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三十三回 曹丕乘亂納甄氏 郭嘉遺計定遼東

 

    卻說曹丕見二婦人啼哭,拔劍欲斬之。忽見紅光滿目,遂按劍而問曰:“汝何人也?”
一婦人告曰:“妾乃袁將軍之妻劉氏也。”丕曰:“此女何人?”劉氏曰:“此次男袁熙之
妻甄氏也。因熙出鎮幽州,甄氏不肯遠行,故留于此。”丕拖此女近前,見披發垢而。不以
衫袖拭其面而觀之,見甄氏玉肌花貌,有傾國之色。遂對劉氏曰:“吾乃曹丞相之子也。愿
保汝家。汝勿憂慮。”道按劍坐于堂上。

    卻說曹操統領眾將入冀州城,將入城門,許攸縱馬近前,以鞭指城門而呼操曰:“阿
瞞,汝不得我,安得入此門?”操大笑。眾將聞言,俱懷不平。操至紹府門下,問曰:“誰
曾入此門來?”守將對曰:“世子在內。”操喚出責之。劉氏出拜曰:“非世子不能保全妾
家,愿就甄氏為世子執箕帚。”操教喚出甄氏拜于前。操視之曰:“真吾兒婦也?”遂令曹
不納之。

    操既定冀州,親往袁紹墓下設祭,再拜而哭甚哀,顧謂眾官曰:“昔日吾與本初共起兵
時,本初問吾曰:‘若事不輯,方面何所可據?’吾問之曰:‘足下意欲若何?’本初曰:
‘吾南據河,北阻燕代,兼沙漠之眾,南向以爭天下,庶可以濟乎?’吾答曰:‘吾任天下
之智力,以道御之,無所不可。’此言如昨,而今本初已喪,吾不能不為流涕也!”眾皆嘆
息。操以金帛糧米賜紹妻劉氏。乃下令曰:“河北居民遭兵革之難,盡免今年租賦。”一面
寫表申朝;操自領冀州牧。

    一日,許褚走馬入東門,正迎許攸,飲喚褚曰:“汝等無我,安能出入此門乎?”褚怒
曰:“吾等千主萬死,身冒血戰,奪得城池,汝安敢夸口!”攸罵曰:“汝等皆匹夫耳,何
足道哉!”褚大怒,拔劍殺攸,提頭來見曹操,說“許攸如此無禮,某殺之矣。”操曰:
“子遠與吾舊交,故相戲耳,何故殺之!”深責許褚,令厚葬許攸。乃令人遍訪冀州賢士。
冀民曰:“騎都尉崔瑣,字季珪,清河東武城人也。數曾獻計于袁紹,紹不從,因此托疾在
家。”操即召琰為本州別駕從事,因謂曰:“昨按本州戶籍,共計三十萬眾,可謂大州。”
琰曰:“今天下分崩,九州幅裂,二袁兄弟相爭,冀民暴骨原野,丞相不急存問風俗,救其
涂炭,而先計校戶籍,豈本州士女所望于明公哉?”操聞言,改容謝之,待為上賓。

    操已定冀州,使人探袁譚消息。時譚引兵劫掠甘陵、安平、渤海、河間等處,聞袁尚敗
走中山,乃統軍攻之。尚無心戰斗,徑奔幽州投袁熙。譚盡降其眾,欲復圖冀州。操使人召
之,譚不至。操大怒,馳書絕其婚,自統大軍征之,直抵平原。譚聞操自統軍來,遣人求救
于劉表。表請玄德商議。玄德曰:“今操已破冀州,兵勢正盛,袁氏兄弟不久必為操擒,救
之無益;況操常有窺荊襄之意,我只養兵自守,未可妄動。”表曰:“然則何以謝之?”玄
德曰:“可作書與袁氏兄弟,以和解為名,婉詞謝之。”表然其言,先遣人以書遺譚。書略
曰:“君子違難,不適仇國。日前聞君屈膝降曹,則是忘先人之仇,棄手足之誼,而遺同盟
之恥矣。若冀州不弟,當降心相從。待事定之后,使天下平其曲直,不亦高義耶?”又與袁
尚書曰:“青州天性峭急,迷于曲直。君當先除曹操,以率先公之恨。事定之后,乃計曲
直,不亦善乎?若迷而不返,則是韓盧、東郭自困于前,而遺田父之獲也。”譚得表書,知
表無發兵之意,又自料不能敵操,遂棄平原,走保南皮。

