得一,可安天下。’今所云莫非即伏龍、鳳雛乎?”庶曰:“鳳雛乃襄
陽龐統也。伏龍正是諸葛孔明。”玄德踴躍曰:“今日方知伏龍、鳳雛之語。何期大賢只在
目前!非先生言,備有眼如盲也!”后人有贊徐庶走馬薦諸葛詩曰:“痛恨高賢不再逢,臨
岐泣別兩情濃。片言卻似春雷震,能使南陽起臥龍。”徐庶薦了孔明,再別玄德,策馬而
去。玄德聞徐庶之語,方悟司馬德操之言,似醉方醒,如夢初覺。引眾將回至新野,便具厚
幣,同關、張前去南陽請孔明。

    且說徐庶既別玄德,感其留戀之情,恐孔明不肯出山輔之,遂乘馬直至臥龍岡下,入草
廬見孔明。孔明問其來意。庶曰:“庶本欲事劉豫州,奈老母為曹操所囚,馳書來召,只得
舍之而往。臨行時,將公薦與玄德。玄德即日將來奉謁,望公勿推阻,即展平生之大才以輔
之,幸甚!”孔明聞言作色曰:“君以我為享祭之犧牲乎!”說罷,拂袖而入。庶羞慚而
退,上馬趲程,赴許昌見母。正是:囑友一言因愛主,赴家千里為思親。未知后事若何,下
文便見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