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三國演義》目錄



《三國演義》第十二回 陶恭祖三讓徐州 曹孟德大戰呂布

 


    曹操正慌走間,正南上一彪軍到,乃夏侯惇引軍來救援,截住呂布大戰。斗到黃昏時
分,大雨如注,各自引軍分散。操回寨,重賞典韋,加為領軍都尉。

    卻說呂布到寨,與陳宮商議。宮曰:“濮陽城中有富戶田氏,家僮千百,為一郡之巨
室;可令彼密使人往操寨中下書,言‘呂溫侯殘暴不仁,民心大怨。今欲移兵黎陽,止有高
順在城內。可連夜進兵,我為內應’。操若來,誘之入城,四門放火,外設伏兵。曹操雖有
經天緯地之才,到此安能得脫也?”呂布從其計,密諭田氏使人徑到操寨。操因新敗,正在
躊躇,忽報田氏人到,呈上密書云:“呂布已往黎陽,城中空虛。萬望速來,當為內應。城
上插白旗,大書‘義’字,便是暗號。”操大喜曰:“天使吾得濮陽也!”重賞來人,一面
收拾起兵。劉曄曰:“布雖無謀,陳宮多計。只恐其中有詐,不可不防。明公欲去,當分三
軍為三隊:兩隊伏城外接應,一隊入城,方可。”操從其言,分軍三隊,來至濮陽城下。

    操先往觀之,見城上遍豎旗幡,西門角上,有一“義”字白旗,心中暗喜。是日午牌,
城門開處,兩員將引軍出戰:前軍侯成,后軍高順。操即使典韋出馬,直取侯成。侯成抵敵
不過,回馬望城中走。韋趕到吊橋邊,高順亦攔擋不住,都退入城中去了。數內有軍人乘勢
混過陣來見操,說是田氏之使,呈上密書。約云:“今夜初更時分,城上鳴鑼為號,便可進
兵。某當獻門。”操撥夏侯惇引軍在左,曹洪引軍在右,自己引夏侯淵、李典、樂進、典韋
四將,率兵入城。李典曰:“主公且在城外,容某等先入城去。”操喝曰:“我不自往,誰
肯向前!”遂當先領兵直入。

    時約初更,月光未上。只聽得西門上吹贏殼聲,喊聲忽起,門上火把燎亂,城門大開,
吊橋放落。曹操爭先拍馬而入。直到州衙,路上不見一人,操知是計,忙撥回馬,大叫:
“退兵!”州衙中一聲炮響,四門烈火,轟天而起;金鼓齊鳴,喊聲如江翻海沸。東巷內轉
出張遼,西巷內轉出臧霸,夾攻掩殺。操走北門,道傍轉出郝萌、曹性,又殺一陣。操急走
南門,高順、侯成攔住。典韋怒目咬牙,沖殺出去。高順、侯成倒走出城。典韋殺到吊橋,
回頭不見了曹操,翻身復殺入城來,門下撞著李典。典韋問:“主公何在?”典曰:“吾亦
尋不見。”韋曰:“汝在城外催救軍,我入去尋主公。”李典去了。典韋殺入城中,尋覓不
見;再殺出城壕邊,撞著樂進。進曰:“主公何在?”韋曰:“我往復兩遭:尋覽不見。”
進曰:“同殺入去救主!”兩人到門邊,城上火炮滾下,樂進馬不能入。典韋冒煙突火,又
殺入去,到處尋覓。