    曹操追至南皮,時天氣寒肅,河道盡凍,糧船不能行動。操令本處百姓敲冰拽船,百姓
聞令而逃。操大怒,欲捕斬之。百姓聞得,乃親往營中投首。操曰:“若不殺汝等,則吾號
令不行;若殺汝等,吾又不忍:汝等快往山中藏避,休被我軍士擒獲。”百姓皆垂淚而去。

    袁譚引兵出城,與曹軍相敵。兩陣對圓,操出馬以鞭指譚而罵曰:“吾厚待汝,汝何生
異心?”譚曰:“汝犯吾境界,奪吾城池,賴吾妻子,反說我有異心耶!”操大怒,使徐晃
出馬。譚使彭安接戰。兩馬相交,不數合,晃斬彭安于馬下。譚軍敗走,退入南皮。操遣軍
四面圍住。譚著慌,使辛評見操約降。操曰:“袁譚小子,反覆無常,吾難準信。汝弟辛
毗,吾已重用,汝亦留此可也。”評曰:“丞相差矣。某聞主貴臣榮,主憂臣辱。某久事袁
氏,豈可背之!”操知其不可留,乃遣回。評回見譚,言操不準投降。譚叱曰:“汝弟現事
曹操,汝懷二心耶?”評聞言,氣滿填胸,昏絕于地。譚令扶出,須臾而死。譚亦悔之。郭
圖謂譚曰:“來日盡驅百姓當先,以軍繼其后,與曹操決一死戰。”譚從其言。

    當夜盡驅南皮百姓,皆執刀槍聽令。次日平明,大開四門,軍在后,驅百姓在前,喊聲
大舉,一齊擁出,直抵曹寨。兩軍混戰,自辰至午,勝負未分,殺人遍地。操見未獲全勝,
棄馬上山,親自擊鼓。將士見之,奮力向前,譚軍大敗。百姓被殺者無數。曹洪奮威突陣,
正迎袁譚,舉刀亂砍,譚竟被曹洪殺于陣中,郭圖見陣大亂,急馳入城中。樂進望見,拈弓
搭箭,射下城壕,人馬俱陷。操引兵入南皮,安撫百姓。忽有一彪軍來到,乃袁熙部將焦
觸、張南也。操自引軍迎之。二將倒戈卸甲,特來投降。操封為列侯。又黑山賊張燕,引軍
十萬來降,操封為平北將軍。下令將袁譚首級號令,敢有哭者斬。頭掛北門外。一人布冠衰
衣,哭于頭下。左右拿來見操。操問之,乃青州別駕王修也,因諫袁譚被逐,今知譚死,故
來哭之。操曰:“汝知吾令否?”修曰:“知之。”操曰:“汝不怕死耶?”修曰:“我生
受其辟命,亡而不哭,非義也。畏死忘義,何以立世乎!若得收葬譚尸,受戮無恨。”操
曰:“河北義士,何其如此之多也!可惜袁氏不能用!若能用,則吾安敢正眼覷此地哉!”
遂命收葬譚尸,禮修為上賓,以為司金中郎將。因問之曰:“今袁尚已投袁熙,取之當用何
策?”修不答。操曰:“忠臣也。”問郭嘉,嘉曰:“可使袁氏降將焦觸、張南等自攻
之。”操用其言,隨差焦觸、張南、呂曠、呂翔、馬延、張顗,各引本部兵,分三路進攻幽
州;一面使李典、樂進會合張燕,打并州,攻高干。且說袁尚、袁熙知曹兵將至,料難迎
敵,乃棄城引兵,星夜奔遼西投烏桓去了。幽州刺史烏桓觸,聚幽州眾官,歃血為盟,共議
背袁向曹之事。烏桓觸先言曰:“吾知曹丞相當世英雄,今往投降,有不遵令者斬。”依次
歃血,循至別駕韓珩。珩乃擲劍于地,大呼曰:“吾受袁公父子厚恩,今主敗亡,智不能
救,勇不能死,于義缺矣!若北面而降操,吾不為也!”眾皆失色。烏桓觸曰:“夫興大
事,當立大義。事之濟否,不待一人。韓珩既有志如此,聽其自便。”推珩而出。烏桓觸乃
出城迎接三路軍馬,徑來降操。操大喜,加為鎮北將軍。

