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> 純文學網站首頁   >>> 《金瓶梅》目錄

《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》(崇禎本)



  第五十三回    潘金蓮驚散幽歡  吳月娘拜求子息


  詞曰:

    小院閑階玉砌,墻隈半簇蘭芽。一庭萱草石榴花,多子宜男愛插。
    休使風吹雨打,老天好為藏遮。莫教變作杜鵑花,粉褪紅銷香罷。

  話說陳敬濟與金蓮不曾得手,悵怏不題。單表西門慶赴黃、安二主事之席。乘
著馬,跟隨著書童、玳安四五人,來到劉太監莊上。早有承局報知,黃、安二主事
忙整衣冠,出來迎接。那劉太監是地主,也同來相迎。西門慶下了馬,劉太監一手
挽了西門慶,笑道:“咱三個等候的好半日了,老丈卻才到來。”西門慶答道:“
蒙兩位老先生見招,本該早來,實為家下有些小事,反勞老公公久待,望乞恕罪。
”三個大打恭,進儀門來。讓到廳上,西門慶先與黃主事作揖,次與安主事、劉太
監都作了揖,四人分賓主而坐。第一位讓西門慶坐了,第二就該劉太監坐。劉太監
再四不肯,道:“咱忝是房主,還該兩位老先生,是遠客。”安主事道:“定是老
先兒。”西門慶道:“若是序齒,還該劉公公。”劉大監推卻不過,向黃、安兩主
事道:“斗膽占了。”便坐了第二位。黃、安二主事坐了主席。一班小優兒上來磕
了頭,左右獻過茶,當值的就遞上酒來。黃、安二主事起身安席坐下。小優兒拿檀
板、琵琶、弦索、簫管上來,合定腔調,細細唱了一套《宜春令》“青陽候煙雨淋
”。唱畢,劉太監舉杯勸眾官飲酒。安主事道:“這一套曲兒,做的清麗無比,定
是一個絕代才子。況唱的聲音嘹亮,響遏行云,卻不是個雙絕了么!”西門慶道:
“那個也不當奇,今日有黃、安二位做了賢主,劉公公做了地主,這才是難得哩!
”黃主事笑道:“也不為奇。劉公公是出入紫禁,日覲龍顏,可不是貴臣?西門老
丈,堆金積玉,仿佛陶朱,可不是富人?富貴雙美,這才是奇哩!”四個人哈哈大
笑。當值的斟上酒來,又飲了一回。小優兒又拿碧玉洞簫,吹得悠悠咽咽,和著板
眼,唱一套《沽美酒》“桃花溪,楊柳腰”的時曲。唱畢,眾客又贊了一番,歡樂
飲酒不題。

  且說陳敬濟因與金蓮不曾得手,耐不住滿身欲火。見西門慶吃酒到晚還未來家
,依舊閃入卷棚后面,探頭探腦張看。原來金蓮被敬濟鬼混了一場,也十分難熬,
正在無人處手托香腮,沉吟思想。不料敬濟三不知走來,黑影子里看見了,恨不的
一碗水咽將下去。就大著膽,悄悄走到背后,將金蓮雙手抱住,便親了個嘴,說道
:“我前世的娘!起先吃孟三兒那冤兒打開了,幾乎把我急殺了。”金蓮不提防,
吃了一嚇。回頭看見是敬濟,心中又驚又喜,便罵道:“賊短命,閃了我一閃,快
放手,有人來撞見怎了!”敬濟那里肯放,便用手去解他褲帶。金蓮猶半推半就,
早被敬濟一扯扯斷了。金蓮故意失驚道:“怪賊囚,好大膽!就這等容容易易要奈
何小丈母!”敬濟再三央求道:“我那前世的親娘,要敬濟的心肝煮湯吃,我也肯
割出來。沒奈何,只要今番成就成就。”敬濟口里說著,腰下那話已是硬幫幫的露
出來,朝著金蓮單裙只顧亂插。金蓮桃頰紅潮,情動久了。初還假做不肯,及被敬
濟累垂敖曹觸著,就禁不的把手去摸。敬濟便趁勢一手掀開金蓮裙子,盡力往內一
插,不覺沒頭露腦。原來金蓮被纏了一回,臊水濕漉漉的,因此不費力送進了。兩
個緊傍在紅欄干上,任意抽送,敬濟還嫌不得到根,教金蓮倒在地下:“待我奉承
你一個不亦樂乎!”金蓮恐散了頭發,又怕人來,推道:“今番且將就些,后次再
得相聚,憑你便了。”一個“達達”連聲,一個“親親”不住,廝[亻并]了半個
時辰。只聽得隔墻外籟籟的響,又有人說話,兩個一哄而散。