    卻說曹操見典韋殺出去了,四下里人馬截來,不得出南門;再轉北門,火光里正撞見呂
布挺戟躍馬而來。操以手掩面,加鞭縱馬竟過。呂布從后拍馬趕來,將戟于操盔上一擊,問
曰:“曹操何在?”操反指曰:“前面騎黃馬者是他。”呂布聽說,棄了曹操,縱馬向前追
趕。曹操撥轉馬頭,望東門而走,正逢典韋。韋擁護曹操,殺條血路,到城門邊,火焰甚
盛,城上推下柴草,遍地都是火,韋用戟撥開,飛馬冒煙突火先出。曹操隨后亦出。方到門
道邊,城門上崩下一條火梁來,正打著曹操戰馬后胯,那馬撲地倒了。操用手托梁推放地
上,手臂須發,盡被燒傷。典韋回馬來救,恰好夏侯淵亦到。兩個同救起曹操,突火而出。
操乘淵馬,典韋殺條大路而走。直混戰到天明,操方回寨。

    眾將拜伏問安,操仰面笑曰:“誤中匹夫之計,吾必當報之!”郭嘉曰:“計可速
發。”操曰:“今只將計就計:詐言我被火傷,已經身死。布必引兵來攻。我伏兵于馬陵山
中,候其兵半渡而擊之,布可擒矣。”贏曰:“真良策也!”于是令軍士掛孝發喪,詐言操
死。早有人來濮陽報呂布,說曹操被火燒傷肢體,到寨身死。布隨點起軍馬,殺奔馬陵山
來。將到操寨,一聲鼓響,伏兵四起。呂布死戰得脫,折了好些人馬;敗回濮陽,堅守不
出。

    是年蝗蟲忽起,食盡禾稻。關東一境,每谷一斛,直錢五十貫,人民相食。曹操因軍中
糧盡,引兵回鄄城暫住。呂布亦引兵出屯山陽就食。因此二處權且罷兵。

    卻說陶謙在徐州,時年已六十三歲,忽然染病,看看沉重,請糜竺、陳登議事。竺曰:
“曹兵之去,止為呂布襲兗州故也。今因歲荒罷兵,來春又必至矣。府君兩番欲讓位于劉玄
德,時府君尚強健,故玄德不肯受;今病已沉重,正可就此而與之,玄德不肯辭矣。”謙大
喜,使人來小沛:請劉玄德商議軍務。玄德引關、張帶數十騎到徐州,陶謙教請入臥內。玄
德問安畢,謙曰:“請玄德公來,不為別事:止因老夫病已危篤,朝夕難保;萬望明公可憐
漢家城池為重,受取徐州牌印,老夫死亦瞑目矣!”玄德曰:“君有二子,何不傳之?”謙
曰:“長子商,次子應,其才皆不堪任。老夫死后,猶望明公教誨,切勿令掌州事。”玄德
曰:“備一身安能當此大任?”謙曰:“某舉一人,可為公輔:系北海人,姓孫,名乾,字
公祐。此人可使為從事。”又謂糜竺曰:“劉公當世人杰,汝當善事之。”玄德終是推托,
陶謙以手指心而死。眾軍舉哀畢,即捧牌印交送玄德。玄德固辭。次日,徐州百姓,擁擠府
前哭拜曰:“劉使君若不領此郡,我等皆不能安生矣!”關、張二公亦再三相勸。玄德乃許
權領徐州事;使孫乾、糜竺為輔,陳登為幕官;盡取小沛軍馬入城,出榜安民;一面安排喪
事。玄德與大小軍士,盡皆掛孝,大設祭奠祭畢,葬于黃河之原。將陶謙遺表,申奏朝廷。
操在鄄城,知陶謙已死,劉玄德領徐州牧,大怒曰:“我仇未報,汝不費半箭之功,坐得徐
州!吾必先殺劉備,后戮謙尸,以雪先君之怨!”即傳號令,克日起兵去打徐州。荀彧入諫
曰:“昔高祖保關中,光武據河內,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,進足以勝敵,退足以堅守,故雖
有困,終濟大業。明公本首事兗州,且河、濟乃天下之要地,是亦昔之關中、河內也。今若
取徐州,多留兵則不足用,少留兵則呂布乘虛寇之,是無兗州也。若徐州不得,明公安所歸
乎?今陶謙雖死,已有劉備守之。徐州之民,既已服備,必助備死戰。明公棄兗州而取徐
州,是棄大而就小,去本而求末,以安而易危也。愿熟思之。”操曰:“今歲荒乏糧,軍士
坐守于此,終非良策。”彧曰:“不如東略陳地,使軍就食汝南、潁川。黃巾余黨何儀、黃
劭等,劫掠州郡,多有金帛、糧食、此等賊徒,又容易破;破而取其糧,以養三軍,朝廷
喜,百姓悅,乃順天之事也。”