    忽探馬來報:“樂進、李典、張燕攻打并州,高干守住壺關口,不能下。”操自勒兵前
往。三將接著,說于拒關難擊。操集眾將共議破干之計。荀攸曰:“若破干,須用詐降計方
可。”操然之。喚降將呂曠、呂翔,附耳低言如此如此。呂曠等引軍數十,直抵關下,叫
曰:“吾等原系袁氏舊將,不得已而降曹。曹操為人詭譎,薄待吾等;吾今還扶舊主。可疾
開關相納。”高干未信,只教二將自上關說話。二將卸甲棄馬而入,謂干曰:“曹軍新到,
可乘其軍心未定,今夜劫寨。某等愿當先。”于喜,從其言,是夜教二呂當先,引萬余軍前
去。將至曹寨,背后喊聲大震,伏兵四起。高干知是中計,急回壺關城,樂進、李典已奪了
關、高于奪路走脫,往投單于。操領兵拒住關口,使人追襲高干。干到單于界,正迎北番左
賢王。干下馬拜伏于地,言曹操吞并疆土,今欲犯王子地面,萬乞救援,同力克復,以保北
方。左賢王曰:“吾與曹操無仇,豈有侵我土地?汝欲使我結怨于曹氏耶!”叱退高干。干
尋思無路,只得去投劉表。行至上洛,被都尉王琰所殺,將頭解送曹操。曹封琰為列侯。

    并州既定,操商議西擊烏桓。曹洪等曰:“袁熙、袁尚兵敗將亡,勢窮力盡,遠投沙
漠;我今引兵西擊,倘劉備、劉表乘虛襲許都,我救應不及,為禍不淺矣:請回師勿進為
上。”郭嘉曰:“諸公所言錯矣。主公雖威震天下,沙漠之人恃其邊遠,必不設備;乘其無
備,卒然擊之,必可破也。且袁紹與烏桓有恩,而尚與熙兄弟猶存,不可不除。劉表坐談之
客耳,自知才不足以御劉備,重任之則恐不能制,輕任之則備不為用。雖虛國遠征,公無憂
也。”操曰:“奉孝之言極是。”遂率大小三軍,車數千輛,望前進發。但見黃沙漠漠,狂
風四起;道路崎嶇,人馬難行。操有回軍之心,問于郭嘉。嘉此時不伏水土,臥病車上。操
泣曰:“因我欲平沙漠,使公遠涉艱辛,以至染病,吾心何安!”嘉曰:“某感丞相大恩,
雖死不能報萬一。”操曰:“吾見北地崎嶇,意欲回軍,若何?”嘉曰:“兵貴神速。今千
里襲人,輜重多而難以趨利,不如輕兵兼道以出,掩其不備。但須得識徑路者為引導耳。”

    遂留郭嘉于易州養病,求向導官以引路。人薦袁紹舊將田疇深知此境,操召而問之。疇
曰:“此道秋夏間有水,淺不通車馬,深不載舟楫,最難行動。不如回軍,從盧龍口越白檀
之險,出空虛之地,前近柳城,掩其不備:蹋頓可一戰而擒也。”操從其言,封田疇為靖北
將軍,作向導官,為前驅;張遼為次;操自押后:倍道輕騎而進。

    田疇引張遼前至白狼山,正遇袁熙、袁尚會合蹋頓等數萬騎前來。張遼飛報曹操。操自
勒馬登高望之,見蹋頓兵無隊伍,參差不整。操謂張遼曰:“敵兵不整,便可擊之。”乃以
麾授遼。遼引許褚、于禁、徐晃分四路下山,奮力急攻,蹋頓大亂。遼拍馬斬蹋頓于馬下,
余眾皆降。袁熙、袁尚引數千騎投遼東去了。操收軍入柳城,封田疇為柳亭侯,以守柳城。
疇涕泣曰:“某負義逃竄之人耳,蒙厚恩全活,為幸多矣;豈可賣盧龍之寨以邀賞祿哉!死
不敢受侯爵。”操義之,乃拜疇為議郎。操撫慰單于人等,收得駿馬萬匹,即日回兵。時天
氣寒且旱,二百里無水,軍又乏糧,殺馬為食,鑿地三四十丈,方得水。操回至易州,重賞
先曾諫者;因謂眾將曰:“孤前者乘危遠征,僥幸成功。雖得勝,天所佑也,不可以為法。
諸君之諫,乃萬安之計,是以相賞。后勿難言。”