  敬濟云情未已,金蓮雨意方濃。卻是書童、玳安拿著冠帶拜匣,都醉醺醺的嚷
進門來。月娘聽見,知道是西門慶來家,忙差小玉出來看。書童、玳安道:“爹隨
后就到了。我兩人怕晚了,先來了。”不多時,西門慶下馬進門,已醉了,直奔到
月娘房里來。摟住月娘就待上床。月娘因要他明日進房,應二十三壬子日服藥行事
,便不留他,道:“今日我身子不好,你往別房里去罷。”西門慶笑道:“我知道
你嫌我醉了,不留我。也罷,別要惹你嫌。我去了,明晚來罷。”月娘笑道:“我
真有些不好,月經還未凈。誰嫌你?明晚來罷。”西門慶就往潘金蓮房里去了。金
蓮正與敬濟不盡興回房,眠在炕上,一見西門慶進來,忙起來笑迎道:“今日吃酒
,這咱時才來家。”西門慶也不答應,一手摟將過來,連親了幾個嘴,一手就下邊
一摸,摸著他牝戶,道:“怪小淫婦兒,你想著誰來?兀那話濕搭搭的。”金蓮自
覺心虛,也不做聲。只笑推開了西門慶,向后邊澡牝去了。當晚與西門慶云情雨意
,不消說得。

  且表吳月娘次日起身,正是二十三壬子日,梳洗畢,就教小玉擺著香桌,上邊
放著寶爐,燒起名香,又放上《白衣觀音經》一卷。月娘向西皈依禮拜,拈香畢,
將經展開,念一遍,拜一拜,念了二十四遍,拜了二十四拜,圓滿。然后箱內取出
丸藥放在桌上,又拜了四拜,禱告道:“我吳氏上靠皇天,下賴薛師父、王師父這
藥,仰祈保佑,早生子嗣。”告畢,小玉燙的熱酒,傾在盞內。月娘接過酒盞,一
手取藥調勻,西向跪倒,先將丸藥咽下,又取末藥也服了,喉嚨內微覺有些腥氣。
月娘迸著氣一口呷下,又拜了四拜。當日不出房,只在房里坐的。

  西門慶在潘金蓮房中起身,就叫書童寫謝宴貼,往黃、安二主事家謝宴。書童
去了,就是應伯爵來到。西門慶出來,應伯爵作了揖,說道:“哥,昨在劉太監家
吃酒,幾時來家?”西門慶道:“承兩公十分相愛,灌了好幾杯酒,歸路又遠,更
余來家。已是醉了,這咱才起身。”玳安捧出早飯,西門慶正和伯爵同吃,又報黃
主事、安主事來拜。西門慶整衣冠,教收過家活出迎。應伯爵忙回避了。黃、安二
主事一齊下轎。進門廝見畢,三人坐下,一面捧出茶來吃了。黃、安二主事道:“
夜來有褻,”西門慶道:“多感厚情,正要叩謝兩位老先生,如何反勞臺駕先施!
”安主事道:“昨晚老先生還未盡興,為何就別了?”西門慶道:“晚生已大醉了
。臨起身,又被劉公公灌上十數杯葡萄酒,在馬上就要嘔,耐得到家,睡到今日還
有些不醒哩。”笑了一番,又吃過三杯茶,說些閑話,作別去了。應伯爵也推事故
家去。西門慶回進后邊吃了飯,就坐轎答拜黃、安二主事去。又寫兩個紅禮帖,吩
咐玳安備辦兩副下程,趕到他家面送。當日無話。

  西門慶來家,吳月娘打點床帳,等候進房。西門慶進了房,月娘就教小玉整設
肴饌,燙酒上來,兩人促膝而坐。西門慶道:“我昨夜有了杯酒,你便不肯留我,
又假推甚么身子不好,這咱搗鬼!”月娘道,“這不是搗鬼,果然有些不好。難道
夫妻之間恁地疑心?”西門慶吃了十數杯酒,又吃了些鮮魚鴨臘,便不吃了,月娘
交收過了。小玉熏的被窩香噴噴的,兩個洗澡已畢,脫衣上床。枕上綢繆,被中繾
綣,言不可盡。這也是吳月娘該有喜事,恰遇月經轉,兩下似水如魚,便得了子了
。正是:

    花有并頭蓮并蒂,帶宜同挽結同心。

  次日,西門慶起身梳洗,月娘備有羊羔美酒、雞子腰子補腎之物,與他吃了,
打發進衙門去。西門慶衙門散了回來,就進李瓶兒房看哥兒。李瓶兒抱著孩子向西
門慶道:“前日我有些心愿未曾了。這兩日身子有些不好,坐凈桶時,常有些血水
淋得慌。早晚要酬酬心愿,你又忙碌碌的,不得個閑空。”西門慶道:“你既要了
愿時,我叫玳安去接王姑子來,與他商量,做些好事就是了。”便叫玳安,吩咐接
王姑子。玳安應諾去了。

  書童又報:“常二叔和應二爹來到。”西門慶便出迎廝見。應伯爵道:“前日
謝子純在這里吃酒,我說的黃四、李三的那事,哥應付了他罷。”西門慶道:“我
那里有銀子?”應伯爵道:“哥前日已是許下了,如何又變了卦?哥不要瞞我,等
地財主,說個無銀出來?隨分湊些與他罷。”西門慶不答應他,只顧呆了臉看常峙
節。常峙節道:“連日不曾來,哥,小哥兒長養么?”西門慶道:“生受注念,卻
才你李家嫂子要酬心愿,只得去請王姑子來家做些好事。”應伯爵道:“但凡人家
富貴,專待子孫掌管。養得來時,須要十分保護。譬如種五谷的,初長時也得時時
灌溉,才望個秋收。小哥兒萬金之軀,是個掌中珠,又比別的不同。小兒郎三歲有
關,六歲有厄,九歲有煞,又有出痧出痘等癥。哥,不是我口直,論起哥兒,自然
該與他做些好事,廣種福田。若是嫂子有甚愿心,正宜及早了當,管情交哥兒無災
無害好養。”說話間,只見玳安來回話道:“王姑子不在庵里,到王尚書府中去了
。小的又到王尚書府中找尋他,半日才得出來。與他說了,便來了。”西門慶聽罷
,依舊和伯爵、常峙節說話兒,一處坐地,書童拿些茶來吃了。伯爵因開言道:“
小弟蒙哥哥厚愛,一向因寒家房子窄隘,不敢簡褻,多有疏失。今日稟明了哥,若
明后日得空,望哥同常二哥出門外花園里頑耍一日,少盡兄弟孝順之心。”常峙節
從旁贊道:“應二哥一片獻芹之心,哥自然鑒納,決沒有見卻的理。”西門慶道:
“若論明日,到沒事,只不該生受。”伯爵道:“小弟在宅里,筷子也不知吃了多
少下去,今日一杯水酒,當的甚么。”西門慶道:“既如此,我便不往別處去了。
”伯爵道:“只是還有一件──小優兒,小弟便叫了。但郊外去,必須得兩個唱的
去,方有興趣。”西門慶道:“這不打緊,我叫人去叫了吳銀兒與韓金釧兒就是了
。”伯爵道:“如此可知好哩。只是又要哥費心,不當。”西門慶一面就叫琴童,
吩咐去叫吳銀兒、韓金釧兒,明日早往門外花園內唱。琴童應諾去了。

  不多時,王姑子來到廳上,見西門慶道個問訊:“動問施主,今日見召,不知
有何吩咐?老身因王尚書府中有些小事去了,不得便來,方才得脫身。”西門慶道
:“因前日養官哥許下些愿心,一向忙碌碌,未曾完得。托賴皇天保護,日漸長大
。我第一來要酬報佛恩,第二來要消災延壽,因此請師父來商議。”王姑子道:“
小哥兒萬金之軀,全憑佛力保護。老爹不知道,我們佛經上說,人中生有夜叉羅剎
,常喜啖人,令人無子,傷胎奪命,皆是諸惡鬼所為。如今小哥兒要做好事,定是
看經念佛,其余都不是路了。”西門慶便問做甚功德好,王姑子道:“先拜卷《藥
師經》,待回向后,再印造兩部《陀羅經》,極有功德。”西門慶問道:“不知幾
時起經?”王姑子道:“明日到是好日,就我庵中完愿罷。”西門慶點著頭道:“
依你,依你。”

  王姑子說畢,就往后邊,見吳月娘和六房姊妹都在李瓶兒房里。王姑子各打了
問訊。月娘便道:“今日央你做好事保護官哥,你幾時起經頭?”王姑子道:“來
日黃道吉日,就我庵里起經。”小玉拿茶來吃了。李瓶兒因對王姑子道:“師父,
我還有句話,一發央及你。”王姑子道:“你老人家有甚話,但說不妨。”李瓶兒
道:“自從有了孩子,身子便有些不好。明日疏意里邊,帶通一句何如?行的去,
我另謝你。”王姑子道:“這也何難。且待寫疏的時節,一發寫上就是了。”正是
:

    禍因惡積非無種,福自天來定有根。

(c) purepen.com

最新千炮捕鱼官方下载