    操喜,從之,乃留夏侯惇、曹仁守鄄城等處,自引兵先略陳地,次及汝、潁。黃巾何
儀、黃劭知曹兵到,引眾來迎,會于羊山。時賊兵雖眾,都是狐群狗黨,并無隊伍行列。操
令強弓硬弩射住,令典韋出馬。何儀令副元帥出戰,不三合,被典韋一戟刺于馬下。操引眾
乘勢趕過羊山下寨。次日,黃劭自引軍來。陣圓處,一將步行出戰,頭裹黃巾,身披綠襖,
手提鐵棒,大叫:“我乃截天夜叉何曼也!誰敢與我廝斗?”曹洪見了,大喝一聲,飛身下
馬,提刀步出。兩下向陣前廝殺,四五十合,勝負不分。曹洪詐敗而走,何曼趕來。洪用拖
刀背砍計,轉身一踅,砍中何曼,再復一刀殺死。李典乘勢飛馬直入賊陣。黃劭不及提備,
被李典生擒活捉過來。曹兵掩殺賊眾,奪其金帛、糧食無數。何儀勢孤,引數百騎奔走葛
陂。正行之間,山背后撞出一軍。為頭一個壯士,身長八尺,腰大十圍,手提大刀,截住去
路。何儀挺槍出迎,只一合,被那壯士活挾過去。余眾著忙,皆下馬受縛,被壯士盡驅入葛
陂塢中。卻說典韋追襲何儀到葛陂,壯士引軍迎住。典韋曰:“汝亦黃巾賊耶?”壯士曰:
“黃巾數百騎,盡被我擒在塢內!”韋曰:“何不獻出?”壯士曰:“你若贏得手中寶刀,
我便獻出!”韋大怒,挺雙戟向前來戰。兩個從辰至午,不分勝負,各自少歇。不一時,那
壯士又出搦戰,典韋亦出。直戰到黃昏,各因馬乏暫止。典韋手下軍土,飛報曹操。操大
驚,忙引眾將來看。次日,壯士又出搦戰。操見其人威風凜凜,心中暗喜,分付典韋,今日
且詐敗。韋領命出戰;戰到三十合,敗走回陣,壯士趕到陣門中,弓弩射回。操急引軍退五
里,密使人掘下陷坑,暗伏鉤手。次日,再令典韋引百余騎出。壯士笑曰:“敗將何敢復
來!”便縱馬接戰。典韋略戰數合,便回馬走。壯士只顧望前趕來,不提防連人帶馬,都落
于陷坑之內,被鉤手縛來見曹操。操下帳叱退軍士,親解其縛,急取衣衣之,命坐,問其鄉
貫姓名。壯士曰:“我乃譙國譙縣人也,姓許,名褚,字仲康。向遭寇亂,聚宗族數百人,
筑堅壁于塢中以御之。一日寇至,吾令眾人多取石子準備,吾親自飛石擊之,無不中者,寇
乃退去。又一日寇至,塢中無糧,遂與賊和,約以耕牛換米。米已送到,賊驅牛至塢外,牛
皆奔走回還,被我雙手掣二牛尾,倒行百余步。賊大驚,不敢取牛而走。因此保守此處無
事。”操曰:“吾聞大名久矣,還肯降否?”褚曰:“固所意也。”遂招引宗族數百人俱
降。操拜許褚為都尉,賞勞甚厚。隨將何儀、黃劭斬訖。汝、潁悉平。