    操到易州時,郭嘉已死數日,停柩在公廨。操往祭之,大哭曰:“奉孝死,乃天喪吾
也!”回顧眾官曰:“諸君年齒,皆孤等輩,惟奉孝最少,吾欲托以后事。不期中年夭折,
使吾心腸崩裂矣!”嘉之左右,將嘉臨死所封之書呈上曰:“郭公臨亡,親筆書此,囑曰:
丞相若從書中所言,遼東事定矣。”操拆書視之,點頭嗟嘆。諸人皆不知其意。次日,夏侯
惇引眾人稟曰:“遼東太守公孫康,久不賓服。今袁熙、袁尚又往投之,必為后患。不如乘
其未動,速往征之,遼東可得也。”操笑曰:“不煩諸公虎威。數日之后,公孫康自送二袁
之首至矣。”諸將皆不肯信。卻說袁熙、袁尚引數千騎奔遼東。遼東太守公孫康,本襄平
人,武威將軍公孫度之子也。當日知袁熙、袁尚來投,遂聚本部屬官商議此事。公孫恭曰:
“袁紹在日,常有吞遼東之心;今袁熙,袁尚兵敗將亡,無處依棲,來此相投,是鳩奪鵲巢
之意也。若容納之,后必相圖。不如賺入城中殺之,獻頭與曹公,曹公必重待我。”康曰:
“只怕曹操引兵下遼東,又不如納二袁使為我助。”恭曰:“可使人探聽。如曹兵來攻,則
留二袁;如其不動,則殺二袁,送與曹公。”康從之,使人去探消息。卻說袁熙、袁尚至遼
東,二人密議曰:“遼東軍兵數萬,足可與曹操爭衡。今暫投之,后當殺公孫康而奪其地,
養成氣力而抗中原,可復河北也。”商議已定,乃入見公孫康。康留于館驛,只推有病,不
即相見。不一日,細作回報:“曹公兵屯易州,并無下遼東之意。”公孫康大喜,乃先伏刀
斧手于壁衣中,使二袁入。相見禮畢,命坐。時天氣嚴寒,尚見床榻上無茵褥,謂康曰:
“愿鋪坐席。”康瞋目言曰:“汝二人之頭,將行萬里!何席之有!尚大驚。康叱曰:“左
右何不下手!”刀斧手擁出,就坐席上砍下二人之頭,用木匣盛貯,使人送到易州,來見曹
操。時操在易州,按兵不動。夏侯惇、張遼入稟曰:“如不下遼東,可回許都。恐劉表生
心。”操曰:“待二袁首級至,即便回兵。”眾皆暗笑。忽報遼東公孫康遣人送袁熙、袁尚
首級至,眾皆大驚。使者呈上書信。操大笑曰:“不出奉孝之料!”重賞來使,封公孫康為
襄平侯、左將軍。眾官問曰:“何為不出奉孝之所料?”操遂出郭嘉書以示之。書略曰:
“今聞袁熙、袁尚往投遼東,明公切不可加兵。公孫康久畏袁氏吞并,二袁往投必疑。若以
兵擊之,必并力迎敵,急不可下;若緩之,公孫康、袁氏必自相圖,其勢然也。”眾皆踴躍
稱善。操引眾官復設祭于郭嘉靈前。亡年三十八歲,從征十有一年,多立奇勛。后人有詩贊
曰:“天生郭奉孝,豪杰冠群英:腹內藏經史,胸中隱甲兵;運謀如范蠡,決策似陳平。可
惜身先喪,中原梁棟傾。”操領兵還冀州,使人先扶郭嘉靈柩于許都安葬。

    程昱等請曰:“北方既定,今還許都,可早建下江南之策。”操笑曰:“吾有此志久
矣。諸君所言,正合吾意。”是夜宿于冀州城東角樓上,憑欄仰觀天文。時荀攸在側,操指
曰:“南方旺氣燦然,恐未可圖也。”攸曰:“以丞相天威,何所不服!正看間,忽見一道
金光,從地而起。攸曰:“此必有寶于地下”。操下樓令人隨光掘之。正是:星文方向南中
指,金寶旋從北地生。不知所得何物,且聽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