    曹操班師,曹仁、夏侯惇接見,言近日細作報說:兗州薛蘭、李封軍士皆出擄掠,城邑
空虛,可引得勝之兵攻之,一鼓可下。操遂引軍徑奔商州。薛蘭、李封出其不意,只得引兵
出城迎戰。許褚曰:“吾愿取此二人,以為贄見之禮。”操大喜,遂令出戰。李封使畫戟,
向前來迎。交馬兩合,許褚斬李封于馬下。薛蘭急走回陣,吊橋邊李典攔住。薛蘭不敢回
城,引軍投巨野而去;卻被呂虔飛馬趕來,一箭射于馬下,軍皆潰散。曹操復得兗州,程昱
便請進兵取濮陽。操令許褚、典韋為先鋒,夏侯惇、夏侯淵為左軍,李典、樂進為右軍,操
自領中軍,于禁、呂虔為合后。兵至濮陽,呂布欲自將出迎,陳宮諫:“不可出戰。待眾將
聚會后方可。”呂布曰:“吾怕誰來?”遂不聽宮言,引兵出陣,橫戟大罵。許褚便出。斗
二十合,不分勝負。操曰:“呂布非一人可勝。”便差典韋助戰,兩將夾攻;左邊夏侯惇、
夏侯淵,右邊李典、樂進齊到,六員將共攻呂布。布遮攔不住,撥馬回城。城上田氏,見布
敗回,急令人拽起吊橋。布大叫;“開門!”田氏曰:“吾已降曹將軍矣。”布大罵,引軍
奔定陶而去。陳宮急開東門,保護呂布老小出城。操遂得濮陽,恕田氏舊日之罪。劉曄曰:
“呂布乃猛虎也,今日困乏,不可少容。”操令劉曄等守濮陽,自己引軍趕至定陶。時呂布
與張邈、張超盡在城中,高順、張遼、臧霸、侯成巡海打糧未回。操軍至定陶,連日不戰,
引軍退四十里下寨。正值濟郡麥熟。操即令軍割麥為食。細作報知呂布,布引軍趕來。將近
操寨,見左邊一望林木茂盛,恐有伏兵而回。操知布軍回去,乃謂諸將曰:“布疑林中有伏
兵耳,可多插旌旗于林中以疑之。寨西一帶長堤,無水,可盡伏精兵。明日呂布必來燒林,
堤中軍斷其后,布可擒矣。”于是止留鼓手五十人于寨中擂鼓;將村中擄來男女在寨內吶
喊。精兵多伏堤中。卻說呂布回報陳宮。宮曰:“操多詭計,不可輕敵。”布曰:“吾用火
攻,可破伏兵。”乃留陳宮、高順守城。布次日引大軍來,遙見林中有旗,驅兵大進,四面
放火,竟無一人。欲投寨中,卻聞鼓聲大震。正自疑惑不定,忽然寨后一彪軍出。呂布縱馬
趕來。炮響處,堤內伏兵盡出:夏侯惇、夏侯淵、許褚、典韋、李典、樂進驟馬殺來。呂布
料敵不過,落荒而走。從將成廉,被樂進一箭射死。布軍三停去了二停,敗卒回報陳宮,宮
曰:“空城難守,不若急去。”遂與高順保著呂布老小,棄定陶而走。曹操將得勝之兵,殺
入城中,勢如劈竹。張超自刎,張邈投袁術去了。山東一境,盡被曹操所得。安民修城,不
在話下。

    卻說呂布正走,逢諸將皆回。陳宮亦已尋著。布曰:“吾軍雖少,尚可破曹。”遂再引
軍來。正是:兵家勝敗真常事,卷甲重來未可知。不知呂布勝負如何,且聽下文分解。

上一回   《三國演義》目錄   下一回  

©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